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十七章 大尊后裔!

第一千五十七章 大尊后裔!

炎龙铠释放的滚滚烈焰,随着聂天的飞逝,化为一片火海。
火海蔓延向蚀域焰火,令那一簇簇蚀域焰火,加快燃烧着。
和橘红sè火种相比,炎龙铠对蚀域焰火的克制,弱了不少,不过炎龙铠的存在,至少能够令聂天,无需额外防备。
“咻!”
候初兰那木结构的飞行灵器,在不断的加速后,终和聂天碰头。
器物,从聂天身侧飞走。
而宛如燃烧火人的聂天,则一头进入那些蚀域焰火的覆盖片区,他的到来,令一簇簇的蚀域焰火,不能轻易穿透由他引起的烈焰区。
只要靠近他的蚀域焰火,因炎龙铠火焰的渗透,蚀域焰火和那幽族族人的气血联系,好似中断。
看出不妙的那位幽族族人,由于火种的强势,早就在变动血脉力量,要召回蚀域焰火,以免调离到此地的蚀域焰火,全部被火种吸纳。
“过来!”
身在炽热火焰区,聂天回头,召唤那橘红sè火种。
此刻,追击星舟的蚀域焰火,被火种全部吸纳炼化。
火种如一盏明灯,闪烁着神秘的火焰光晕,呼啸而至。
火种一到,这片区域被炎龙铠烈焰锁住的蚀域焰火,立即迎来了噩梦。
一簇簇蚀域焰火,以极快的速度,被其蚕食掉。
火种不断膨胀放大,又猛然缩小,像是一个人的肚腩,吞吃了食物,飞快地消化着。
幽族的那位族人,到了这时候,再难控制蚀域焰火。
就连他本人,都在被景飞扬等人,联手围杀。
他悲痛地尖啸着,亡命朝着来时方向逃离,并不断地以异族语言,大呼小叫着,寻求着支援。
“呼!呼呼呼!”
很快,就有一道道邪冥的身影,在他后方浮现而出。
那些邪冥族的族人,都是八阶血脉,和九阶血脉者。
仅有一人,为七阶血脉。
那人,赫然也是熟人。
他伴随着一个俊逸的邪冥,站在残魂凝结的骷髅头上,眉心那块棱晶,突映照出聂天的影子。
“是你?”
他一只手,握着一颗灰褐sè头骨,脸sèyīn沉。
“弗罗斯特!”
聂天愣了愣,忽然认了出来,咧嘴嘿嘿怪笑,“没料到,会在这里碰到你!弗罗斯特,和地灵宗裘寒山沟通,设计陷害候师姐的,就是你吧?”
他注意到弗罗斯特掌心的头骨。
那头骨,就是以邪冥的秘术,炼制出来的冥器。
裘寒山那枚储物戒的冥器,和弗罗斯特掌心的,本为一体。
弗罗斯特和裘寒山,就是以那两个冥器内,残魂的余念进行交流的。
“你竟然会在乾元星域,真是失策。”弗罗斯特看到聂天的那一刻,听到他的一番话,就猜测出,裘寒山的身份,怕是暴露了。
聂天持有他们邪冥族异宝——冥魂珠一事,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当年在碎灭战场,他都吃了亏。
“我很好奇,裘寒山和你们私自勾结,是以前就存在的,还是你说服了他?”聂天扬声道。
“早就有联系。”弗罗斯特轻哼,“不过以前只是公平交易。你斩杀裘冀,还有地灵宗门人,是我后来告诉他的。裘寒山会反叛,你也占一部分原因。另外,我们威胁了他,如果不站在我们这边,我们就暴露他,多年和我们来往的事实。”
“多方考虑后,他才答应我们的条件,选择偷偷投靠我们,引五行宗的木族神女过来。”
三言两语,弗罗斯特就说出了其中隐情,说裘寒山的背叛,聂天这个斩杀他独子的星辰之子,也有一定原因。
“意外,还真是不少。”弗罗斯特皱眉,“你这位混血杂种,竟能破掉幽族的蚀域焰火!本以为,此战能通过蚀域焰火,兵不血刃地拿下……”
他摇了摇头,显得很是遗憾。
本该激烈爆发的血战,很是奇怪地,居然停歇下来。
待到弗罗斯特和那些邪冥,陆续抵达,刚刚追击那位幽族族人的人族域境强者,全都中途停下。
他们在等候候初兰的汇合。
还有,就是蚀域焰火,依旧没有被清理炼化干净,立即掀开战斗,他们会担心蚀域焰火溅射过来。
