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三十一章 东归

第八百三十一章 东归

陈海这次扶桑海域之行,除了牵线撮合东都姜氏与九郡国贸易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安置左耳和解决秦川。

有周晚晴的照拂与他昔日为周氏所建设的功劳在,陈海也不用担心姜震跟九郡国谈不妥协议,碧海胜境这边的事了之后,他也就不再耽搁,带着墨翟直接从渚碧礁飞渡雷霆风暴遮闭的坠星海,返回崇国。

这一次来往,转眼间就是大半年过去,陈海抵达到苍莽山之时,已经是建兴十七年初秋了。

此时苍莽山深处的黑风寨已经建立两年多,所有事情早已经走上了正轨。

虽然说开发曲岩谷乃至东都山北麓,在人力存在严重的欠缺,短时间没有办法完全补足,但是依照姜震送来的消息,最迟再有三五个月,姜震将率领第一批从九郡国返回的船队抵达曲岩谷,到时候除了九郡国、空海城的物产外,还将有俘自萧氏叛军的两万俘虏一并押送到曲岩谷和东都山,缓解这边的人力欠缺。

这两万战俘,虽然没有辟灵境以上的精锐修为,但差不多都有通玄境的修炼底子,是作为战奴贩卖给黑风军的——这些战俘留在九郡国也不安生,而陈海将从碧海宝船上炼取下来的两万斤精玄金,支付给周氏作为赎卖这批精锐战俘的费用,看上去也是相当慷慨的。

要知道九郡岛即便盛产精玄金,一年也就两三千斤的产量而已。

周晚晴此时与陈海休戚相关,又同修玉虚神殿的玄法,但这个秘密不能公开,也就意味着陈海想从九郡国获得什么物资、资源,都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周晚晴才能对下面有个交待——为节约其他的资源消耗,只能不断从原本已经属于周氏一族的碧海宝船上炼取精玄金付给周氏。

只是周氏最后知道这一切,会不会抱怨老祖周晚晴吃里扒外,就不是陈海此时能猜测的事情了。

黑风寨、东都山北麓是陈海布局的两处重要支点,眼见着两方按部就班的建设、运作,无需他额外操心什么,他也没有在曲岩谷停留,带着墨翟直接赶往北陵塞。

初秋的北陵塞,四周已经多见枯黄,秋风呜呜的一吹,哗啦啦的作响,一股萧瑟的气息在天地间弥漫。

然而北陵塞之内却一片热火朝天。

北陵塞两万战卒兵额都已经补齐,共编二十个千人,其中六千支长柄破锋矛已经铸成列装,共编六个千人规模的长矛方阵;此外还编六个千人规模的战骑队,编六个千人规模的步车混编战阵,另编辎重营、匠工营两千余人,正按部就班的展开训练。

城东的工场中日夜轰鸣,加班加点的铸造天机战械。

依照陈海的估算,只要玄阳重锋箭的储备增加到六百万枚,北陵塞就可以对天罗谷外围用兵了。

陈海在扶桑海域几年的时间,就折腾出了几万人马,这次回来身边多了一位道胎境的存在,姜雨薇等人丝毫不觉得奇怪。

陈海赶回北陵塞时,万仙山掌教姬江野之女姬成韵正在北陵塞作客,虽然她从墨翟身上感受到一股凶悍的妖煞气息,却勘不破墨翟的真身。

陈海莫名其妙地失踪了这些天,在姬成韵看来一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但她却又抓不住陈海的行踪,也拿陈海无可奈何。

对于姬成韵的心思,陈海却是没有精力去管顾太多。

墨翟数千年来不历人世,现如今猛然进入对它来说繁华异常、人烟稠密的北陵塞,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一时间很不适应,陈海也由得他先在北陵塞内闲逛。

北陵塞议事殿内,陈海居中而坐,姜雨薇、沙天河、姜璇、魏汉、孙岱、魏廷等将,都坐在他下首议事殿的两侧,将他离去这些日子北陵塞的情况一一作了说明。

除了陈海自己眼睛所看到的那些,北陵塞并没有什么更多的变化,一切都照陈海前往九郡国之前的部署,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不断增强北陵塞的攻守实力。

