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973 自信的明月队长

973 自信的明月队长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句“在哪,快带我去”,足以彰显明月此刻的心情有多焦急、迫切丨说明他也不是那么的蠢,知道哪件事情更加重要,知道争风吃醋的事要先放一放。

但我肯定不能带他去啊,对方可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十的苗刀朴尔,而且还带着一群看上去就很彪悍的兄弟,明月一人前去不是自寻死路、自投罗网吗?

所以,我很理解明月的心情,但我并不能带他去找朴尔。我把我的理由向他阐述了一遍,希望他能和我一起回去通报二寨主,再领大部队回去救苗雪雁,这样就稳妥了。

但让我意外的是,明月竟然完全不听我的,还咬牙切齿地说:“少废话,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快走!”

当时我都有点绝望了,我相信明月身为苗家寨实力最强的队长,还是二寨主手下最为得力的兄弟,肯定不会这么没脑子和冲动的;那么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他真的急眼了,听到苗雪雁被绑架的消息以后,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一心一意想要去救出她。

我再次苦口婆心地劝着明月,讲述着我们现在所处境遇的弱势,希望能够说服他和我一起回去,不要再去横生枝节、自找麻烦。

实话实说,苗雪雁之前已经做得足够好了,晓得在关键时刻将我推开,一个人去扛下整个事情,还会利用朴尔的好奇来拖延时间,给我前去通风报信的机会。

这么一个冰雪聪明、懂得随机应变的女孩,如果辜负了她的一片良苦用心,我都觉得无地自容、愧疚极了!

所以我努力劝着明月,绝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使劲发挥着我的三寸不烂之舌。搁到一般人的身上,我才不跟他费这功夫,直接将他揍一顿就走了。

可我不是打不过人家嘛!

技不如人,可不就是这样?

但我实在低估了明月的自信程度,或者说是傻逼程度,我都已经把事情说成这样了,几乎掰碎了、揉烂了讲给他听,给他分析这其中的弊端,但他还是不肯听我的,直接“唰”一声挑起枪尖,冷冷地说:“王巍,我可没你那么窝嚢,二小姐都深陷困境了,你竟然还能心安理得地逃出来,你有什么资格做她的丈夫?少废话,快带我去,我要让二小姐知道一下,谁才是真正关心她的人,谁才是她真正可以依靠的人,我要重新夺回她的芳心丨”

我算是看明白了,我根本说服不了明月,他现在已经走火入魔了,一心一意地想要玩上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

好在苗雪雁面前出一回大大的风头,好让苗雪雁重新再爱上他!

但他根本就是自以为是,苗雪雁从来没爱过他,又何来重新再爱上他?

更可气的是,他竟然说我是懦夫,好像我是故意抛下苗雪雁不管似的。明月都三十岁了,感觉心智还没有我这个刚刚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成熟,我相信他平时肯定不是这样,只能说是苗雪雁让他昏了头脑。

我以及放弃劝说他了,只好试探着说:“明月队长,那这样吧,我们兵分两路,你可以去救二小姐,我回去报信行吗?你只要一直往北走,就能看到……”

“唰!”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明月的枪尖再次挑了过来,这次距离我的喉咙更近,只要我稍稍动上一下,就会被他捅上一个透明窟窿。

“你少废话。”明月冷冷地说:“我一个人怎么找得到?你快带我去!再敢多嘴,我马上要你的命丨”

我绝望了,彻底绝望了。

我能怎么办呢,虽然我急于想找二寨主报信,可现在小命都被别人捏在手里,难道还有什么其他选择?

我实在是想不通,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十二的明月,到底有什么自信去收拾人家排名第十的苗刀朴尔,还要从人家手里夺过来一个活生生的人?

除了自寻死路、自投罗网,我再也想不到其他的形容词了。

罢了,罢了,他想送死,那就随他去吧!

在明月的威胁下,我只好带着他往朴尔那伙人聚集的方向走去。一路上,我又试图劝说明月放弃这个打算,但明月的态度始终都很强硬,就说我再多嘴,就要我命。

我有什么办法?

谁能拦住一个主动寻死的人?

