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三十七章 末雨绸缪

第八百三十七章 末雨绸缪

血云荒地与天罗谷之间的天域通道,还有八十三年才会彻底打开,到时候甚至能令天位境强者自由进出,然而看符少群等人刚编入魔獐岭三镇,就控制不住的蠢蠢欲动,陈海心知玄元上殿不会真正等到八十三年之后,才有大的动作。

陈海虽然除了跟孽境殿少君以及潜入血炼场的那一小撮魔族外,跟星衡域的魔族没有什么太深的接触,但在过去数十万年里,魔族在星衡域从未让人族获得过真正的优势,可见绝非易与之辈。

而此前魔族费尽心机,动用往生大阵,将那么多的魔兵魔将送入血云荒地,陈海相信魔族绝不可能到最后一刻放手。

接下来的日子,符少群就在北陵塞以西六十余里外的一座山岭修筑营塞,陈海虽然担心情形有变,接下来也是先照既然的计划,先进行天机傀儡臂的试制。

天机傀儡臂的内部结构,不仅要比天机战车、重膛弩等复杂得多,涉及到的构件还都异常的小巧,陈海专程调来一名明窍境的炼器师、六名辟灵境的成熟匠师,形成一个专门的小组,但也预计也至少需要一年,才有可能将第一件天机傀儡臂试制成功。

而想批量生产,更是遥遥无期的事情。

陈海现在手头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了。

天机诛魔战车的改造,铸制更多的玄阳重膛弩,扩大玄阳精铁的产能,制造更多的风焰飞艇,打通东都山跟北陵塞的运输瓶颈,添置两到三艘青雀级战船,扩大九郡国经曲岩谷与东都山的海运能力等等,陈海要做的事情可以说是千头万绪。

天机傀儡臂短时间内根本无法量产,也无法批量装备军中形成战斗力,但陈海还是专门抽调人手负责天机傀儡臂的试制,一方面是天机傀儡臂编入战阵,能解决黑风军精锐战力匮缺的问题,另一方面东都山也要籍此机会,逐步的形成学机学宫的机制,才有可能推演、制造更丰富、更强大的天机战械出来,投入御魔战事之中。

一个月后,姜震就携带从九郡国赎买过来的第一批战俘横渡坠星海,从曲岩谷登岸。

除了从九郡国赎买过来的战俘外,陈海最终还是决定由沈复、朱为民等人,带领匠师营主力迁往东都山北麓扎根。

谁也不知道玄元上殿在魔獐岭的部署,何时会刺激到魔族也加速对天罗谷的增兵,到时候北陵塞这撮尔势力在这样的危局之中,是根本不够看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北陵山一般,在哪个魔君的手下,被夷为灰烬。

这时候,陈海也只能将东都山当作魔獐岭防线之后的主根据地进行建设。

接下来,一个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在黑风军将卒中广泛传授基本戟法及裂天战戟诀。

陈海暂时不会将天武身相与杀伐兵气的秘密揭开,但基础工作则要立时推进下去。

符少群借用少许的杀伐兵气,就能将他的神魂压制住,令他发挥不出一半的战斗力,甚至符少群能直接将杀伐兵气融入天武身相之中,将天武身相的威力提升一倍有余。

这么好用的东西,陈海怎么可能不用?

黑风军有两万精锐,哪怕仅仅是抽六千精锐出来修炼基础戟法及裂天战戟诀,哪怕最终仅有四分之一不到的人小有所成,但只要能凝聚杀伐兵气,能够借用,陈海就算是面对天位境高手,也未尝没有一战之力。

而且魏汉、孙岱、姜明泽、周桐、朱明峰以及沙天河他们,与手下将卒同施一种的裂天战戟诀,就能够借用杀伐兵气御魔,从而解决掉黑风军高端战力不足的一部分问题。

这么好用的东西,陈海怎么可能不用?

