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一章 三千里禁

第一章 三千里禁

  四大从来都遍满,此间风水何疑。故应为我发新诗。幽花香涧谷,寒藻舞沦漪。借与玉川生两腋,天仙未必相思。还凭流水送人归。层巅余落日,草露已沾衣。

  (苏轼,临江仙,风水洞作,以为题记。)

  ……

  ……

  朝天大陆南方,一片青山绵延数千里,数百秀峰终年隐在云雾中。

  天下第一修行大派青山宗便在此间,普通人极难一睹真容。

  青山外散落着一些普通村镇,其中一座小镇位于西南丘陵地带,因山里涌来的仙雾而名为云集。

  云集镇景致颇佳,适逢初春时节,和风拂面,杨花轻舞,雾气似有若无,仿佛仙境。

  镇上居民行走其间,早已习以为常,酒楼上的游客们则是赞叹不已。

  坐在窗边的yīn三,却只想吃火锅。

  “世间没有一顿火锅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那就用两顿火锅……现在这句话在冥都很流行,听说是从朝歌传过去的,我却觉得应该是益州。你们也知道,我们那儿终年不见阳光,潮湿yīn冷,谁不喜欢火锅?愿蘑菇丰收?你们地上的人喜欢吃,我们吃了几万年早就吃腻了。我就现在想吃顿正宗的火锅,然后回去吹嘘一番,这有什么错呢?”

  他看着在红辣汤汁里翻滚的鸭肠与不时浮沉的花椒,咽了口唾沫,抬头望向桌对面的一名少女。

  那名少女有着一头乌黑亮丽的短发,眉眼如画,稚气犹存。如果她笑起来的话,应该会很俏皮。但她没有,眼帘微垂,细长的睫毛一眨不眨,就像是一幅画像,并非真人。

  房间还是那样安静,窗外行人的脚步声变得越来越清晰。

  yīn三说道:“好吧,我承认自己留下来是想看热闹,但这场大热闹,整个修行界谁不想看?就因为这样,你们就要收拾我?不至于。这位师妹,能不能麻烦你松开这东西,就算不放我走,但让我先吃两筷子,锅里的毛肚和黄喉再不捞可就没法吃了。”

  鸭肠已经沉到了汤底,花椒还在沉浮,毛肚与黄喉若隐若现。

  yīn三吃不到这些,因为一条淡银sè的金属细链紧紧地捆住了他的身体,他无法动弹,更没办法拿筷子。

  少女静静坐在桌边,没有说话。

  yīn三忽然说道:“你的剑呢?如果你先前用飞剑偷袭杀我,我自然防无可防,但现在你就这样坐在我的面前,难道不怕我暴起反击?你真以为这根剑索就能制住我?”

  少女还是没有理他。

  yīn三终于认真起来,说道:“青山宗乃是剑道大宗、正道领袖,难道想不问而杀?”

  少女终于抬起头来,眼睛明亮而清澈,没有任何杂质。

  看着这样的眼睛,yīn三觉得很放松,紧接着却觉得眉心有些微凉,就像一滴雨珠落在了那里。

  一柄小剑静静地悬停在他眼前的空中。

  他不知道自己的眉间出现一道血洞,洞口很小很圆,甚至可以用秀气这种词来形容。

  一道鲜血像极细的瀑布从他的眉心涌出,落在火锅里。

  冥部弟子的血也是热的,与火锅里的汤比起来却是冷的,沸腾的锅面渐渐平息。

  他眼里的生机也渐渐冷却,只留下了些不解的情绪。

  数百粒幽冷的火焰顺着森然的剑意飘向酒楼四周,遇物则散,那是冥部弟子魂火的残余。

  少女神情微凛,双眉挑起,眼角也随之而起,仿佛细细的柳叶,自有一种锋利的意味。

  很快,她的眉便落了下来,若有所思。

  那把小剑飞向了窗外,消失在街上。

  她手指微动,捆住yīn三的那根细链化作一道流光落在腕间,成了一只银镯。

  “我是外门弟子,没有剑。”

