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三十四章 逼迫(三十三)

第二百三十四章 逼迫(三十三)

夜sè慢慢降临下来,野外寒气更加迫人。

雪原上已经竖立起了一排排的牛皮帐幕,但是挤在帐幕之中,也难以隔绝这渗人的寒气。

伤号的哀嚎声高一声低一声的响起,直到慢慢沉寂下去。

壬卯寨已经被拿了下来。

在执必贺的严令之下,七八个青狼骑百人队轮番攻击。用弓箭压制寨墙,然后以奴兵挖开石头对垒的寨墙,最后再以披着两层铁甲的青狼骑步战冲入。

守军也抵抗到了最后,四五十人的守军,一直打到伤亡过半,还放火点燃了粮库,这才逃散出壬卯寨,适时夜sè降临,这些多半负创的残兵,就此消失在满是大雪的群山之中。也许还能有些人,能熬过这冰冷彻骨的寒夜,逃到下一个军寨中去。

青狼骑真的是强攻硬打了,包括辅助的奴兵在内,连死带伤丢下了接近三百人。

这个时代,虽然大军动不动就宣称是数十万规模。突厥也号称八王帐连阿史那家狼骑四十万有余。但是一军之中,真正能打这种攻坚硬仗的勇士,其实极其有限。是一军当中的脊梁和骨干。损失接近三百,已经是极为惨重。

执必家此次出征,号称万骑,连奴兵生口在内,足有两万以上。但是这种,马上能冲杀,步下能披重甲而入的选锋之士,基本就相当于恒安鹰扬府的恒安甲骑,马邑鹰扬府的马邑越骑。这两大鹰扬府的这种最精锐的甲士,加起来也才六营规模。

执必家等于在壬卯寨下,打光了整整一营的精锐!

由此也可见出,徐乐在神武之地覆灭一营马邑越骑,到底是什么样的战绩水准,震动整个马邑,引得所有人侧目,实在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这个时代,基本上也就是这些精锐,承担了最为重要的战斗任务,野战之中为突击力量,攻坚的时候能作为死士。其余营头,基本上都承担的是守备警戒巡逻维持粮道等等辅助性任务。野战之际,起到的作用也就是维持战线,保持阵型,让这些精锐之士可以毫无后顾之忧的发起决定性冲击。

这个时代,哪怕是大隋帝国,就算是能装备起几十万大军,但也无法让全军都接受一样的高强度训练,让全军都得到这些选锋之士一样的各种军资供应。任何时候,这些选锋之士都是最宝贵的军事资源。

一场战役,其他营头损折数千,都是有办法尽快恢复。但是选锋之士折损数百,足以让每个大军统帅,都痛彻心肺!

往常突厥入侵,从来不在这山间堡寨死拼硬打,但是这次,却是硬生生的用人命,将壬卯寨啃了下来。而在前面,沿着这条通路,至少还有十余个营寨需要打下来。

哪怕凶悍如执必家的青狼骑,此刻也士气低沉,极难振作。但是执必贺实在威望太盛,只要他一声号令,这些青狼骑,仍然会一直向前,打到最后。直到战力完全消竭,直到执必家的这些直属武力在云中的冰天雪地中完全瓦解。

到那个时候,就算执必贺和执必思力能安然回返,也再难坐稳阿史那家以下八王帐之一的位置!

~~~~~~~~~~~~~~~~~~~~~~~~~~~~~~~~~~~~~~~~~~~~~~~~~~~~~~~~~~~~

壬卯寨中,粮库火头已经被飞速扑灭,还抢下了十几石粮食下来。寨中所有残存建筑中,都弥漫着血腥和火焚混杂在一起的味道。

但是这些残破建筑中,都挤满了执必家的青狼骑,一个个不管不顾的倒头就睡。壬卯寨实在太小,哪怕都快人叠着人了,也不过就塞下了数百青狼骑,其余人马,还只能在雪原中苦挨。

最大的建筑,自然是留给执必贺与执必思力的。

如此寒夜,执必贺却未曾入眠,走到了寨墙之上,望着南面的重重群山。通道蜿蜒曲折,在山间穿行。壬卯寨不过是最北面一个军寨,云中城还在遥远的地方。

陪着父亲在寒夜里站了良久,执必思力终于低声解劝:“父亲,快点回屋中歇息吧。天候实在太冷…………”

执必贺轻声道:“死伤了多少儿郎?”

执必思力迟疑一下,开口道:“死一百四十余,伤一百三十余。这个天气,伤者也很难熬下来。”

执必贺冷笑一声:“恒安府这些汉兵,真是难啃,真是打到最后!汉人号称马邑精兵,这些年,我们执必家是领教得够了!”

执必思力讷讷问道:“前面就是壬子寨,还要打么?”

执必贺摇摇头:“还打什么?再打下去,执必家就要拼光了。就在这里等候刘武周到来也罢!”

执必思力愕然:“刘武周?”

执必贺冷笑:“执必家已经摆出了不惜一切,哪怕在这冰天雪地里拼光也要压迫云中的架势。南面又有王仁恭这个大敌,刘武周怎能不来?总要先解决一面,再对付另外一面。刘武周是个聪明人,说不定现在就在路上了!”

执必思力恍然也有些明白,发问道:“父亲,你原来一直就是想和刘武周交易?”

执必贺环顾左右,父子夜中对谈,亲卫都离得远远的。这才点点头,低声道:“汉家内斗,我们不从中捞到最大的好处,为何要冒死走这一遭?王仁恭还有些底气,给出的好处还不够多。却看从刘武周这里,能得到些什么!每到汉家内斗之际,我们执必家才奇货可居!”

执必思力这才明白了父亲心思,先以牵制河东李渊的名义,从义成公主那里获得大量军资生口。实则是在马邑郡双雄这里以兵势压迫,以获取最大的好处。等过了这个冬,马邑双雄说不定就决出胜负了,那时候再挥兵而入,说不定就错过了机会!

每一点好处都利用到了极致,正是这样的心思盘算,才让自己父亲,将金山脚下的小小执必部,壮大成了了突厥八王帐之一!

执必思力喃喃道:“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死拼壬卯寨?”

执必贺疲倦的摇摇头,似乎对自己儿子还有些不满意:“不丢掉几百条人命,怎么对义成公主交代?不丢掉几百条人命,怎么让刘武周相信执必部已经豁出去了?”

他转过来,轻轻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膀:“思力,这个世道,在草原之上,心肠稍软一点,是活不下去的。执必家就靠着无数儿郎的性命,才换来了今日地位。以后还要靠着无数儿郎的性命,让执必家更进一步。突厥人的金狼旗,未必不能由执必家执掌!汉人说慈不掌兵,对执必家而言,心慈手软,那就是活不下去!”

夜sè中执必贺的双眼,幽幽如狼眸一般:“下次再有束儿火这般举动,你自己亲自砍了他的脑袋!不然就接不下为父这份基业…………要知道,我还有其他儿子!”

执必思力浑身颤抖,垂下头来,一手死死捏着腰间的玉佩,青筋贲突。但语声却恭谨无比:“父亲,儿子知道了。”

执必贺默然点头,又转向南面:“刘武周也该来了…………却不知道见面之初,这刘武周是想先打一场,还是先找老头子谈一场呢?十年未曾上阵,倒是真想领教一下这汉人的云中精兵啊…………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厉害!”

(本章完)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四章 逼迫(三十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