因为事关重大,我对路线记得很清,所以很快就把明月带到了朴尔那伙人聚集的地点附近,远远地就能看到一堆篝火正在烧着,篝火四周坐着一堆的人。

因为篝火明亮,所以能看清楚四周的人,除去朴尔那群人外,当然还有苗雪雁。苗雪雁仍被五花大绑,不过总得来说待遇还行,坐在篝火旁边正和朴尔他们说着什么。

苗雪雁本身就是个很健谈的人,说起话来更是妙趣横生、绘声绘sè,朴尔他们都在聚精会神地听着,显然已经入迷。

苗雪雁为了给我拖延时间,真是使出了浑身解数。苗雪雁肯定以为我已经见到了她父亲,援兵肯定马上就到,只要耐心再等一等,就会有人过来救她……

她哪里能够想到,我又被明月这个傻逼给带回来了!

是的,我就叫明月是傻逼,别看他长了一张帅到惨绝人寰的脸,在我心里依旧改变不了傻逼的形象,此生都无法再翻身了!

看到苗雪雁在那么努力的拖延时间,我的心中更加愧疚和无地自容,同时也在心里把明月骂了个狗血喷头,当然表面上是不敢表现出来的,还只能低声说道:“明月队长,二小姐和朴尔就在那里,你去救吧,我就回去报信。”

按理来说,我都把明月带到这了,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大闹天宫都没问题,也该让我离开了吧。

但我刚想转身就走,明月又叫住了我,同时又用枪尖对准了我的脖颈。

我一脸疑惑地看着明月,实在不知他还想干点什么。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明月沉沉地说:“在你心里,估计以为我是个傻逼吧?明明在华夏风云榜上才排名十二,竟敢孤身一人来找排名第十的‘苗刀朴尔’?”

我心里想,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你自己知道就好!

我没说话,算是默认。

明月继续冷冷地说:“放心,我没你想的那么傻逼,我既然敢孤身一人前来,必然有着充足的把握。这三年来,我无时不刻都在苦练功夫,现在的我可以保证,朴尔不是我的对手,二小姐一定能被我给救出来!”

明月这话说得倒是不错,没有人是一成不变的,大家每天都在努力、拼搏、奋斗,今天这人不是那人的对手,没准到了明天那人又是手下败将。

排名十二,就一定不是排名第十的对手吗?排名第七,就注定永远打不过排名第六吗?

往前倒数几年,我算个什么东西,有谁知道我啊,可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十六的沙漠狐却输在了我的手上。

一个班的成绩排名还常常有所变化,更不用说嚢括整个华夏的风云榜了!

“千算子”抚琴的人,据说三年更新一次华夏风云榜,谁知道下一次又是什么光景?上次还在榜单上的,没准已经成了别人刀下的鬼!

明月有这样的自信本没有错,说明他的实力确实有所增进,但他犯了一个至关重大的错,这三年来,他是苦练功夫不假,可难道朴尔就游手好闲了吗?

朴尔既然敢闯进苗家寨,难道他就没有什么充足的把握?

就在不久之前,朴尔还说想要挑战一下苗家寨的二寨主苗家桐!

看来,明月常年呆在这闭塞的苗家寨里,终究还是多了几分自以为是和自高自大;苗家寨因为人杰地灵,确实盛产高手不假,但也出了一些井底之蛙。

他们哪里知道外面的高手还有多少!

只是这些东西,我肯定不会给明月讲了,讲也没有用的,他已经盲目自信了。所以我只好顺着他说:“是是是,如果你能救出二小姐,我当然替你高兴。话不多说,你快去吧。”

只要明月一走,我就马上火速返回,去通知二寨主苗家桐!

但我真没想到,都这样了,明月还不放过我。明月又用枪尖抵住我的脖颈,冷冷说道:“我今天就要让你亲眼看着我是怎么救出二小姐的,让你知道知道咱们两个的差距在哪,趁早收回你那颗想吃天鹅肉的心。别废话,快走!”

说真的,我实在无法理解明月的脑回路了,他要英雄救美,干嘛非要让我看着?

要是单纯气我,他也未免太幼稚了一点,我十六岁的时候都干不出这种事来!

明月就是这么幼稚。

明月将我带到距离朴尔他们很近的地方,近到可以将他们那边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也就是天sè很黑,但凡明亮一点,我俩都能被人看到。

还真是一个方便看戏的好地方啊。

明月把我带到这里不说,还用绳子把我捆在了树上,说是怕我跑了,看不到他的英姿。我真是惹不起他,又怕惊动朴尔,否则真要把他袓宗十八代都骂个遍了。

不过还好,这点绳子也难不住我,我在心里暗做打算,等明月去救苗雪雁的时候,我就把这绳子解开,然后返回去找二寨主。

“看好了。”

明月拍了拍我的肩膀,做出一副潇洒惬意的样子,手持长枪、步伐稳健,闲庭漫步般朝着朴尔那一群人走了过去。

说真的,当时我都看呆了,我以为明月有个什么计划,起码要先想办法救出苗雪雁吧,结果他就这么大大咧咧地走了出去,难不成真把朴尔当成个死人了?

