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三十五章 逼迫(三十四)

第二百三十五章 逼迫(三十四)

云中之地沿着北边的防御体系,由烽燧和堡寨组成。控扼着几条深入云中城的通路。

抵在最前沿的,就是烽燧,甚而能设到草原边上。每个烽燧大致都有一火人马,只为示警之用。发出警讯之后,这些烽燧守军就要退往各处堡寨。腿脚稍微慢点,也许就被汹涌而来的胡骑淹没。

这些堡寨,才算是起到一点防御作用。突厥兵马要硬啃的话,付出代价太大。如果不打,突厥人掳掠饱足总要退兵。这些堡寨适时出击,也能派上用场。

设在山间通道,大大小小二三十个天干地支以命名的堡寨,大隋立国之初就开始经营。只要有足够坚强的守卫者,从来都是让突厥兵马很为头疼的对象。

而这些堡寨的守军,虽然名列恒安鹰扬府军籍,但是基本不应云中城征调,在堡寨周围有属于他们的田地,闲时农作,战时守堡,已经几代人居于此间。而堡寨中几乎每个人家,都与突厥人有血仇家恨。

夜sè之中,壬子寨内一片愁云惨雾的气氛。

这壬子寨又比壬卯寨更大更坚固一些。这寨子历史可以追溯到北魏时期,也是为了防备当时草原上柔然等族而设立。虽然还是对垒的石头寨墙,但内里还有一层夯土,经过一两百年风吹日晒,已然坚固无比。

周围山民,多依附壬子寨而居,整个寨子里面约有四五百人。周围开垦出了田地,加上射猎回易,日子还算过得。寨中常年备兵六七十人,全是土著选出为军。危急时刻,老弱也可登上寨墙守御。

往年突厥入寇,从来不啃这个硬骨头,最多留点兵马监视,大队主力继续向南深入。壬子寨虽然处于缘边险地,但从来不觉得有什么危险的。这些山里长大,剽悍轻捷的守军,往往还主动出击,啃上突厥军马一口。不少夺下来的生口,还就在壬子寨中安下家来了。

壬子寨从来不向云中城缴纳粮赋,反倒是云中城每年要拨不少粮秣军资过来。历年来寨主又善于积储,虽然处于乱世,但这几百寨中军民反倒没什么太大感觉,日子很是过得。

突厥人来闭寨死守,突厥人退则择机出击。生老病死都在此处,壬子寨在一日,这里就是汉民天下,还管外间世道如何?

但是这次,连壬子寨内都开始惊惶了。

原因无他,突厥人突然在绝不可能出兵的冬日中大举南下,打着的还是执必家的王旗,出动的是执必家直领的青狼骑————去岁执必落落率军南下,虽然也号称率领的是青狼骑,但是那些族中贵人麾下的兵马,哪里比得上执必家直领的青狼骑?

执必家青狼骑都有甲双马,弓矢兵刃精利,多少人是这些年百战余生下来的。和那些族中贵人的兵马相比,简直是天上地下。那些兵马叫着青狼骑,其实多少人就一身皮袍子,骑着匹劣马,就呼啸着南下来抢劫了。这样的对手,哪可能对壬子寨有什么威胁?

可这次不仅是执必家青狼骑倾巢而出,这些青狼骑飞也似的席卷了缘边烽燧。紧接着就毫不停歇的进兵,豁出了上百条精锐的人命,硬生生将壬卯寨啃了下来!

壬卯寨的败兵,冰天雪地中穿越山中,直退到壬子寨内,顿时就让寨中气氛紧张了起来。

寨中数十兵马,立刻上了寨墙彻夜守备,连老弱妇孺都发了兵刃,准备决死一战。寨子当中,火光熊熊,烽火彻夜不息,所有人都绷紧了精神。

而壬子寨的寨主曹无岁,也一身甲胄,白天黑夜的巡视自家这个寨子,瞪着一双充满血丝的眼睛,督促麾下修补寨墙破损处,将箭矢弩机搬上寨墙,准备滚木礌石,累极了就寻个避风的地方胡乱打个盹,和麾下儿郎等着黑压压的青狼骑呼啸着直扑而来!

