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十三章 什么人玩什么鸟

第十三章 什么人玩什么鸟

计灵犀口中的柳三娘乃是一位商人,且。

但这位商人所贩卖的货品,乃是却是以人!

本来人牙子这种下九流人物何能入修者眼中,但这位柳三娘委实非寻常人牙子可比!做买卖。

她遍走天玄诸多,搜集遍寻天下孤女,从中挑选容貌心智品性俱佳的女孩,加以调¥教,务求让她选中的孤女,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皆有涉猎,甚至若孤女拥有修炼天赋,她亦不吝将玄气功法修为,都倾囊相授。

待到然后将这些女子学有所成,才会交易卖给各大家族做为侍女之用。

这些女子每一个都是兰质蕙心,乖巧可人,容貌不俗的妙人,。对于如何服侍主人,更加是驾轻就熟,体贴关怀,细致入微。

而这种侍女绝不会刻意卖弄风情,sè诱其主,且一旦交易确立,侍女将对其主人忠心不二,永不背叛!

可想而知,如这般品质但是这样的侍女女子价格,尽都却也是高昂之极。

柳三娘调教出来的侍女,共分为分文白黄蓝三级种,又以穿白衣者,为乃是其中佼佼者;任何一白衣侍女个人的售价,都不会少于便是五十万两白银。

这样的交易价格,即便颇有家财让一般的大户人家也要是望而却步。

而云扬给两女准备的,赫然居然全都是白衣侍女!

换言之也就是说,但只是为了服侍自己两人的人选,云扬就花了至少二百万白银!

这种待遇,即便两女在家的时候也是万万都从来没有享受不到的过。

只不过云扬的态度,却又是实在是太奇怪了。

你如此周到的照顾,若是以月如兰所知、计灵犀的心上人、爱慕者的身份立场而言,倒也还说得过去;但是,你对计灵犀那老气横秋的口气,却又是从何而来、从何说起?

若是闭着眼睛单纯听的话,几乎每一句话的话里话外全都是父亲或者长兄在教训不懂事的女儿或者妹妹一般。

“以后在外人面前,你们就是我表姐表妹了吧。”云扬道:“眼下咱们力有不及,得先将敌人应付过去,等确认安全了,我们再做其他的后续布置,如此可好如何?”

他这话对着月如兰说的,他对月如兰,仍旧一如之前的恭敬,全然探讨的份。

月如兰颔首道:“云公子安排甚为妥当,我无异议也可。”

计灵犀道:“谁是表姐,谁是表妹?”

云扬皱起眉头,道:“这还用说么?”

计灵犀气鼓鼓的说道:“兰姐是表姐这无可厚非,但真个计较起来,你还真也未必就比我大,我凭什么就非得当怎么就成了表妹了?两个表姐不行么?”

云扬不悦道:“乖,别因为这些细枝末节争绕在这等,兰姐有伤在身,她需要休息事吵闹,。”

“……”

乖?

计灵犀险些晕过去。

又是这口吻!

又是这口吻!

你是要气死我么!

就算你说的是道理,还很有人情味,可对我这不对劲好么?!

“兰姐!”云扬离开之后,计灵犀鼓着嘴,闷闷不乐:“你说这个混蛋是不是脑子突然有问题了?你说说他这是啥态度?!”

她纠结的说道:“上次明明都还不这样的……”

想起来上次临走,与云扬告别的时候,云扬分明就还是表现出了几分男女之情的,起码那份种惆怅,是真实不虚的……

若非如此,计灵犀也不会如此珍视那口凤鸣刀,虽然凤鸣刀乃是通灵神兵,任谁也不会舍弃不离,但此刀对于计灵犀而言,却还有另一层含义,此刀乃是云扬赠予之物,见证了两人之间的情谊!

可怎么出去逛了一圈回来,这家伙突然间就是老气横秋的?

处处以长辈自居,这还怎么得了?

你这么能耐,你咋不上天呢?!

计灵犀气德鼓鼓的,殊不知月如兰的感慨还要更甚几分,她虽然对计凌风一往情深,至死不渝,却对自己的容貌极具自信,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云扬为何一个劲的叫自己兰姐,从彼此一照面开始就对自己恭敬万状,时刻都拿自己当长辈对待。

难道自己的心老了,沧桑了,面容竟也显老不了么,要不云扬咋这么对自己呢?!

可是之前一众姐妹同在的时候,自己分明还是很受欢迎的,大家在形象气质容貌各个方面,自己都是个中翘楚来着呢,怎么会这样呢?!

女人哪,就是这种奇怪至极的生物,只要一涉及美貌还有情感问题,智商瞬间归零,甚至是呈负数状态!

……

那位什么少主,眼下已经来到了玉唐城,随时都可能即将到来云府,必须得做下备手。

云扬自然不会干等闲着,而且,。

四大公子等着他调教灵兽,这会早已经等得的脖子都长了。

在这等随时都有强敌找上门来的时刻,云扬怎么会忘记自己还有绝大助力?

“让春夏秋冬四个人过来吧,带着他们的玄灵兽。”云扬皇恩浩荡的说道:“我就辛苦几天,帮他们看看玄兽。”。

……

不过半个时辰!

冬天冷四个人,就在云府集合了。

一个个看着云扬的眼神无比幽怨。

秋云山三人乃是抱着灵兽而来,算是有正事儿的……

至于冬天冷,这货的家族依然没有搞到灵兽幼崽。

所以冬天冷公子这次到来纯粹就是来捣乱的。

这家伙当前只有一有个很淳朴的念头,那就是……我既然没有搞到,那么……你们也别想好过!

