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975 葫芦娃救爷爷

975 葫芦娃救爷爷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当时的我,绳子已经解到了一半,只要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能够逃之天天。

可惜的是,朴尔并没给我这个机会,他在杀了明月之后,不顾苗雪雁的哀求,仍旧朝我走了过来。当时的我感觉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这个朴尔如此凶残,怎么可能放过我呢?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声“明月”却响了起来,似乎有什么人找了过来。听到这个声音,无论我还是朴尔,亦或是另外一边的苗雪雁,都是大吃一惊,因为我们都听出来,这是三寨队长花斑虎的声音!

花斑虎怎么也过来了?

相对于我来说,花斑虎肯定更加重要,朴尔当然暂时放弃了我,犹如一道利箭般窜了出去,直奔花斑虎的方向而去!

没人知道花斑虎为什么会走到这里,但是朴尔既然说了要在苗家寨大开杀戒,说明花斑虎现在的处境极其危险。可惜的是,花斑虎并未意识到这一点,他注意到这边有篝火后,仍往这边走着,边走还边问:“明月,你在那里吗?”

朴尔的身影继续疾冲,犹如一道黑sè的幻影穿梭在木林之中。

“花斑虎,快跑!”苗雪雁突然—声大喝。

花斑虎是苗家寨的三寨队长,是二寨主手下的人,和苗雪雁的关系也特别好,苗雪雁不会眼睁睁看他送死,当然要出声提醒他了。但花斑虎听到苗雪雁的声音以后,不仅没跑,反而愈发靠近过来,惊讶地说:“二小姐,你怎么会在那里,出了什么事情?”

眼看着朴尔离他越来越近,苗雪雁当然急到不行,再次大声喊道:“朴尔杀进凤凰山了,你快逃,快去告诉我爸!”

朴尔在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十,还曾经是苗家寨实力最强的队长,这个名字就有着天然的威慑力。整个苗家寨中,除了两位寨主以外,恐怕没有不对他恐惧的,即便明月都是苦练三年以后,才敢鼓起勇气站在他的面前。

更不用说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十二的花斑虎了!

花斑虎在听到“朴尔”这个名字以后,本能的就“啊”了一声,脚步也迅速站住,慌慌张张地就往后退。

但哪里还来得及?

犹如鬼影一般的朴尔,已经窜到了花斑虎的身前,同时将苗刀架在了他肩膀上。

花斑虎看清眼前的人,冷汗瞬间就流了下来。

竟然真的是苗刀朴尔!

这个魔鬼不是已经离开苗家寨了吗,为什么又回来了?

花斑虎当然不是朴尔的对手,十个他也不是朴尔的对手。所以,他根本没敢反抗,乖乖地站着一动不动,头上的冷汗不断下流,结结巴巴地说:“朴……朴尔,你怎么回来啦?”

面对明月,朴尔还耐心回答一下问题,毕竟两人也算一个档次的人。

至于花斑虎,朴尔直接失去了说话的欲望,冷冷地说:“废话倒多,跟我来吧!”

花斑虎当然不敢抗拒。

就这样,朴尔用刀架着花斑虎的脖子,朝着我们这边缓缓走来。花斑虎的个子、块头极大,在苗家寨属于首屈一指的壮汉,绝对无愧“花斑虎”这个称号;朴尔的个子其实也不小了,但他在花斑虎面前顿时显得苗条许多。

即便如此,花斑虎在朴尔面前也乖得像个花猫,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朴尔就是让他吃屎,估计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去吃。【择天记吧少年王】

朴尔押着花斑虎,很快就路过了我,两人看到我被绑在树上,均是一脸诧异。不过朴尔还好,他对我其实不怎么关心,觉得一根小指头就搞定我了;花斑虎倒是频频看了我几眼,似乎很不解我为什么会被绑在树上。

我心里想,你还有心情管我,你还是操心一下你自己吧,你马上就要死了你知道吗?

看着花斑虎被朴尔押过去,苗雪雁也是一脸唉声叹气的模样,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她也没有一点办法。二寨主手下的这些队长,个个都和苗雪雁得关系处得不错,苗雪雁看到他们一个个落网能不难受吗?说来也怪,花斑虎怎么会出现在这的?

不光苗雪雁疑惑这个问题,朴尔也很疑惑,所以直接问他:“花斑虎,你跑这来干什么了?”

花斑虎当然不敢不答,老老实实地说:“刚有个卫兵告诉我,明月在这里杀王巍,所以我过来看看……啊,明月!”