但两天两夜过去,脚下山道,还是不见一个青狼骑踪影,连突厥人的远出哨探都看不见。从上到下,谁都不知道突厥人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两天下来,人人精神都有些疲了。

此时此刻,已然又是入夜时分,曹无岁披着甲胄站在寨墙之上,满眼都是血丝。寒风扑面而来,曹无岁矮壮的身形却一动不动。身边几名也熬得灰头土脸的亲卫只是不住偷眼看着他。

曹无岁四十出头的年纪,已经三代居于壬子寨,也从来没打算过去其他地方出人头地,准备到了岁数,也就死在此间,埋在此间。每年云中城有召,曹无岁从来都是派手下去应付。唯一爱好,就是守着祖上交传下来的寨子喝酒打猎。

这是他的地盘,云中的恒安鹰扬府管不着,突厥人更是别想踏足此间!

但这个时候,曹无岁却无比盼着恒安鹰扬府对燃动几日的烽火有所回应。

突然他的身形一动,哑着嗓子发问:“派去求援的人,几日能到云中城?”

一名亲卫回话:“夏秋时候好走些,也要四日功夫,现在满路大雪…………”

曹无岁盘算一下:“就算是援兵要来,至少也得半月功夫?”

亲卫们默默点头。

曹无岁暴躁起来:“半个月功夫,咱们都死硬挺了!入娘的,云中城养的都是群老太爷么?突厥人冬天都能杀过来,他们路上就不能快些?”

亲卫们俱都不答,半个月援军能到就算好的。更大可能,是援军不至。秋天云中城的兵马送粮来,都说将主说不定要南下和王太守翻脸大战,决出胜负。那才是大富贵所在,边地这些堡寨算得了什么?只要能拿下善阳城,云中之地几万百姓丢光又算得了什么?

一名亲卫壮着胆子开口:“寨主,你看是不是派人和壬午寨的联络一下?先把老弱送过去也罢。到时候突厥人大至,能打就打,不能打咱们就走。让突厥人慢慢一路啃过来就是。”

曹无岁狠狠瞪了他一眼:“某的老子,某的爷爷,都死在寨子里,埋在寨子里。入娘的丢了他们的坟墓就跑?某也就死在这里!”

他这么一说,堵住所有人的劝解之辞。大家只能垂首不语。

曹无岁又狠狠骂了一句:“入娘的,这个寨子里的人,哪家没人死在突厥人手里?和突厥人打了这么几十年,就算咱们拔腿就走,有人有马,能逃出一条性命,到别的地方谋个富贵。这么多百姓咋办?平日里跟着咱们过活,现在就不要了?”

亲卫们默然不语。

曹无岁暴躁的在寨墙上来回走动,终于站定,狠狠一拍垛口:“入娘的,云中城和善阳城,斗个什么劲!缘边这些寨子,这些百姓,都不要了?某就死在这里,看突厥人打进来之后,这些现在还自家互相拼杀的家伙,能有个什么好下场!阿爷我夜夜做鬼去吓他们!”

几名亲卫都噗嗤笑出声来,一名亲卫还笑着附和:“到时候咱们这帮小鬼也跟着寨主一起去,生前给寨主牵马坠镫,死后也给寨主摇旗呐喊!”

曹无岁咧嘴,满意的拍拍他们肩膀:“都是好小子!”

一名亲卫突然举目向南面眺望:“入娘的那是什么?”

夜sè之中,就见一溜火光,正沿着山道向北而来。火光不住跳跃,在夜幕中带出道道残影。

几个人包括曹无岁在内,都拉长了脖子向南张望。

突然之间,一个亲卫就跳了起来:“莫不是云中来兵相救了?入娘的这么快?”

曹无岁嘿了一声,狠狠一挥拳头。要真是云中来兵相救,这刘鹰击,真的是条顶天立地的好汉子!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五章 逼迫(三十四)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