说真的,我还蛮希望明月能够救出苗雪雁的,毕竟时间拖得越久,苗雪雁就越有可能遭到不测;如果明月真的能够成功,我会为他鼓掌、暍彩,所有风头都让他抢了也没关系。

但他这样,怎么可能救得出来,为了耍帅是不是把脑子都耍坏了?

傻逼!傻逼!

我忍不住又在心里骂了两声,对我来说,他是死是活都无所谓了,我必须尽快挣脱绳子,去向二寨主汇报情况。

但是绳子这个东西,不是一瞬间就能解开的,它肯定需要一个过程。而且明月这王八蛋,捆得还够结实,确实需要一点时间……

那个时候,被绑着的苗雪雁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着,似乎正讲到她被贬为苗奴时的经历,朴尔等人听得也很入迷,甚至还插了句嘴,说大寨主也太狠了点;但是随着明月越走越近,朴尔等人当然听到了脚步声,一起惊讶地回过头来看向来人。

苗雪雁当然也是一样,面带惊讶地回过头去。

皎洁的月光下面,手持长枪的明月一步步走了过去。

明月之所以叫明月,就是因为他有一张帅到可与日月争辉的脸,任何时候看到他都是那么的器宇不凡、玉树临风。

更何况,他的面上还带着微笑,更为他本身增添了几分神秘的气息。

不论明月最终能否救出苗雪雁,他的出场还是蛮帅气的,可以打个满分,足以迷倒很多小女生了。

朴尔当然无比惊讶,“嚯”的一下站了起来:“明月?!”

明月站住脚步,将长枪杵在地上,语气慵懒又漫不经心地说:“你的记性不错,竟然还记得我。”朴尔当时一愣,表情又好气又好笑:“你他妈有病吧,咱俩从小一起长大,现在不过三年不见而已,我怎么可能会忘记你?”

明月继续说道:“既然还记得我,还不赶紧缴械投降,再把二小姐给我送过来?”

听着明月的话,朴尔当然不屑一顾,当即冷笑着说:“你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让我缴械投降?”不过他一边说,一边谨慎地看着四周,提防明月身边还有其他援手;朴尔的那些兄弟也是一样,目光炯炯地扫视四周,同时听着声音。

连他们都认为明月绝不可能单人过来。

明月却淡淡地说:“不用找了,就我一个人来了。”

朴尔仔细查看四周,发现确实没有援手,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说道:“明月,你哪顿药吃得不对了,一个人也敢来救二小姐?”

朴尔的那几个兄弟也哈哈直乐,直言明月真是脑子进了水,一个人就跑来送死了。

这些话都是我想说的,他们替我说了,我也觉得挺爽。

就连苗雪雁都气得不轻,之前苗雪雁看到明月出现,以为是她爸带人过来了,心里还欣喜了一阵子,结果发现只有明月一人,当场就急得叫了出来:“你一个人来干什么?!”

明月看向苗雪雁,深情款款地说:“二小姐,我当然是来救你的……你放心,我会尽快把你救出来的!”

听着明月的宣誓,苗雪雁却一点都不感动,而是愈发愤怒:“你有病啊,这是苗刀朴尔,你又不是他的对手!”

朴尔也嘻嘻哈哈地说:“是啊,苗家寨中人人皆知,你明月不是我朴尔的对手,我在一天就压你一天,你到底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敢一

个人就来找我?”

“以前不是你的对手,不代表现在也不是你的对手。”

面对朴尔的不屑,明月一点都不觉得难堪,他的神情甚至愈发淡了,仿佛不把朴尔放在眼里似的,甚至“唰”的一声,直接将长枪挑了起来,一阵尘土也跟着飞扬。“朴尔,想试试看么?”明月冷

天看。

看得出来,明月对自己确实很有自信。

气氛猛然变得紧张起来。

朴尔也看出来,眼前的这个明月,似乎和三年前的明月不一样了,于是他也不再嘲笑、不再轻蔑,严阵以待地将手里的钢刀举了起来。

他的钢刀带着一点弧度,和普通的钢刀不太一样,看来就是传说中的苗刀。

“好啊,我试试看。”朴尔沉沉地说:“看看从来不是我对手的明月,现在究竟强到什么地步了?”显然,恶战即将一触即发。

不过,战斗快开始了,明月却又不着急了,似乎想在苗雪雁面前表现一下,又冷冷地说:“朴尔,你胆子真的很大,三年前因为偷盗长生果,被两位寨主赶出凤凰山去,没想到现在还敢回来……”

不等明月说完,朴尔就急吼吼道:“我再说一遍,我没有想偷长生果!三年前,长生果还没有熟,我偷它干什么?!”

