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二十五章 镇压(一)

第八百二十五章 镇压(一)

九郡国西南两三万里外的海域深处,这一刻正被覆盖千里方圆的雷霆风暴笼罩住,巨大的风暴连天接地,卷起以数以亿吨的海水,仿佛黑sè的接天巨柱悬停在天地之间。

深海中不断有鱼虾海兽被风柱吸卷到半空,撕扯得支离破碎,再从风柱的边缘甩脱出来,洒落到巨浪翻涌的海面上。

一道道雷柱,几乎将天地都劈开。

风暴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未但没有要消散的迹象,范围甚至还在不断的扩大,就在这片风暴海域的深处,一艘透着熠熠毫光的巨船正破浪而行,即便一道道能将巨鲸轰灭的雷柱,落在那看上去灰蒙蒙的毫光之上,却岿然不动。

此时站在巨舟船道的数人,正是陈海、周晚晴、左耳以及赤源、赤军二魔。

陈海亲自赶到漱玉宫相邀,周晚晴仅仅是简单布置了一番,除了国主周斌以及周云山等有数几人知道周晚晴外出(也不知道周晚晴是去干嘛),漱玉宫差不多所有人都以为周晚晴闭关潜修。

周晚晴随陈海悄然潜出漱玉宫,与左耳汇合在一起,离开九郡国便召出碧海宝船,乘风破浪往渚碧礁海域驶去。

差不多距离渚碧礁不到两千里,周晚晴将碧海宝船缩小到三尺大小,放入储物戒之中。

碧海宝船彻底恢复原形时,差不多有上千万斤沉重,周晚晴费尽全力都无法如臂指使的祭御碧海宝船,但说起来奇怪,碧海宝船收为三尺小船,却是能直接装入储物戒随身带走。

陈海他们赶到渚碧礁,原本不需要用船,直接贴着海面飞过来,不仅仅速度更快,行踪也更隐蔽,但考虑到陈海还要借这段时间进一步祭炼殛天塔,他们将乘碧海宝船赶路。

还没有到渚碧礁,陈海他们潜入海底,一路摸到渚碧礁万丈海水之下的碧渚遗府,然后再从碧渚遗府内的天域通道,进入碧海胜境。

看到陈海离开才三四年时间,就再度返回碧海胜境,身后还出多两名陌生人,墨翟多少有些意外。

不过,陈海真要有什么yīn谋,只要用法阵封闭天域通道,使得庚阳金雷阵无法从星衡域借用天地灵气,墨蛟一族就必然只能束手就擒,实在没有必要费更多的周折。

所以见到陈海之后,墨翟当即就把庚阳金雷阵放开,将陈海等人让了进来。

陈海离开碧海胜境才不过几年的时间,碧海胜境中又孕育出两头墨蛟。

不过这些墨蛟纵使一出生就有明窍境的实力,但想要彻底镇压秦川,它们跟赤源、赤军一样,都发挥不了什么作用。

陈海与墨翟商议,他们将安排赤源、赤军以及五头连妖丹都没有修成的墨蛟先进入渚碧洞府,从另一头掌握进入碧海胜境的法阵,彻底封闭住天域通道,以免他们在出手镇压秦川时动静太大,令碧海胜境内的其他异兽有机会逃入星衡域。

那样的话,有可能会令碧海胜境内的秘密泄漏到星衡域去。

墨翟虽然自开启灵智以来,就没有离开碧海胜境,但服侍渚碧真君数千年,也知道此时九郡岛的周氏族人,实乃群仙门当前的残剩子弟,而周晚晴甚至可以说是渚碧真君的再传弟子。

所以在知道周晚晴的身份之后,墨戳待她也甚是恭敬。

周晚晴近日才从陈海嘴里知道这一切,待进入雪原异域、看到碧海胜境,也是异常震惊,没想到距离九郡岛如此之近,竟然隐匿着这么一处存在。

而进入了碧海胜境之中,左耳的气势也登时高涨起来。

他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就循着气息,向庚阳金雷阵的阵眼飞去,秦川就大阵勉强镇压在那里。

看着一道道金sè雷柱所组成的雷狱牢笼之中,秦川的模样看似并没有什么变化,但触及大道本源的陈海却能明显的感觉到,秦川比之几年前气息强了不少,显然是这几年过去,又暗中积蓄了一部分力量。

