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二十六章 镇压(二)

第八百二十六章 镇压(二)

碧海胜境所处的天域依旧天寒,白茫茫的一片,看起来,这又是普通的一天。

然而,一丝异样的气氛早已经在整片天域之中传开,生活在山洞中和地底的雪猿都察觉到了。大多数雪猿都畏畏缩缩不敢妄动,少部分强者则走了出来,有些往碧海胜境而去,有些则往天域通道而去。

而此时庚阳金雷阵早已经发动,在周晚晴和墨翟的操控下,放弃了绝大多数的外围防护,全力向秦川镇压而来。

陈海和左耳站在那里,默默地看着庚阳金雷阵内部变成一片金sè雷海,而秦川的身影则早已经淹没在金sè雷海之中。

过了盏茶时分,陈海满脸忧sè地道:“左师,大阵已经展开了这么长时间,怎么这秦川的气息还那么强,并没有削弱多少?”

左耳叹息了一声道:“天位五境的天君,已经修成不死真身,哪里是这么容易斩灭身骸的?若是渚碧老鬼仍在,或者周晚晴能完全掌控庚阳金雷阵,发挥出庚阳金雷阵的所有威力,炼灭秦川也只是片刻之间的事情。而眼下庚阳金雷阵最为核心、强大的神通,唯有在秦川试图在逃脱大阵控制时才会发动,暂时还不受周仙子跟墨蛟的控制,自然就拿秦川没有办法。如今看来,还是要免不了你我二人出手了。”

陈海点点头,既然确认秦川曾参与过对流阳宫的叛变筹划,他与左耳下手自然不会留情,决意将秦川炼灭,以解决掉这个后患,而不是之前商议的将秦川更稳固的镇压住就好。

左耳说完之后,也张口一喷,玉虚神殿闪着光芒浮现了出来;而陈海也祭出殛天塔。

远处的周晚晴和墨翟也是控制住庚阳金雷大阵,将雷电牢笼撤掉。

这时候秦川要是试图冲出来,便会触及庚阳金雷大阵的最强禁制神通,那自然是最好,也能省去许多麻烦就能将秦川直接杀得身骸俱灭;而要是秦川不上当,也方便左耳、陈海一起参与对秦川的夹攻之中。

秦川被庚阳金雷阵镇压了上万年,虽然不能脱困而出,但对庚阳金雷阵熟悉无比,虽然庚阳金雷阳在雪原异域没有雷煞罡元可以直接吸噬,但在庚阳金雷阵吞吸天地灵气所转化的雷霆之力消耗干净之前,他试图逃脱,无论是自寻死路。

当然,雷电牢笼撤除后,看到天域通道就在两三千里外,对被困上万年的秦川而言,也是难言的诱惑。

此时在左耳的催动之下,展开有千丈方圆的玉虚神殿悬停在半空中,骤然绽放出万千道光华,然而凝聚在一道莹莹如月sè、绽放亿万毫芒的光柱,带着令神魂崩解的神威,朝秦川当头照射过去。

“玉虚神殿!这帮废物,筹谋了这么多年,让你这老东西逃了不说,居然还将这玉虚神殿也随身带走。”秦川作为流阳宫支脉玄元上殿的传人,自然知道叫玉虚神殿所凝聚的玉虚神华照射到,神魂会是什么下场,当下也是怒喝后身形往一旁闪避,不叫神华光柱有机会直接照到他的身上。

陈海操此时也祭御殛雷塔,往秦川当头镇压过去。

就算被万千庚阳金雷时时鞭策都无动于衷的秦川,这一刻终于丧失了自己一直以来保持的沉着冷静,他心里清晰,身形一定被镇压住数瞬,令玉虚神华加身,他的元胎绝对难以支撑住多久就会被炼灭掉。

作为玄元上殿曾经最杰出耀眼的弟子,一朝得志,四海筹谋,然而还没等他完全绽放,就因为大意被群仙门给囚禁在异域之中,万年不得脱身。

眼看着自己依靠着无上神通,快要将这庚阳金雷阵给破掉,到那时,他凭借着这万余年的参悟,一旦回到星衡域,就能立时突破踏入天位第六境,谁能料到会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他最后的逃脱机会竟然被意图闯进来的陈海给扼杀掉了。

能修成天位真君之人,无一不是亿万之选,秦川更是天才之中顶尖的存在,自然不会束手待毙。

左耳才恢复天位第一境的修为,将玉虚神殿完全祭出就已经相当吃力,更不要说凝聚玉虚神辉准确照射秦川的神魂了。

周晚晴和墨翟已经不再试图用普通的庚阳金雷能对秦川造成多严重的打击,只见庚阳金雷阵的上空,一团手臂粗细的金sè雷鞭正在缓缓凝聚形成,鞭梢宛如龙蛇,向秦川缠绕而去。

秦川心里也清楚,他要是被那雷鞭缠绕住,就会被禁锢住难以动弹,到时候只能任玉虚神耀将他的神魂照灭掉。

而周晚晴与墨翟将雷电牢笼撤掉,秦川这时候不去触发庚阳金雷阵的最强威能,而是在庚阳金雷阵镇压的范围内腾挪转移,身形快得已经超过肉身的极限,令庚阳金雷大阵所凝聚的雷鞭,根本就缠不住他,凭白的消耗大阵所储的法力。