  她起身对已经死去的yīn三说道。

  yīn三的尸体倒在地上。

  她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酒楼里响起一阵惊呼,食客与游客们惊慌失措跑向楼外。

  薄雾未散的街上出现一位中年男子,只见他神情淡漠,容颜清瘦,眼神幽冷,自有一派仙风。

  “冥部妖人来我青山宗招摇,死有余辜。”

  听着这话,民众哪有猜不到此人身份的道理。

  来自外郡的游客吓了一跳,赶紧跪倒在地不敢抬头。

  镇上居民也纷纷口颂仙师拜倒于地,但毕竟久居云集镇,对青山宗的仙人事迹听的多,甚至偶尔还能一睹仙师踪迹,清醒的也快些,觉得今日这事太不寻常。

  冥部与人族敌对已有数万年时间,深仇难解,但自两千年前青山宗纯阳真人与当时的神皇联手在大泽击败冥师率领的大军之后,双方之间已经有多年未曾大战,甚至私下还会来往。就算是朝歌都城或是风刀郡这样的地方,现在捉着冥部妖人,除了奸细,往往也只会送入镇魔狱,寻找机会与冥部交换人员或是索要财物,更何况青山宗乃是世外仙派,行事风格向来淡然,今日怎会下手如此之狠?

  微风轻拂,街上薄雾尽散,十余名年轻人聚在了酒楼前,容貌气质俱佳,乃是青山宗的外门弟子。

  “见过孟师。”

  那些年轻弟子向那位中年人恭敬行礼。

  被称作孟师的中年人神情肃然说道:“大事在即,都小心些。”

  众弟子齐声应是。

  孟师又道:“收拾完便离开,莫扰世间太久。”

  那名少女从酒楼里走了出来。

  孟师看着她,神情温和了些许,说道:“腊月不错。”

  说完这句话,一道剑光破空而起,他的身影已然消失。

  ……

  ……

  “师姐。”

  “赵师姐。”

  青山宗弟子们向少女围了过来,脸上满是仰慕、敬爱之情。

  叫赵腊月的少女不过十二三岁,明显比同门年幼,不知为何却被称作师姐。当她吩咐众人清理客栈,消除痕迹,确保那名冥部妖人的魂火碎片不会异变时,也没有遇到任何质疑,威信颇高。

  “仙师说的不错,七日前天光峰便颁下三千里禁,这妖人居然还敢滞留不去,真是找死。”

  一名弟子看着被抬出来的那具尸体,忍不住摇头说道:“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们这里还好,听说就连两忘峰的师兄们都去了浊河镇压妖魔,剑光照亮了南河州。”

  “那算什么?前天夜里,四大镇守忽然同时醒来,满天的星光都被它们吃了一半!”

  弟子们兴奋的议论着,赵腊月没有说话,静静看着灰暗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青山有九峰,隐在云雾中。

  天光峰乃是祖峰,掌门居所。

  两忘峰是第二峰,青山宗最强的年轻弟子都在其间修剑。

  当青山宗遇着真正的大事时,便会启动大阵,并且颁出禁令诏告整个大陆。

  ——大青山外多少里内禁止随意出入,非请者格杀勿论。

  禁令的距离越长,表明事情越严重。

  当年太平真人闭死关之前,青山宗曾经颁下八百里禁令,震惊世间。

  从大青山向外延展八百里,禁令等于覆盖了五分之一的朝天大陆。

  为了配合青山宗的禁令,神皇陛下甚至派出数万大军连夜北上,以震慑北地雪国与冥部。

  如今青山宗居然颁下三千里禁令?

  究竟要发生何等样的大事?

  赵腊月的眼睛忽然眯了眯。

  因为她一直注视着的那片灰暗的天空忽然变得明亮起来。

  日上中天,云雾渐散,远处的群峰若隐若现,仿佛无数对准天穹的巨剑。

  众弟子的视线随她而去,落在群峰之间。

  阳光照在这些张稚嫩的脸上,全是景仰。

  如临大敌,三千里禁,那是因为今天青山宗即将迎来千年里最重要的一件大事。

  景阳师叔祖要飞升了。

看网友对 第一章 三千里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