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九章 云府相聚

第九章 云府相聚

那胖子哼了一声,摇头摆尾的得意道:“九尊大人自然是神仙一流的人物,更加是我们玉唐帝国的保护神!哼,只要九尊大人在,我玉唐便是天下无敌!”

口气骄傲之极,便如自己就是九尊大人一般。

“但,九尊大人毕竟是已经……”那青年少主叹了口气,道:“天玄崖一役之中陨灭了八位英雄,只剩下一个人,独力难支啊……”

“你那里晓得风尊大人的厉害?”

那胖子不屑的看了这位少主一眼,道:“风尊大人的能力通天彻地,我曾亲眼所见,就在天唐城上空,卷动龙卷沟通天地,那威势,直是震撼天地!有很多人,都当场跪了下来,几乎以为乃是见到了神仙。或者说,风尊大人已经成仙了……”

“风尊大人啊……龙卷风……”青年少主喃喃念道。

外面大雪飘飘,里面的人反正没有事情,这会听到有人说起九尊,大家都是玉唐人,对于玉唐的英雄自然是耳熟能详。

纷纷凑上前,你一言我一语,热烈万状地讨论起来。

而人群中,黑袍老者与青年少主则是一边听,一边赞叹,一边不时地相互看一眼。

到了现在,已经完全明白了个中玄虚。

原来如此!

原来在自家不履天玄大陆的这段时间里,这天玄大陆,居然生出了如此的变化!

九尊府!

九天之令。

九尊!

如此看来……那时救走了计灵犀与月如兰的人,就是这个风尊了。

这一点,再无疑问,确定无疑!

……

“九尊拥有那样的天象异力,显然是那九天阵赋予。”

“而九尊拥有这样的能力,还被人覆灭绞杀,显然这九尊的真正战力,并不足惧!”

“少主,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黑袍老者yīn鸷的脸上,神sè间居然有些兴奋。

“不错不错,这次天赐良机万万不能错过!”青年少主缓缓说着,眼中不断的有亮光闪过。

“这灵气通道,目前只有我们一家打通,此次原本只是为了少主的修炼,寻找天赋玄yīn,采取混乱元yīn而开……其他家并不知道这天玄大陆有这等事,更因此错失如此玄妙功法的落处。”

黑袍老者道:“但这件事,对于那玄妙功法的获取,却未必能够于一朝一夕间完成。尤其是那风尊神秘至斯,世人难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此际又正值他中伏之后不久,对于隐匿自身行迹,只怕更是谨慎,我们对其展开调查,势必困难重重。”

“若是少主迟迟不归,久久不显踪影,别家难免会生出疑窦……而这等功法,随便哪一家,只要知道了便一定不会放手的,彼时……”

黑袍老者压低了声音,言语间夹杂着强烈的暗示。

“你的意思是?”青年少主玩味的笑了笑。

“老奴的意思是……”黑袍老者咬咬牙:“先让其他人回去……少主这边只留下少数几人跟随,然后将灵气通道封闭,做出少主已经回去的假像。”

“少主心魂玉在手,到时候只需要以自身极限真元,启动心魂玉通知家族,临时再开灵气通道,自可安然回归。”

“有了这番大费周章,相信其他家族再也不会注意此地的一场……”

“彼时少主届时回去,也将更加的神不知鬼不觉……相信只需要经过一段时间潜修,便可以直接夺取升龙榜榜首……”

“不错!”说起这件事,这位青年少主的呼吸也不由得急促了起来,道:“以你我的修为,在这天玄大陆红尘世界,该当属于此世巅峰级数;只要我们不去招惹此世那些巅峰强者,余者碌碌,尽都不足为道……”

“退一万步说,若是我们真心的想要逃走,就凭我们的飞魂遁法,那也是任何人都留不住的。此计确然可行!”

“少主若是下定决心,老奴这便去安排,此事宜早不宜迟,尽早进行。”

“好。”

青年少主断然道:“既然不需要留下很多人,那就干脆只得你我留下来,让其他人等都回去,将那边的动静弄大一点,务求不漏破绽。”

“明日一早,我们去天唐城!”

“是!”

之前变故于那青年少主与黑衣老者而言是变生肘腋,随机应变,而后更是先惊后喜,貌似危机转为巨大契机,端的莫大惊喜!

然而对于云扬而言,却是惊险连连,从头恐慌恐惧恐怖到尾,心理素质但凡差一点点,不被打死,也得被吓死!

