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二十七章 玉虚炼神焰

第八百二十七章 玉虚炼神焰

元胎九转,方证大道。

秦川被庚阳金雷阵束缚了上万年,虽然实力下降的厉害,但是元胎却是实打实的天位五境。

在玉虚神华的照射之下,就见秦川性命交关的元胎一重重的剥离、崩解,在此过程中,秦川如同被恶鬼缠身一般,声嘶力竭的啸叫哭嚎。

秦种无力挣扎之后,对雪原荒域内的异兽也失去控制,那些正向这里赶来的雪猿猛然打了个摆子,脑子陡然间清醒过来,迷茫的站在雪原深处,困惑不已,不明白自己为何要往那些凶蛟所居的碧海胜境而去。

看了看远处依旧闪烁的金光,雪猿一个个畏惧的摇了摇头,各自散去。

看着元胎仿佛被无形巨磨一层层碾碎、崩解的秦川,众人脸上的忧虑之sè也都尽皆消失。

墨翟化身一个黑袍青年,站在陈海身边,看着肉身已几近透明、显露元胎的秦川,内心之中此起彼伏,为了这么个人,碧海胜境中的墨蛟一族几近全灭,现在终于能一劳永逸地解决全部问题,看向一旁丰神俊朗的陈海,心里也是充满感激之情。

左耳此时也是稍稍轻松一些,颇为惋惜的对陈海道:“秦川虽与谋叛事,但终究没有大开杀戒,罪不当死,而他修成天境五境,殊为不易,只可惜我修为未复,没有办法将他镇压住,要不然也无需彻底废掉他的修为。”

“不要说秦川与谋叛事了,但事关亿万人性命,也绝不能叫他有一丝机会逃脱出去,”陈海笑道,“左师与碧渚天君到底是心慈手软了些,想当初碧渚天君要是痛下杀手,也不至于有今日之祸。”

“碧渚天君留秦川的性命,倒不全是心慈,更多应该是受因果业劫牵绊,”左耳正sè说道,“因果业劫,虽说此域无一人能勘破,但天位境强者无病无伤,常常未终寿元而亡,便是受业劫所害。你有朝一日也将踏入天位境,也要注意因果牵连之事……”

陈海摊摊手,他现在哪里有暇去考虑这等虚无缥缈之事,传念询问左耳他刚才祭出玉虚神展现是哪种神通,竟然凝聚一道光华就能照灭天位五境强者的神魂。

左耳传念说道:“玉虚主殿内有一盏玉虚焚神灯,收有一缕亘古不灭的玉虚焚神焰,乃是星衡域排名第五的神火之焰,传说真正的神魔都能用此焰炼灭。神焰所散发出来的神华能灭天位境神魂,又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陈海心想太子商缺凭借此宝以及龙鼎,还被魔族打得跟狗一样,猜测左耳有可能在吹牛逼,看秦川再无挣扎的可能,便跟左耳商议后续的打算。

左耳说道:“北陵塞的灵脉还是太弱了,我暂时也不宜抛头露面,留在这碧海胜境潜修,或有机会恢复到天位三四境的修为。而这庚阳金雷阵太过强大,此时也不宜出世,而能真正掌握庚阳金雷阵,能凝聚庚阳雷火,最善炼器。玄雷舰那几件残缺的天阶阵器,我是凭借普通的地焰之火,也需要十数年才能修复,但借庚阳雷火甚至都不需要一年。”

陈海心想渚碧真人在此间所留在天材地宝不少,特别是周晚晴手里的那艘碧海神舟竟然都是用精玄金炼制而成,实在也太铺张浪费了。而碧海神舟在渚碧真人手里,或许刚好用,但周晚晴的修为境界还是差了一些,虽然能够祭炼碧海神舟,但是碧海神舟展开后太巨大、沉重,或许交由左耳重新炼制一番,将碧海神殿炼小,不仅周晚晴更合用,也能节约大量的精玄金用来铸造、修复其他的高级法宝。

说话间,秦川的声音已经渐渐微弱了下去,在神光的照耀之下,一道道玄奥虚相从秦川的身体上浮现,在空中飘散半刻,而后砰然炸成一团光屑。

这一道道虚相就是秦川所领悟道之真意的具相,此时在玉虚炼神焰辉芒的照射下一一崩解,也唯有如此,才算是彻底废掉秦川的修为。

陈海站在远远,也能感受到这一道道虚相里所蕴含的玄奥气息和澎湃的力量。

整个炼化过程一直持续了五天的时间,秦川体内的元胎最终只剩下一团模糊的神魂虚影与秦川修炼到的天位第五境、庚阳金雷都无法斩灭的身骸一起,被左耳收入玉虚神殿之中。

以秦川此时的神魂,根本就驾驭不了他的身骸,就相当于是被他自己的身骸永远的封禁住了。

眼见着终于大功告成,化形黑袍青年的墨翟,看着空空如也的庚阳金雷阵,转而朝陈海拜倒下来:“墨蛟一族,今后定然供真人驱策,向死向生,在所不辞。只是周宫主乃是我家主人遗脉,还望真人能宽宏大量,容我那几个不成气候的儿郎,能追随在周宫主左右。”

