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十八章 环伺在侧!

第十八章 环伺在侧!

三人尽都狠狠吐了口唾沫,使劲的扭过头去不看,这一下用力实在太猛,将自己脖颈都扭出来咔的一声,竟险些扭断了。

转过头,哀怨的看着云扬,都是焉头搭脑垂头丧气。

太打击人了啊老大……

这也太区别对待了吧……

云扬扬脸向天,心道,你们这几个家伙哪里知道冬天冷为了这把剑失去什么……要是知道的话,你们绝对会觉得很平衡……

但是我不能告诉你们……

天道常佑善人是不假,那些不佑的……呵呵好了……

“冬天冷现在没玄兽幼崽,你们也都没有么?赶紧都请出来吧。我还没仔细看过呢。”云扬面sè略显焦急的催促道,实则是注意力转移大法启动。

三大公子有气无力。

经过这场神转折,刚才得到龙虎膏的那份兴奋喜悦,早已经被打击得荡然无存、点滴无余。

三人再看到自己受伤那小小的玄兽幼崽,尽都生出一种一把掐死的冲动:就是这个小玩意儿不争气……不能入老大的法眼……让我损失了得到一把盖世名剑的机会……

我好恨啊!

……

接下来的几天。

云府人满为患之后,又再度变化,整个儿成了动物园。

大白白二白白三白白四白白五白白……还有叽叽。

这几个乃是云扬的嫡系。

而三眼猪,万斤熊,黑翅虎的幼崽……这几个外来户也算是正式入伙了。

三眼猪被秋云山取名为:英雄。而万斤熊理所当然的被夏冰川取名为:好汉!而黑翅虎,则被春晚风取名为:王者!

这三个名字,嗯,黑翅虎也就罢了。

但英雄好汉配三眼猪和万斤熊……

这名字听得云扬卵蛋都有些抽搐的感觉……

你们是真敢啊,敢不敢再局气一点?!

……

匆匆七天转眼就过去了。

这七天里面,云扬基本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专心致志的——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做驯兽师!

而外面,一直有两道目光关注在看着云府这边。

那位少主与那黑袍老者,已经在这里盯了四天之久。

他们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打听到了计灵犀曾经与这位云府公子有过交际,更是唯一曾经居住过的所在。

所以于目标之地天唐城而言,这里便是重中之重的嫌疑之地!

但这主仆二人接连观察了四天,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若这云扬当真就是之前出手解救两女,或者是与那风尊有所渊源,拜托其解救两女,貌似都不该如此沉稳,能够沉稳如斯,要么就是云扬压根就不知道两女之事,要么就是心理素质太好,不露破绽!

至于第三个可能,有所依仗,完全没有将自己当回事,这个可能则直接被青年少主忽略了!

经过这几天的观察,青年少主得出了几点定论——

首先,云扬本身乃是一个实力泛泛之人,又或者是蝼蚁一只,其次,云府上下没有超阶强者坐镇的迹象,面上的那几人,实力也尽都平平,无论风尊与云扬渊源如何,他或者不在云府或者直接就是……实力外强中干的银样镴枪头!

虽然这几天中云府有四大家族菁英高手正式入驻,但青年少年主仆一身实力几乎就是直追凌霄醉那个级数的存在,四家高手对他而言,也不过就是稍微强壮一点的蝼蚁而已!

得出这般结论的青年少主主仆,自然再有顾忌,举动也越发张扬肆意,再无遮掩!

“少主,这位云公子单就天赋而论,还真是一位不世出的天才。”黑袍老者低声说着。

“这点我早看出来了。”

青年少主点点头:“但他也就只得不世出的天赋而已,可是他的体质却太杂;所学功法根本就不对路,纵使目前有所成就,但这一生,却是注定走不到巅峰层次的。”

黑袍老者点头,道:“这一点还真的有点可惜,先天金玉之体即便是咱们那边也颇为罕见,可谓是修炼剑道的绝佳人才,怎地却选择完全不对路的功体路数,而且资质还这么杂……这亦可算是一大异数了!”

