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979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979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巴图巨大的身体轰然倒地,也宣告了我此战的最终胜利。

我的心里清楚,我能战胜巴图,完全是靠技巧和经验,并不代表我的实力就超过他,也不代表我在华夏风云榜上就能取代他的位置。但我毕竟还是赢了,巴图的尸体就在眼前,最终的胜利者是我。

巴图的身躯庞大,倒下的时候犹如地震一般,还在一边鏖战的沙漠狐和万毒公子当然也听到了,同时朝我这边看了过来。

看到巴图已经倒下,而我仍旧站着的时候,沙漠狐的面sè当然巨震,从眼睛到嘴巴都写满了不可思议。很快,沙漠狐的眼神开始慌张,毕竟他知道自己不是我的对手,而巴图就是他的全部希望,现在巴图都死掉了,那他不是只能等死?

万毒公子则非常兴奋:“好样的王巍,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万毒公子无比开心,比他自己打了胜仗还要开心。我微笑着,提起血迹斑斑的刀,朝着沙漠狐走了过去,准备助上万毒公子一臂之力。可想而知,沙漠狐怎么敢和我们二人同时交手,立刻收刀转身就跑,溜得比风还快。

当然,万毒公子肯定不会让他那么轻易逃走。

万毒公子再次吹响玉笛,大片毒虫或像降雨一般纷纷落下。或像春笋一般簌簌生出,形成一道巨大的黑sè屏障,拦住了沙漠狐逃跑的路。我不是第一次见万毒公子控虫,但像这么夸张、华丽、盛大,还是第一次见。

记得不久之前,万毒公子在沙漠狐手上都走不了几招,现在竟能鏖战这么久了,看来万毒公子在千虫君子身上确实学到不少东西,他这一趟苗家寨之行果然没有白来。

毒虫拦住沙漠狐的去路,沙漠狐再次祭出双刀猛劈。无数鲜血、残肢再次四处飞溅,“嘶嘶”的叫声不绝于耳,空气中也充满了腥臭的味道。万毒公子的实力确实提升不少,但是照这样看,两人显然陷入僵局,万毒公子搞不死沙漠狐,沙漠狐也无法接近万毒公子。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上前帮忙,毕竟只要我出手的话,不用多久就能杀死沙漠狐了。但,万毒公子就像看穿我的动作,我还没有走动,他就叫道:“我说过了,这家伙交给我,你别多管闲事!”

万毒公子也是个很要面子的人,他说敌人交给他,那就只能交给他。

当然话说回来,沙漠狐被那么多的毒虫包围,我就是想上去帮忙也有些难度啊。

我只好不再行动,看着二人交战。

随着万毒公子的笛声悠扬,一波又一波的毒虫攻向沙漠狐,连绵不绝、层出不穷。现在的沙漠狐极其狼狈,虽然暂时还没受伤,但是浑身上下都沾满了毒虫的鲜血、汁液,有的毒虫会有其他颜sè的汁液,比如绿sè、黄sè和褐sè,于是沙漠狐的身上也像开了染坊,五颜六sè、缤纷多彩。

巴图被我干掉以后,万毒公子也有点着急,笛声比之刚才更加急促。毒虫的攻击更加迅猛、有力,沙漠狐的状态也就更加狼狈,显得十分手忙脚乱,头上也冒了不少冷汗。

单比实力,万毒公子手里那支玉笛肯定不是沙漠狐两柄双刀的对手,所以只能通过这样的手段来围剿、屠戮沙漠狐。

要说有没有效果,其实也是有的,时不时就有几只毒虫冲破封锁,穿过沙漠狐的双刀密雨,狠狠咬向沙漠狐的脚踝或者手腕。一般人要是被咬这么一下,早就“嗷”一声倒地了,沙漠狐愣是一点事都没有,可能和他常年生活在苗家寨,对一些毒虫早就免疫有关。

我想了想,觉得不能这样下去,毕竟我们才跑出来几里地,再拖下去朴尔就该到了。想到这里,我便吹了一声口哨,七尾蜈蚣便从我的领口爬出,硕大的脑袋冲我晃啊晃啊,像是在问我有什么事。

我用下巴指了指万毒公子和沙漠狐,说道:“看到没有,你老大遇到一点麻烦,去帮帮他!”

“唰”的一声,七尾蜈蚣张大口器、竖起毒钩,从我身上一跃而下,身子隐没在草叶中后,便趁着黑暗迅速朝着沙漠狐爬了过去。

万毒公子虽然一再让我不要帮忙,但这七尾蜈蚣本来就是他的,只是为了让我防身,才放在我身上的。也多亏了七尾蜈蚣,我在苗家寨这小半年里,没有受过一次毒虫侵扰。

七尾蜈蚣霸气无双,身为万毒之王,哪个宵小敢来送死?

