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三十三章 逼迫(三十二)

第二百三十三章 逼迫(三十二)

上百青狼骑射士,拖着伤员连滚带爬的退下山来。羽箭在后呼啸追击,不断没入雪中。每一箭落下,雪粉四溅,洒得这些青狼骑射士一头一脸都是。

幸得军寨之中弩机所用铁枪打制不易,未曾接着发射。不然这一路退下来,还得多上几名死伤。

等退出壬卯寨弓矢射程范围之后,这些青狼骑才算是能稍作喘息,不少人一路直跑下山来。摘下兜鍪,头顶尽是热腾腾的白气。汗水顺着脖子直淌下去,转瞬就变得冰凉。

青狼骑百夫长和奴兵带队的队长,都脱得性命下山。这青狼骑百夫长正要去找奴兵队长算账,就见执必思力的亲卫如狼似虎一般冲过来,分别将奴兵首领和这百夫长扣住,横拉竖拽的就扯向执必思力。

这青狼骑百夫长三十许岁年纪,满脸沧桑,脸上还有个铜钱大小的箭创疤痕。一看就知道是打老了仗才爬到这个位置的。被亲卫拖拽着犹自不服气的嚷嚷:“是那些奴狗先退下来的!悬壁给射烂了,我们站不住脚,这才退下来。难道硬挺着等死么?”

亲卫们只是低声呵斥他:“束儿火,少王面前少说几句!不就是几记鞭子的事情,再这么嚷嚷,那就不只是挨鞭子了!”

百夫长束儿火哼了一声:“咱们陪着老王在金山南北厮杀的时候,少王还在逗小羊小马。又能把我怎样?”

几名亲卫沉着脸将束儿火和奴兵首领直扯了过去,执必思力坐在马鞍上,脸sè铁青的等候。

奴兵首领一路都是一声不吭,到得执必思力面前,不等亲卫推他,就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深深拜伏下去,不敢抬头。

几名亲卫推了束儿火一下,他却不跪,指着那奴兵首领大骂:“死不绝的奴狗!害某丢了好几名儿郎性命,砍了你脑袋来赔!”

奴兵是突厥人在掳掠生口中拣选强壮为军,主要尽辅兵之责。奴兵之中成分混杂,有汉人,有草原上各sè小部族中人,还有突厥人犯了军法被贬。在奴兵中熬得久了,有了功劳,说不定就能被哪位贵人收为身边狼骑。

可只要还是奴兵身份,突厥人内部那点原始的部族民主,就照应不到他们头上。从来都是干最苦的活儿,攻城野战,都是承担送死的任务。

这次两支铁枪,就让这一队奴兵崩溃退下来。他这个奴兵队长也被带动,一直跑到山下才站住脚,这个时候再分辨什么,脑袋就已经不在自己脖子上了!

纵然这奴兵队长已经颇有功绩,很有可能被补入狼骑之中,但是这个时候,只能跪地乞命,等着执必思力大发慈悲。

束儿火将责任全推到他头上,奴兵队长拜伏在地,浑身颤抖,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执必思力扬起马鞭指着束儿火:“你还有脸喝骂别人?你这百人队,怎么也退下来了?我的号令是什么?后面几个百人队就要跟上,现在全垮下来了!”

束儿火翻着眼睛:“难道硬挺着等死么?这都是老王带出来的狼骑,不能这么糟蹋!多少儿郎都是跟着老王从金山打过来的!”

执必思力脸sè铁青,霍的一下站起:“你眼里还有没有某在?”

束儿火嘴一张眼看就要说出什么不中听的来,执必思力身边亲卫忙不迭的一脚踹在他的腿弯,束儿火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两名亲卫按着他肩膀不让他起身。护卫执必思力的亲卫百夫长大声道:“束儿火,还不认错!”

束儿火挣扎几下,没能挣开,冷笑道:“冬日进兵,咱们忠心耿耿的跟随。打汉狗烽燧的时候,我也是先登。现在不过顾惜儿郎们性命,倒成了罪过了?”

虽然跪倒在雪地当中,被两名亲卫死死按着,但这突厥老卒,仍然是一副桀骜不驯之状!

执必思力紧紧握着马鞭,气得眼睛都快喷出火来。

执必部青狼骑,都是父亲那一辈带出来的。虽然现在执必贺和执必落落竭力栽培自家。但总不能服众。自己爱好汉家风物,更是在执必部中惹起了不少背后的议论。

执必思力也一直想证明自己,能承担得起父亲交托给自己的责任。但是追随执必落落深入云中,却将叔叔丢在了那儿。这场经历,让执必思力的威信就更为低落。

现下束儿火几乎是在当着面叫嚣,执必思力几次想发作,都忍了下来。最后只能挥手:“拖下去,打二十鞭子!”

束儿火冷笑一声:“保住这么多儿郎性命,就二十鞭子,当真便宜!”

周围挤挤挨挨的都是青狼骑,每人都是冻得喷吐着长长的白气。苦寒之中征战,艰辛可知。

看到执必思力还是软了下来,数百上千的青狼骑微微有些骚动。束儿火这般桀骜,都只是挨二十鞭子。大家看来在这少王面前,也可以就是应付差事了。谁想硬啃这军寨谁去罢,大家也都上去比划两下就下来!

陡然之间,执必贺的声音响起:“是束儿火犯了军令么?”

青狼骑踉跄着分开,就见执必贺策马而来,数十亲卫簇拥。

在儿子面前,可以放心显出老态的执必贺。此刻坐在马背上,腰背笔直。甚而都不裹着厚厚的皮裘,披着一身甲胄,宛然就是当年带着族中子弟在金山脚下与万千部族血战的那个汗王!

执必思力忙不迭的迎上去,想说什么,执必贺轻轻摆手:“某在远处都看见了,束儿火退了下来…………你的号令是什么?”

执必思力行礼道:“孩儿的号令,是束儿火这一队,二十矢后再退!”

执必贺冷冷道:“束儿火,你发了几箭?”

执必贺亲至,束儿火再没了桀骜气焰,垂首道:“六箭。”

执必贺摆摆手:“拿下去,砍了。”

执必贺身边亲卫翻身下马,接过束儿火,不等束儿火挣扎求饶,已经抽出解手刀,一刀就割断了束儿火的哽嗓。气管食道一刀全断,束儿火捂着咽喉荷荷叫着,扑倒在地,挣扎几下,寂然不动,身下白雪,转眼间就被浸染得通红。

执必贺又冷冷下令:“奴兵队伍,队长也砍了,其余十人抽一,也都砍了!”

亲卫们领命,纷纷而出,去寻人砍杀。那奴兵首领早就瘫倒在雪地里,半点也不敢挣扎!

执必贺这时才扫了自家儿子一眼,执必思力呆呆站着,一声不吭。

执必贺举起马鞭,指着山上壬卯寨:“今日之中,我要看着我的王旗,在这汉人军寨上升起!”

上千青狼骑沉默一下,突然都大声呼啸,如雪原狼群长嚎,直冲云霄!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三章 逼迫(三十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