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971 三年之仇,今日来报

971 三年之仇,今日来报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不得不说好很多了,否则苗雪雁肯定又会端来一碗苦到极致的草药。

于是十分钟后,我们各自坐着一匹高头大马,准备奔赴凤凰山中,汇合大部队参加秋猎。我是很想救出刘鑫和一清道人,但是身边有苗雪雁这么一个拖油瓶,救人的计划显然要延后了,只能另外再做打算。

“王巍,你确定没问题吗?”苗雪雁关切地看着我。

“走!”我扬起马鞭指着前方。

苗雪雁不再废话,猛地一甩缰绳,又喊了声驾,她胯下的马儿便哒哒哒往前跑了起来。

但她只跑了一段,就勒住马,回头奇怪地问:“王巍,这么不走?”

“嗯……”我稍作沉思,说道:“这玩意儿怎么驾驭啊?”

平时看电视里,感觉骑马也没多难,又学着苗雪雁刚才的动作,甩缰绳、喊驾,但我胯下的马儿就是纹丝不动,甚至还悠然地低头开始吃草。

“哈哈哈哈哈……”

苗雪雁在马上笑得前仰后合:“你连骑马都不会哦?娶我那天你是怎么来的?”

我说:“那天有人帮我牵着马啊……”

我又喊了两声驾、驾,马儿就是纹丝不动。

靠,还欺生是怎么着?

苗雪雁不断地嘲笑着我,我有点恼火,猛地扬起马鞭,在马屁股上狠狠抽了一下。马儿受惊,“嘶”的长鸣一声,果然起了作用,猛地甩开四蹄向前狂奔起来;跑是跑了,却把我吓得不轻,感觉自己像是坐在过山车上,而且还是没有安全措施的过山车,上下颠簸、起伏、震荡、摇晃,感觉自己随时都要被甩下去,惊得我抱住马脖子嗷嗷直叫。

我舅舅教过我很多技能,但没教过我怎么骑马啊,谁能想到遍地都是车子的这个年代,竟然还要骑马!

“救我、救我!”我狂呼着。

“哈哈哈哈哈……”

苗雪雁笑得更开怀了,但她很快就驱马追上了我,猛地一拉我马上的缰绳,马儿“嘶”的一声停了下来。我惊魂未定,仍旧抱着马脖子不敢撒手,但还是回头冲苗雪雁说了一声谢谢。

苗雪雁“咯咯”直笑,说道:“看来你还真的不会骑马。”

接着,她又往后退了一点,冲我说道:“来我这里,咱俩骑一匹马!”

“啊?”我不好意思地说:“这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咱俩可是夫妻。”

苗雪雁比我可大方多了,伸手一拽,便把我拉到了她的马上。

“坐稳了!”

苗雪雁抱住了我,又握住缰绳,喊了一声:“驾!”

我们身下的大马发足狂奔起来,风儿在我们耳边呼呼刮过,两边的树也不断倒退。平时看电视里,总是男生抱着女生骑马,要多威风有多威风,现在可倒好了,竟然是苗雪雁抱着我骑马,说出去还不够丟人的呐。

不过话说回来,苗雪雁从一开始的厌烦我,和我一起吃饭都十分的不情愿,到现在愿意和我坐在一匹马上,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我们的马不断向前飞奔,不知不觉已经奔出几十里地,马儿也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好在大部队因为人多,也没走出很远,终于看到了他们的踪迹,一大片卫兵前面,还有一群骑马的人,正是两位寨主和众多队长。

“二小姐和二姑爷来了!”人群中有人局喊。

卫兵纷纷让道,苗雪雁骑着大马,载着我迅速飞奔而去。

我本来想在人群之外就下马的,但是苗雪雁根本没有给我这个机会,直接骑着马就奔到众人身前。大家当然看到我们两人同坐着一匹马,于是纷纷开起玩笑:“你们小两口怎么回事,连马都要同骑一匹啊?知道你们新婚,也不用这么秀吧?”

