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965 有意思,很有意思

965 有意思,很有意思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二小姐和明月队长私奔了!

老妈妈的这一句话,犹如一记威力惊人的重磅炸弹,“轰”的一声炸响在主宅的院子,惊得所有人都瞪大眼睛、呆若木鸡!一时间整个院子都彻底安静下来,除了老妈妈瑟瑟发抖的哭声,再无其他半点闲杂声音。

每一个人的心里都充满了震惊。

就连我,都觉得极其不可思议,虽然我和苗雪雁并没什么感情,也完全没有期待这场婚礼,但在听说她和明月私奔以后,心里还是觉得非常复杂,毕竟她是我今天的新娘……

他奶奶的,跟别人跑了算是怎么回事?!

明月根本没有闹婚,他比我还要狠,直接把新娘给拐跑了!

我去,我真是比刘璨君、杨少宇还惨,果然一报还一报啊,我王巍竟然也有今天。

在众人一片噤声的同时,二寨主一把抓住那位老妈妈的衣领大声吼道:“他们走多久了?”

“半……半个小时……”

在二寨主的淫威之下,老妈妈当然吓得不轻,哆嗦的一阵又一阵,基本问什么答什么,竹筒倒豆子一样说了。原来,苗雪雁在走以前,给了这位老妈妈一笔钱,让她在房间里冒充自己,每次有人去问就捏着嗓子说等等,直到二寨主亲自过去才识破了yīn谋。

“啊……”

二寨主气得一声怒吼,狠狠一拳打在老妈妈的脸上。

这一拳,你可以想象有多狠,直接把老妈妈打得脑浆迸裂、当场气绝。老妈妈为了点钱,直接把性命都葬送了。

杀掉老妈妈后,二寨主振臂一挥:“走。跟我去把人追回来!”

才走了半个小时,出去凤凰山都得一天一夜,一定能够追得回来。

二寨主直接冲进西厢房里,将他的狼牙大棍拿了出来,又朝着门外奔了出去。二寨主那边的人基本都跟去了,整个院子瞬间空了一半。

而我,依旧站在礼台边上,被风吹得像是一个傻逼。

尴尬,太尴尬了。

院中本来挺安静的,但在二寨主走了没多久后,窃窃私语的声音慢慢响了起来。基本是个人都在互相交头接耳。就连门外的普通寨民,都频频探头往院子里看。

看谁?

当然是看我了。

现在的我,绝对是焦点中的焦点,结婚当天新娘跑了,老岳父也奔出去了,让人想不注意我都难。

唉,真的是太丢人了。

说句实话,难过倒不怎么难过,毕竟人家两个两情相悦,私奔倒也正常。但是他俩早不私奔、晚不私奔,偏偏今天大婚之日私奔,简直就是当众给我难堪。

当然话说回来,可能是今天才有机会私奔吧……

总之,确实太丢人了,我都不知该怎么办,是装作若无其事地站在这里呢,还是假装云淡风轻地坐下来,或是直接甩袖子回家去了?

究竟哪个体面一点?

妈的,似乎哪个都不体面啊……

老婆都跟人跑了,还体面个屁?

就是帅成吴彦祖也会被人看笑话啊!

得,爱咋咋地,我就哪都不去,站在这里听听他们要说什么。我要走了,他们肯定说得更加难听,不如留在这里他们还能忌讳一点。打定主意以后,我就背着双手站在原地,抬起头来看天,假装不以为然。

四周的窃窃私语之声,当然也逃不过我的耳朵。【择天记吧少年王】

“唉,真是太可怜了,结婚当天老婆跑了,我都没见过这么惨的男人。”

“那也没有办法,二小姐和明月队长本来就是一对。突然让二小姐嫁给一个普通卫兵,人家肯定不愿意啊!”

“说明什么?说明运气再好也得看命,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啊!王巍的运气不错,可惜命差一点,二小姐这种女人,哪里是他能够驾驭了的,真不知他当时哪里来的底气答应这门婚事!”

“是啊,出了这种丑事,要我早就找个地洞钻进去了,他竟然还能没事人一样站在那里,脸皮也是够厚的啊……”

“可不,脸皮要是不厚,敢来参加这个婚礼?”

这些家伙真有意思,从头到尾明明都是苗雪雁的错,竟然还怪到我头上来了。

讽刺的声音此起彼伏,就是同样的一批家伙,前几天见了我还毕恭毕敬,向我道喜、道贺,现在看我倒霉,立刻又过来踩。

唉,人心啊……

也就是我在这,我要是不在这里,指不定他们说得多难听呢。

真的,我不难过,就是丢人。

我站累了,又坐下去,没事玩自己的手指头。在别人眼里看来,我也是够死皮赖脸的,出了这样的事还能守在原地等着,一般人怕是早就羞愧地回家了吧?