陈海既然选择了把这天大的秘密和周晚晴共享,自然早已经不分彼此,对于墨翟的请求,自然应从。

而且他现在刚刚拜到姜寅门下,虽然有姜寅替他掩饰,但也不知道背后有多少双眼睛正在默默地注视着他,这个时候若是再带着七八头玄霜墨蛟回归北陵塞,也未免太招摇了一些。

现在战事未起,陈海不需要太多的武力,反正左耳要在碧海胜境之中潜修、修复阵器、法宝,需要有人侍候,他就着墨翟跟随左耳在这碧海胜境之中修行。

周晚晴得知周氏及自己跟群仙门及渚碧天君的牵扯,就已经震惊了好几天才缓过神来,待进入碧海胜境,知道这次随陈海一起渡海而来的青衣老者竟然是当前的流阳宫护法,知道是玄元上殿等支脉的叛变导致当年流阳宫的灭亡,更是震惊难以自己。

陈海见周晚晴眉眼收敛着,藏有忧sè,上前说道:“周师姐,真是抱歉,之前没有解释太多,就直接将周师姐您与周氏拖入这样的凶险中来……”

周晚晴摇了摇头,缓缓说道:“周氏乃群仙门的后人,一旦让秦川逃出去,周氏也难逃灭门之祸,大家休戚相关、死生相共,谈不上谁牵累谁。而此事太过凶险,你不便解释太多,我也能理解。”

转而,周晚晴又转左耳敛身施礼问道:“敢问左师,晚晴可有资格拜入流阳宫门下修行?”

周晚晴突然这么一问,左耳也颇为意外,看了陈海一眼。

陈海知道周晚晴是想跟他们真正成为休戚相关的一体,从此之后死生与共,朝左耳点点头,让他答应下来。

再说在渚碧真人的暗中扶持下,周族在周晚晴之前,也就出了两名天位第一境的强者,但是也都早已仙逝,湮灭于历史长河之中了,这也导致漱玉宫此时仅有天位第一境以下的玄法传承。

而也不知道渚碧真君他当年怎么想的,竟然没有碧海胜境里留下群仙门当年的玄法传承,陈海猜测渚碧真君有可能是担心墨翟等妖蛟得到真正的传承后,修入天位境之后就不甘心再守在这里,到时候有可能令碧海胜境的秘密泄漏出去吧……

周晚晴的天资要更胜周氏前人,但要想突破天位第一境,却没有相应的玄法真诀,也是极难。

周晚晴即便不主动提出加入流阳宫,陈海也会劝左耳将天位境的一些真法玄法传授给她。

“世间没有不灭的宗门,流阳宫能不能重现于世,不可强求,最终还要看你们的机缘——就我而言,毕生能够不让重宝不落入奸佞之手、能够不让魔族吞灭燕州,就已经足矣。”左耳慨然说道。

他让陈海决定要不要将玉虚神殿所收藏的玄法真诀传授给周晚晴,并无意直接将周晚晴收入流阳宫门下,也不想让他们强行背负起光复流阳宫的责任,他也知道陈海此生的宏愿,也仅仅是卫护燕州苍生而已。

光复流阳宫,对此时的他们来说,还是太过沉重了。

陈海心想左耳没有光复流阳宫的执念,那是再好不过,说道:“流阳宫不再,那我们这一脉传承,便暂时以玉虚殿为名便好,”又问墨翟,“墨兄,你可愿修玉虚殿的真法?”

“多谢主人成全。”化身黑袍青年的墨翟拜谢道。

陈海虽然拜入姜寅门下,成为万仙山的真传弟子,但要想修行万仙山宗门之内的玄法真诀,同时需要拿宗门功绩去换;姜寅对陈海的指点,更多还是将他个人在道胎境时的修炼体会,传授给陈海。

此时进入玉虚神殿的内层,拿到流阳宫真正的传承,则成为陈海的当务之急。

此时秦川事了,左耳将玉虚神殿彻底展开,放置在庚阳金雷阵中。

一座近千丈方圆的巍峨巨殿矗立在碧海胜景之中,周晚晴、墨翟看了都心旌摇拽,难以想象流阳宫极盛之时是何等的雄阔。

而玉虚神殿等重宝,还不是流阳宫所造,实是商秋阳得至上古仙府,更难想象造成玉虚神殿、龙鼎此等重宝却在星衡域历史上找不到半点痕迹的上古仙府,是何等的神秘莫测……

看网友对 第八百二十七章 玉虚炼神焰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