七尾蜈蚣既然是万毒公子的东西,也就不存在是我帮忙了。沙漠狐既然对一般的毒虫免疫,那就让七尾蜈蚣上吧,有能耐让他对七尾蜈蚣也免疫,我立刻给他跪下来叫爸爸!

万毒公子的攻击仍在继续,一片又一片的毒虫仿佛取之不尽,地上很快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尸体。趁着这个机会,七尾蜈蚣悄然爬了过去,七尾蜈蚣的速度在毒虫之中绝对算快的了,我到现在都忘不了第一次见到它的情景,几乎一眨眼就到了我的身前,简直恐怖到了极点。

当然,比起沙漠狐的速度来就差远了。

沙漠狐的双刀舞得密不透风,像是两片不停飞转的螺旋桨,稍不小心就被绞为肉酱。但是万事无绝对,总有那么几只毒虫能够厮混进去,尤其是随着沙漠狐的力气渐竭,双刀的速度也渐渐有所放慢的时候,厮混进去的机会也就更加多了。

七尾蜈蚣的智商在毒虫界算是比较高的,甚至能够超过猫狗。它没像其他毒虫一样前仆后继,伏在草叶之间仔细观察了一阵之后,才找准了一个机会一头扑了上去。

双刀飞舞之间,一个青sè的影子无声无息地穿了进去,接着很顺利地爬到了沙漠狐的裤腿里面。

下一秒,一声凄惨的叫声震破夜空。

没有人能在七尾蜈蚣的噬咬下安然无事,一个也没有。包括沙漠狐。

沙漠狐一头栽倒在地,“嗷嗷”叫着打起滚来,显然疼痛到了极点,他的小腿也立刻肿大起来,甚至快撑破裤子了。其他毒虫不明就里,但也趁着机会一哄而上,瞬间覆盖沙漠狐的整个身体,从头到脚都是密密麻麻的一片,成千上万只毒虫一起张大嘴巴撕咬,咔嚓咔嚓的声音响彻在这片密林之中。

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场景。但绝对是我此生见过的最惨烈的场面之一了,那些毒虫连衣服都没有放过,更别说血和肉了。沙漠狐的身体,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干瘪、消失,最后只剩一堆yīnyīn白骨,凄惨到了极点。

按理来说,以沙漠狐的实力,即便是被七尾蜈蚣咬了,也不该死得那么快的。他本来能够多撑一会儿,向万毒公子和我求一求饶,说不定我们一心软就把解药给他了,可惜那些没有感情没有思想的毒虫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看着这个场景,就连万毒公子都是有些发愣的,因为之前他也注意到了,沙漠狐对普通的毒虫几乎免疫,怎么突然就“嗷”一声倒地了?就在这时,一条硕大的蜈蚣游到他的脚边,顺着他的身体爬了上去,一直爬到他的肩膀。

当然就是断了半截身子的七尾蜈蚣。

万毒公子这才明白怎么回事,微笑着拍了拍七尾蜈蚣的脑袋,七尾蜈蚣也得意的昂首挺胸,别提多骄傲了。

至此,巴图和沙漠狐都死掉了,我们的危机也解除了。但,因为不知这次事件的最终结果如何,所以我们决定毁尸灭迹,起码不能让人发现这两人是死在我们手上。

万毒公子再次操控毒虫,将巴图的尸体吃得干干净净。

搞定这一切后,我们就该继续前进,到苗家寨去救刘鑫和一清道人了。然而就在这时。丛林中的某个方向,突然传来噼里啪啦的掌声,接着又有一个浑厚的男子声音响起:“真是精彩,没想到我消失三年,苗家寨竟然又多了一个控虫的高手!”

听到这个声音,我和万毒公子的头皮都是一炸,接着回过头去看向说话的人,果然就是之前放走我们的苗刀朴尔!

我们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以最快速度去解决对手,就是担心被朴尔追上来。没想到还是被他撞个正着。我们甚至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但他既然能够说出“真是精彩”这四个字,说明他看了有一会儿了。

朴尔身后,当然还跟着他那些兄弟,以及仍被五花大绑、堵着嘴巴的苗雪雁。

不用多说,苗雪雁肯定也看到了我们屠杀巴图和沙漠狐的场面。

虽然朴尔更加可怕,犯在他的手上可能连命都没有了,但我还是本能地冲着苗雪雁说:“是他们要杀我,所以我才还击!”