说到这里,花斑虎和朴尔已经靠近篝火,正好看到地上明月的尸体,脑袋滚在一边,身体满是鲜血,长枪也倒在地上。明月是苗家寨实力最强的队长,更是花斑虎朝夕相处的伙伴,猛然看到明月这样的惨状,花斑虎怎么能不吃惊,怎么能不震撼,两只眼睛顿时瞪大,一颗心几乎停止跳动,整个人也当场呆住!

和他一样震撼的还有我。

我不是因为明月死了而震撼的,之前就已经震撼过了;我是因为花斑虎提到的那个卫兵感到吃惊。

就在不久之前,明月告诉我说,有个卫兵说我和苗雪雁吵架了,所以他才过来杀我的。当时我就觉得奇怪,哪个卫兵这么无聊,编排我和苗雪雁的八卦?只是当时情况紧急,着急想救苗雪雁,也没细问怎么回事。

现在,花斑虎又说有个卫兵说明月在这杀我,所以他才过来看看。

是巧合吗?

这未免也太巧了一点!

不知怎么,我总觉得这其中有股yīn谋的味道,似乎有只看不见的手,正在把我们一个个送往无边地狱……朴尔,就是这个地狱的魔王,有人在借朴尔的手来杀我们?

就在我思绪如潮的时候,朴尔已经哈哈笑了起来:“明月要杀那个王巍啊?我说王巍怎么被绑在树上。这么多年过去了,明月那股小家子气还是一点没改,以前把我当做眼中钉,做梦都想将我踩在脚下;现在又把王巍当做肉中刺,竟然趁着秋猎想杀人家,你说他是个什么东西?人人都说他品行好,我看他就是虚伪,都是装出来的!”

不得不说,朴尔这番话还是有道理的,明月要是真有大家说得那么好,也就不会落到现在这个下场了。他在面对比自己弱的人时,当然真诚、善良、大方和热情,一旦有人超过他了,那就完了,他的嫉妒心和好胜心就会爆棚,就等着被他收拾吧。

我和朴尔都是这样,一个在感情上胜过了他,一个在实力上胜过了他,明月恨我们恨得牙痒痒。

这就是我以前只是个普通卫兵的时候,明月对我特别好,后来我和苗雪雁结了婚,又想杀掉我的原因。

以前我对明月没有威胁,现在有了。

花斑虎哪敢说出半个“不”字,当然连连点头哈腰,说道:“对对对,明月就不是个东西。”

“你小子也不是个东西!”朴尔突然猛地拍了花斑虎后脑勺一个巴掌,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来帮明月杀王巍的!”

听到这样的话,我的心中顿时_紧。

是啊,花斑虎说他只是过来看看,可凭他和明月的关系,肯定会帮忙啊。当然,明月要想杀我,也用不着花斑虎帮忙,但花斑虎只要不阻拦,就属于助纣为虐了。

就好像校园暴力,哪怕没有动手只是围观,实际上也属于施暴的一方。

苗雪雁都很失望地看着花斑虎,说你怎么能这样做呢,王巍又没得罪过你们!

花斑虎苦着脸说:“二小姐,你不知道,自从你和王巍结婚以后,明月心里都难受成什么样了,我们兄弟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也不怕告诉你,其实我们每天都想杀了王巍……”

听着这样的话,我的心中当然憋着一股子火,之前我还可怜花斑虎被朴尔逮到,可能要命不久矣了。现在,我可怜个屁,就希望朴尔早点干掉他。朴尔也不负我望,又往花斑虎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说:“别哔哔了,明月已经死了,再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是是是……”花斑虎连身答应,并且谄媚地说:“死得好,这家伙早该死了,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简直死有余辜……朴尔,三年不见,你还是这么的强,不愧是我永远的偶像!”

别看花斑虎平时人五人六的,仗着个子大在苗家寨里横冲直撞,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没想到骨头这么软,多恶心的话也说得出口。苗雪雁也一脸失望的样子,显然没想到花斑虎会是这样的人。

朴尔则见怪不怪,嘿嘿笑着说道:“花斑虎,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回来吗?”

花斑虎猛地一拍大腿,说道:“那还用说,你当然是回来报仇的啊!

朴尔,当年我就看出你是被冤枉的了,长生果明明还没有熟,你偷它干嘛?就是两位寨主冤枉你的!可惜啊,我人微言轻,说话也没什么作用……”

“你知道就好。”朴尔拍着花斑虎的肩膀说道:“我要血洗苗家寨,以报三年之仇,你有没有什么意见?”