“就是,我们可是一群单身汉,你俩也太过分了一点!”

众人七嘴八舌,都在拿我们两个打趣,苗雪雁不好意思地说:“哪儿呀,王巍不会骑马,所以我只能带着他来!”

但是不管苗雪雁怎么解释,众人还是嘻嘻哈哈地拿我们两人取笑,不过大多数人都是带着善意在开玩笑。也有人满怀妒火,这人就是明月,自从我和苗雪雁出现以后,他的眼睛就没从我们身上放下来过,如果他的目光可以杀人,可能我已经死过很多次了。

当然,我只能假装没有看到。至于苗雪雁,她是真的没有看到,这个姑娘心太大了,做什么事完全随心,也不去考虑别人感受。

我低声说:“二小姐,你快放我下来,你看明月都气成什么样了!”

苗雪雁愣了一下,随即怒气冲冲地说:“你是我的丈夫,想怎么样难道还看别人脸sè?”反而将我抱得更紧。

别人并不知道我俩的对话,两位寨主还问我的身体怎么样了,我说二小姐喂我暍了药,现在已经好很多了。

我只是阐述事实,哪里知道又得罪了明月,明月看向我的目光更加恶毒,仿佛想要当场将我大卸八块。

我只能继续装看不到,谁让我惹不起人家?

我来以后,二寨主明显心情好了很多,笑呵呵说:“雪雁、王巍,我们可都收获不少,你俩可要加倍努力喽!”

可不是嘛,各人的马屁股上都吊着山鸡、野兔等等,确实收成不错。

苗雪雁不服气地说:“你们这打的都是什么东西,待会儿我给你们打个野猪看看!”

众人“轰”的一声大笑,显然并不相信苗雪雁的话。

苗雪雁刚想反驳,一道白sè的影子突然在我们不远处闪过,似乎是野兔一类的东西。

“我先去了!”苗雪雁立刻调转马头去追,跟着窜进树林之间。

“你小心点,别跑太远……”随着苗雪雁的疾冲,二寨主的声音也越来越远:“王巍,保护好雪雁啊……”

我遥遥应了一声,不过心里却想,我保护她?她保护我还差不多,只要她心情不好,随时都能把我给甩下去。

随着我们的紧追不舍,终于看清那是一只野兔。山间里的野兔极快,而且专往地势复杂的草堆子里钻,我们的马渐渐不能继续跑了,我和苗雪雁只好下马继续去追,苗雪雁张弓搭箭,“飕”的一声直窜过去,便将那只野兔钉死在了地上。

我迅速飞奔过去,提着兔耳朵拎起兔子,由衷地赞叹道:“二小姐,好箭法!”

不管骑马还是射箭,我都属于新手,在这上面确实不如苗雪雁。苗雪雁也很得意,说道:“这才哪到哪啊,一会儿给你射只野猪看看。”

在苗家寨,能够射死野猪,绝对是至高无上的荣耀,所以苗雪雁心心念念地想要射死一只野猪。但她显然忘了,就在不久之前,她就差点死在一头野猪爪下,还真是不长记性啊。

苗雪雁告诉我说,要想射到更多猎物,就要不断往更深的丛林里去,那里的地势已经不方便骑马了,所以我们只能走着过去。

我当然没得可说,跟上她就是了。

我们不断深入丛林,果然有了不少收获,什么山鸡、野兔之类的,射了至少有七八只。射了以后也并不拿,而是在原地标个大雁的记号,表示这是苗雪雁的东西,随后自然会有卫兵来收。

小东西抓了不少,但是始终没有个大家伙,苗雪雁显然很不服气,不停地摩拳擦掌,念叨着野猪快来、野猪快来。但这玩意儿本就稀少,哪有那么容易找到,苗雪雁爬上附近的一棵树,手搭凉棚四处张望,寻找着大家伙的踪迹。

在我认识的女生里,像苗雪雁这么野的真是第一个,简直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一二十米高的大树,说上也就上了,我也真是佩服。

“有了!”

