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967 凌晨一点,老地方见

967 凌晨一点,老地方见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只想得到你的人,更想得到你的心!一句霸气而又不失痴情的话,从我口中爆出,响彻整个房间。这样一来,我就既不用碰苗雪雁,对外也能瞒得住了。只是这样的话,在苗雪雁听来不仅不觉得感动,反而认为我是异想天开、白日做梦,认为我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当时就恼火地说:“你做梦!”

“没得到你的心之前,我是不会碰你的!”我烦躁的又说了一句,便闭目睡觉,在不理会这疯女人!

苗雪雁到是怔怔的看了我一会儿!

放下戒心,只能一步步退到床边,仍用水果刀指着我,许久都还一动不动。

对我来说,这一觉却睡得十分舒服,等我早晨醒来的时候,发现苗雪雁缩在墙角,半坐半躺地睡着,手里依旧拿若那把水果刀,只是水果刀都快掉到地上去了。

这姑娘,戒心也太重了。

我苦笑了一声,准备转身离开房间,猛地一恍,看到苗雪雁的身子微微发抖,应该是挺冷的。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轻轻把她的刀拿开了,接着又将她扶到床上躺下,最后才将被子落到她的身上。

整个过程之中,苗雪雁没有醒过,应该也是太累了吧。

洗簌过后,我便换上甲胄来到□外准备值班。

虽说我现在是二寨主的女婿了,但也没人说要调换我的职位,所以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没有一点恃宠生娇的意思。看我出来值班,主宅中的卫兵都吓一跳,纷纷问我怎么又出来上班了?

我笑着说:“皇亲国戚也得混口饭吃啊。”

过了一会儿,黑刀南宫过来查人,看我在这也是吃了一惊,问我:“二寨主没做什么安排吗?”

我说没有。

黑刀南宫点点头,什么也没有说,像往常一样点名、检阅。

我是二寨主的女婿,论身份比黑刀南宫还高,不过我并没有因此得意忘形,仍对黑刀南宫十分尊重,就像他自己说的,没有他也就没有我的今天。黑刀南宫安排完了任务以后,大家便各就各位、各司其职。

忙活了一会儿,西厢房那边突然有人叫我,原来是饭做好了,叫我去吃早饭。

我和黑刀南宫说了一声,便过去餐厅吃早饭了,苗雪雁也过来了,正在餐厅里面坐着。本来什么事都没有,但是我一逬来,她整个人都激灵了,身子坐得笔直,像是一只做好攻击姿势的刺猬。

我摇头苦笑,不过并没理她,而是坐到一边去了。

半晌,苗雪雁才晈牙问我:刚才你给我盖被子了?”

我点点头,说我看你冷得都哆嗦了,所以给你添了一层被子…“你不是说你不会碰我吗?你这个言而无信的小人!”苗雪雁晈牙切齿,耵着我的一双眼睛也直冒火。

哎呦,当时可把我给气的,真是好心没好报啊,我摆着手说:“去你的,我以后再管你的闲事我就是狗丨”

“这可是你说的!苗雪雁长呼了一大口气。

“什么狗啊猫的,一大早你们在说什么?”就在这时,二寨主走了进来。

二寨主红光满面,看样子精神不错,见了我和苗雪雁后笑呵呵的。我赶紧说没事,随便瞎聊,二寨主指若我问:“哎,你们这刚结婚的小两口,坐那么远干嘛啊?”

我赶紧坐到了苗雪雁的身边,苗雪雁则有些烦弃地挪开一点。这些微小的动作,二寨主并未发现,还笑呵呵地问我昨晚睡好没有,我点点头,说睡得挺好,谢谢二寨主关心。

二寨主说:“哎,你都成我女婿了,怎么还叫我二寨主?”

我赶紧改口,说父亲!

苗家寨这边的风俗偏古一点,既不喊爸也不喊爹,而是喊父亲。苗家寨的两位寨主,大寨主苗家仁和二寨主苗家桐,都是国家s+级别的通缉犯,属于龙组使出浑身解数也想抓到的人物,结果我却喊其中一人为父亲,算是标准的忍辱负重、认贼作父了这事完了以后,龙组不给我记个大功都不行。

听到我喊父亲,二寨主乐得眉开眼笑,说好好好,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正在我们聊天的同时,早餐也都送了上来,我们一边吃着一边说话。苗雪雁很快就吃完了,也没和谁打招呼,起身就走。二寨主又问我昨晚怎样,我知道他想问什么,便对他说:“父亲,雪雁肯定是抗拒的,不过我和雪雁的事,让我们自己来处理吧。

二寨主点了点头,说那也行。

接着又说:“现在你是我的女婿,再干卫兵肯定不太合适,你想干点什么?”