原因无他,对方的实力实在太高了一些,高出了云扬的心理承受上限,这次救人动作,所承受的档次,以及自身受损程度,甚至超过了当日何汉青重创的那次!

云扬一出手就遭遇凶险,极度危险。

几头白白见状尽都是勃然大怒,就要发作冲出去。

云扬赶紧制止!

以对方的莫测级数、恐怖修为,就算几头白白有所超脱,位阶猛进,仍旧无济于事,不但徒劳无功,只会让自己等人进一步暴露,甚至全灭于此。

然而在这一刻,他心中突然生出了一个主意。

一如那青衣少主与黑衣老者所想,危机也可以是契机,眼前强敌未必不能形成巨大惊喜!

但就算是什么想法,都需要进一步完善,一应细节繁多,此刻难有闲暇多想,还是赶紧带上两女与千幻灵猴回到云府是正经。

毕竟这会的云扬,状态可不是很好,不但一身玄气消耗极多,更因为黑衣老者的霸杀一剑,致令自身功体有缺,必须尽早调理修复。

而计灵犀与月如兰两女在被龙卷风腾空卷起的刹那,一直高悬的心登时下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安然,心神一松之下,就此晕了过去。

及至两女醒来,回复清明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一张绵软的床上,香气喷喷的。

“这是哪里?”

计灵犀一骨碌爬起身来,蓦然瞪大了眼睛。

因为眼前所见的物事竟是一场的熟悉,床铺左侧墙上挂着一把剑,一把纯粹用来装饰的剑,而剑对面另一面墙上的则是一幅画。

一副泼墨山水画。

这般熟悉的布置,在计灵犀的印象之中,就只有一处。

“怎么了?”月如兰眼见计灵犀茫然失神,脱口问道,旋即亦发现了自身的异常,自己的伤腿完全不疼了,虽然还会感觉别扭,动作吃力,但断腿的伤势分明是已经再没有大碍的样子。

月如兰尝试着轻轻的动了动,不由得吃惊更甚:“这是怎么回事?我的腿……竟当真好了?”

计灵犀被月如兰一言惊醒,脸上骤显震惊之sè,道:“这……这是我的房间啊!”

月如兰也顿时大吃一惊:“什么?你是说咱们现在是在你本家卧室之中?!”

计灵犀道:“不是…这里不是本家…这里是我……是我……”说着说着,脸上一红,道:“这里是我在云府住着的时候,我的私人房间……”

月如兰来不及笑她,却是更加震惊几分:“云府?你说这里是……云府?云扬的云府吗?”

“绝无疑虑!”计灵犀站起来,只感觉精神饱满,打开窗子,呼吸了一口,道:“我其实都不用睁开眼睛确认,就只是闭着眼睛吸一口气,就可确定这是云府。这里的空气,格外清新。”

月如兰登时一脑门子的黑线,这丫头真心的没救了。

哪里的空气还不都是一样的空气,尤其还是在这样的大城市里面,空气最是污浊,如何就格外清新了……

咱们刚才可是刚刚从山林离开,那边才应该是更加清新好吧!?

分明是这丫头爱屋及乌,但这爱屋及乌却也太离谱了一些,简直都是爱乌及屋了,否则何至于信口胡说,还空气格外清新!

“灵犀,你差不多一点得了,哪里就空气清新了……嗯,貌似空气氛围确实是挺不错的,但大抵就是刚下过大雪,空气好一点,但这也在情理之中事,未必就是云府环境多优越。”月如兰也感到了周遭气息清净,凉爽舒畅,却又没有多想。

计灵犀从窗子里看出去,触目所及,整个云府的院子中满目尽是雪白。

雪地上甚至没有人走过的痕迹。

在院子一侧那个凉亭子,还是记忆中的样子,但亭子顶满布皑皑白雪,下面怎么会是青枝绿叶呢?

嗯……就算这场雪下得突兀,树木尚未来得及枯败,但那边那朵花又是什么说法……分明是从白雪缝隙里顽强的挺出来花朵,绽放着醉人芬芳!

“好美!”

计灵犀吸了一口气,道:“兰姐,事实胜于雄辩,眼前所见早已鼎证我非虚言!我说这里就是整个天底下最美丽的所在。”

月如兰躺在床上,半侧着身子,用右手扶着自己的头,无奈的笑:“是,是,凡是云扬所在的地方,就是天下最美丽的地方!这句话我不表怀疑!”

计灵犀顿时羞怒交加:“月姐,你明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故意嘲弄我!”

月如兰哈哈一笑。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九章 云府相聚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