站在树顶的苗雪雁,突然兴奋地说:“几百米外有个野猪正在树下睡觉,我们过去看看!”

好嘛,还真有啊,算是遂了苗雪雁的心愿。

苗雪雁无比兴奋,从树上爬下来就往前奔,我也只能跟上这个疯丫头。几百米的距离,我们一瞬间就赶到了,果然在二三十米之外,看到某株银杏树下躺着只大野猪,正靠着树干呼呼大睡。

但那野猪也太大了点,比我们头次见面的那头还大。

那天那只,也就三百来斤,已经大的吓人了,今天这只至少有五百斤,称得上是野猪之王了!

怪不得敢在这里呼呼大睡,就是狗熊和老虎,都不敢惹它啊!

“运气真棒!”

苗雪雁立刻张弓搭箭,屏着呼吸准备射那野猪的脑袋。

而我立刻拦住了她,轻声说道:“你有把握一箭射死它么?”

苗雪雁说:“这么大的个子,一箭怎么可能射死,少说也得十几箭啊!”

我说那怎么行,你一箭射不死它,它肯定要找你报复,那么大的个子,顶你一下你就玩完,还是别惹了吧?

“哎呦,你可真婆婆妈妈,难道我是死的,就站在这里让它顶么?这东西我弄死过好几只了,你就放心等着看吧!”苗雪雁一边说,一边指着旁边的一棵大树:“你去那上面等着我!”

我明知道苗雪雁是在吹牛,可也无可奈何,只能按照她的吩咐,爬到旁边那棵挺大的树去。不过也没什么,如果苗雪雁招架不住,我再下去救她,照我这个实力,对付一只五百斤的野猪不是问题。

安排我上树以后,苗雪雁顿时来了劲头,继续张弓搭箭,“飕”的一声直射过去。

苗雪雁的箭法确实很好,这一箭射得又快又准,“咔”的一声直入野猪脑门。但是野猪这东西大家都知道,浑身上下都有一层厚厚的油脂,那是它常年在地上、树上滚擦而来的天然铠甲。

所以这一箭射过去,至少有一大半是射在“铠甲”里的,只有一小半刺入皮肉。

野猪当即“嗷”的一声,被疼痛惊醒了过来。野猪这东西外表很憨,其实精的要命,而且它能长到这么大的个子,必然有着无数的战斗经验。野猪的眼睛往前一瞪,很快就发现了伤害它的目标,当场“嗷嗷”叫着朝苗雪雁扑了过去。

毫不夸张地说,仿佛一座移动的山!

苗雪雁也不是白给,再度张弓搭箭,“飕飕飕”连射三箭出去,其中一箭射在野猪的眼睛上,另外两箭射在野猪的脑门上。射在眼睛上的那箭,给野猪造成了巨大的伤害,疼得它嗷嗷直叫,但也激起了它最大的愤怒,更加疯狂地朝着苗雪雁扑了上去。

就像苗雪雁自己说的,她并不是个死的,野猪奔过来的时候当然能跑。苗雪雁发挥她疯丫头的本事,在丛林间上蹿下跳,四处兜起了圈子,一边跑还一边朝着野猪射箭。

两边都是运动状态,射箭的准头当然要差一些,不能每一箭都射在脑门子上,但也基本箭无虚发,只要能出去必定中在野猪身上。

“飕飕飕”地连续十几箭后,这些箭都刺在野猪身上,搞得它像一只箭猪。

但和那天的情况稍有不同,那天的野猪挨了许多箭后,体力终归是少了些的;今天这只,身上中的箭越多,反而愈发勇猛无敌,无论冲劲还是猛劲更胜以往。

苗雪雁虽然不是个死的,但她也不是个铁的,体力比起野猪来可差得远,跑了几圈以后就跑不动了,而那野猪依旧无比疯狂。

苗雪雁急了,只能爬上附近的一棵大树。

那树有一人环抱粗细,按理来说野猪应该撞不断的。但是这头野猪的力气大到离谱,狠狠一头撞过去,那棵大树竟然“咔嚓”一声当场折断,苗雪雁也“哎呦”一声从树上摔了下来,野猪毫不犹豫地冲撞过去,显然要把苗雪雁当场撞死。

