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四十一章 逼迫(四十)

第二百四十一章 逼迫(四十)

寒风劲吹,彤云低垂,天sè渐渐暗了下来。这夜里山风越来越紧,裹着雪花在夜空中狂乱飞舞。

山风的呼啸声有若鬼哭,拉出长长的啸音,似乎能刺入每个人心里去。

边地冬日自然环境的酷烈,非身临其境,让人难以想象。而偏生在这个冬日之中,突厥执必部,刘武周恒安鹰扬府,王仁恭马邑鹰扬府,河东李世民,各方势力交织在一起,就要在这个酷烈冬日中,争出个马邑郡的最终胜利者出来!

徐乐的玄甲骑也侧身其中,虽然是一支在大人物看来还过于微不足道的力量,但在这个夜里,却想用自己的力量,搅动这个已经乱成一团的大局!

在离壬午寨约有两里多路的一处山背之处,几十名玄甲骑正在整装待发。

这几十名骑士,都是从玄甲营和梁海特营中选出来的。自家称呼,都是玄甲骑。徐乐带出来的老底子不用说了,就是他们打响了玄甲骑这个名号,从来也以此军号而自豪。而梁海特营中战士,也很快就自称玄甲骑。因为在神武,在善阳,打出威风,震动马邑的是玄甲骑这三个字!

就算是九姓部族出身的直爽草原汉子,也是有虚荣心的啊…………

这几十骑都卸下了身上的札甲,换上了布甲。所谓布甲很简单,就是几层厚厚的土布,缝在一起,然后反复捶打。然后再叠加上土布,如此反复。上好的布甲能叠出七八层来。不论是弓矢还是刀剑,都有一定的防护力。虽然比不上札甲,但是这山地步战,却轻便太多,而且还能起到一定保暖御寒的作用。

这些布甲,都是梁亥特部的家当,千辛万苦一路带出来的。在山间冬日,捕猎雪狐,或者守山而战,需要的就是这种东西。北上为先锋,要守军寨甚而要夺军寨,这些布甲都被翻出来随军携带。

在梁亥特部战士的帮助下,所有人都穿上了布甲,袖口裤脚,全部用布条绑紧。各sè兵刃佩戴在身上,反复跳动,没有一丝晃动,这才算是合格。每个人脚下都穿着用草絮在里面的长靴,靴子外面捆上了防滑的铁爪。

除了防护兵刃之外,还有人携带了纵火的火种,用来攀爬的铁爪绳索,各sè器物齐备。基本都是梁亥特部准备出来的。这部落战士,百年来在山间奔走,虽然临阵冲击本事不如徐家闾那些老徐敢教导出来的儿郎,但是一个个都是一流的山地步战好手!

数十健儿,互相帮助,扎束整齐。那些梁亥特部战士又用随身带着的小罐子里挖出黑黑的油泥,互相帮助涂抹在脸上手上。这种油脂,不仅可抵御扑面寒风,还能起着一定隐蔽伪装的作用,也算是梁亥特部这百年来积累下来的秘方之一吧。

韩约挖出一大块油泥,捧过来要给徐乐涂上。也换了一身布甲的徐乐皱眉挥手让他闪开,让一个男人在自己脸上又涂又抹,徐乐着实有些不习惯。

正准备自己动手之际,就见小布离走过来,也捧着一块油泥。什么话也不说,就抿着嘴踮起脚要给徐乐涂上。

徐乐后仰闪避,小步离紧跟着就迫前一步。这样连退两步,徐乐无奈站定,任步离给自己涂得满脸都是。

夜sè之中,步离面孔依稀可辨。小脸虽然涂的黑黑的,但是大眼睛仍然蓝得如海一般。若天上繁星能见,那星光只怕会全部倒映在这双眸子里面。

步离从来就是这样,话极其少,只是跟在身边,存在感薄弱,行动之间脚步声几乎都听不见。但是当年罗敦不管去什么危险地方,现在徐乐不管要闯何等样的刀山火海,回首之际,这小狼女总在身后。

看着徐乐僵直着身子任步离在他脸上涂抹着油脂,韩约叹了口气,将手上油脂在脸上又涂了一层。

乐郎君也该有个后了…………不然徐家岂不是断了香烟。不过这小狼女是乐郎君良配么?

