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四十五章 血灵子

第一千四十五章 血灵子

在人族的各大星域,都掀起了一波,浩浩荡荡地针对此类宗门的举动。
聂天倒是没料到,离天域的血宗,也被归类于此类宗门。
他暗自谨慎。
他有点担心,如果血宗和血灵宗的渊源,被人获知,血宗极有可能,被其它宗门联合扫荡。
血宗的黎婧,在他境界低微时,曾经给予他极大帮助。
就连骸骨血妖,都是血宗炼化,转交给他。
骸骨血妖的存在,以聂天目前的境界和实力来看,对他的帮助,早就不如炎龙铠,和那一根星空巨兽的骨头。
可在他弱小时,骸骨血妖,还是助他好几次逃脱毒手。
他对血宗,还是有特殊感情的,不想血宗出现什么变故。
通过眼前人的交谈,聂天得知他被血灵宗上一任的宗主,封为此代血灵子。
血灵子的称号,就是血灵宗的宗主。
血灵宗被通天阁覆灭,上一代宗主被斩杀,血绝会的会长血绝子,也曾出力。
根据血灵子的说法,就是由于血绝子竞夺宗主失败,怀恨在心,才将血灵宗宗主潜隐之地,告知了通天阁,导致血灵宗被灭门。
血灵子逃脱后,不敢在人族那些高等级的星域活动,到处躲躲藏藏,侥幸穿透那片封禁星域,降临到陨星之地。
陨星之地在人族的域界天地,处于偏隅一角,加上有那片封禁之地的隔绝,不为所知。
血灵子在离天域,留下传承,造就血宗后,就偷偷潜隐在裂空域的灰幕森林。
这是因为,当年的裂空域天地灵气被污秽,没有强大宗门立足,只有血骷髅、暗月、流火一类的势力,外面辽阔的世界,又混杂着狩猎者,造成裂空域几乎被遗忘,正适合血灵子躲藏。
裂空域的变异灵兽,因气血丰沛,较为适合血灵子修炼,他便长期驻留。
他在裂空域,待了数千年之久,境界从圣域初期,跻身到现今的圣域中期。
这些年来,他一直在寻求境界的继续突破,欲图跨越到圣域后期,多增加寿龄极限。
血灵宗覆灭时,他从宗门得到了很多修行资源,加上裂空域的变异灵兽,足够他持续修炼,他欠缺的除了对宗门灵诀的感悟外,就是时间了。
他的时间,越来越少,渐生无力感,也丧失了雄心壮志。
他也明白,以他圣域中期的境界,在陨星之地虽然无敌,可一旦脱离陨星之地,跨入到被四大古老宗门注视到的星域,身份暴露了,立即就会被通天阁盯上,所以他始终小心地隐匿着。
连陨星之地,数次被异族侵入,他将一切看着眼底,都无动于衷。
早年,他还在血灵宗时,见过很多人族的域界天地,被异族攻陷,早已麻木了。
加上他在人族天地时,还被通天阁迫害,令宗门被灭,他对人族也没了什么认同感,又担心去解决陨星之地的麻烦,会让自己陷入危机,就没有插手陨星之地异族入侵的战役,只是将那头七阶地裂兽释放,让异族有所忌惮,不敢深入如此。
“血灵子……”
许久后,聂天已从他口中,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
“十来年前,有我们碎星古殿的一位长老,应当来过裂空域。他,当时没有察觉到你的存在?”
“你是说炎战长老吧?”血灵子干笑一声,“他当时抵达霎那,我就有所觉察。他曾经释放出灵魂意识,搜查整个裂空域,还去了别的域界。不过我所修之术,有其独到之处,我要刻意隐匿,即便是炎战,也找不到我。”
炎战为圣域后期,血灵子的境界修为,还弱了一筹,竟然有此信心和能力,令聂天稍稍有些意外。
“嗯,就是炎战。”聂天一脸异sè,“看来,你对我的情况,了解不少嘛?”