唯一的问题,就是陈海要对裂天战戟诀进行改造,一方面能让普通将卒都很好的掌握,而另一方面也要有足够强的绝学,能让魏汉、孙岱等人将战力彻底的发挥出来。

这一日,在北陵塞上下各自忙得热火朝天时,远处一阵轰鸣声从南方传了过来。北陵塞军纪严明,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每个人都各司其职,丝毫没有眺望的心思。

反倒是陈海、沙天河和姜雨薇等将领站在北陵塞的城头之上,看着那空中的庞然大物慢慢接近。

这是道禅峰所造的第二艘风焰飞艇,随之而来的,还有精元丹、凝血散等低级丹药十数万斤。

陈海将道禅峰所开垦的药田,都全部种植低级草药,足足有上万亩之多,灵气极其充裕,生长一年半到两年时间就能采摘合药,产量也是极丰,加上从宗门换取的其他丹药,这次运入北陵塞的十数万斤丹药,可以说是天量了。

只是这一批运入北陵塞的丹药,都未必能够两万精锐将卒维持半年的日常操训、修炼所需,更不要说将出现惨烈惨亡的战事了。

好在缺额部分,可以从跟九郡国的海贸里可以补足。

北陵谷山庄第一艘风焰飞艇前后造了有三年的时间,而第二艘风焰飞艇的建造时间缩短到一年稍多一些,而东都山北麓的工场,已经开工同时进行第三、第四艘风焰飞艇的建造。

将运送风焰飞艇的赵大成等人安顿了下来,陈海就把姜雨薇唤到精舍之中。

看着姜雨薇一如往昔的干练模样,陈海心中一片思潮。

对于陈海而言,姜雨薇一直以来都是星衡域他最为信任跟依重之人。

给姜雨薇斟上了灵茶,陈海踌躇了一下,缓缓开口道:“如今已经制成两艘风焰飞艇,接下来还将制成第三、第四艘风焰飞艇,打通北陵塞往来东都山的运输瓶颈,接下来,我想让你去东都山主持大局。”

姜雨薇一听怔了一下,皱着秀眉问:“符少群也在北陵塞一线建造军塞,而且那日他言之凿凿,一定会从镇守府请出调兵令,到时候你就要率兵马出塞,与魔族野战,在这个节骨眼上,我如何能走?”

陈海低头抿了口茶道:“你还记得当初在血练场里,我跟你所说的那些话?”

“……”姜雨薇疑惑的看向陈海,不知道他为什么在这时又提此事,跟她去东都山坐镇,又有什么关系?

“你又知道符少群为何而来,又为何盯住北陵塞不放?”陈海将玄元上殿叛变、流阳宫灭亡,太子商缺率部退入血云荒地,最终在亿万魔兵的攻势下身消道殒等等事情,说给姜雨薇知晓,“此时聚集血云荒地的千万魔物,实则是数十年前魔族启用往生大阵送入血云荒地、借亿万魔骸复活的魔兵魔将的神魂。而魔族费尽心机,不惜令当年魔獐岭、天罗谷一线的实力削弱,为的就是抢夺当年被太子商缺带入血云荒地的几件上古至宝。而符少群等一批玄元上殿弟子,突然插手魔獐岭一线的防线,无非也是想控制住进入血云荒地的唯一入口天罗谷!”

姜雨薇以为她之前已经知道够多的秘密,但这时她檀唇微张,半天都不知道合拢起来。

“姜震此时与我合作,最根本还是为了东都姜氏的利益,一旦北陵塞为应付残酷而惨烈的战事,对东都山的索求,暂时会令东都姜氏的利益受损,姜震以及其他的族老,就未必还会继续配合我们了。我希望你去东都山,希望你能成为东都姜氏的核心,到必要的时候执掌东都姜氏的大权,能果断的应对可能将极为惨烈的危局……”

姜雨薇、姜璇都是出身东都姜氏,又都是万仙山的真传弟子,将来的成就在姜泽这些人之前,她们姐妹俩才是东都姜氏的继承人。

陈海现在就希望姜雨薇回东都山掌权,就是预防形势恶化后所可能发生的种种变故。

玄元上殿强势介入进来,陈海也意料不到形势什么时候就突然恶化,只能现在就立即着手做最坏的打算。

姜雨薇一时之间也难以消化这么多的事情,下意识的跟陈海说道:“师兄一心只为卫护燕州苍生,而玄元上殿和魔族大动干戈,只为争流阳宫当年流落到血云荒地及燕州的遗宝,师兄为何不将流阳宫的遗宝交给玄元上殿,以换取玄元上殿对燕州的庇护?”