陈海看了叹为观止,心里他即便能有秦川的速度,肉身也会承受不住会直接崩解掉。

不过,祭御殛天塔进入庚阳金雷阵之中,陈海灵海秘宫之内,三寸道胎手里所持的风雷篆印熠熠生辉,数瞬之间,一道紫霄神雷就经殛天塔凝聚而成,速度甚至不比直接祭用道符慢多少;而蕴藏的雷霆之威,也要比一道紫霄神雷霆符所化的雷柱强大一倍有余。

这就是道器的威力,虽然陈海还不能谈得上已经彻底掌握殛天塔的威能。

然而那如瀑海的庚阳金雷都难对秦川造成严重的伤害,陈海凝聚一道紫霄神雷砸在秦川的身上,也仅仅是稍稍滞停了一瞬秦川的身形,甚至都没能打断秦川几根须发。

此时在陈海的神识当中,已经有数十头道丹级、神魂明显受秦川控制的雪猿聚集过来,然而秦川此时死到临头,但还是跟滑不留手的泥鳅一般,左耳祭出玉虚神殿凝成玉虚神华之后移动速度太慢,根本就无法将其罩住。

庚阳金雷阵外围的防护微弱无比,若是真拖延下去,等那些巨猿攻进碧海胜境,形势怕是马上就会逆转。

周晚晴也没有想到秦川会这么强,远远超乎她的想象,传念问道:“是不是先收手再商议后计?”

陈海让左耳拿主意,他们现在收手还来得及,或许可以先将这些受秦川神魂控制的雪猿都消灭,再慢慢研究折腾秦川的办法不迟。

左耳跟陈海苦笑道:“我在最后一战之中伤了神魂,在一穷二白的血云荒地之中,根本得不到恢复,虽说得以重回星衡域,但也是借龙鼎续了一些寿元,勉强恢复天位第一境的修为而已。玉虚神殿作为罗刹魔族费尽心思都要得到上三品至宝,以我此时的实力,仅能发挥其百之四五的威能,自然是拿秦川毫无办法。”

左耳都如此说,就更不要说墨翟和周晚晴了,只是陈海决定放弃时,转念想到他能够捕捉住秦川的身形,只是他的修为不够,难以将殛天塔的威能尽数发挥出来,无法对秦川造成重创,但要是周晚晴凭借庚阳金雷阵所凝聚的雷鞭能与他借殛天塔凝聚的紫霄神塔前后串连而动,能不能抓住机会将秦川的身形缠住?

陈海当即就凝聚出了一道新的紫霄神雷,让周晚晴附入一道神念,接着只见庚阳金雷阵所凝聚那条仿佛蛟龙的雷鞭虬结着,跟在紫霄神雷之后在庚阳金雷阵内蜿蜒延伸。

此时墨翟的心都已经提了起来,要是陈海此招不能奏效,他们就必须先去对付那些雪猿。

他跟秦川斗了数千年,知道秦川虽然不敢强行闯出庚阳金雷大阵,但他们暂时放过秦川,让秦川有防备之后拼手一搏,也必然会给他们更大的麻烦。

“砰”的一声脆响,大片的紫sè雷光激散开来。

“中了!”墨翟心中都是咯噔一跳。

就见紫霄神雷先击中秦川,那道如龙蛇一般的雷电长鞭紧随其后,也险之又险接触到了秦川的本体,延伸出来的雷光电梢,仿佛触须一般,若即若离的搭上秦川的后背。

周晚晴和墨翟心中都是一紧,全力催动大阵,只见那雷电长鞭登时如八爪章鱼一般延伸,向秦川周身裹挟而去。

秦川此时状若疯狂,眼瞳中射出的神光都有一米多长,拼尽全力想要挣脱雷鞭的束缚,但玉虚神殿所凝聚的玉虚神华,仿佛一道绽放亿万毫芒的擎天巨柱,朝他当头镇压过来。

“左护法,饶了我,我知道玄元上殿的所有秘密,只要你留我不死,回到星衡域之中,我一定会帮你铲除玄元上殿,恢复流阳宫的昔日荣光。”

眼见覆灭在即,一向高傲的秦川再也不管不顾,向左耳哀声求饶。

左耳心志坚定,哪里轻易会被他迷惑,即便不杀秦川,也要先将他的修为废掉再说,当即还是毫不犹豫的摧动玉虚神殿凝聚更强烈的玉虚神华朝秦川当头照去。

这一刻就见秦川的不灭之身近乎透明,他体内的元胎清晰的呈现出来,在玉虚神华的照射炼化下,一点点的崩解……

看网友对 第八百二十六章 镇压(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