二寨主虽然追得及时,但也肯定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追回来的,于是院中的人越走越少,最后变得稀稀拉拉,只有几个人了。万毒公子走到我的身边,异常恼火地说:“妈的,明月做事真不讲究,有能耐他光明正大地来抢啊,偷偷摸摸的像什么样?”

我没搭理他,继续坐在地上玩自己的手指头,万毒公子则继续滔滔不绝:“干,明月这次要完蛋了,等二寨主抓到他了,不弄死他也搞掉他半条命!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了!”

万毒公子这么生气,搞得好像是他老婆跟人跑了。

其实万毒公子也知道我不喜欢苗雪雁,只是单纯为我不爽而已。

还好还有万毒公子站我这边,否则我一个人孤零零地也太难熬了。

院中已经没几个人了,鞭炮声、奏乐声也都停了,显得有些荒凉。万毒公子去外面查看情况的时候,抱着同样目的的黑刀南宫也回来了。

“前方传来消息,已经抓到明月和二小姐了,应该不久之后就能回来。”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

回来有什么用呢,二小姐连私奔的事都做得出来,嫁我的事大概她会宁死不从,到时候当着众人的面,无非又给我一个难堪罢了。

我甚至在想,这婚到底要不要继续结了?

能够成为二寨主的女婿,以后做事肯定方便很多,但这婚也结的太憋屈了一点,简直要成为人人口中的笑柄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黑刀南宫突然说道:“现在你明白了吧,二小姐的心不在你这,而且永远不会在你这里。”

我不知道黑刀南宫好端端说这个干嘛,但他说得确实很对,我也承认。毕竟,明月比我优秀的不是一星半点。不光人长得帅,功夫也比我好,而且他和苗雪雁也认识很多年了,有着无比深厚的感情基础,不夸张地说一句,我连他的脚后跟都比不上。

当然,我也没打算比,世上比我优秀的人多了,一个一个比过来也太累了。

于是我点点头,承认自己永远得不到苗雪雁的心。

“所以。”黑刀南宫继续说道:“你没必要得到她的心,得到她的人就够了。真心对待你的只有我和大寨主,只要你持续和我一起为大寨主效忠,将来得到的只会更多!”

我明白了,黑刀南宫兜了一个圈子,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啊。

我都丢脸丢成这样子了,黑刀南宫竟然还有心情说这个,我只能轻轻“嗯”了一声。总之,有万毒公子和黑刀南宫的轮流安慰,我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一点,不过坐在礼台边上仍旧像个傻逼。

结婚当天,老婆跟人跑了,我还不离不弃地等,我不傻谁傻?

我心里想,为了刘鑫,为了龙组,我可真是豁出去了,这张老脸都不要了,真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啊。

不知过了多久,大概有两个小时的样子,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大喝:“回来了,抓回来了!”

听到这样的声音,我立刻站了起来,看到很多人正从门外涌进,万毒公子也兴奋地说:“回来了,太好了,你可以继续娶老婆了!”

黑刀南宫则拍拍我的肩膀说道:“二小姐注定是你的,再坚持一下,随后入洞房了,再好好发泄。”

我当然知道黑刀南宫说的“发泄”是什么意思。

我没说话,沉默地盯着门口。

随着涌进的人越来越多,二寨主终于大马金刀地出现在了门口,在他身后则跟着花斑虎、绝情狼等一众队长。再往后,一个血淋淋的人被抬了进来。正是一寨队长明月,明月现在的样子极惨,伤痕累累、血迹斑斑,人也一动不动,显然已经被打了个半死。

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十二的明月虽然实力极强,但有二寨主亲自出手,明月也是白给,只能乖乖束手就擒。

明月被抬进来后,接着就是苗雪雁。

苗雪雁是被人推进来的,她虽然没受什么伤,但是头发散乱、衣衫破裂。显然也是挣扎过一番的。苗雪雁哭得眼睛都红肿了,进到院中仍旧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仿佛和我结婚比杀了她还要难过。

二寨主回来以后,最先迎上去的是大寨主。

“兄弟,怎么样了?”大寨主一脸关切。

二寨主回头看了一眼半死不活的明月和哭哭啼啼的苗雪雁,叹着气说:“家门不幸啊!闺女管教不好也就算了,竟然连手下也管教不好!真的大哥,要不是我看着明月长大,我真是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说到这里,二寨主更加怒火中烧,猛地抄起手中那柄本就沾满血迹的狼牙大棍,“唰”一声朝着明月的身体砸了过去。

“咔嚓”一声,明月身上又多出一道鲜血淋漓的口子,而且他本来是被人抬着的,这一棍砍得他摔落在地,“啊”的惨叫一声。这还不算完,二寨主越看他越来气,猛地挥起大棍再次朝着明月砸去,像是要把明月当场砸死似的。

苗雪雁大叫一声,突然挣脱开了束缚,朝着明月身上扑了过去,哭着说道:“是我让明月队长带我走的,你要杀就杀我吧,不要杀他!”