我哪里还能看得下去,立刻从树上一跃而下,狠狠一刀朝那野猪的身体劈斩过去。

野猪的身体真是刚硬,这一刀虽然完全都没进去了,但是好像对它没有什么伤害,好在我的力气也足够大,一刀便把这头野猪劈飞出去。野猪的身子在地上“骨碌碌”打了好几个滚,没事猪一样又爬起来朝我扑了过来。

我也不敢怠慢,再次举起刀来对准它的脑门直劈。

无论从哪里看,要想弄死这头野猪,必须从它的脑袋着手。就听“咔嚓”一声,野猪的脑袋被我豁开一个极大的口子,惨白的脑浆、鲜红的热血,顿时撒了一地,野猪的身子也再次“骨碌碌”滚出去,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我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走到苗雪雁的身前问她:“你怎么样?”

苗雪雁怔怔地看着我。

我疑惑地问:“你怎么了?”

我以为苗雪雁是看到我劈死野猪,所以才这么惊讶,但是没可能啊,像我这种级别的高手,搞死一只野猪不是很正常嘛?

“我觉得……你好像一个人……”苗雪雁看着我,口中喃喃地说着。

我的心里顿时一紧。

确实,我刚才击飞野猪的样子,和之前第一次和她见面时击飞野猪的样子应该很像。

但那时的我用棍,现在的我用刀,没道理联想到一起的吧?

难道是丰姿和气势很像?

我不敢顺着这个话题继续聊,只好笑着说道:“看你说的,我不像一个人,难道还像头猪?快起来吧,咱们搞死了一只野猪,回去以后可以好好风光一下了。”

我伸出手去,把苗雪雁拉了起来,苗雪雁也笑着说道:“是啊,有了这个大家伙,咱们可以风风光光地回去了。”

苗雪雁走到野猪边上,细心地做了一个大雁的标记。

接着,苗雪雁又背起箭篓,冲我说道:“咱们继续往前走走,没准还有这样的大家伙,咱们双剑合璧、天下无敌,一定要拿下这次秋猎的第一名。”

我说还往前走吗,咱们离开大部队太远了,会不会有什么危险?苗雪雁说:“能有什么危险,整个凤凰山都是我们苗家寨的地盘!至于什么狼啊虎的,难道你会怕吗?”

苗雪雁的玩心很大,我也拦不住她,只好陪着她继续前行。

但是野猪、狗熊这种东西,即便是在最原始的森林里,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哪有那么容易找到?不知不觉,我们已经走出去很远,天都快黑了,四周不断传来野兽的低吼,还有些绿油油的眼睛不断闪烁。

虽然我的实力很强,可以完全不惧这些猛兽,但人对大自然该有敬畏之心,所以我再次劝说苗雪雁该回去了。

苗雪雁这次没有拒绝,说好。

于是我们便往回返。

走了大概七八里路的样子,突然听到前面传来说话的声音,还隐隐看到了篝火堆,以及一些烧烤的香气。我和苗雪雁并没多想,都以为是自己人,毕竟在这凤凰山中,除了苗家寨的人外,还能有谁?我们走了一天,确实又饿又乏,既然碰到自己人了,当然要一起休息下,接着再一起往苗家寨赶。

然而我们奔到近处一看,却发现围在篝火堆上的并不是我们的人。他们大概有十几个人,各自腰间都配着钢刀,虽然也穿着少数民族的衣服,但也确实不是苗家寨的人,我是一个都没见过!