然而姜雨薇话没有说完,就知道自己这番话太想当然了。

流阳宫亡于玄元上殿的叛乱,玄元上殿得到上古遗宝之后实力继续增强,是能将魔族从天罗谷附近彻底驱逐出去,但到时候又岂会坐看流阳宫的传承在燕州传续下去?

到时候玄元上殿派大军进入燕州,想将流阳宫在燕州的传承连根拔起,而燕州得到流阳宫传承的宗阀、宗门,又岂会坐以待毙,任玄元上殿来杀?

到时候还不是一样杀得天翻地覆、血流成河?

见姜雨薇醒悟到了这些,陈海继续说道:“十数二十年后,天罗谷、北陵塞一线所暴发的战事之残酷、惨烈,可能将远超乎你我的想象,我们现在必须要未雨绸缪起来,到时候才不至于彻底丧失掉对自己命运的掌控……”

陈海的话语仿佛又无边的魔力,把姜雨薇带到了那血肉横飞的战场之中。

姜雨薇也明白一仙修成万骨枯的道理,即便陈海没有明言流阳宫流落异域的上古至宝到底有何神通,她也能明白这些上古至宝对那些天位境绝世强者有着怎样的致命诱惑,也知道在天位境绝世强者面前,在万仙山都不要说外门弟子以及都不能踏入外门修行的寒庶子弟了,就算是内外弟子以及七族的宗族嫡系子弟,也只是他们修仙途中的踏脚石跟蝼蚁而已。

也许是以往曾被当草芥对待过,也许年纪轻轻就成为真传,骨子里的热血没有被无情的岁月抹去,姜雨薇眼下还接受不了这种种残酷的法则,咬牙说道:“行,我去东都山!东都山有两百人丁,青壮也有四五十万之多,这次我回东都山,便将基础拳法、步法、戟法传授下去,或许还能再得两三万精锐可用。”

“好!”陈海点了点头,说道。

目前黑风军虽然编得两万兵马,但只要他对天罗谷用兵,就一定会有伤亡,陈海与周晚晴商量好,将九郡国的战俘统统赎买过来,一方面补充精壮劳力的不足,一方面当作预备役兵员储备起来,但要是后续完全用战俘补充黑风军兵员的不足,军队的士气跟战斗意志就很成问题,最终还是要尽可能多的培养出守土有责的子弟兵。

陈海又跟姜雨薇说道:“东都山北麓虽然和魔獐岭隔着黑毛大漠,但是战况到最激烈的时候,数以百万的魔兵蜂拥而来,区区黑毛大漠将不再是难以穿越的天堑。到时候玄元上殿及西北三宗的兵马,即便牢牢控制住魔獐岭,依旧将有大量的魔兵魔将绕过魔獐岭 ,将战火烧到召泉等黑毛大漠以南的地域去。你这次回去,还要在东都山北麓修造防塞。”

第二日一早,姜雨薇带着赵大成等人,乘坐着风焰飞艇向东都山北麓而去,而负责统领战船,押送战俘渡海的杨隐,在将战船及其他物资,交给姜震运回东都山后,也赶到北陵塞来见陈海,汇报他们此番渡海的艰辛。