我说我也不太清楚,感觉卫兵也没什么不好。

二寨主想了一想,说道:“你先做着卫兵,随后我看有什么合适的职位再安排给你。”

我说可以。

就这样,吃过饭后,我又继续干我的活儿去了。

午饭、晚饭都在西厢房的餐厅里吃,我和苗雪雁虽然坐在一起,但是几乎零交流,二寨主都说我们不像新婚的小夫妻。晚上回去睡觉也是一样,苗雪雁在床上睡,我在沙发上睡,我们两人距离很近。却又离得很远。

一天几天下来都是这样,没有任何变化。

要说结婚以后最大的不一样,就是吃饭、睡觉的地方换了,其他地方一切照旧,该值班的时候值班,该练功的时候练功。只是,以前我还能和万毒公子唠唠嗑、说说心里话,现在连个能唠嗑的人都没了;我和苗雪雁名为夫妻,说过的话都屈指可数,更别说有什么交流了。

不过这样也好,我倒是能省出大量时间出来练功。每天我都练到很晚才会回去睡觉。每次回去,苗雪雁已经睡了,只是她始终没有放下戒心,睡觉的时候仍旧缩在墙角,手里还拿着水果刀,身上虽然也盖被子,但是经常会滑下去。

自从经历过第一晚的好心没好报以后,我就不管她了,爱咋咋地,感冒了也不关我事。

果然没出几天,晚上我睡觉的时候,就听到一阵阵的哼哼声。起来一看,发现苗雪雁倒在床上,面sè虚弱发白,身子抖成一团,口中不停呢喃:“水,水……”

一看她这鬼样,就知道她是感冒了,而且可能有点发烧,所以神智都不清醒了每天不盖被子睡觉,这不是活逼该吗?

按理来说,我是应该管一管的,这和圣母不圣母没有关系,一般人走在街上看到个流浪汉生病也会管一管的,更不用说这是我名义上的妻子。但我想起第一天的事就来气,爱咋咋地,烧就烧吧,都是成年人了,平时身体也还可以,还能烧死咋地?

于是我又回去睡了。

结果不到一会儿,苗雪雁的哼哼声更大了,似乎十分痛苦的样子。我本来想不管的,但是声音越来越大,吵得我都没法睡觉。我只好起身去看,就见苗雪雁的脸sè像炭烧似的发红,赶紧伸手去摸她额头,当时就倒吸一口凉气,竟然烧成这样子了!

没有办法,到这时候了不管也不行,我只好大半夜地翻箱倒柜,找出药来给她服下,接着又用冷水冰了毛巾,敷在她的额头。

折腾了大半夜,她的烧才渐渐退下去了。睡眠也进入了平稳的状态,我才放心地回去睡了。

仔细想想,人类之所以结婚,除了繁衍生息以外,搭伙互相照顾也是需求之一,单身的话碰到这种事情确实麻烦。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和往常一样洗簌、穿衣,准备到外面值班。一般这个时候,苗雪雁还在睡觉,但她今天早上也醒得早,看她也起来了,而且准备问我什么似的,我赶紧先喊了一声:“汪!”

苗雪雁一头雾水、一脸疑惑:“什么意思?”

我说行了,装什么啊,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也不必嘲讽我了,我自个已经学了狗叫。

之前我说过的,我再碰她一下我就是狗,昨天晚上可碰了她不少下,喂她喝药的时候更得将她挽在怀里,为了堵住苗雪雁那张嘲讽的嘴,索性我就先学一声狗叫。

苗雪雁听完以后沉默一阵,说道:“我没有想嘲讽你的意思,就是和你说声谢谢。”

我一听就怒火中烧:“想说谢谢你早说啊,搞得我白学了一声狗叫!”