也就是典型的贱人心态。

“你们一个个的别用那这种幽怨的眼神看着我,不知道的还不得寻思我把你们几个怎么滴了?!。”

云扬道:“这段时间我不是忙么……难道你们都你们也不是不知道?!。”

四位公子都是幽怨之极:我们真没见到你多忙啊?!。

现在我们待在天唐城,真真是太现在甭提多么尴尬,。

天天的无所事事啊,而且还不敢乱跑,偏偏青云坊这最后么一个可供消遣的地方也没了,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是凑在一起吹牛逼了。

天天就是四个人打麻将,玩赌博。玩着多了现在,连赌钱都渐渐已经是没啥兴趣了。

大家都不缺钱啊。

后来干脆赌银票。谁输了,谁就将自己的银票撕了,要规定撕成多少片……但这个游戏玩了几天也玩腻了。

好不容易见你一次,还也是帮你泡妞、演演戏……

我们简直就是找不到我们还存在这里的理由了……

天天四个老爷们凑在一起,难道真搞基?!虽然我们是好基友,但也不能真搞基啊!

现在外面这么乱,四季楼又要开始布武天下,血洗江湖了,按道理来说我们应该尽早回去,躲在家里安全,那才是上上之选……

但我们却为了这玄兽幼崽的事,不得不留在这里,等候你老人家的传唤……

“拿出你的猪!拿出你的熊!拿出你的老虎!”

云扬转头看着冬天冷:“你呢?”

冬天冷叹口气,一脸悲催:“我唯有拿出我的鸟……”

“死一边去,玩鸟找个没人的地方去驱!”

包括云扬在内的一众人齐齐一阵鄙视,恨不得直接上手将这家伙痛打一顿。

但下一刻,随即大家却是就整齐地的瞪大了眼睛:“……”

因为冬天冷居然真的拿出来了一只鸟!

他的手从怀中伸出来,手掌心里,正是一只刚刚破壳的,看起来站都站不稳的,嫩嫩的小雏鸟鸟。

“……”

众人愣然之余,半晌一阵无语。

连云扬都同步无语了!。

冬天冷拿出来的灵兽幼崽毫无疑问乃是这的确是一头雏只鸟灵兽,但是,这只鸟却又分外的是挺不寻常。

因为光是只是从这个刚破壳的幼崽就可以认出来,这是一只什么鸟,自然有极其非同寻常的外貌特征。

“我们家族……无意中得到了这个,就给我送来了。”

冬天冷一脸的生无可恋:“我也没有想到,家族居然这么的神通广大,居然能够搞到飞行玄兽。”

春晚风看着那只瑟瑟发抖的小鸟,瞪眼半天,终于咧开了嘴:“不错不错,的确是不错,冬家果然神通广大。屁服屁服!”

云扬却是一脑门子的头黑线。

这只小鸟,刚刚破壳的雏鸟,眼圈显现出就是一圈圈的黑sè回纹,鼻子就在两眼中间,两个细微的小洞,嘴巴尖尖的,长长的……

此鸟相貌之丑陋的级数,绝对是人见人憎的高度。

鬼面鹰。

绝对不会错!

“这的确是七品巅峰玄兽的幼崽,你们家族能够搞到手,也的确是不容易。”云扬一脸的想打人,道:“只是这玩意儿……真真是他么的让我想骂娘!”

鬼面鹰,七品巅峰玄兽。

飞行速度快,性情凶悍,战斗力也不弱。

但是,有一个缺点:这种鹰有一种非常讨人厌的习性,它的食物乃是腐肉,也就是只吃死尸!别的,什么都不吃!

而且,只吃腐烂了的死尸皮肉,其他的全都不吃!!

相传鬼面鹰一旦只要孵化了,就会被母鸟抛弃,也就是说,从出壳的那一天起,这只鬼面鹰就要开始靠自己生存,全没有抚育适应的缓冲过程。

但鬼面鹰的这种习性,并没有招惹来

但是,其他的玄兽的觊觎也很少有欺负它们的,因为……鬼面鹰从出生的那一天开始,身上就带着尸毒,虽然鬼面鹰与生俱来的尸毒毒性并不如何强烈,初生期的鬼面鹰雏鸟尸毒更是轻微,即便直接作用在人身上,也不会造成太严重的毒患,但总是让人不舒服。!

可以这么说,鬼面鹰绝逼,乃是天玄大陆最恶心、最让人不喜欢、也是最最没有人养的飞行累玄兽,。虽然得到这种玄兽不要太简单:只需要去密林之中捡就行。

因为其出生就被抛弃,还不会被其他玄兽捕猎了,所以说想要得到这种幼崽,绝对是不费吹灰之力。

问题就在于得到之后的后续!

你怎么养?

天天吃尸体,而且还要腐烂的那种,你要那……放哪里养?

就放在家里?

那你的家还要不要了?

天天臭气熏天,岂不将家整成而且yīn森恐怖如同地狱……

现在看着这头小小的幼崽,所有人都是情不自禁的捂住了鼻子,眼中露出来全不掩饰憎恶之sè。

“真是什么样的人玩什么样的鸟!”

云扬心中怒火冲天,你将这玩意儿带到我家来,那是几个意思?

想要把我家变成腐尸场?

看着冬天冷,云扬脸sè一拉,用手一指门口:“你特么给我以标准姿势,以光的速度滚出去!”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十三章 什么人玩什么鸟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