当然是她让明月带她走的,她不同意,明月怎么能带她走呢?

只是这一幕何其眼熟,当初我闹婚的时候,冯千月和任雨晴就曾这么护过我;还真是风水轮流转啊,现在轮到我老婆护别人了,虽然我还没有结婚,但是已经感觉自己头上绿油油的了。

当然,更多的还是愧疚,人家小两口多恩爱啊。偏偏被我插了一脚,确实不是东西。

可是除了这样,我也想不到其他接近苗家寨权力核心的办法了别说我手段下作,对付他们这种毒窝本就不用光明正大。

看到苗雪雁护着明月,二寨主的怒火更盛,大喝一声:“你以为我不敢吗,现在我就把你杀了,就当从来没你这个女儿!”

二寨主也真是猛,真的手持狼牙大棍朝着女儿砸去。

苗家寨里的人,确实没有一点人性。

不用多说,现场立刻哗啦啦跪倒一片,花斑虎、绝情狼、沙漠狐等人都跪下了,哀求着说:“二寨主,您冷静啊,二小姐虽然有错,但她罪不至死,请您放过她吧!”

“是啊二寨主,二小姐心里委屈,一时犯了错误,请您宽宏大量!”

“二寨主,二小姐为什么委屈,您的心里比谁都要清楚,难道连这一点错都没法容忍吗?”甚至有人哭出声来,为苗雪雁抱着委屈。

就连苗雪雁的母亲,那位一向沉默寡言的二寨主夫人都扑了上来,流着眼泪说道:“苗家桐,平时你干什么我都可以不管,但你要杀女儿绝对不行,或者你连我一起杀了!”

大寨主也伸手拦住了二寨主的棍,好言相劝地说:“好了好了,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何必闹得这样不好看呢?赶紧收拾一下,让雪雁和王巍赶快成亲要紧。整个苗家寨的人都等着呢。”

大寨主终于说了一句正话,我确实已经被人遗忘很久了,我可是今天的新郎官啊,处境未免太差了一点。

不过即便如此,二寨主也没立刻宣布什么,而是询问苗雪雁:“我问你,你嫁不嫁王巍?”

“不嫁,我死都不嫁!”苗雪雁流着眼泪,咬牙切齿地说道。

就知道会是这个答案。

如果我是苗雪雁,我也宁肯死掉,也不愿意嫁给一个素不相识的卫兵。

二寨主问的这个问题纯属多余。

二寨主再次怒火中烧,“呼”的一声挥起大棍,对准了明月的脑袋,恶狠狠道:“我再问你一遍,你肯不肯嫁给王巍?”

二寨主的意思很明显,苗雪雁但凡说个“不”字,明月立刻脑袋开花。

明月被伤得不轻,之前躺在地上还不断发出痛苦的呻吟,看上去似乎已经失去意识,一动也不能动了。但是就在这时,他突然睁开满是血痕的眼睛,冲着苗雪雁痛苦地摇了摇头。

明月虽然连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但他的意思也很明显,就是不让苗雪雁答应哪怕他死,也别答应。

但,苗雪雁怎么可能不答应呢,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明月死呢?

“我肯,我肯……”苗雪雁哭着说道:“我愿意嫁给王巍……”

这世界上,没有打不断的骨头,没有压不弯的脊梁。

任何人都有弱点,只要抓准弱点,就能为所欲为。

二寨主收回了棍,众人也都站了起来,苗雪雁则扑到明月身上,呜呜呜地大哭着,哭声传出去很远很远……

看着这幕,我的心里当然也不好受,感觉自己真不是个东西,很想站起来说一声这婚我不结了,但是各种各样的压力又制止了我,只能站在一边看着自己老婆和别的男人哭哭啼啼、搂搂抱抱。