我之所以这么说,当然是怕苗雪雁误会什么。

但实际上我撒了谎,我本来能避免这个结果,只要我把朴尔的事告诉巴图和沙漠狐,他们两个肯定愿意和我一起回去禀告二寨主,不过我在万毒公子的劝导下有了私心,想借朴尔这把利刃搅得整个苗家寨都鸡犬不宁,所以才一不做二不休地把巴图和沙漠狐都杀了。

虽然我在撒谎,但苗雪雁还是选择相信我。

她流着眼泪,不断冲我呜呜叫着,我听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是让我快走、快走。

说真的,那一刻,我真是心酸到了极点,心里仿佛有把尖刀不断刺着,我真的感觉自己都没脸面对苗雪雁了。

自始至终,她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地方呢?

是我对不起她的地方太多了啊!

万毒公子也看明白了她的意思,立刻扯着我的胳膊说道:“快走!”

我们不得不走,因为我们不是朴尔的对手。我们可以联手干掉巴图和沙漠狐,但我们在朴尔这群人的面前只有等死的份。我一边疯狂地往前跑,一边暗暗下了决心,我一定要去找二寨主。将这件事告诉他!

二寨主处理这件事情肯定需要一点时间,我们也有机会去苗家寨救刘鑫的,属于两不误啊!

不过,我计划的虽然挺好,可前提是能逃出去。

朴尔,是不会让我们逃出去的。

朴尔已经知道之前那人不是千虫君子,而是眼前这个万毒公子假冒的,所以当然不会放过我们。

“想走?来不及了!”

朴尔大喝一声,立刻提刀追来。

因为我们有两个人,所以朴尔的那些伙伴也没袖手旁观,除了押着苗雪雁的那个汉子没动以外,其他人都跟着朴尔一窝蜂地冲了过来。我和万毒公子像是两只猎豹,飞快地穿梭在密林之中,但是我们心里都很清楚,我们不是朴尔的对手,迟早会被朴尔抓到。

耳听着那群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万毒公子摸出玉笛,冲我说道:“你先走,我来拖住他们!”

万毒公子一边说,一边窜上了旁边的一棵大树,接着悠扬的笛声也在丛林之中弥漫开来。我知道万毒公子的本事,所以也没拒绝他的安排,而是更加疯狂地往前冲去。

但我奔出十几步后,还是有些不太放心地回头看了一眼。

随着万毒公子的笛声响起,大片毒虫当然再次铺天盖地而来,有从地上钻出来的,有从树上掉下来的,前后左右、四面八方,密密麻麻的一大片,形成恐怖的天罗地网。朝着朴尔那一群人扑了上去。

看似,他们已经无处可逃,就要死于群虫的围攻之下。

然而,他们也不是吃素的,在朴尔的带头下,每个人都挥起了手中的刀,唰唰唰劈斩着来自四周的毒虫。他们每一个人都从容不迫,而且极其潇洒肆意,显然不是第一次应对这种场景,根本就不畏惧眼前这些看似铺天盖地的毒虫。

无论万毒公子的笛声有多急切,无论四面八方有多少毒虫扑了上去,也根本伤不到他们分毫。

对付沙漠狐,和对付朴尔还是有差别的。

嘶嘶的叫声不断响起,鲜血、残肢四处飞溅,朴尔等人很快杀出一条血路,又很快来到万毒公子藏身的那棵树下。朴尔一刀挥出,这一刀的威力完全不逊于巴图的大斧子,就听“咔嚓”一声,大树应声折断。

万毒公子的身影急坠而下。

万毒公子之前至少爬了十多米高,这个高度摔下来不死也残啊!

我顿时有点着急,想扑回去接住万毒公子。但是可想而知,我的速度再快,哪有自由落体的速度快,这个时候再返回去也来不及了。至于朴尔等人,就更不会管他,就站在树下等着他掉落下来,并且每一个人都准备好了钢刀,准备将其乱刀砍死。

万毒公子很快落到地上。

但让人惊奇的是,竟然没有发出“砰”的一声重响,万毒公子的身体甚至没有挨到地面,距离地面还有那么几公分的距离。

他就这么停了下来,悬在空中!

朴尔等人也很吃惊,瞪大眼睛看着这幕,谁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难道这小子还会悬浮术不成吗?

