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六十一章 内部分化

第一千六十一章 内部分化

然而,当他从弗罗斯特口中,得知赫连雄身陷险境,自身难保时,聂天还是很烦躁。
候初兰等人,敢留下来和邪冥族战斗,就是觉得赫连雄要不了太久,便能抵达于此。
赫连雄不来,他们的希望,就断绝了。
弗罗斯特的那番话,声音不高,激战中的候初兰、阮青柳等人,恐怕都未能听见。
聂天突然发出一声长啸,欲图示警。
他的啸声,响彻开来,却仿佛被某种看不见的力量,给层层地阻碍着,竟没能传递开来。
他脸sè又是一变。
忽然间,他就明白过来,弗罗斯特的那番话,只是说给他一人听的。
“不要白费心机了。”弗罗斯特从容不迫,笑眯眯地说:“你知道吗?我们和人族酣战多年,深感于人族的强势崛起,想了很多办法,来对付你们。上一次的那场,席卷各族的战斗,我们其实是溃败方,损失极其惨重。”
“多年后,各族大尊召开数次会议,讨论许久,才找到一条针对你们人族的方针。”
“这个方针,就是以你们人族的天性,来对付你们。”
“我们采取的,乃是内部分化!为了这个策略,我们已暗中布局多年,如今终于看出了成效!”
弗罗斯特畅快地大笑。
“内部分化?”聂天一惊。
“不错,就是从内部分化你们!”弗罗斯特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地述说,“不仅是yīn灵教,死咒宗这一类,被四大宗门排挤,视为邪魔外道的宗门。还有更多的,不满于四大古老宗门统治,如地灵宗般的宗门,因贪婪,和我们早就有了暗中来往。”
“他们,都成为了我们的哨兵,我们的眼线!”
“你们人族的很多动向,我们都能借助他们,提前捕捉。而你们,根本就不知道,有那些人和我们存在着联系!”
“地灵宗的裘寒山,在乾元星域,只是投靠我们的其中一个。还有更多人,你们无从得知消息。赫连雄在周边现身,带领他的麾下活动前,我们就得到了消息,为他也准备了一番厚礼。”
“就是现在!”
“当你们被我的人,堵截于此,被我们痛击时,那赫连雄,遭遇着和你们相似的境况!他能不能活着脱身,都犹未可知,哪还有精力援助你们?”
因弗罗斯特这番话,聂天脸sè灰暗,心中喟然一叹。
他忽然明白,此战,他和候初兰再难依赖赫连雄。
“蓬!”
就在此刻,候初兰的另外一位圣域麾下,域也陡然消散开来。
涌动着的万千残魂,飘荡在他的残碎之域,弗罗斯特轻笑着,又依仗渡魂战甲,以自身的精血催动,施展出渡魂血脉奥妙。战甲上,新的铭文被精血缔结,飞逝向那位圣域者即将消散的魂魄。
残魂,被铭文锁链,硬生生黏糊在一块。
那人眉心,鲜血逸出,结为血块。
血块深处,弗罗斯特的一缕魂影,又清晰地浮现。
弗罗斯特笑的愈发欢快,“看到了吧?这,才是我血脉中,遗传自我父亲的核心之力!有我在此,你们人族每死亡一人,我就凭空多出一具傀儡,多一分战力!我所幻化的冥河,能帮助九阶大君更为强盛,令他们炼化的残魂,凶戾数倍!”
“我一人,能提升他们整体的战力,能影响大局!”
“呼!”
被其渡魂转化,为他所用的那位圣域者,并没有攻击其他人,反朝着他飞逝而来。
那人也是圣域初期,精通寒冰之力,其冰寒刺骨,晶莹如镜面的冰寒之域,渗入了浓郁冥气,呈现诡异的淡青sè。
他在弗罗斯特身前,冷冷停住,眼瞳空洞,眉心血块中,弗罗斯特的魂影,似在咧嘴怪笑。
弗罗斯特的声音,从他本体,从那人口中,同时发出。
“聂天,我浪费口舌和你说了这么多,是因为我要凝炼冥河,保持其存在,其实很费心血。”弗罗斯特怪叫着,“我之前和你谈话时,精血、魂念,渡魂秘术,糅合入战甲,没有多余的力量,和你交战。”
