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一章 布武天下,血洗江湖!

第一章 布武天下,血洗江湖!

傅报国的声音远远的传出去。

所有出征将士,同时举起手中兵器,万军齐声:“此心此身,尽忠报国,矢志不渝,至死方休!”

一声号令!

大军开拔!

傅报国雄伟的身躯安坐马上,如同离弦之箭,一路奔驰,竟不回头。

不知怎地,方老太尉看着自己的得意弟子的身影,心中竟然感觉到了一股决绝。

似乎……傅报国这一去……恐怕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自己的衣钵传人,亲传弟子,再会,无期!

……

这乃是一座小小的庙宇。

在此境不下方圆万里全然没有人烟的茫茫群山之中,一座小小的庙宇坐落。

这间庙宇**奉得乃是齐天真君。

这位齐天真君是天玄大陆多少万年来,传说中的超逸仙人之一。

他的传说可说是家喻户晓,尽人皆知,但如此偏僻的地点竟也有此君的庙宇,仍旧是一桩奇事,亦一副妙景。

小庙之中,香烟袅袅。

一个人,身穿星袍,盘膝而坐,闭着眼睛,不言不动。

他的面容,悉数隐藏在了袅袅升起的烟雾之中,不得窥见。

就如同那正在接受供奉的齐天真君一样,看不清其真实面目,触目所及,尽是一种朦胧的感觉,似乎这个人,处身于云里雾里,不属尘世。

而在此人面前,尚有另一人,正是遍体鳞伤、伤痕累累的刀尊者。

刀尊者前者遭遇三方人马围攻,真元大亏,更受云扬一刀,致令其功体有缺,之后其一路狂奔到这里,全程没有得到休息修正,状况当真几至油尽灯枯之境,若是仅凭自身修为调养,起码三年五载难以复原。

“这么说来,本楼在玉唐帝国的诸多布置,已经是全军覆没,再无落网之鱼了?!”这星袍人淡淡的声音。

“是。”刀尊者低着头。

“何汉青也死了?”星袍人淡淡道:“他的分身……也死了?”

“这段时间以来,变故接肘而来,先是凌霄醉莫名问罪,将凝魂一剑种在了何汉青的体内,在彻底消磨尽那一剑之前,何汉青根本无法动用分身,勉强动用,只会更损神魂,以至于这一次,何汉青直接被干掉了,身首异处。”刀尊者说道:“不过,他在濒死之际,连续使用燃魂大法,神魂亦是损耗殆尽,就算犹有分身,也难以附体还魂。”

星袍人哼了一声,淡淡道:“这么多年的筹谋布置,这么多年的江湖阅历,居然被一个后辈小子,一个漏网之鱼将之连根拔起,最后连命都玩丢了!四季楼若全是这种货sè,又谈什么千秋霸业,万世之基?”

那星袍人此言一出,刀尊者登时不敢说话了。

“安置在玉唐的那一百多人,差不都是四季楼底层力量的四分之一!就这么轻易地被毁掉!”

星袍人闭着眼睛,脸sè木然:“看来何汉青是真的老了!”

刀尊者沉吟半晌,沉声道:“关于当前变故,未必全都是何汉青的责任,也有当前面对之敌实力太过强悍的缘故,就以最后一役来说,我们对上的并非是九尊余孽;而是……春秋山门与森罗庭……此役之败,最根本的原因乃是森罗庭十殿阎君齐出,精锐尽现,打了我方一个措手不及,且有许多后续安排手段,可谓重重布局,双方实力相差悬殊,再难以回天!而当前面对这等局面,也许一动便是江湖大战空前,属下不敢擅专,特意前来禀报尊上。”

星袍人淡淡道:“看来四季楼是真的太久没有震慑江湖,江湖人已经忘记了四季楼的恐怖……以至于,随便一个门派,就敢欺上门来。”

这声音虽然淡漠,但,内里却是充满了杀伐之气。

刀尊者的身子陡然震动了一下,眸子中亦流露出来浓浓的战意!

“当年四季楼十二堂口,四大尊主,五方天地,二十四天元,三百六十五悍将……威震江湖,奠定四季楼江湖第一门派的地位;这才多少年过去,这份威名便已经荡然无存了呢?!”

星袍人缓缓睁开双眼,两道电光激射而出:“江湖,充满了遗忘,江湖人也习惯了遗忘。所以很多高手,在功成名就之后仍旧不敢归隐;因为只要他们归隐了,江湖中,就连他们的传说都没有了。”

“所以很多人,只好不断地在抛头露面,不断地干出一些事情,不断地扬名立万,不断地鏖战江湖……如此才维持住他们的地位与名望;而在江湖之中,唯有长时间的保有地位与名望,才会有持续的利益相伴。”

“不管什么人,朝堂也好,江湖也罢,文生也好,武将也罢;活在这世上,活的无非便是利益二字!”