陈海给周晚晴写一封信,将基本戟法及裂天战戟诀抄录下来,附在信后,由杨隐再去九郡国时,将信当面交给周晚晴。

虽说此时九郡国的战事没有平息,周晚晴也没有办法抽调太多的人力、物力,支持黑风军,而一旦九郡国的战事平息后,即便周族反对,在周晚晴的主导下,九郡国对黑风军的支持,将远非东都山所能及的——大不了陈海就拿碧海宝船上炼取下来的精玄金,不断的从九郡国赎买物资跟人。

碧海宝船实在是大而无法,缩减到之前的十分之一,周晚晴或许祭用更顺手一些,也就意味着能从碧海宝船上炼取上千万斤的精玄金下来——这也是群仙门当年所剩不多的遗产之一——就也足够陈海狠狠的挥霍一段时间了,只是不想引起额外的关注,只能一点点的拿出来。

因此,陈海也更重注九郡国的经营。

要不是玄元上殿的动作比陈海预料的要早,陈海更希望看到周氏能一统扶桑海。

在陈海上下忙碌、魔獐岭前风云波诡的同时,万仙山依然是平和无比,一派仙家气象。

万仙山玉衡峰之上,一道剑光顶着凛冽的罡空划破长空,从云霄降落下来。

剑光隐去,露出了一个古拙而清癯的中年修士,正是金剑仙姜寅。

姜寅皱眉看了看眼前透漏出晦涩苍古气息的昊天塔,面无表情的就往前走去。

昊天塔不高,仅八九米高,塔前守着两位道胎修士,看到姜寅来者不善,对视了一眼,一脸苦笑地向前而去,拱手施礼道:“姜真君在上,今日掌教真人正在昊天塔内闭关潜修,吩咐过不见外客,不知道真君是不是有什么要紧事要见掌教真人,我兄弟俩可以进去代为传禀。”

姜寅左右看了看,二人吃姜寅那犹如实质的眼神一照,一个个慌不迭低下头来。

眼见着二人不堪的模样,姜寅冷哼一声,冲着塔内缓缓开口道:“掌教真人,我无意为难弟子,希望你也不要让我为难。”

话音落后,过了几息,一声浓重的叹息声从昊天塔内传出,那叹息仿佛饱经了万年风霜雨露一般,带着一种浓浓的岁月气息。随着叹息声,昊天塔那刻印着繁杂道纹的大门无声息的打开。

二人不敢再有所阻拦,就任由姜寅走了进去。

昊天塔似用古铜铸就,然而走进塔中,站在塔中照外看,那塔身却似乎是半透明似,肉眼看不见塔身外的情形,但阳光却能没有阻碍的照射进来,暖融融的。

一个中年人端坐在正中,一道道流金般的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就仿佛被他的身体吸进去似的。

这中年人正是万仙山掌教真君姬江野,此时也正修炼一种万仙山非掌教真人不得相传、借昊天塔所修炼的焚日真经。

“我知道你来所为何事,只是这事情干系太过重大,就算我万年传承的万仙山插足进去,稍有不慎也难逃粉身碎骨的厄运。万年来,你是我万仙山最有希望能踏足上三境的真君,这趟浑水,我们还是不要趟了,你听我一声劝,将柱国将军大印交出去便是。”

姜寅盘膝坐下,一双眼睛仿佛射出金剑一般,看着姬江野说道:“此时雍京来人,倘若真是一心为御魔,我绝不会恋栈不去,不会死死守住西北柱国将军的位子不让出来,但雍京心思不纯,出兵意在流阳宫遗落异域的上古至宝,我们就绝不能将三十六镇的兵权拱手相让啊。到时候要有什么闪失,天呈山、玄yīn谷的魔兵魔将打开缺口,像潮水一样往南涌来,我们要如何应对?”

“雍京派过来的人,也必然是能征善战之辈,你无需太过担心了。”姬江野劝道。

“我的意思很明确,雍京要直接出兵参与对天罗谷的收复、镇守,我们不能阻拦,但即便我不担任这西北柱国将军,掌管三十六镇兵权的西北柱国将军府,也理应由三宗执掌。”姜寅斩金截铁的说道。

看网友对 第八百三十七章 末雨绸缪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