苗雪雁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我会纠结这个问题,接着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是结婚以来,苗雪雁第一次冲我笑,竟然是我用一声狗叫换来的。

我摇头苦笑了一声,说道:“以后好好睡吧,我说不会动你,就真的不会动你,你完全可以放心。”

说完这句话后,我便起身到外面值班去了。

从这天晚上开始,苗雪雁再也没有拿着刀、靠着墙睡过觉了,而是盖上被子踏踏实实地休息。我当然也言出必行,每天晚上都在沙发上睡觉,绝不往她的床边靠近一步。

虽然我们之间的交流依旧很少,但是一种信任正在悄然建立,起码她相信我不会乱来。

日子一天天地过,一恍眼,又是一个月过去了。

放到外面世界,现在已经深秋,冷得都该穿外套了,但在苗家寨里依旧温暖如春。

二寨主说要给我换个职位,但到现在也没什么消息,当然我也不在乎这个,照旧每天踏踏实实值班、工作,晚上回婚房里睡觉。当然,偶尔我也会找万毒公子聊一聊天,他问我有机会接触后院没有,我说暂时没有,感觉我现在虽然是二寨主的女婿了,但是始终没有真正走近这个权力核心。

万毒公子让我别急,慢慢来就行了,毕竟信任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搭建成的。

虽然暂时没有什么进展,但是未雨绸缪、居安思危,我练功也比以前更勤快了。只要没在工作,我就一定会练功的,努力冲刺第四十一处穴道。毕竟我已经漂泊了这么多年,太知道实力的重要性了。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当然也归功于苗家寨的风水确实很好,在某个早上旭日刚刚升起的时候,我终于突破了龙脉图的第四十一处穴道!

当时可把我开心的啊,像头撒了欢的小狗似的在林子里面乱窜。就是感觉自己身轻如燕,体内也充斥着无穷的力量,似乎随时都要飞起来了。我敢拍着胸脯保证,如果现在再对上沙漠狐,绝对可以轻轻松松地战胜他!

当然,我们肯定不会再打架了,我们都是二寨主的人,相亲相爱还来不及。

某天晚上,二寨主把我叫到了他的房中,聊天、喝茶。

“王巍,雪雁有动静没?”二寨主突然问我。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一脸疑惑不解地看着他,二寨主又拍了拍自己的肚子。我终于明白过来,原来他是问我苗雪雁怀孕没有,我赶紧摆着手说还没有呢。

我们连手都没有拉过,怀个毛的孕啊!

二寨主奇怪地说:“怎么,不顺利吗?”

我赶紧摇头,说不知道,反正就是暂时没怀。

二寨主点了点头,沉吟了一阵说道;“王巍,你觉得我对你怎样?”

我赶紧说:“父亲对我恩重如山。”

这句话一点都不夸张,如果我真的只是个苗家寨里普普通通的卫兵。能有今天肯定激动的痛哭流涕,能够娶到苗家寨的二小姐苗雪雁,简直就是祖坟烧了高香。

而且自从我住到这后,二寨主对我也非常好,没有一点看不起我的意思,我们经常坐在一起喝茶聊天。

二寨主继续点头,问道:“那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帮你换个工作吗?”

以二寨主的地位,随时都能给予我更高的权力,但是这都一个多月过去了,我还在原地没动,仍是主宅的一名小小卫兵。别说我很疑惑,就连黑刀南宫和大寨主都很疑惑,大寨主甚至跟二寨主提过这事,说是给我安排个更高的职位干干,但是被二寨主拒绝了,说我的资历尚欠,还是在底层多锻炼锻炼吧。

二寨主此刻问我这个问题,我也就按着这个答案说了。

“不是这样的。”二寨主说:“如果你要换个职位,就不能参与主宅的护卫工作了。我希望你留在这,帮我盯着黑刀南宫和大寨主!”

我的心里顿时猛地一跳。

跟我和万毒公子之前的揣测一模一样,二寨主肯把苗雪雁许配给我,抱的就是这个目的。

这个理由听上去有些荒诞。要想盯着大寨主,随便找个人就行了,何必要找我呢,还付出这么大的代价,甚至把女儿许配给我?

其实仔细想想也很正常,苗家寨中是个人都知道,我是大寨主的心腹,否则大寨主之前不会把那么重要的偷拍任务来交给我。在二寨主看来,只要将我笼络住了,一定能够知道大寨主的不少事情。

这些东西我都能想明白,但是当着二寨主的面,我还是故意装作很吃惊的样子:“为什么啊?”

二寨主轻轻叹了口气,看向我的眼神顿时有些失望:“王巍,我以为你做了我的女婿之后,会和我是一条心了,没想到你还是这样……是我的诚意还不够吗?”

我沉默不语地看着二寨主。

二寨主继续说道:“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大寨主应该也让你盯着我吧?”