星袍人的声音很沉缓,充满了一种奇特的韵律。

“这本就是流传世间最久的八个字的根本由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外如是!”

“所谓人不在江湖,江湖仍有他的传说,这句话之适用于那些站在巅峰的人,或者曾经辉煌至极的宗门,因为他们已经造成了足够轰动的传说,他们纵然遁迹江湖,但外面还会有很多很多人,在自发的,传颂他们当年的事情。所以他们才能够长久的安稳。”

“而且这样的存在,随着归隐,威名却是越来越重;传说也只能是越来越离谱。独孤愁如是,凌霄醉如是,君莫言亦如是。”

“随着时间的长久,传说越来越是不真……”

星袍人脸上露出讥诮的神sè:“于是……在这个世界上,神仙出现了!”

那星袍人所说的这些话,语调一直都很平缓,以一种很平和很直白的方式说出来,但刀尊者却是听得满脸大汗淋漓,径自匍匐在地,再也不敢作声。

“所谓江湖榜单,第一美人,第一高手,第一剑客,第一刀客,第一杀手,第一门派,上古十大,等等等等……”

星袍人淡淡的说道:“最根源的由来,都是从此而来。”

“四季楼既入世又出世,可说是凌驾世外的存在,本也是这样的传说,而且是当世最有震慑力的传说,但因为这一次出手对付九尊,却让这个传说沦为了俗流!”

“在一般人的心里面,四季楼变成了一般的江湖门派,顶多就是实力很强悍的江湖门派。所以……一些个牛鬼蛇神纷纷跳了出来,他们以为……四季楼,也不过如此,他们可以将这个曾经的传说,江湖上的顶级实力击溃,乃至取而代之。”

“所以在这个时候……”

星袍人长身站起,周身云雾缭绕,缓缓的踱了几步,道:“……四季楼不能再低调,再放任,必须要强势出击,再一次用布武天下,血洗江湖的方式,来树立无可撼动的威名,这才是当前的安身立命之道!”

“所以便如你所说,一场空前的江湖大战,已是势在必行!”

“若是还不动作,四季楼的对手,或者说敢对四季楼动手的势力,将会越来越多!”

星袍人脸sè平静冷漠:“这一次,森罗廷与春秋山门既然跳了出来,那么……本楼就用他们来立威好了。”

简单的两句话,却昭示了一场血雨腥风将临。

整个江湖,都将为这两句话而翻腾起来。

布武天下,血洗江湖!

“是!”刀尊者深深吸了一口气。

“刀!”星袍人刀锋一般的眼神看着刀尊者:“你之修为卡在现在的境界多久了,已经有多长时间没有进步了?”

刀尊者惭愧无地:“整整二十七年了,二十七年以来,始终未得寸进……”

星袍人淡然道:“这一次江湖之战于你将是莫大的考验,你若是不能突破,战死的机会将会超过八成!不管是对上森罗廷的几位王者围攻,还是那老怪物亲自出马……甚至只是与春秋山门的长老级强者交手,你都毫无胜算,生机渺茫!”

“现在,剑雪霜冰四人,都已经迈入天境八重了;霜更极有可能在今年进入九重境界,进而冲击道境。而你却在在天境四重停留了二十七年,这份差距,真没什么好说了!”

星袍人淡淡的说道:“现在天下皆知,天上有刀,但为何不知天上有雪?和其他人?你保留了你的尊号,而他们选择默默地提升了实力。”

星袍人道:“这就是区别!有一得,必有一失。”

刀尊者大汗淋漓,呐呐的说不出话来。

“但是,这句话,你要学会理解。”

星袍人负手站立起来,悠然举步:“有一得,固然会伴随一失;然而始终还有机会拿回来那一失;若是先有了一失,那一得却未必有机会拿回来……”

他的身躯行云流水一般走出去,慢声说道:“也许是永生永世都拿不回来!”

刀尊者只感觉浑身冰凉。

似乎天下雪霜,尽都洒落在了自己身上,彻骨森寒,冻彻心扉。

他脑袋里浑浑噩噩的跟随星袍人走出去,外面,赫然已经是大雪纷飞。

此刻的世俗世界,虽然天气转冷,却还没有到下大雪的地步,然而在这绝无人迹的山林之中,却已经是银装素裹、雪染山林。

<看到大家的留言,很高兴大家的理解。>

现在订阅人数,还显薄弱;希望大家支持正版。毕竟,正版订阅,乃是一本书的命脉所在,风凌专职养家糊口,就全靠这点订阅啦……

有能力的兄弟们,还希望施以援手。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一章 布武天下,血洗江湖!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