“现在,不一样了。”
“他,就是你的对手了!我倒要看看,你能以那截骨头,斩杀我族八阶的族人,能否以同样的手段,将你们人族的圣域者,也给轻易轰杀。”
弗罗斯特挥手,再次变幻血脉。
那位精通寒冰之力,圣域初期的人族新生傀儡,顿时奔着聂天而来。
虚幻冥河悬浮时,聂天的种种灵魂秘术,都似被压制。
冥魂珠,都无法帮助聂天,抵御那条冥河的威慑。
眼看人族那位圣域初期者,以残存的冰寒之域,呼啸而来,聂天唯一能想到的,还是那截星空巨兽的骸骨。
“咻!”
骨头飙射而出,如一束流光,刺向那青蒙蒙的诡异极寒冰域。
圣域者,域宛如实质,那人的冰寒之域,掺杂着浓郁冥气,结成一块巨大的青sè冰块,冰块透出的气息yīn寒彻骨。
“喀喀喀!”
星空巨兽的骨头,刺透向青sè冰块,内部血脉爆发。
冰块爆裂,万千冰棱、冰剑、冰光,如瀑布炸开,受弗罗斯特调用,铺天盖地的,浇灌过来。
“轰!”
聂天体内,自身的气血,和火焰灵丹的炎能,陡然爆发。
炎龙铠衍化出一片炽烈火海,飞逝而入的冰棱、冰剑和冰光,一进来,就被炽烈炎能燃烧蒸发。
“喀嚓!”
星空巨兽的骨头,裂开坚冰后,射向那位圣域初期的人族族人。
弗罗斯特在血块中的魂影,显露出嘲讽之sè,“很厉害,碎灭战场过后,你的境界和实力,都有了长足的进步。那骨头,锋锐无比,连圣域者的极寒之域,都能穿透撕裂开来。可惜,这样还是不够。”
“血脉!幽暗魂界!”
一滴滴精血,离体而出,融入圣域者的残破寒域。
寒域中,混杂着的青sè冥气,似被激发,被其精血赋予无穷能量。
那条悬在他头顶的冥河,分出一缕溪流,注入其中,形成一个幽禁灵魂,令灵魂不能挣脱的结界。
结界形成,聂天和骨头的灵魂、气血联系,变得断断续续。
“给我滚出来!”
弗罗斯特怪笑,从那幽暗魂界深处,以圣域者魂魄之力,聚涌为一只巨手。
巨手同为虚幻,却滚动着冥气,释放出捕抓灵魂的气息。
巨手,由结界内探出,隐隐抓向聂天。
聂天的灵魂识海,骤然掀起波浪,魂力扭曲着,真魂似被看不见的力量捆缚着,一点点地,要飘离出灵魂识海。
“拘魂幽手!”
和邪冥助的阿姆斯、阿布鲁兄弟,在浮陆有过战斗的聂天,看到那大手抓来,立即认出了,这正是邪冥族的独特秘法。
阿姆斯、阿布鲁兄弟的拘魂幽手,不蕴含冥河之力,威力有限。
但弗罗斯特的这一式,却令聂天惊心动魄,生出强烈的危机感。
他识海中,一颗颗星魂,绽放出绚烂的星芒异彩。
“星链!”
他不断牵引出,星魂之力,动用碎星古殿的灵魂秘术,去缠绕自身的真魂,防止被弗罗斯特给拽出来。
“血脉!生命禁锢!”
与此同时,他眼瞳深处,将弗罗斯特映照而出。
三滴生命精血,沸腾燃烧,生命血脉突破到七阶时,觉醒出来的全新血脉天赋,被施加向弗罗斯特。
生命禁锢一出,由聂天释放出来的气血海,延伸到弗罗斯特。
燃烧的精血,为聂天提升着浓烈气血,竟然无视所谓的幽暗魂界,并轻易地穿透,流逝向弗罗斯特。
生命禁锢的施展,针对的对象,若要发挥最大作用,对方的血脉极限,最好是和自身相当。
聂天的生命血脉,恰为七阶,和弗罗斯特正好保持一致。
生命禁锢立显奇效!
被弗罗斯特以渡魂,影响为傀儡的人族圣域者,眉心血块内,属于弗罗斯特的魂影,骤然淡化。
连弗罗斯特头顶的,那条虚幻的冥河,也渐渐变得模糊。
弗罗斯特呆滞当场,只觉得他的血肉之躯,他的一滴滴精血,都被禁锢着,动用艰难。
……

(本章完)

看网友对 第一千六十一章 内部分化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