几个人方才站定,秦川就睁开了双目。

陈海和那目光略微一接触,就感觉神魂之中一阵摇悸,仿佛那双目之中有无底的黑洞,能吸引人魂魄一般。

陈海知道,这是秦川将幻灭真意修炼到极致的体现,他也不着忙,以九元归神真解化解秦川对他神魂的魅惑。

秦川却没有得手,却也不以为意,冷哼一声说道,缓缓开口道:“你这逆子,短短数年的时间,居然侥幸修成元胎,也算是天纵奇才了。不过,你以为带了两个区区天位第一境,就能难倒我不成?我已经仔细推算过,这庚阳金雷阵最多还能承受两次兽潮攻势,到时候就会彻底崩溃。待我秦川出去之后,定要将你元胎练成魔偶,放到九天魔焰之中烧灼万世,叫你求生不死、求死不得。你放心,我有足够的手段能将你的意识延续下去,到那时你就会发现,死亡才是最好的惩罚。”

秦川说得笃定且yīn毒,自然是认为周晚晴和左耳奈何不了他,但可惜的是,他乍然间没有认出左耳。

等秦川说完之后,左耳呵呵一笑道:“止云真君就算被围困上万年,锐意依旧不减当年,果真不愧是当年玄元上殿最有望能接掌宗真君的人选。”

那日修炼流阳宗不传之秘的陈海,最后竟然出尔反尔去助那几头妖蛟,令秦川猜到星衡域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流阳宫也应该不复存世才是,这才令流阳宫的真法玄诀流传出去,而陈海并非流阳宫的弟子。

然而陈海一走就是数年,再次出现,身边还多出一名老态龙钟的耆耋老者,竟然好似知道自己底细一般,这叫秦川一时间眉头大皱,漆黑的瞳孔隐隐泛着亮光,冲着左耳打量个不停。眼见着秦川脸sè严肃了起来,左耳冷笑一声道:“秦川你不用多加打量,我乃流阳宫本宗护法左耳,想来秦川你既便在这里被囚上万年,对我应该还是有些印象的。”

一听到左耳的名字,秦川瞳孔牟然收缩一下,浑身止不住提升了些许的力量。尽管只是那一丝的波动,还是引起了庚阳金雷阵的反噬,霎时间,只见万千条雷电凝成的雷电长鞭向秦川身上兜头抽打过去。

那雷电密集,将秦川的身形都完全笼罩在其中。

过了盏茶时分,庚阳金雷阵平息了下来,只见秦川身上已经完全焦黑一片。与此同时,庚阳金雷阵的光芒也黯淡了两分。

“左护法,你怎么会找到我的,难不成这小子就是左护法你收的弟子?”秦川眼瞳微微收敛起来,盯着左耳的脸问道。

“流阳宫覆灭之时,你已经被囚在这里不少年,你应该完全不知道玄元上殿叛变这事才对,但看你似乎非常惊讶我还活着,对我过来全无半点的欣喜,甚至还有藏不住的惊惧,看来应该是我猜错了;看来玄元上殿叛乱,并非一时之念,实是你们玄元上殿谋划很久的惊天yīn谋,”左耳盯着秦川的脸,一字一顿的说道,“秦川,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秦川没想到他三言两语就叫左耳抓住破绽,但他也不以为意,哈哈笑道:“依稀记得当年在我被困之前,你也是天位五境的存在,没想到你竟然越活越缩回去了,竟然仅剩天位第一境的修为。就算一切都是玄元上殿筹划数千年的惊天大yīn谋,你们又能如何,不要以为我现在能发挥的实力不足巅峰时的三成,但我毕竟玄晶圣体有成,就凭你们这几个废物,就算能彻底掌握庚阳金雷阵,也未必能伤我的肉身及根本!”

所有的事情陈海与左耳都已经盘算好了,这时候自然不会再和秦川去争什么口舌之利,左耳在解决秦川之前先要来看上一眼,也无非是想看一下故人罢了。

这时候确认玄元上殿的叛变并非临时起意,秦川也早就牵涉其中,左耳自然不会再去念及旧情,就径直带着陈海、周晚晴和墨翟往庚阳金雷大阵的主阵器而去。

若是想要一劳永逸地解决掉秦川,就必须打开庚阳金雷阵,让左耳和陈海等人都能直接攻击到秦川才行。

墨翟的神魂虽然和阵器有着天然的联系,但还是弱了一些,只能控制层次较低的外层法阵,完全无法控制内层大阵的变化万端。

庚阳金雷阵作为第三、第四品的天地大阵,唯有周晚晴或者左耳方能勉强操控住内层法阵最为核心的道器级主阵器。

陈海与左耳商议的办法很简单,就是由周晚晴与墨翟一起主持真正的庚阳金雷阵,由陈海祭御殛天塔以及左耳祭出玉虚神殿,将秦川彻底镇压住或者灭杀掉,以绝后患……

看网友对 第八百二十五章 镇压(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