“我想知道的,都能知道。”血灵子笑着说,“你也明白,以我的境界修为,能窃听到裂空域任何人的谈话。通过那些人的对话,我知道目前的陨星之地,包括天莽星域和垣天星域,都划归于你。”
“我还知道,你曾经在大荒域某处,得到了生命之果。”
话到这里,血灵子的眼睛,猛地一亮。
“冒昧地问一句,生命之果,你手中可还有?”血灵子期待地问。
聂天摇头,“早就赠送掉了。”
“哎。”血灵子叹息一声,“我早该知道。这趟,我之所以现身,让你见到我,就是想通过你,问问该以何种方式,才能得到生命之果。我大限将至,对宗门的几种灵诀秘法,还没有参悟透彻,迟迟不能突破到圣域后期。”
“寿龄极限,若在百年内,还无法打破,我会老死。”
聂天深深看向他,“希望你能够在裂空域,打破境界壁垒,跨入到圣域后期。在这段时间内,你最好更谨慎一点。如今人族的域界天地,众多强大的宗门,都同仇敌忾,要铲除和异族有来往的宗门。”
“你,身为这一代血灵宗的宗主,身份一旦暴露,谁都救不了你。”
血灵子和血宗,虽然渊源极深,可聂天并没有帮助他的打算。
他的生命血脉,成功进阶到七阶,觉醒出生命馈赠以后,是有能力以自身的精血,为人族族人突破寿龄极限,延缓寿命的。可精血实在宝贵,一滴精血,抵得上八阶的异族和灵兽。
他现在也欠缺太多血肉精气的来源,自然不会因为区区一个血灵子,煞费苦心地为他续命。
他和血灵子并不熟悉,不清楚他所说的那番话,多少是真,多少是假。
而生命馈赠这种逆天血脉奇妙,又实在太过于骇人听闻,若是暴露,恐怕满世界被寿龄所困者,都会寻来。
他知道,连四大古老宗门的很多圣域,甚至神域者,都渴望着更多寿龄。
给那些人知道,他有这样的能力,他可能会陷入巨大麻烦,不断地耗费精血,为那些快死去的老怪续命,或许连自己修行的时间都没了。
“明白了,我自求多福便是了。”血灵子垂着头,“我潜隐此地一事,还望你能保密。血宗那边,你自己谨慎一点。血宗,是我们血灵子传承至今,唯一的道统。我若老死,血宗就是血灵宗的最后依靠,我答应过师傅,要让血灵宗传承不断。”
“血宗,我自当庇护,你无需担心。”聂天表态。
随后,血灵子又沉落那浑浊湖泊。
他主动遮掩气血,聂天动用生命血脉,居然从湖泊内,都再难感应出浓郁的气血波荡。
血灵子,还有他先前主动释放出来的域,如在湖泊深处神奇地消失了,一点踪迹都没有残留。
又过了一阵子,那头七阶地裂兽,从湖泊内惊惧不安地冒出来。
看了地裂兽一眼,聂天便不再理会,唤动星舟飞离。
他已经明白,七阶的地裂兽就是血灵子留下,警惕外力者的一股力量,以免有不开眼的家伙,在灰幕森林深处,打搅他的平静。
后面一段时间,聂天还是没有急于离开,就在灰幕森林别的区域,继续搭建古木衍生阵,为那一株幼小的圣灵树树苗,聚涌草木之力。
一晃,又是两月过去,那株圣灵树的树苗,通过这些日子的灵气聚涌,生长了一大截。
圣灵树,似乎不再渴望灰幕森林的草木之力,聂天以阵法,去了之前存放星空巨兽骨头的,那一片外域星空。
他尝试着,不借助星舟的庇护,以躯体暴露在外。
就在这一刻,他清晰地感应出,他丹田灵海内,那一簇火种,九星花,还有成长了一截的圣灵树,居然在同一时间,分别从星河繁杂的各类能量内,悄然吸取着,能够供火种、九星花和圣灵树壮大的力量。
火种,为神火交换赐下,火种放入一个域界,能够令一个域界牵引星空炎能,蜕变为火焰域界。
九星花,则是吸纳星辰之力,圣灵树攫取的,为草木精气。
……

(本章完)

看网友对 第一千四十五章 血灵子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