天罗谷方向也有些许的变化。

天罗谷这些日子行动颇多,四下捕猎,大半年从天罗谷的北部聚集了数百万的低级杂魔,驱赶到天罗谷里。这些杂魔没入天罗谷之后,就再没有了消息。

听到这个消息,陈海陷入了深思。

低级杂魔虽然对于普通人族而言,也是有着不小的威胁,但由于杂魔灵智极低,难以驾驭,对罗刹血族而言,这些杂魔都是牲口,都是食粮而已。

孽境殿在天罗谷聚集近十万精锐魔兵,短时间内没有必要将这么多的杂魔驱赶进天罗谷,更有可能是孽境殿少君泰官,从星衡域搜集杂魔,当作粮草输送到血云荒地里去。

短时间内输送如此之多的杂魔,可见血云荒地跟天罗谷之间的天域通道,变得更稳定了,他需要考虑孽境殿少君可能还是无法从天呈山调来援兵,而一旦血云荒地的般度等魔头,将血云帝国的魔兵派入天罗谷,虽然能暂时减轻燕州那边的压力,但他们这边则需要加倍的小心。

陈海搓着手指,考量着北陵塞的实力。

虽然北陵塞在他的谋划之下,战斗力比其他拥有同等兵力的要塞,战斗力要强上许多,但是在茫茫荒原里面对十万级甚至规模更恐怖的罗刹魔兵,还是没有什么战胜的可能。

纵然陈海心头牵挂着的燕州战事的进程,但他也断然不会拿北陵塞弟子的性命去天罗谷冒险。

陈海心里暗暗考虑,是否在秋后吸引部分魔兵出天罗谷野战,以消耗魔兵的实力?

陈海一遍听姜雨薇、沙天河的话,一遍翻阅着这些日子的往来文书,忽然他楞了一下,指着一封函文,问道:“燕台关前些日子又来了一名副将?”

沙天河轻咳了一声,接过话头,指着书案上一封函说道:“燕台关发来这份函文,姜赫真人也同时送来了一封信,有提及这位燕台关新副将的身份,就在文书下面……”

陈海拿起姜赫写给他们的信函,眉头骤然深锁起来。

流阳帝国崩灭后,分裂成崇国、越国以及天南国,崇国以秦氏为皇族,但其权力架构和燕州相去不远,由皇族与玄元上殿等二十余各霸一方的宗门通过天枢院,共同掌管这数十万里方圆内的土地。

崇国以雍京为帝都,除雍京之外,其他八域共设八大柱国将军府统管地方军政事务,而在这些作为地方最高统治机构的柱国将军府里,又通常都是由地方上的宗门、宗阀共同控制。

而雍京除了派遣使臣、监军进入柱国将军府,监管地方军务外,通常极少大规模干涉地方军政事务。

前些日子,作为皇族秦氏背后最强大的支撑宗门玄元上殿突然一反常态,派出大量的精英弟子填入西北柱国将军府,参与对天呈山一线的魔族的防备。

而且魔獐岭三镇,玄元上殿派出的弟子特别的多。

玄元上殿出乎寻常的举措,令姜明传、姜赫都非常担忧,都觉得玄元上殿有可能染指西北柱国将军府的权柄。

只是万仙山、元阳宗、玄皇殿西北三大宗门还没有反应,姜明传、姜赫即便有所担心,也轮不到他们能说什么,姜赫写信过来,还是要北陵塞这边这段时间收敛一些,莫要叫玄元上殿弟子出身的将领抓住什么把柄。

陈海弹了弹信笺,将之放下,面向姜雨薇问道:“这符少群是什么来头?”

姜雨薇之前没有成为真传弟子之时,一心精进,对那些高高在上的宗阀弟子不甚了了,但成就真传之后,对这些事情就关心了起来,当下随口回道:“符少群乃是玄元上殿上幽阁的真传弟子,年届四十,就已经修成道胎,时年六十七岁,已有道胎境中期的修为。在青鸾榜上也是排名七十九位,若无差错,五十年内应能成为天位真君的存在。”

说到这里姜雨薇笑了笑说:“其实以师兄你的修为,如果你有心的话,几年之内登上青鸾榜应该也不是问题。”

陈海与秦谦一战时就触及大道本源,即便那一战他并没有真正战赢秦谦,但这对一个刚踏入道胎境的人来说,是难以想象的,若是宣扬出上青鸾榜一点问题没有。

只是陈海对这些没有实质性的名声,实在看淡得很,他此时更在意玄元上殿突然派出大量弟子全方面渗入西北域边军体系,而且他也不难猜到玄元上殿及秦氏皇族的用心到底是什么,

最多还有百余年,天罗谷的天域通道就会彻底开启。

到那个时候,星衡域和血云荒地之间就如同坦途一般。

虽然玄元上殿叛乱,迫使流阳宫追随太子商缺北征逃入血云荒地之中,之后又有亿万魔兵魔将侵入血云芒地,但是谁又敢保证太子商缺遗脉是否彻底真彻底灭绝了?

