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四十章 逼迫(三十九)

第二百四十章 逼迫(三十九)

距离壬午寨陷落,已经三日时间过去。

虽然连死带伤,丢下了二百多条青狼骑。但拿下壬午寨,也算是难得武功。执必部青狼骑的战意已经被引动起来。就等着执必家父子一声号令,继续深入,再拿下几个军寨。

这种战意,除了执必家直属青狼骑自然有一份好战之心外,也有不得已的原因。

天候实在太冷,这个天气常久在野外,哪怕有帐篷居住,也是要死人的。这短短时日,已经有不少受寒高热之人,让随军巫医忙得不可开交,青狼骑毕竟也不是牲口。

这个时候,必须多打下几个军寨,才能将这几万人尽可能的多塞进去一些。轮番更替,才能在这冰寒彻骨的冬日中撑持下去。

青狼骑上下,已然秣兵厉马,准备再狠狠打几场攻坚硬仗,拼着再丢掉几百条人命。执必家父子两代在这里坐镇,大家既然没有后退的余地,那么拼命也罢!

可执必家父子,却始终按兵不动。执必贺还带着自己中军亲卫回转向北,前沿只留下执必思力所部千余坐镇,没有半点继续向南深入的意思。

不管是后方执必贺的中军,还是这里执必思力的前军,更多精力放在伐木构工,搭建过冬营地上面。摆出的是一副在此久居的姿态出来。上千已经准备拼死一战,向南尽可能深入的青狼骑精锐,顿时也就泄了气。

此时此刻,壬午寨里,硬塞了三个百人队进去,还有那些受风发热的病员。再加上娇贵的战马,将不大的壬午寨挤得满满当当,只要是个可以挡风的地方,横七竖八全是突厥青狼骑。其余人马,就在山坳的避风处,每日驱赶奴兵进山砍伐树木,然后再用马拖出来,盖起一个个马厩。其余人等,则在拼命的挖掘地窝子,每天火堆从不熄灭,苦挨度过这个奇寒冬日。

哪怕生气了火堆,挖掘了地窝子,还用木料建起了遮盖。但这山风凛冽的寒冰地狱之中,哪怕挤成这样的壬午寨,都成了天堂。

执必思力则规定,每天替换一个百人队进入壬午寨中。而他自己,就在山坳中驻扎,以身作则,摆足了吃苦在前的姿态。

此刻正是第四日上,天sè还未曾全明,一个青狼骑百人队就迫不及待的上山直奔壬午寨而来,每个人都给冻得脸sè青白,队伍之中,还不时传来咳嗽之声。

原来要走小半个时辰的山路,这个百人队不要一刻工夫就已经抵达壬午寨之前。越是近前,越是兴高采烈。

此刻壬午寨已经变了模样,原来密布在寨墙之外的那些鹿砦,全都被清除掉,变成了各sè建筑材料,依附着寨墙的地方也搭起了一个个棚子,壕沟里面挖掘出来了地窝子,都为了尽可能的多塞一些人进去。

这样的驻守军马密度,让壬午寨几乎丧失了作为一个军寨的防御功能。

这百人队到来,惊动了寨中驻守军马,寨墙外的棚子里,壕沟内的地窝子里,钻出不少青狼骑出来,看着这些兴高采烈爬上山来的青狼骑。

一个百人队队长站在寨墙之上,犹自睡眼惺忪,冲着山下来人骂道:“来得这般快!这天还没亮起来!”

上山而来的百人队队长走在最前面,笑嘻嘻的道:“多只斤,该你们到山下过苦日子去了。等轮到你们再上山来,怕是跑得比我们还要快!”

多只斤笑骂回去:“蔑亦惕,你以为这寨子里面是什么好日子?塞了几百匹马,几百号人,睡在屋子里,翻身都难。马粪味道重得能熏死人。在里面吃饭都没甚胃口,阿爷正好下山疏散一下!”

多只斤大笑:“成,一直在山下呆着吧,我们在寨子里多住些时日!”

两名百夫长对谈之际,山下而来的青狼骑已经一拥而入,去寻个住处。寨子里拥挤成一团,哪里还得上按建制歇宿,哪里能塞得进人就朝里面钻就是。

不少青狼骑还睡得香甜,被这般一搅扰,喝骂声顿时在各处响起,寨子里面闹哄哄的乱成一团。多只斤和蔑亦惕却不以为意,都站在寨墙上闲聊。

这两名百夫长都是三十四五的年纪,精力体力战阵经验正是结合得最完美的时候,都是从金山脚下千部混战的血腥战场中挣扎出来的。

如此天候,一天而下壬午寨的军势威迫。刘武周的恒安鹰扬兵再是强悍,也不会就这样一头撞过来。况且云中城离这里多少地?就算是有军情,也是半月左右的工夫去了。现下大可以放开心思好生修整一下。

不过令两名老百夫长忧心的是,这样的环境,能起到多少修整的作用?而且携带粮秣也支撑不了太久,在这里耗得久了,只是一条死路而已。但是老族长如此布置,两人又有什么办法?

两人对谈几句,到了最后都只是摇头。多只斤叹息一声:“这次真的是用咱们执必部行险一搏了,一个不好,说不定都要赔进去,老族长一辈子英明,只要跟着他打仗,心里都是踏实的,这次大家却都是提心吊胆!”

蔑亦惕也是叹息,拍拍多只斤的肩膀:“相信老族长便是,就是少族长,也是不错。一直驻守在山下,只是苦熬。现在日子好过了,寻常贵人家子弟,分战利品的时候赤膊上阵,要吃苦苦熬就个个退后,哪里还像是青狼的子孙?”

多只斤哼了一声:“打起仗来再看罢!少族长还欠历练!”

寨子里面的混乱加剧,换防的青狼骑们,似乎爆发出小小的冲突。两名百夫长没法再在寨墙上闲聊下去,蔑亦惕暴躁的道:“这帮兔崽子,让他们来享点福,闹得就不成个样子!我先去镇镇场面,多只斤,山下可得保重,你这把老骨头,可扛不得冻!”

多只斤哈哈大笑:“等和恒安鹰扬兵见了阵,再看谁是一把老骨头罢!”

两人行抱礼而别。而在远处山上雪堆之中,有几个人藏身在岩石之后,远远的看着壬午寨中所发生的一切。

这几人正是又一路奔袭而来的徐乐一行人。现在身上满满的都是雪粉,在这高处,已经不知道看了多久。

韩约步离裹着大斗篷,寸步不离徐乐身边。而曹无岁则缩在一旁,冻得脸sè铁青。

虽然一直生长在这云中边地,曹无岁却悲哀的发现,他还没有徐乐他们耐得苦,熬的了寒!

徐乐终于微笑摇头:“突厥人不会守城…………不堪一击!”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四十章 逼迫(三十九)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