韩约双眉紧锁,在这就要临战之际,非常认真的思考着这个问题。

在另一旁,曹无岁,全金梁两人并肩站立,身后是几十名恒安甲骑。这些甲骑都全副武装,牵着双马三马,充当徐乐这一队人的马桩子,以为徐乐的接应。

虽然和徐乐极其不对付,但是徐乐一旦发出军令,全金梁还是无奈跟随。看着这几十名玄甲骑就这样镇定自若的准备随着徐乐去捅马蜂窝,恒安甲骑上下,忍不住还是佩服。

徐乐胆大包天,什么样的敌人都不放在眼里,这自然是不必说了。麾下这些儿郎,也是真正的效死之士!怪不得在神武在善阳能打出那般战绩出来!

曹无岁将众人带到此间,更指明了几条通往壬午寨的隐蔽路径。责任已了,和全金梁都留在后面。现下也冻得够呛,随身皮囊里面有酒,临战之前曹无岁也知道好歹,怎么也不敢喝,只是不停的咽着唾沫。但是想及两里开外就屯着上千执必家直属青狼骑,嘴里还只觉得口干舌燥。

曹无岁终于忍不住,低声问道:“这乐郎君带几十人摸上去,真不是送死?”

全金梁神sè复杂,甚而还藏有一丝跃跃欲试,低声回答了一句:“突厥狗真不会守城,更没料到咱们来得这么快。壬午寨里,塞满了青狼骑,反而互相干扰,摆不开阵势。寨子的鹿砦障碍也全都被自己破坏,趁夜摸上去,大有可能将这些青狼骑赶出壬午寨。”

曹无岁恍然点头,他虽然和突厥人打生打死这么些年,不过都是据着寨子死守。要不就是埋伏山道打闷棍,摆开阵势的野战,或者攻取突厥人的营地从来未曾打过。听全金梁这么一解释,也就反应过来。

这一刻曹无岁也忍不住有些咋舌,这乐郎君难道是未曾抵达壬午寨,就已经料到了这一切?那这位乐郎君别看年轻,还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全金梁又低声道:“壬午寨不难下,但是山脚之下,还有大队青狼骑,要是反攻,就是一场血腥厮杀…………”

曹无岁低声问道:“那该如何是好?”

全金梁冷冷一笑:“还不就是厮杀一场?大雪山路,居高临下,青狼骑就算人多,也不见得就能施展出来!身为恒安鹰扬兵,不就是要打这场硬仗,才能显出本事来?”

纵然一开始百般反对徐乐的冒险之举,但真到这里,观察敌军军势,瞻看壬午寨地形,看到取胜之机,作为恒安甲骑,岂能没有战意?至于敌人多些,临阵厮杀,靠的又不只是人多而已!

全金梁也完全明白,也是徐乐坚持向前,绝不退缩,更亲自上阵,准备承担最艰险任务,这才带动前锋这支小部队的战意,再加上在数十里外,就对前方敌势判断准确。这已经不仅是合格而已了,绝对算得上是一个优秀将帅!

苑君玮与之相比,实在是差得甚远,怪不得一路扑街…………

在恒安甲骑的默默注视当中,徐乐这数十人已经扎束整齐。徐乐扫视自己儿郎一眼,每个人回应的,都是只待自己一声号令,就奋勇之前的眼神。

韩约轻轻递上大氅,这大氅反过来,就是雪白颜sè。徐乐不言声的接过大氅,一抖披上,朝着麾下兄弟露出八颗白牙一笑:“跟上。”

两个字说完,徐乐已经率先而出,韩约步离一左一右,紧紧跟上。

数十儿郎互相捶捶胸膛,低低吼了一声,举步而行。

恒安甲骑在背后看着,只觉得热血都要冲上了头顶,恨不能与之同行!全金梁骤然开口:“乐郎君,我们只等你的号令!”

徐乐已经快要走到山顶棱线,闻声之后,回头只是一笑。接着就已经翻过山顶棱线,消失在风雪之中。

(本章完)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四十一章 逼迫(四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