花斑虎愣了一下,说道:“没有,没有!但是,朴尔你势单力薄,肯定需要帮手,如果你不嫌弃,我可以帮你……”

看这意思,花斑虎明显想要倒戈。不过,花斑虎应该只是权宜之计,估摸着他也不会相信朴尔真能复仇成功,真当两个在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六和第七的寨主是死人了?可惜的是,朴尔显然不吃这套。“没有意见就好。”

朴尔又拍了拍花斑虎的肩膀,冷冷地说:“那你就放心去死吧。”花斑虎浑身一抖,还想再说什么,但是朴尔的刀已经挥出,一道凌厉的白光闪过以后,花斑虎的人头就落地了。因为朴尔的刀实在太快,以至于花斑虎的头都没了,身子竟然还直挺挺地站着,脖颈上的鲜血不停往外喷出,远远看去像是一道红sè的喷泉。

“嘿嘿嘿……”

朴尔桀桀怪笑了两声,伸手一推,花斑虎便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花斑虎已经尽力在拍朴尔的马屁了,姿态也做得非常低,可惜最后还是没能逃出这个结果。三年之后,朴尔重新踏入凤凰山中,就已经做好了大开杀戒的准备,不会因为某个人的花言巧语,就轻易改变他本来的初衷和主意。

花斑虎也死了,和明月倒在一起,两具无头的尸体并列,看上去无比的凄惨和不堪。

因为我和花斑虎没有任何感情,而且他是帮明月来杀我的,所以我对这一幕并没什么感觉,甚至隐隐觉得朴尔杀的好,实在大快人心。

人啊,哪有什么感同身受,只要钢刀没有砍在自己头上,谁都能够轻描淡写、从容不迫。

当然,苗雪雁就不一样了。

苗雪雁虽然也很不齿花斑虎之前的谄媚行为,但她毕竟和花斑虎认识了那么多年,而且平时也没少受花斑虎的照顾。所以,当苗雪雁眼睁睁看着花斑虎的人头落地时,忍不住大声嘶叫起来,泪水也涌出她的眼眶,凄厉的叫声传出去很远很远

“朴尔,你他妈疯了吗?!”苗雪雁哭着大吼:“这些人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对他们下死手?”面对苗雪雁的诘问,朴尔却完全不以为意,淡淡地说:“很简单,当年我被冤枉的时候,他们没有一个人为我求情!包括你,二小姐!”

说到这里,朴尔猛地转过身来,两道精光射出,直视着苗雪雁说:“你们不知道我是被冤枉的吗?为什么没有一个人为我说话?二小姐,要不是留着你还有用,我现在就把你给杀掉了!”

朴尔这几句话说得冷酷、无情,并且掺杂着无尽的恨意。为了这天,他已经等待很久,所有的善良和心软都被磨平,他怀揣着一颗绝情到极点的心才踏入苗家寨的。

苗雪雁则流着眼泪说道:“朴尔,当时事发突然,大家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难道你还不了解我吗?如果我知道你是被冤枉的,我一定会帮你求情的啊!”

朴尔冷冷地盯着苗雪雁,说道:“二小姐,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恨透了整个苗家寨,恨透了苗家寨里的每一个人!当初我是主宅的卫队队长,我工作足够兢兢业业了吧,无论是你们家还是大寨主家,我敢拍着我自己的良心去说,我是用生命去守护你们的!当初有个龙组的人混进来,是不是我第一个发现的?要不是我,整个苗家寨都覆灭了!可就因为我不肯站队,两位寨主都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甚至想了那么恶毒的招儿来对付我!我问心无愧,错的是你们,所以你们都该死!”

你们都该死!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已经足够表达朴尔的心志,他到这里就是来杀人的,哪怕说破了天都没用。

苗雪雁喃喃地说:“是啊,当时你是主宅的卫队队长,黑刀南宫是副队长,我们一大家子本来和和乐乐……自从出了你的事后一切都改变了,我爸和我大伯整日内斗不休,经过一轮暗战以后,黑刀南宫成了主宅的卫队队长。我爸为此还不太高兴,因为他本来想让明月负责主宅的……”

“黑刀南宫!”

