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三十七章 逼迫(三十六)

第二百三十七章 逼迫(三十六)

火光之中,欢呼声里。曹无岁仔细再扫了一眼冒雪而来,突然出现在壬子寨下的队伍。云中城和此间的距离他还是知道的,本来以为就算是刘武周有良心,整顿兵马赶来,再快也要半个月功夫了,那时候壬子寨还在不在,就说不准了。

不过曹无岁也无所谓,在他看来,壬子寨就是自己的家,自己的祖宗庐墓之所在。自己又怎么可能弃壬子寨而去,只为苟全这条性命而已?

曹无岁的打算是,若是援军不至而突厥大军到来,就遣人护送寨中老弱妇孺离开,冰天雪地之中,能挣扎出几条性命算几条。不肯走他曹寨主用鞭子赶着大家走!

至于自己,战死在壬子寨也罢。曹家三代之前,也曾经是北地乡间大族,结果坞壁被尔朱家鲜卑骑所破。聚族而居,繁衍足有数千人之多的曹姓族人,为鲜卑骑驱使如牛马,死伤枕籍。曹无岁先人辗转才逃得性命出来,在云中边地落户下来,几代传至曹无岁这里。

先祖口人,胡骑肆虐中原的惨状,自小就听得熟了。大隋崛起,汉家中原光复,大隋雄师威震海内,压迫得草原各族臣服。曹家感奋,父祖两代投军,挣出了这个军寨寨主身份。

这好日子才过多少年?现下又是大隋式微,突厥兴盛,屡屡入寇。难道曹家再要经历一次先辈的屈辱和惨痛不成?

不如战死也罢!

现在当道诸公,互相之间恨不得打出狗脑子来。就让他一个边地无足轻重的小寨主,和这个恢复了汉家河山的大隋殉葬也罢!至少曹家,不愿再为胡骑的牛马犬羊!

做好必死打算的曹无岁,却没想到,不过三日的功夫,恒安甲骑就穿越了一百多里,大雪覆盖的崎岖山道,直抵此间!

虽然发现南面动静,曹无岁让亲卫拼命发信号示意,但这一队人马轰隆隆的直抵寨墙之下以后,曹无岁又犹疑了起来。

虽然识得这名恒安甲骑队正,但这一队人马当中,更多的还是陌生人。特别是那个领军率先而至的青年,火光之下,年轻得过分,这般人物,就能负担起号称天下最强的恒安甲骑先锋重任么?

可不要是突厥人耍什么花样,来混自家的壬子寨!

那恒安甲骑队正看出了曹无岁的迟疑,嗤的一声笑:“怀疑某落在突厥狗手里,来骗你这个小破寨子?入娘的,恒安甲骑,什么时候会活着被突厥狗擒住?再和你曹大说一句,领着咱们前来的,是威震云中的乐郎君徐乐!虽然还没和突厥狗见过仗,不过也擒下了张万岁这等人物,据说也把不顶用的马邑鹰扬府给打垮了一次。要是连这都没听过,是你耳朵入娘的太浅!”

这队正一番话说得皮里阳秋,徐乐只是在旁边淡淡的扫了这家伙一眼,并未开口。

曹无岁又仔细的打量了这支人马一眼,每人都浑身是雪,战马双腿颤抖,鬃毛透湿,每人脸上都满是疲惫神情。这一百多里路拼命的赶下来,真人困马乏。

曹无岁终于下定决心,大声道:“打开寨门!咱们寨子就算人人勒紧肚皮,也供你们的酒肉!”

寨墙之上,又是欢呼声响起,守军忙不迭的打开寨门。但还有二三十名曹无岁的亲卫,死死按着弓矢,万一不对,马上就是一阵箭雨洒下。

那恒安甲骑队正,有意无意的一扯马头,抢在徐乐面前而行。这军寨就一个入口,入口处还经过改造,两边埋着削尖的木桩,只容单人独骑通过。恒安甲骑队正抢先,一众累得都没个好脸sè的恒安甲骑军士也就理所当然的跟上,将玄甲营挤在了后面。

如此场面,饶是玄甲营知道自己是外来户,在恒安鹰扬府中要夹着尾巴做人,也都忍不住满脸怒sè,一个个回望徐乐。

大军之中,阶级为先,号令为先。徐乐身为主将,部下不领命而争道入城,就算拿下砍了脑袋,在刘武周面前也说得过去!只要徐乐一声令下,他们就敢动手,伤人见血未必,但冲撞一番出口气,也算不得什么!

徐乐随意一摆手,示意无妨。

和刘武周这些嫡系,没什么好争竞的。徐乐从来未曾想在刘武周手下长久干下去。在刘武周麾下这些时日,一些交道打下来。这位刘鹰击,实在心机深沉。和部下不够开诚布公。但凡领军为帅,上下同欲者胜。这刘鹰击却将自己真正盘算隐藏得深沉,更喜欢用些小手段笼络部下,作态太过了些。

不知道是年少气傲,还是本事太高。徐乐从来不屑于隐藏自己的心思。最多遇到自己看不顺眼的事情笑笑不说话,绝不反而迎合上去,甚或装模作样的另外来上一套作态。

如此人物,怎能掀翻这个该死的世道?但凡英雄,秉直道而行。只要你行得正坐得端,怎会无人追随?

四百年的世家之世,将这血腥积累得太过厚重,身在其间,直让人喘不过气来。只有一心无二的撞上去,才有可能撕破这厚重的血腥,让世人透过一口气来,让这天下翻转过来!

刘武周,不行。

不过徐家子弟,有恩报恩,有怨报怨。刘武周收容自己,也为此顶住了王仁恭的压力。不管有什么盘算,对自己也摆出信任重要之态。

总要还了他这个人情,自己再走,才心无挂碍。而还刘武周人情最好方式,就是帮他打破眼下南北交逼的困局!

既然刘武周以自己为先锋,那么就打上一场试试成sè。冬日突厥南下,持威逼之态,其实并不适合大军展开会战。想必执必部也没有拼家底的心思,就是威慑而已。要是将他们打得痛了,至少这个冬日,执必部很难再南下深入。容得这个缓冲时间,再南向寻王仁恭破局,总有办法对付那个刚愎的王太守!

南北交逼,云中上下,四千精锐,数万百姓,惶惶不可终日。因而被人敌视针对,以为正是他引来了这场困局的徐乐,却没有半点要夹着尾巴做人的心思,更没有半点惧意。

不管什么样的敌人,什么样的危局,总要打过了才知道,到底是不是绝境。就算是绝境,也总要杀出一条血路来!

兼程而来,徐乐转着的就是这个心思。已经懒得去猜刘武周到底是什么盘算了。

刘武周的心思都不放在心上,这个恒安甲骑队正的小小针对,徐乐还真的一点都不在意。

反正我徐某人也没指望过你们!

少年腔子里面的血,哪怕周遭冰封万里,仍然火热。一番男儿意气,兼程百里,突厥万骑在前,仍然昂扬。

看着恒安甲骑快要进完,徐乐这才一笑:“进去歇息一宿,缓缓人马气力,弄明白当面突厥人情形,到时候再看如何处!这时候说什么都没用,让恒安甲骑,看看我们玄甲营本事就是,看看到底是谁,才是现在马邑郡第一强军!”

数十健儿,大声应和:“诺!”

(本章完)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七章 逼迫(三十六)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