就在这一刹那,万毒公子的身子动了,他就这么横在半空,以一种躺着的姿势移动起来,迅速穿梭在黑暗的密林之中。别说朴尔等人,连我都懵。当场就看呆了,以为万毒公子还会什么仙术。

“看什么看,快跑啊!”万毒公子躺着移动,竟然还能和我说话,两只眼睛瞪得很圆。

我才终于反应过来,不是万毒公子会悬浮术,而是他的身下有成千上万只毒虫在托着他跑,刚才他掉下来的时候,也是这些毒虫接住了他。这个场面,其实我不是第一次见,当初我在兵部执行“屠魔”任务的时候,一众屠魔队员都被红老大给迷晕的时候,万毒公子就被他的毒虫给托着跑了。

只是时隔久远,我把这茬给忘记了。

现在反应过来,我也不再惊奇,立刻转身继续往前面跑。

这种东西就像魔术一样,初见到的时候十分惊奇,知道真相以后也就没什么了。朴尔等人也不是傻子,他们可比巴图精明多了,同样立刻明白过来。再次朝我们追了过来。

这些毒虫的速度终究是有些慢的,更何况还托举着一个超过百斤的大活人。眼看着朴尔等人又要追上来了,万毒公子再次摸出玉笛吹了起来,四面八方又有大片毒虫朝着朴尔等人扑了上去。

但是,没用。

这些东西,对朴尔这干人来说确实是没用的。

他们舞动钢刀,再次杀出一条血路,并且很快就追上了万毒公子,并且狠狠一刀朝着万毒公子的脑袋砍了下去。万毒公子的身子一滚,总算堪堪躲过这致命的一刀。但他的胳膊却没幸免,被朴尔狠狠一刀扎住,牢牢钉在地上。

“啊……”

万毒公子的惨叫声顿时响彻整片密林。

“跑啊,你再跑?”朴尔冷笑。

我的脑子也跟着“嗡”一声响,毫不犹豫地回头朝着万毒公子扑去。

“走啊,走啊!”万毒公子大叫:“不要再回来了!”

万毒公子的胳膊被苗刀钉在地上,鲜血弥漫了他整条臂膀,动也不能动了。但他还是一边催着我走,一边操控毒虫继续堵住朴尔那群兄弟的路。我很了解万毒公子的心理,他付出这样的努力就是为了让我平安离开,如果我再回去的话,他的努力就全白费了。

就像当初我和青龙元帅好不容易拖住一清道人,就是为了让怀香格格能有机会离开,结果怀香格格又返回来了,气得我差点当场骂街。

还有影视剧里的那些女孩,男主为了救出她们已经拼尽一切,她们明明能走,却又返回来了每一个观众看到这里都会骂街,认为那些女孩真是累赘、拖油瓶,简直要多气人有多气人。

不要辜负别人的努力。其实这个道理谁都明白,你明白、我明白、大家都明白。

可这样的事如果真的降临到你身上的时候,你真的可以心安理得的离开吗?

我不知道别人怎样,反正我做不到。

我迈开双腿往前奔去。

“滚啊,滚啊!”万毒公子大叫着、咆哮着。

无论语气还是神态,都像极了我之前骂怀香格格的时候。

我知道,如果我再返回去,才是万毒公子感到最绝望的时刻。

我知道他活不下去了,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逃出去,之后再想办法为他报仇。我要去通知二寨主。让二寨主来收拾朴尔这个家伙。我和万毒公子之前的算盘打得很好,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利,最后却不小心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到头来,还是要去通知二寨主。

朴尔已经拔出苗刀,狠狠朝着万毒公子的心口扎了下去。

朴尔不可能会失手,到了他这个级别,闭着眼睛也能准确找到心脏的位置。

我看不下去这个场景,猛地回过头去朝着密林深处奔去。

那一刀扎在万毒公子心口,和扎在我心口是一模一样的。

我的心中无比绞痛,有关万毒公子的回忆纷纷涌进我的脑海,第一次见到他时的场景,第一次联手战斗时的场景,第一次和他喝到酩酊大醉时的场景……全部都在我的脑中闪现,这个活生生又无比真实的人,从此就在我的世界里消失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左飞交代,更不知道该怎么和林婉儿交代。

我像疯了一样地奔跑在密林之中,也不知道究竟跑出去多久,四周再也没有了一点声音。直到这时,我才停下脚步,发觉自己脸上痒痒的,用手一擦才发现泪水早已布满我的脸颊。

“啊……”

我在林中爆发出了一声怒吼,山谷处处回荡着我的声音,此刻的我伤心欲绝、急需发泄,恨不得把朴尔那一干人统统杀光。可我还保持着一些理智,知道单凭自己的力量不够,当务之急还是要去求援。

我站在密林之中,稍稍辨认了下地形,朝着苗家寨的方向奔了出去……

看网友对 979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