听到这几个字,朴尔愈发咬牙切齿起来,两只眼睛里也冒着火花:“当初就是他检举我的,说我想偷长生果!那个混蛋、王八蛋、yīn险奸诈的小人,我一定会杀了他的!”朴尔对黑刀南宫的恨,似乎犹在两个寨主之上。

说到后来,苗雪雁和朴尔完全是在自说自话、各说各的,苗雪雁在感叹苗家寨再也不复往日,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充满勾心斗角,永远回不去曾经和谐、和美的生活了,而朴尔始终咬牙切齿地说要杀光苗家寨的人,每一个都不会放过。

慢慢的,苗雪雁不再说了,她知道说什么也没用了,根本无法改变朴尔的决心。

这三年来,朴尔每天都生活在无边的地狱中,如今好不容易有了可以复仇的机会,怎么可能轻易被人说服?

现在的朴尔,无比开心和得意,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志得意满地说:“不错,还没进入苗家寨,就已经干掉了两个队长,算是个开门红啊,看来这次老天都在帮我,我一定能够复仇成功!”

朴尔一边说,一边得意地大笑起来,和朴尔一起来的伙伴也纷纷表示祝贺。

“现在祝贺显然有点太早,毕竟距离咱们的计划还有好大一截距离……”

朴尔的嘴上虽这么说,眼神之中却难掩得意之情:“好了,趁着秋猎还没结束,咱们要抓紧时间了,连夜潜进苗家寨里,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朴尔的计划,我大概也能猜到。现在正在秋猎,众人都还没有回去,苗家寨相当于一座空寨,他们要先回去鸠占鹊巢,掌控寨中剩余的居民和卫兵,接着再对其他人展开反击

大致应该就是这样,具体细节我也不太清楚,但是他们既然千辛万苦来到这里,一定是做足了充分的准备。

和朴尔在一起的汉子纷纷表示同意,于是他们将篝火给踩灭了,又把苗雪雁提起来,准备出发。就在我以为他们忘了我的时候,朴尔却提着刀朝我走来,说再干掉这个家伙,咱们就走!

当时的我简直快急死了,因为我就只差一点,就能解开身上的绳子了。

但我的速度再快,也没朴尔的速度快,朴尔很快来到我的身前,将刀架在了我脖子旁边,我当然也不敢再动,只能头冒冷汗地看着他。

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不冒冷汗,我又不是刘胡兰,快要死了还那么大义凛然?

苗雪雁当然又在为我求情,恳求朴尔干万别伤害我,说整件事情和我无关等等。不过,显然没有什么效果,朴尔就像没听到似的,不断上下打量着我,充满戾气的眼神也没变过。

“怪了。”朴尔说道:“我看你实在普普通通,二小姐是怎么喜欢上你、还嫁给你的?”

“她不喜欢我,嫁给我也非她所愿。”

“哦?”朴尔来了兴趣。

我继续说:“她和我结婚,只是因为二寨主的命令。”

“哦?”朴尔就像个复读机,示意着我继续往下说。

我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说道:“你不在苗家寨,对苗家寨现在的形势不太了解。我的身份比较特殊,虽然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卫兵,但是两位寨主都很器重我,都想把我拉到他们那边,所以二寨主才会把女儿许配给我。”

我每次说话,都会故意留个扣子,目的就是引起朴尔的好奇心,他既然能听苗雪雁讲话讲那么久,说明他对苗家寨还是比较关心的,对苗家寨的大事小事也都比较上心。队上部上队郎队上。

而我只要拖延时间,就能悄悄解开自己身上的绳子,现在的我唯独就缺时间而已。

果不其然,我的话题引起了朴尔的兴趣,朴尔继续饶有兴致地问:“两位寨主为什么很器重你?”

“这就说来话长了……”我一边说,一边悄悄解着绳子,同时做出一副正在凝想、回忆的样子:“这要从二小姐被贬为苗奴的时候开始说起,那个时候因为我暗恋着二小姐,所以每天都到田边看她……”我已经做好了长篇大论的准备,朴尔也做好了耐心倾听的准备,然而就在这时,不远处突然又传来几声叫喊:“明月,你在那里吗?”听到这个声音,我的心中顿时一惊。这场景,何其熟悉,简直就和花斑虎出现的时候一模一样!

这个声音虽然尚远,但我还是一下就听了出来,这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三十三,苗家寨七寨队长绝情狼的声音!

我都听出来了,苗雪雁和朴尔就更不用说了,他们认识绝情狼的时间可比我久多了。

苗雪雁顿时一脸吃惊,花斑虎刚死,绝情狼就来了,这事未免太邪乎了一点。

就连朴尔都喃喃地说:“搞什么鬼,葫芦娃救爷爷吗,一个一个送?”

看网友对 975 葫芦娃救爷爷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