青年少主微笑了一下:“他之天赋固然使得他的前期修行会非常迅速,瓶颈突破亦少有困难,但只要去到了天境,其进境就变得慢下来!而那些原本被他超越的人,只要有所机缘,便会在那个时候,不断地超越他。这种从一开始修炼便步入歧途的所谓天才,不是在这个时候陨落,就是在这个时候一蹶不振,何谈未来。”

“所以……”青年少主下了结论:“这个云公子,现在看起来似是意气风发,张扬万状,但他朝仍旧前途无亮!这本就是修行者本身的见识阅历范畴,下界这边限于眼界,根本就不会特别注意本身根基与所修功体的契合问题,却是没办法的事情……”

黑袍老者道:“但咱们观察了整整四天,这云府之中,似乎全然没有任何异常,这一点会否有古怪……”

青年少主淡淡道:“当前没有异常才属正常,若是出现异常,岂非是太过容易地被我们发现,那才是不对劲的。”

黑袍老者道:“是,少主说的是。”

“其实要说全无异常也不见得,此地聚集了这么多的玄兽……而且那几只玄兽幼崽分明是隶属于四大家族所有……这件事只怕另有隐情,别有玄机。”

青年少主远远的看着云府之内,淡淡道:“难不成这个云公子竟然还是一位驯兽师!?”

黑袍老者道:“下界之人的想法与咱们那边迥异,他们修途狭隘,不知前路该如何行走,就算那云公子尚有驯兽师的身份,也不算如何出奇。”

“还有,这云府的风水可谓上乘。”青年少主道:“这里面的房屋格局,都是别具匠心大有名堂;单依此地地脉的风水走势,便能聚天地灵气……”

青年少主道:“这一点只是看此间内中的动植物,就可以窥知一二。”

“综合以上几点,这位云公子的家世,多半并非只是一个朝廷侯爷这么简单啊。”

青年少主眼神中隐隐闪过凝重的沉思之sè。

“想办法接近他一下!”

……

那边,云扬闭上眼睛,输出灵气,开始为三头玄兽确认当前状况,准备正式开启调@教过程。

这三头玄兽幼崽已经在自己的府中放养了七天。

这七天里面,虽然人的感觉并不是多么明显,但对于周遭天地灵气氛围的变化,玄兽却是感知甚深的。

几个小家伙全都从一开始病恹恹的没精打采,变得活蹦乱跳、四下乱窜。

而且,随着在云扬手下一点点的调@教,这些小家伙明显有开明增智的迹象!

这才多长时间?

面对如此神效的情况,四大家族的高手们齐齐目瞪口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所见所闻!

亦是直到此刻,他们才彻底认可了四大公子的话。

看来,这位云公子还真不是一般人!

眼看着那三眼猪圆滚滚的小身体在努力翻滚跳跃,来来回回的乱窜,但云扬这边一声招呼,立即屁颠屁颠的就过来。

无比听话。

还有万斤熊两根小粗腿撑着笨重身体,一派憨态可掬,却也在一丝不苟的执行云扬的诸般指令。

黑翅虎,原本众人以为该当是最不合群,有别于其他的飞行类玄兽,竟也一样的听话。

这样立竿见影的调@教手段当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恍如奇迹!

“英雄!来,打个滚!”

“好汉!来,直立走路我看看!”

“王者!转个圈!”

众位高手在这几天的近距离观察之中,确认到云扬所展现出来的那些个古怪手势,古怪口令,还有古怪动作,具体作用暂时未知,但对玄兽全都效用十足的!

尤其在训练三只玄兽的时候,分明就是针对该玄兽的天赋弱项进行改善、改良,假以时日,玄兽幼崽之未来大大可期。

三眼猪和万斤熊体型笨重,他刻意调@教其常跑常动,侧重培养其灵敏度;而黑翅虎本身灵活,则侧重养其杀伤力,兼且锻炼耐性……

基本每一步的预期指定向都是清清楚楚,一眼了然。

此外,云扬周遭还萦绕着某种神秘得不可理解的氛围,在被动地催动玄兽进步,听话,一点一滴的改变着玄兽固有天赋的习性。

亦是这一点,才令所有人最为匪夷所思。

但云扬当真做到,而且还是在自己面前做到的!

众人想深一层,却又释然,若非云扬有此手段,当日又岂会夸下海口,能够调@教玄兽,固然已经很了不起,但若说没有进一步针对变玄兽的手段,仍旧徒然!

当前就云扬所说的能够令玄兽脱胎换骨,进阶打破天赋桎梏还有遥不可及的距离,但却已经说是看到了希望,再非遥不可及!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四大家族的一众高手们也齐齐改变了态度,从半信半疑,充满了审视怀疑的神sè,变成了崇拜,敬服,甚至是膜拜!

若是这玄兽幼崽当真能够进阶的话……那么家族的希望,岂非就要从这里开始起步了!

现在云扬在他们眼中,直接就是无所不能的神仙一流!

人人都是充满了希望,充满了干劲!

只要这里完成了,回归家族就是超级大功一件!

…………

<写完半天传不上去,有敏感词。仔细找了一遍,将两个字中间加个@……嘿嘿,聪明吧?>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十八章 环伺在侧!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