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三十八章 出战(一)

第八百三十八章 出战(一)

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

崇国上层起的这些微澜,魔獐岭一线绝大部分的将卒还无从能感受,但陈海还是能感受到残酷血腥的时代马上就要到来。

建兴十七年冬,执掌西北柱国将军府百年的姜寅上书辞去将职,将蟠龙大将军印交了出去,而新上任的柱国将军乃是太上圣皇秦世民第十七子,同时也是当今坐在雍京皇位上的熙帝秦蟠的十七叔、烈王秦冉。

烈王秦冉下车伊始,对三宗在西北域的地位无意削弱。

虽然他这次带着两万王府虎卫里,虎将、谋臣无数,但并没有调整柱国将军府的官职,没有派自己人将柱国将军府的权柄都掌握过来,更没有调整三十六镇主将任命的意图。

烈王秦冉这次北上,除了精锐虎卫扈从,还带了一大队的绝美歌伎舞姬,他赴任后,平日里更多的时间也只是在王府别院里赏歌赏舞,甚少过问柱国将军府的事务,但陈海他们都知道,这也只是玄元上殿麻痹魔族的瞒天过海之计而已,很快就陆续会有大批的精锐,从雍京分头北上,填入魔獐岭等地的城塞之中。

在姜寅派人送来的信函里,陈海知道姜寅辞去柱国将军是有条件的,就是玄元上殿收复、控制天罗谷需要从雍京调集兵马,不能动用原西北柱国将军府下属三十六镇子弟兵。

原三十六镇子弟兵,在这场雍京直接主持的战事里,将作为二线战斗力,主要承担魔獐岭、屏马山等要隘之地的防御。

在很多人看来,西北域兵力大增,除了担心雍京有可能趁机将势力延伸到西北域来,削弱三宗对西北域的掌控之外,倒不担心魔族能对人族产生有什么威胁。

而为防止玄元上殿有可能乘机削弱三宗对地方的控制力,万仙山、元阳宗和玄皇殿三宗的意见也难得一致起来,就是要加强魔獐岭、屏马山等防塞关隘的建设,确保这场战事结束,雍京的兵马会如期撤出西北域。

北陵塞这边也是建设的重点之一。

虽然三宗对流阳宫的遗宝没有什么奢想,也言明不会承担直接与魔族进行大规模会战的责任,但有机会插一脚,多少也是想着分一杯羹的。

不过,此时就算加大对北陵塞的支持,真正能从燕台关调到北陵塞的物资也很有限。

姜寅则担心三宗过于乐观,低估流阳宫遗宝对魔族的吸引力,低估魔族最终聚集到天罗谷北部的兵力,他除了暗中积极推动加强屏马山等防线的建设外,也接受陈立的建议,觉得有必要重点建设位于魔獐岭侧翼的东都山。

一旦魔獐岭有失,东都山将与屏山马等重要地形连成一片,形成新的防线,不让魔兵有机会渗透到三宗统治的腹地去。

姜寅虽然卸任柱国将军,但威望还在,手里也掌握着常人难以企及的资源,一次就往东都山征集八千匠师,听从陈海的调用。

整个西北域都处于内紧外松的状态之中,包括西北域柱国将军府暗中全力备战,玄阳精铁等物资一下子就紧缺起来。

现在集结东都山的工匠数目超过万人,但无论是修筑城垒、铸制兵甲、打造天机战械,所需要的玄阳精铁都是天文数字,仅靠东都山和曲岩谷那几座贫瘠的矿场,根本就供不上生产所需;而九郡国境内的战事还没有平息,没有多余的玄阳精铁以及低级灵药渡海运来。

是时候要痛宰符少群一刀了,每个月一百万斤的玄阳铁对于陈海而言,无比重要。

年关将至,漫天大雪。

就在北陵塞左近的一个简易哨垒之上,符少群带着几个随从遥遥向北陵塞方向望去。

北陵塞那高耸的城门轰然洞开,一队铁甲精骑当先而出,远远的向北方而去;在精骑的身后,五个千人队簇拥上百辆战车,拖着逶迤的队形,也遥遥向东边进发。

兵马很快就消失在符少群的神识感知范围之中,他皱了皱眉,回身对侍从道:“那日我不管怎么逼迫,陈海都不曾答应出战,现在时间还没过多久,他就率部主动进入荒原的深处,真是奇怪。他有什么信心可以在荒原之上,猎杀罗刹血魔?”