弗罗斯特和那些邪冥,不急着开战,是在等候其余族人赶到。
“少尊!”那位幽族族人,没有弗罗斯特淡定,喝道:“我族的蚀域焰火,还在被消融炼化,还望你尽快下令动手啊!”
蚀域焰火极为珍贵,幽族所存也不多,白白被橘红sè火种吸纳,他心疼的紧。
“没有发挥出根本作用的蚀域焰火,留着也不再有意义,消融就消融吧。”弗罗斯特神情冷漠,“你吹的厉害,说什么只要有这些蚀域焰火,我们都不需要动手,便能抹杀过来的人族域境者。”
“现在呢?我看五行宗的人,域只是被稍稍破坏,一个都没有陨灭!”
那位幽族族人,听他这么嘲讽,内心很是愤慨,“少尊,以前我们的蚀域焰火,在外域星空侵蚀人族域境,都是无往不利。我怎会知道,这趟会遇到如此怪胎,居然有东西,能够在外域天空,消融炼化掉蚀域焰火?”
“少尊……”
聂天愕然,没想到在碎灭战场所遇的弗罗斯特,来历如此不凡。
异族所谓的少尊,都是十阶血脉大尊的后裔,只有大尊的血脉后裔,才能被称呼为少尊。
弗罗斯特的生父,竟然是邪冥族的一位大尊,其身份地位,难怪在邪冥族如此超然!
“弗罗斯特,冥河大尊的后裔,没想到暗中唆使裘寒山,密谋要害我的,竟然是你。”候初兰轻声说。
“冥河大尊!”聂天一惊。
和在天yīn星域显现的玄冥大尊不同,冥河大尊才是邪冥族公认的最强者!
玄冥大尊的血脉,为十阶的初阶,而冥河大尊,传言在十万年前,血脉就是十阶的高阶了!
冥河大尊,也是邪冥族的族长。
在万域星空,无数生命种族中,冥河大尊都是令人敬畏颤栗的霸主。
人族内部,能够和冥河大尊比拟者,也就碎星古殿的殿主,虚灵教教主,通天阁的阁主,还有五行宗的寥寥几人。
罗万象这类的副殿主,都和冥河大尊,不能相提并论。
异族和人族,在后裔子嗣方面的情况,完全不同。
人族的强者,想要生下孩子,轻而易举。
可人族强者诞生下的孩子,几十个,可能都是庸才,没有一个可造之才。
就是因为这样,碎星古殿的未来殿主,虚灵教的未来教主,通天阁的未来阁主,都不是从现任掌舵者的孩子中进行挑选。
强者的孩子,只有极小的几率,才能出现天才。
而异族,繁衍本就不易,越是血脉强大的异族,诞生后裔越困难。
七阶、六阶的异族,生孩子还容易一点,八阶、九阶者,就很艰难了,十阶大尊,要生下一个孩子,更是难上加难。
然而,异族顶尖强者,如十阶大尊的血脉后裔,只要出生,每一个都能展现出无以伦比的血脉天赋。
如弗罗斯特这般,大尊的后裔,未来成就大尊的可能性,远远超过别的邪冥!
异族的后裔强大,和祖先的血脉,有着极其紧密的联系。
因此,古老的异族家族,都能长盛不衰,流淌着大尊血脉的后裔,很多时候,都会诞生出新的血脉强者。
弗罗斯特,既然是冥河大尊的血脉后裔,只要他没有中途夭折,极有可能也在数万年后,成为邪冥族新的大尊!
一念至此,聂天忽然明白,他在碎灭战场遇到的,骸骨族的帕格森,还有妖魔族的古塔斯,没意外的话,必然也是大尊的血脉后裔。
“帕格森在天yīn星域,连九阶巅峰的裂骨大君,都要照顾他的安危,手持骸骨族的至宝碎骨刀。帕格森的生父,不是骸骨族的枯骨大尊,就是别的大尊了。”
聂天了然于心。
“我体内流淌的生命血脉,源头究竟是谁?是人族?还是和我一般的混血者?我的强大,能屡屡脱颖而出,生命血脉功不可没。我,能成为星辰之子,能有今日的地位和实力,一切都是因他而成?”
“碎星古殿的莫珩长老,检测了我的一滴精血后,便对我青睐有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

(本章完)

看网友对 第一千五十七章 大尊后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