“对啊,最近就要熟了,所以你又回来偷了?”

“我偷你妈!”

朴尔一声胞哮,手持苗刀疯狂地朝明月扑了过来,显然恨不得当场将其大卸八块。

看着朴尔疯狂冲过来的样子,明月的嘴角竟然勾起一抹得意的笑。

我瞬间就明白了明月的用意,原来他也不是那么的蠢,晓得在战斗前先激怒对方,等到对方头脑变得不理智后,臝起来也就更加轻松-些了。

就像黑刀南宫说过的那一句话,高手交战,决胜的因素很多,当然也包括心态、心境。

一边方寸大乱,一边从容不迫,谁能获得最终胜利,似乎不用多说。

当时我觉得还蛮有意思,没准明月真能打臝这场战斗?

我一边努力解着绳子,一边仔细观看明月和朴尔的战斗。

这种级别的战斗,永远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两人距离很近,所以很快就交上了手。

朴尔不愧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十的存在,几乎一瞬间就到了明月身前,手中苗刀也疯狂地劈斩下去。

当时我就倒吸一口凉气,虽然我还不到他那个实力,但也看得出来他的刀法有多精湛,似乎仅在那位龙组四队队长黄杰之下!

这样的身手,去做一位龙组队长绝对绰绰有余!

怪不得龙组这么多年迟迟无法拿下苗家寨,还得等左飞这样的人亲自动手收拾,是有一定道理的!

凌厉无比的刀锋,以一种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急斩而下,划破空气、划破一切,气势之猛、之壮,仿佛没有什么东西是他划不破的。

但,划不破明月的枪。

就在这干钧一发的时刻,明月的长枪突然猛地往上一挑,枪尖正好抵住了朴尔下坠的刀。

“铛”的一声重响,两支兵器僵在半空,仿佛被点了穴,纹丝不动。

看上去,好像势均力敌。

我的心里顿时砰砰直跳,心想明月或许不是傻逼,似乎他真有把握对付朴尔?

不过,朴尔显然也没计划一刀就能搞定明月。他迅速收刀,再次砰砰砰地砍向明月,从各个角度、各个方向,犹如瓢泼大雨一般斩向明月,所有攻击都堪称完美,找不出任何漏洞。

然而,明月的防守也堪称完美,同样找不出任何的漏洞,击出去的任何一枪,都恰好能够抵住朴尔的刀。

铛铛铛、锵锵锵!

两人瞬间交手几十个回合,摩擦出的火花四处飞溅,看得四周众人眼花缭乱,二人却仍旧不分胜负。

“唰”的一声,就在二人僵持不下的时候,朴尔突然猛地收刀,并且急速后退几步。

明月站着没动,脸上仍旧挂着一丝微笑,浑身上下散发着高手的气息。

“不错。”朴尔沉沉说道:“三年不见,你的进步确实挺大,怪不得敢孤身一人就来找我。”

明月叹着气说:“是啊,你知道的,你在苗家寨的时候,我永远活在你的yīn影之下。不过也好,我始终都以你为目标……即便后来你离开了,我也没有放弃过努力,这三年来,我没有一日不在苦练,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将你击败!你知道我会回来?”朴尔十分讶异。

“是的,我知道,因为这就是你的性格。”

朴尔点了点头:“看来,你对我的研究确实蛮透彻的,就连枪法都是针对我刀来练的……不过,既然你这么了解我,那就应该知道,我既然敢回来,必然是有自信的。我懂,我当然懂。”明月点着头说:“不过可惜的是,我也很有自信。”

“哈哈哈哈哈……”朴尔大笑起来:“好,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盲目自信的人!既然这么好玩,那咱们就来打个赌把,如果你赢了我,二小姐你可以带走;如果你输给我,那就不好意思……你和那个家伙,要一起死!”

朴尔一边说,一边举起手中的刀,朝我这边方向指了过来!

看网友对 973 自信的明月队长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