他奶奶的,就算我和苗雪雁没有感情,这种感觉也真的好不爽啊。

“行了,把明月给我拖下去!”二寨主突然一声大喝。

几名卫兵迅速冲上。手脚麻利地拖走明月,地上迅速擦出一道血迹。不过这也不算什么,后面迅速有人提了水桶过来,分分钟就清理的干干净净,干净到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带二小姐去房里梳妆!”二寨主再次大喝一声。

几个老妈妈将哭哭啼啼的苗雪雁带回房中。

这一次,苗雪雁不敢再拖延时间,几个老妈妈也不敢搞鬼,所以很快就把梳妆完毕的新娘子带了出来。苗雪雁的眼睛红肿,脸sè也很不好看,但是现在的她依旧美丽动人、光彩照人。

苗雪雁的皮肤虽然不像苗冰骆那么白,但她胜在健康有活力,小麦sè的肌肤一样让她毫不逊sè,反而更增添了几分富含野性的诱惑;尤其是她身上穿着的那套红sè新娘装,因为是少数民族的衣服,让我觉得更是新奇,顿时眼前一亮。

好看是好看,不过人并不是我的。

苗雪雁很快被人带到我的身边,众位宾客也都纷纷落座,大寨主和二寨主以及他们的家眷坐在前排,这场等待已久的婚礼终于快开始了。

可想而知,苗雪雁虽然站在我的身边,而且都准备和我结婚了。但她连正眼都不看我一下,显然心里已经烦透了我。当然,她不看我,我也不看她,她不喜欢这门婚事,我还不喜欢呐!

人人都以为我占了大便宜,能娶苗家寨的二小姐是祖上积了大德,但我根本就不在乎。

最先上台的是黑刀南宫,他是本场婚礼的主持人。

黑刀南宫平时的话就不多,主持婚礼的话也不多,分别介绍了下我和苗雪雁。又讲了下我和苗雪雁之间的故事以后,便邀请我们上台了。

上台的时候,苗雪雁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和我一起走上了台,毕竟她已经不敢再激怒二寨主了。

苗家寨是少数民族,自然有自己的婚礼风格,不过总体来说和外面的世界大同小异,还是受到了不少汉文化的熏陶,当然更偏传统风格一些。

“一拜天地!”

我和苗雪雁拜了天地。

“二拜父母!”

我和苗雪雁拜了二寨主和万毒公子的阿伯。

“夫妻对拜!”

前两拜还算比较顺利,到第三拜的时候,我和苗雪雁面对面站好,我的腰已经弯下去了,苗雪雁却无动于衷。我稍稍抬头,用余光看她,发现她脸颊颤抖、嘴唇咬紧,显然很不情愿。

二寨主在下面轻轻咳了一声。

苗雪雁不敢忤逆,终于缓缓弯下腰来,两行清泪同时从她脸上滑落,落在地上“啪嗒”一声摔得粉碎。

我轻轻叹了口气,心想你再忍一忍吧,我们注定不会是真的夫妻,等到苗家寨彻底覆灭以后。你爱嫁谁就嫁谁,和明月长相厮守都行。

三拜完毕以后,所有的礼节都算完了,起码在苗家寨中,我和苗雪雁就是正儿八经的夫妻了,是受寨中律法认可和保护的。要想离婚,必须得有我的一纸休书呃,确实挺落后的。

结完婚了,苗雪雁先被带入房中,我在外面陪人敬酒、喝酒,进行最后一步流程。

宴席已经开了。从院中到外面的街道上,桌椅延绵了很长一段距离,前来参加婚礼的人很多,至少有上千人。我不可能挨个敬酒,只是捡几桌重要的喝一下就行了,比如两位寨主和众位头领、队长,以及下面一些重要人物。

但是就这重要的几桌,就给我灌了个差不多,除了是我第一次结婚没有什么经验以外,还因为苗家寨的人实在太能喝了,我的酒量已经算是不错,最后也喝了个晕晕乎乎,都分不清谁是谁了,差点搂着二寨主叫大哥。

“哥们,你可以啊,来到这里还能找个老婆,我可真是太羡慕你了!”万毒公子嘻嘻哈哈地说着,这家伙似乎什么时候都很开心。

黑刀南宫也拍着我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兄弟,既然你只能得到她的人,得不到她的心,那么今天晚上,你就好好享受一下她这个人吧!”

只能得到她这个人,那就好好享受一下她这个人?

有意思,很有意思。

我瞄了一眼西厢房的某个房门,那是二寨主为我准备的新房,我的那位美娇娘此刻就在房中,等着我去采摘。

我嘿嘿地笑了一下,迷迷糊糊、摇摇晃晃地朝着房门走去……

看网友对 965 有意思,很有意思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