我们奔跑过来的时候,也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一群人立刻站了起来,厉声暍道:“谁?!”

让我惊奇的是,他们说话的口音,竟然也是苗家寨的味道,但我确实没有见过他们。

当时我还心想,莫非是苗家寨派在外面的人?

我正要上前答话,苗雪雁突然猛地推了我一下,将我推进了旁边的草丛中,又低声说:“不要说话!”

接着,苗雪雁便走了出去。

“是我!”苗雪雁大大方方、神sè坦然。

看她的样子,显然是和那群人认识的,既然如此,又为什么让我藏起来?

但,苗雪雁既然这么安排,肯定有着她的道理,所以我也没有做声,躲在草丛里面看着他们。

那一群人看到苗雪雁后,果然个个吃惊,同时惊呼:“二小姐!”果然是认识的!

苗雪雁点点头,冲着其中一人说道:“朴尔,你怎么又回来了?”那群人中,其中有个黑大汉,一只眼睛用布蒙着,是个独眼龙。但他站在那里,就有一股不怒自威的味道,显然是这群人的老大,苗雪雁就是和他说话的。

朴尔笑了一下,并没回答苗雪雁的问题,而是反问:“二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苗雪雁说:“今天是秋猎的日子,大家都出来打猎了,大部队就在附近!朴尔,你怎么又回来了,赶紧离开这吧,被我爸他们发现就不好了。”

听苗雪雁这意思,这群人似乎和苗家寨不对付啊,否则苗雪雁怎么要赶他们走?

面对苗雪雁的提醒,朴尔却没当回事,嘿嘿笑着说道:“就是趁着今天秋猎,我才回来的啊,好报三年前的仇!”

三年前的仇?

听到朴尔的话,我更确定他和苗家寨是有过节的。

苗雪雁也倒吸一口凉气,说道:“朴尔,你怎么还记着这事,我爸和我大伯当年都放过你一马了,你该感谢他们的不杀之恩才对,真的没有必要再回来了!”

“感谢他们的不杀之恩?!”朴尔的一张脸顿时狰狞起来:“那是我跑的快,否则早就被他们给杀了!还有我这只眼睛,就是被你爸给捅瞎的,到了yīn天下雨仍然会疼,疼得我死去活来!你说我能不报仇吗?!”

朴尔一边说,一边把眼睛上的布扯了下来,里面果然空荡荡的一片,什么东西都看不见。

苗雪雁叹了口气,说道:“朴尔,三年前的事情我也很遗憾,你曾经是苗家寨实力最强的卫队队长,深受我爸和我大伯的信任,但你确实有错在先,你怎么能打长生果的主意呢……”

苗雪雁的话还没有说完,朴尔猛地怒了:“我没有打长生果的主意!三年前长生果还没熟,我疯了吗要打长生果的主意?都是你爸和大寨主诬陷我,他们两个内斗,都想拉拢我,我当然不肯,就成了炮灰……”

说着说着,朴尔却又不再说了,一张脸慢慢沉了下来,冷笑着说:“不说了,也没必要说了,随便他们给我安什么罪名吧,反正不会改变我要报仇的结果!”

苗雪雁摇着头说:“朴尔,你别这样,你又不是我爸他们的对手,你就带这么多点人过来怎么报仇……”

“嘿嘿,我本来也在担心这件事情,但是现在你送上门,我正好可以拿你做人质!二小姐,对不住了,是你自己撞到枪口上的!”朴尔一边说,一边犹如猛虎下山一般,朝着苗雪雁猛扑过来!

我哪里还能看得下去,当即就拔出挎在腰间的钢刀,准备冲上去和那个什么朴尔拼命。

然而就在这时,苗雪雁突然大喊着道:“朴尔,你别冲动,你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十的高手,号称‘苗刀’朴尔!像你这样的人才,到了外面世界干点什么不好,为什么一定要回来报仇,根本就是得不偿失啊!”

看网友对 971 三年之仇,今日来报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