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十一章 木宗神女的请求

第一千五十一章 木宗神女的请求

“神女,地灵宗的其余门人,和邪冥并没有接触过。”
有一人,从地灵宗的那艘星河古舰归来,向候初兰禀告,“我以秘术,于他们的灵魂识海探察过一番。他们也不知道,裘寒山暗中和邪冥族来往。对于裘寒山的一切所为,他们并不知情。”
候初兰点头,道:“放他们自行离去,派一人看好他们,去一趟地灵宗,将其余地灵宗的各大长老,挨个问察。”
“明白了。”那人又去传话。
地灵宗境界最高者,就是圣域初期的裘寒山,候初兰任何一个麾下,去地灵宗的宗门,都能将此宗拿捏的死死的。
“真没有想到,裘寒山和邪冥,居然早有勾结。”卫柏涛叹息,“不过,此事仔细想来,也是有端倪可循的。最近数百年,裘寒山境界进展迅猛,他儿子,还有他,总是能找寻出,我们人族域界天地,极难寻觅的灵材。”
“和异族来往,乃是禁忌!裘寒山应该也知道,这种事情暴露了,宗门内部很多长老,都不会站在他这边。因此,他和邪冥的勾结,定然是瞒着宗门,私底下偷偷进行。”
候初兰眼神凝重,忧心忡忡地说道:“如裘寒山这样的人物,在我们人族内部,不知道还有多少。”
此言一出,众人皆面沉如水。
yīn灵教、死咒宗般的邪魔外道,流于表面,很容易被发觉动向。
这类和异族勾结者,还不算特别可怕,很容易防范。
如裘寒山一样的人物,所修法决,所处的地位,都是人族正统,就在四大古老宗门眼皮子底下行事。
要是各大人族星域,如裘寒山般的人物数量众多,都和异族形成默契,那……
想到这个可能性,聂天都心生警惕,只觉得一股寒意,似从体内滋生。
“多亏了你。”候初兰淡然一笑,“皇津南和娄师妹,果真没有看错你。这趟前来助我的,要不是你,而是别的星辰之子,我恐怕已经吃了大亏。裘寒山和邪冥联合,刻意要对付我,我没有事先觉察他们的诡计,就在附近星河找寻那三个域界之门的话,定会遭受不测。”
“我也是运气好,手持邪冥族的异宝,裘寒山显然不清楚此事。”聂天道。
“暂时,我们先不要轻举妄动,等候我宗门援手抵达,再做计较。”候初兰提议。
聂天微笑,“一切,以你为主。”
经过裘寒山一事,候初兰的那些圣域麾下,看待聂天的目光,分明有了由衷的敬意。
先前,见候初兰如此高看聂天,他们还觉得不以为然。
聂天之名,只是在最近十几年,才在人族的域界天地冒头,渐渐有了点声望。
然而,他们也见识过很多人,虚名在外,可真正接触后,发现其实没什么了不起的,多是夸大之词。
聂天境界低微,入碎星古殿时间太短,娄红烟、皇津南等人,每每夸赞聂天,都令人怀疑聂天和那两人,是否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和勾当。
此事过后,他们总算是认可了聂天。
“也不知道为何,你来到灵武殿的那一刻,我就觉得你很亲切。”候初兰眼神柔和,含笑说:“在你身上,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很是吸引我。”
聂天哑然,摸着鼻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个,候师姐……你说的是哪一种吸引?”
候初兰“噗哧”一笑,“别瞎说,不是你想的那种意思。”
她的很多麾下,包括卫柏涛等人,听着话题敏感,略有些尴尬,很识趣地,要么缩在古舰内,要么主动远离。
一看他们离开,岳炎玺等人,愣了愣,也主动走开了。
突然间,在古舰上,就只剩下她和聂天。
候初兰轻声一笑,摇了摇头,“这些家伙……”
聂天为了打破尴尬,故意说:“师姐,你我初次见面,不会就喜欢上我了吧?我可是有未婚妻的人,你要克制一下,尤其不能当着大家的面,如此直白的表露心声啊。”
“你这人,倒也有趣。”候初兰嗔怪地,瞪了他一眼,“你另外修行了草木之力吧?我隐约能感觉出,你丹田灵海的草木灵丹,藏于一物。那物,来历不小,当是圣灵树吧?”
聂天惊讶,“这你都能感知?”
“当然。”候初兰仰头,骄傲地说:“我是五行宗,木宗的神女。我的师傅,为木宗现任宗主,神域后期的境界修为。人族,无数的炼气士,在草木灵诀造诣上,以我师傅独尊!除了木族的几位大尊,整个星河,诸多种族强者,谁能说在草木力量的认识上,能强过我师傅?”
“你的草木灵丹,融入了圣灵树,虽然非同小可,但我那枚灵丹生长的奇物,比起你的那一株圣灵树,可丝毫不差。”
聂天沉吟数秒,道:“难道说,是我草木灵丹的那一株圣灵树,吸引着你?”
“不是。”候初兰否决,“是你体内,独特的血脉气息。你的气血,似蕴藏着生命真谛,我只是站在你身旁,嗅到你身上自然散发的气息,就觉得心神安详。你真是异类,身为混血者,兼修数种法决,还能那么快连番破境。”
“生命真谛……”聂天暗自思索。
他修炼天木重生术时,能清晰地意识到,草木精气和血肉精气,其实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皆能归类为生命之力的分支。
他的生命血脉,暗含天地大造化神妙,能赋予人族族人旺盛的生机,增加寿龄极限。
这是在诸多异族血脉中,都尚未显现的,极其惊人的天赋!
他能得到那七十二根树枝,悟透古木衍生阵,修行木族的天木重生术,以他的判断来看,都是源自于独特的生命血脉。
候初兰精通草木法决,灵丹也有奇妙,自然而然地亲近他,又说不是因圣灵树,肯定就是血脉的吸引了。
“聂天,我有个不情之请。”候初兰道。
“你说。”聂天愣愣道。
“我冲击圣域时,你能否在一旁,为我护法?”候初兰请求,“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若有你在身旁,我跻身圣域的希望,能大大提升。你散发的气息,都令我感到心神安详,而冲圣时,会伴随诸多凶险,我都怕自己承受不住。”
“我的境界,弱你太多,能给你什么帮助?”聂天苦笑。
“你答应我就好。”候初兰心中一动,又道:“当然,我肯定不会让你白白出力。听你的说法,你渴望很多异族和古兽的尸体,这方面我会满足你。我手中,我名下的域界,我宗门内部,都囤积着众多异族、古兽尸骸,我能给你找出很多来。”
聂天眼睛一亮,“八阶的古兽、异族数量如何?”
“别说八阶了,九阶的,都能给你找一些出来。”候初兰笑道。
“好!”聂天振奋,“你即将冲击圣域时,提前告知我,我会腾出时间来,帮你一把!”
候初兰很高兴,大大方方地抬手,和他做出一个击掌为定的手势。
聂天会意,满足了她,和她击掌约定。
“啪!”
掌心相碰,一触即分。
聂天并无异样感,候初兰则是躯身微震,眸中绽放出别样神采。
只是简单触手,从聂天手心散逸出来的,独特的含有生命奇妙的血气,就令她生出无比美妙的感觉。
她瞬间意识到,聂天那未知的神奇血脉,对她绝对大有裨益!
“这家伙,血脉究竟含有什么秘密?我仅仅只是触碰他掌心一下,都能因他散逸出来的,微弱的血气,令我生出如此异常的感受?”
候初兰惊异不定。
……

(本章完)

看网友对 第一千五十一章 木宗神女的请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