原来二寨主什么都知道啊。

我仍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这一点。

“王巍。”二寨主直视着我说道:“我把雪雁许配给你,甚至希望雪雁早点怀上你的孩子,就是希望你能站在我的这边……你跟着大寨主,没有任何保障,随时都有可能被他杀掉。但你跟着我就不一样了,你是我的女婿,是我女儿的丈夫,还是我外孙的父亲,我们有这样的关系,任何时候我都不会不管你的,以你的聪明和才智,难道分析不出哪边更安全吗?”

二寨主的这一番话,真是说得极其诚恳,每一句话都直入我心。

“我不明白。”我说:“父亲,您和大寨主是亲兄弟,为什么要彼此猜忌呢?为什么他想盯着你,你又想盯着他?”

“不是我想盯着他……”二寨主叹着气说:“是他一直都想杀了我。”

我没说话,继续看着二寨主,知道他一定还有下文。

果然,二寨主继续说道:“大哥和我的志向不同,我一直想在苗家寨里安安稳稳度过一生就行,而他希望做真正的天下第一。我们的理念不同,难免就有矛盾,在他眼里,我就是个碍事的绊脚石,恨不得将我早点一脚踢开,独占整个苗家寨,还有后院那个快要成熟的长生果……”

说到“长生果”这三个字,二寨主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总之,大哥想杀了我,这一点我早就知道。我要想自保,必须无时不刻地盯着他,掌握他的一举一动,而你就是我最好的帮手!”

说到这里,二寨主突然握住了我的手,语气坚定地说:“王巍。看在雪雁的份上,帮我!”

说真的,二寨主这一番话把我搞糊涂了。

因为据我所知,大寨主那边始终以苗家寨的和谐为重,担心二寨主会反,所以才让我盯着二寨主;但二寨主却告诉我说,大寨主想杀了他,他是迫于无奈自保,希望我能帮他的忙。

到底谁说得是真的?

或者说,两人都在撒谎,两人都想干掉对方?

我搞不懂。但是此时此刻,我也只能点头,说好,我会帮助你的!

得到我的保证以后,二寨主长呼了一口气,将我的手握得更紧,说道:“好女婿,我们一大家子一定会幸福的。”

接着,二寨主当然想方设法地从我这里套取信息,向我询问大寨主和黑刀南宫那边的情况。我当然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竹筒倒豆子似的将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他,包括那份视频其实是黑刀南宫让我拍的这事,也一并告诉给了二寨主。

二寨主却冷笑着说:“这事,我早猜到了,他自以为聪明,其实漏洞百出!要不是他及时赦免了雪雁,我那天一定就反他了。当然现在想想,我也不能太冲动了,我也不是他的对手,真反了对我也没好处。”

那天晚上,我和二寨主秉烛夜谈,聊到很晚才各自回房睡了。

到第二天。我则将这些事情选择性地告诉给了黑刀南宫,说二寨主让我盯着大寨主的一举一动,还说他早就猜出视频不是大寨主让我拍的等等。

就这样,我成了双面间谍,今天把大寨主的事情告诉二寨主,明天又把二寨主的事情告诉大寨主,两边都还对我十分信任,认为我是他们的人。我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加深他们之间的猜忌,让他们的关系越来越恶劣,这样龙组才有机会趁虚而入,将这些人一网打尽。

因为每天的事多,既要来回往两边跑,还要抽出时间练功,我和苗雪雁的交流自然就更少了,除了吃饭和睡觉的时候能见见面,其他时间我们根本不在一起。

这哪里是夫妻啊,合租的都比我们强,不过苗雪雁倒是对我越来越信任了,认定我不会对她为非作歹,睡觉的时候都敢换上睡衣。偶尔看到她腿间和胸前泄露出的春光,也会让我心中怦怦直跳,毕竟我也是个男人,没有感觉就不正常了。

有一次我晚上回去,一推门就看到苗雪雁慌慌张张地往枕头底下塞什么东西。

搞什么鬼?

我装作没有看到,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进来以后就脱鞋往沙发上躺。

苗雪雁则到卫生间里洗簌去了。

其实话说回来,苗雪雁无论往床底下塞什么东西也和我无关,哪怕塞刀子也没事啊。可我当时就是好奇心起来了,也不顾这行为龌龊不龌龊,趁着苗雪雁还在洗脸的功夫,悄悄走到床边从她枕头下面把东西抽了出来。

原来是个纸条。

我打开一看,心里顿时一紧。

上面有一句很简单的话:凌晨一点,老地方见。

落款:明月。

看网友对 967 凌晨一点,老地方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