符少群在北陵塞西首的矮寨岭立足之后,就派斥侯将天罗谷周边的地形都摸了一遍,知道目前天罗谷内的八九万精锐魔兵,是以孽境境少君泰官为首。

也许是之前数次都没能将北陵塞强攻下来,反而损兵折将,近一年来,天罗谷里的魔兵已经很少主动出击。

符少群再自负,也不敢率兵杀入充满魔雾毒瘴的天罗谷,去强攻十数倍于己的强敌,他就不信陈海只是带两千精骑、五千车步兵能有什么作为。

符少群身边的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陈海具体的打算。

符少群冷哼了一声道:“我的空子哪里是这么好钻的,陈海要是想拿两千杂魔的头颅来应付我,想要从我这里每月骗走一百万斤的玄阳精铁,恐怕是做梦。”

烈王入主西北柱国将军府,前期也会从雍京调集大量的军事物资过来,玄阳精锐是其中的主项,但就符少群所知,天枢院那边第一批拔给的玄阳精铁,也就十亿斤而已。

他想要从烈王殿下那里,每月搞到一百万斤玄阳精铁也非易事,自然不会叫陈海这竖子轻易骗过去。

他身后一个随从皱着眉说道:“陈海、姜雨薇能在北陵塞立足,跟魔族也是打了几场硬仗,要不我们派人跟上去,看他们具体有什么动作?”

符少群点了点头,派出十数擅长潜形匿踪的精英斥侯,去盯住黑风军出北陵塞的这批兵马,看他们有什么动静,然而符少群第二天在大营里,却等来被陈海派人拿担架抬着送回来十数精英斥侯。

“……陈将军吩咐卑职告辞符将军,他此次率部寻找战机,也是为了兑现跟符将军的赌约,请符将军莫要派人再盯着我们,在这里等候我们的捷报就是,省得再像这次搞出误会,还以为是魔族派出的斥侯,差点就伤了几位师兄的性命。”

符少群看着十数个断手残足的斥候,没想到陈海狠辣下手如此之狠,咬着牙说道:“好,我就在这里,等着陈将军的捷报,将魔兵头颅送过来!”

此时被符少群挂念的陈海正在密林之中前行,而他的方向却不是天罗谷,而是天罗谷以东的方向。

大雪覆盖荒原,稀疏的树林,树叶都已经凋谢干净,天地间显得特别的萧条,阳光从树枝间散落下来,影影绰绰的。

魏汉跟在陈海身旁,瓮声瓮气地说道:“大当家的,我们下手是不是太狠了,大家都是寒门子弟出身?”

陈海冷哼了一声道:“他们何曾把自己当做寒门子弟看?被我们抓到之后,还一个个趾高气扬的,还真以为我不能拿他们如何?”

魏汉耸了耸肩膀,也不再说什么,陈海轻拍金毛狻猊兽,继续往前赶路。

孽境殿少君泰官如今率数万精锐魔兵,龟缩在天罗谷之中,活动范围不超过天罗谷二百里范围,陈海也没有能力直接杀入天罗谷,去啃这块硬骨头。

然而孽境殿少君泰官能够在天罗谷聚集这么多的精锐魔兵,说白了也是得到天呈山的支持,才能做到这一步。

此时在天罗谷与天呈山之间四五万里纵深的荒原上,魔族这段时间也建了不少的小型魔寨,以保证跟天罗谷的联络、物资供应,但由于魔族极可能认为玉虚神殿等重宝就在般度、丹图等魔手里,这时候不想过早刺激到人族的神经,这些新修建的魔寨规模都较为普通。

陈海此次是要绕到天罗谷的北面,去袭击魔族的这些魔寨、猎杀魔兵,以便兑现赌约,能从符少群手里换取玄阳精铁。

队伍行进间,半空中,一只闪烁着青光的灵鹄忽而从云端插了下来,轻盈地落在了陈海的肩头。

陈海取下灵鹄腿上绑着的密信,笑了笑一撒手,任由那灵鹄飞了出去。

不多时,随着一声令下,行进中的队伍又加快了几分,根据消息,一队五千规模的罗刹魔兵数日前从天呈山出来,正途径一座座魔寨,往天罗谷进发。

埋伏魔兵,绝对比强攻魔寨更为有利,陈海当即就调整作战计划……

看网友对 第八百三十八章 出战(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