更为重要的是,玉虚神殿和龙鼎这两件至宝,绝对非同小可。

无论是为了湮灭当年玄元上殿参与叛乱的证据,还是为了这两件了不得的至宝,玄元上殿大批派出精英弟子全方面渗透到西北边军之中,并没有出乎陈海的意料。

想到这里,陈海摸了摸下巴,其实若真是如此,也并非真就是什么坏事。

玄元上殿的两个意图,特别是后者,都是要让玄元上殿毫不犹豫的将魔兵驱逐出天罗谷,将天罗谷牢牢控制在他们的手中,独家掌握唯一进入血云荒地的通道,这样才能保证玉虚神殿及龙鼎最终落入他们的手里。

现在血云荒地中的罗刹魔兵还不在少数,任凭他们如何用心,也不会查找到太多的真相。值得陈海关注的倒是在血云荒地的事情被彻底安顿住之后,若他们继续选择深入调查,进入燕州,恐怕就会是一场腥风血雨了。

这些关窍在他的脑海中很快就兜转了一圈,回过神来看到沙天河、姜雨薇正盯着自己,他端起茶碗抿了一口灵茶笑道:“未尝不是好事,若是我料想不错,我北陵塞以后会有更多的物资供应了。”

这句话说的姜雨薇、沙天河等人都摸不着头脑,但看陈海神sè轻松,并不觉得这事有什么蹊跷,他们也没有什么担心。

有沙天河、姜雨薇、朱明巍等人的打理,北陵塞的日常事务不需要陈海过多操心。

接下来的日子,陈海就在研读九元归神真解和玄火蕴丹真解。

这两篇道卷都是他晋升天位的关键,都是他将来能够抵御大道雷劫的底牌,他自然不会大意。

以修行谋取高位,以高位获取更多的资源完成御魔大业,这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九元归神真解陈海已经修行多年,第三重对于陈海而言,不过是水到渠成,但是玄火蕴丹真解全篇对于陈海而言,却不是那么简单。

他仔细估算了一下,若是按照目前的进度,最快他也只是能在七十年内将玄火蕴丹真解修成大成,但要是按部就班的将七十二处灵窍及火鸦精魄都修得大成,怕是他道胎境八百年寿元都远远不够。

然而在当下,陈海也只能是以不变应万变。

一个月后,陈海在静室之中在天机傀儡臂的设计补正图上,画下最后一笔。

图卷密密麻麻画满曲线、写满标注,寻常人若是仔细看去,都会头晕脑胀,而在陈海的眼中,眼前这幅图卷却令他振奋无比。

从燕州创办天机学宫时,陈海就组织人手研究天机傀儡臂的制造之法,但一直都没有拿出成熟的实用性方案来,这一次陈海是真正拿出实用性的成熟方案。

这主要也是陈海能从渚碧礁每年获得两三千斤精玄金的供应,而有如此珍稀的精玄金,天机傀儡臂诸多极为精细的部件铸造成为可能。

虽然陈海还没有着手试制第一件天机傀儡臂,但他的构想能够实现的话,一件天机傀儡臂差不多能突然间灵活的爆发五千斤以上的力道。

这跟陈海这样的妖孽武修没有什么可比性,但也确实差不多相当于辟灵境中前期武修的水准。

出塞野战,虽然有战车和法阵作为抵挡,但是精锐罗刹魔兵猛扑上来,最前方的盾兵和长矛兵将卒,往往就要直接受到将近万斤冲击力,这已经不是通玄境精锐武卒能够承受的冲击,但有了天机傀儡臂,就不一样了。

陈海满意地点了点头,就出门而去,要安排工匠试制。

然而刚刚迈出静室,他抬眼向南望去,那里,一队五千人规模的骑队已经来到了北陵塞五百里之内。

在队伍当中,一个面如冠玉,一身玄黄sè锦袍的青年人,乘坐一头黑鳞狡走在队伍的嘴前方。

在陈海把目光向南望的同时,那青年人似乎有些察觉,嘴角也浮上了一丝笑意……

看网友对 第八百三十一章 东归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