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三十六章 逼迫(三十五)

第二百三十六章 逼迫(三十五)

数十轻骑,穿行在满是积雪的山道之中。

每名轻骑,身披大隋军中制式大氅,满头满身的雪尘,正是自云中兼程北上的骑军队伍!

这数十骑,玄甲营和恒安甲骑中人俱有,混编一处。正常而言是一支军马的尖兵哨骑规模。

但是按照尖兵哨骑的行进方式,应该张开两翼,小心而进,探明前面一切敌踪。一旦与敌接触,迅速判断对手规模,若是规模小,则可打一仗吃掉对方。若是规模大,则就得赶紧拍拍屁股走人,将军情传回后方大队之中。

但这一支尖兵哨骑模样队伍,却只是沿着山道,拼命向前赶路。

身后军寨灯火已经远去,壬子寨的灯火在眼前慢慢变大。

徐乐就在这一队人马当中,紧紧裹着大氅,都未曾用手控缰,纯用双腿,自然随着坐骑奔行而上下起伏。几日几夜的拼命赶路,徐乐还是一副行有余力的样子,如此马术,让同行骑士都人人侧目。

徐乐胯下坐骑吞龙,这匹高骏黑马,似乎也是不知道疲累一般,能吃能跑能熬。别的马跑累了都没有胃口,吞龙还能一口气吃半袋加盐的豆子。几天路赶下来,仍然生龙活虎的样子,几乎看不出有掉膘的地方在。如此神骏,也算是天赋异禀。这更引来了不知道多少人羡慕的目光。

但为军将,有这样一匹坐骑,战阵之中,等于就多出几条命来!

在徐乐身边,左是韩约护卫,右则是一身男装的步离。韩约身形长大,步离娇小,相映成趣。韩约倒还罢了,恒安鹰扬府上下都知道徐乐身边这个小门神的存在,一对铁盾有若铜墙铁壁一般。

突然又冒出个身形娇小,一路不做一声,头脸全都被兜帽深深遮挡住的护卫出来。一路上不知道引来了多少目光。徐乐也只能硬着头皮装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步离就要跟到哪里,徐乐真拿这个小狼女没啥办法。反正也信得过这小狼女自保的手段,只能由着她了。

一名恒安甲骑的队正在奔行中,终于熬不住了,对徐乐道:“乐郎君,这里已经快出了山道,突厥人怕是已经有逻骑压到这里了。还是放慢些速度也罢,不要中了埋伏!”

自云中城而出,徐乐就被刘武周选为先锋。自恒安甲骑和玄甲营中各调一队骑士,由徐乐亲自统帅,为大军前哨。命令在五日内,必须要赶到壬午寨。若壬午寨失陷,则必须赶到还未失陷的的最北面的军寨之中!

让军寨守军,得知援军已经火速赶来,让他们稳住阵脚据守,不得让突厥人再向南深入一步。

至于为何要让恒安甲骑一队人马跟随,是因为徐乐麾下是才投效来的人马,人地不熟,无法取信于本地守军,必须要有这些老人跟随。

这算是给了徐乐一个最艰巨的任务,对徐乐的信重,似乎从始至终就未曾消退。

但这也是个送死的任务,孤军挺进向北,万一狭道遭遇大队突厥人马,那真的是九死一生的情形。让人忍不住又会去想,是不是刘武周想用这个手段断送了徐乐!

对于刘武周这个军令,谁也揣摩不明白他内心深意到底是什么。大家只好闭口不语。只有尉迟恭站出来,以怕徐乐遭受挫折,损伤了恒安鹰扬府锐气的理由,建议由自己来为先锋,率先北上。

但是尉迟恭这个建议,却被刘武周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徐乐却神sè安然的接过这个军令,点起百骑,率先而进。

一旦跑起来,徐乐驱使这百骑,简直跑得连血都快吐出来了!什么两翼遮护,什么一路哨探一路前进,全然不管。只是命令麾下人马,沿着道路,不舍昼夜疾驰而进。一路经过军寨,也都不入内休息,旋风一般朝北卷动。

不到三日的功夫,已然抵近壬子寨!

而麾下百骑,掉队也有二三十骑,剩下的人马也累得够呛。眼看前面就要到壬子寨了,过了壬子寨,就是壬卯寨。壬卯寨又是直面突厥攻势第一线。这名恒安甲骑队正终于忍耐不住,在队伍中大声请徐乐暂停。

徐乐侧头看了这队正一眼,奇怪的道:“哪里会有埋伏?这个天气,两边山上设伏等待我们,冻也冻死了。军寨失陷,经过的时候总能看出来…………”

徐乐抬手一指前面壬子寨:“灯火不乱,哪里像是被打下的样子?这个时候,就要以快打快。多一点人马到了前面军寨,人心就稳一些。守住各个山口,这个天气,突厥人就不敢深入而进,难道都准备冻饿死在这山道中么?”

徐乐这一番话说出来,让这队正哑口无言。没想到徐乐年轻,军事上的事情却一点不外行。凡事都从天候上着眼,说得一点不错。大军征战,这天候地形影响实大。突厥人冬日进兵,如果想深入的话,也只能一个个军寨啃过来,野外流窜,的确是自寻灭亡之途。

虽然徐乐说得都对,但是这队正仍然满脸yīn郁。

要是跟随尉迟恭,风餐露宿刀山火海,他不会有半句怨言。这徐乐凭什么就能在他面前一副指挥若定的模样?

也罢,只是冲着鹰击的号令。等鹰击大队赶上,各队回归各自建制。这什么乐郎君,看爷爷会用眼皮夹他一下也不!

眼前壬子寨的灯火,突然拼命晃动起来,似乎在对这一队人马示警传信。

徐乐示意韩约一下,打马率先就转向壬子寨方向。玄甲营毫不犹豫跟随而进,恒安甲骑的人马看了那队正一眼,队正不耐烦的道:“看我作甚,跟上去啊!”

数十骑人马,沿着山道直向壬子寨而去。不多时候,就已经来到寨墙外数十步。

壬子寨上,燃起了更多的火把,走得近前,就能看见寨墙上黑压压的都是人头。上百张弓已然张开,箭簇在火光中闪闪发亮。

一名矮壮军将站在人群中间,对下面扯开嗓门大呼:“可是云中援军?”

徐乐示意韩约一下,韩约大声回答:“正是云中援军!情形如何?”

那矮壮军将大声吼了回来:“某不识得你!找个识得的人说话,不然某就下令放箭了!”

徐乐韩约对望一眼,这还真是没招。徐乐在恒安鹰扬府资历太浅,这是硬伤。

那名恒安甲骑队正终于派上了用场,昂着头从徐乐身侧抢过,大声道:“曹大,入娘的是咱!去年追击至此,咱还扰了你一顿酒!”

火光之中,那矮壮军将仔细分辨一下,回头对着麾下儿郎大声道:“刘鹰击派援军来了!”

寨墙之上沉默一下,陡然间就爆发出巨大的欢呼之声!

恒安甲骑队正在欢呼声中扯着嗓门大呼:“入娘的快开寨门!咱们一路赶来,这辛苦也不必说了,好就好肉都备上来!”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六章 逼迫(三十五)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