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二章 斩天一剑

第二章 斩天一剑

  “稍后看着何等样的天地异变,都莫要惊慌。”

  青山宗弟子要求镇上民众各自回家,不多的一些游客也赶回了客栈,街上很快便被清空。

  一名弟子看着地上的那具尸体不解问道:“这名冥部弟子魂火普通,法力低微,怎么就敢留在这里?”

  有弟子应道:“谁知道?也许他就是想看师叔祖飞升,这等盛景,谁不想看?”

  忽有风起,道畔大树青叶纷落。

  弟子们抬头望向天空,只见数百道剑光在高空各处向群峰而去,其后又有十余道法宝特有的莹光充斥天空,最后一座极大的莲花座渡空而至,禅息飘飘竟较天空更为高远。

  “难道那是悬铃宗的老太君?”

  “无恩门主!”

  “镜宗长史!”

  “那道剑气冲天而起,不可一世,莫非是那人?”

  “两忘峰的师兄们回来了,上德峰的司长老也回来了!”

  “居然卷帘人也来了?”

  弟子们震撼的无法言语,若非今日大事,他们哪有可能同时看到如此多的大人物。

  赵腊月没有理会这些事情,提起yīn三的尸体向镇外走去。

  ……

  ……

  那位孟师没有离开小镇,而是站在镇外一棵高树上,看着那座高峰,情绪有些复杂。

  景阳师叔祖辈份极高,乃是太平真人的师弟,便是掌门大人也要恭恭敬敬地喊他一声小师叔。

  据说这位师叔祖天赋极其惊人,创造了修行界无数难以想象的纪录,但常年在第九峰里静修,很少见外人,诸峰里那些大弟子都没有几个人见过这位师叔祖的真面目,更不要说他。

  今日不止各大宗派掌门齐至,很多隐居的世外高人也来了。

  他没想到就连那位传说中的佛宗禅子也来了。

  听闻在云层深处可能还隐藏着别处大陆的大能。

  果然是千年来未见之盛事。

  如果那道剑气来自剑神,刀圣呢?

  孟师的情绪有些茫然。

  那些名字离他太远。

  那座山峰离他更远。

  关于那位师叔祖,他只是听过一些传闻而已。

  据说掌门当年继位后提到在峰间隐修的这位长辈时,只说了小师叔三个字便不再多言,有太多的不尽之意。

  他明白这是为什么,就像整个青山宗都明白,为何上德峰的剑律师伯提到这位师叔祖时从无敬意,只会冷哼。

  小师叔祖是青山宗乃至整座大陆修行境界最高的强者。

  但从踏入青山的那一天起,他便在峰间静修,很少在人前现身,更不用说出手。

  他没有代表青山宗参加过梅会,没有与朝歌的皇朝强者切磋过,没有与别派的隐藏高手较量过,修行门派与冥部长老的隐秘血战里看不到他,就连当初与雪国三场修行强者的大战里,也看不到他的身影。

  漫漫修道路上,他什么都没有做过,只是修行。

  是啊,只有这种心无外物,断情绝性的修行者,才能走到修道路的尽头,去往难以想象的境界吧。

  只是,这样的修道生涯……师叔祖的修为再高,对他们这些后辈弟子有什么意义?对青山宗有什么意义?对天下苍生又有什么意义?

  再如何惊世骇俗,传说终究只是传说,不可能存在于真实的世界里,那么便走吧。

  看着雾中若隐若现的那座高峰,他的唇角露出一抹微涩的笑容。

  待他看到赵腊月提着那名冥部妖人的尸体向镇外走去,笑容里的苦涩意味消失,有些吃惊,很是欣慰。

  整个世界都在看着那座山峰,她却不看。

  小小年纪,道心何以如此宁静?

  不愧是整个青山宗都在暗中注视的天才少女。

  忽然,他脸上的笑容消失,再次望向那座峰顶。

  正如他所说,有资格望向那座山峰的人,这时候都在望着那边。

  群峰间的云雾如同被一只无形的巨手搅动,剧烈地卷动,向着四野淌去,渐渐露出了湛湛的青天。

  云层深处的几个模糊光影被迫现出身形,向着青山宗所在的天光峰行礼,似乎从容,其实颇有些尴尬。

  在更远处的地方,两团泛着幽冷火焰的黑影,高速向后撤去,显得很是狼狈。

  孟师能猜到其中一位应该是冥部的大祭司,另一人又是谁?

  青山大阵没有发起攻击,有笑声从天光峰上响起,同时生起的还有一道极为森然的剑意。

  那道剑意仿佛波浪一般向着群峰四周扫去。

  一道剑光自崖间而起,仿佛被迫回应,飘然而去。

  直至那道剑光退出三千里外,来到西海之上,来自天光峰的剑意才渐渐平息。

  “掌门出剑了!”孟师微惊。

  有资格让青山宗掌门动用承天剑的人,整个大陆也没有几个。

  西海之上那道冷光,便是剑神的剑?

  ……

  ……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哪怕是这些名动宇内的大物接连现身,对第九峰都没有什么影响。

  那座孤峰还是那般安静,仿佛毫无气息。

  忽然,天地变sè,十余道闪电撕裂碧空,数十团天雷轰向孤峰!

  那些蕴藏着天地之威的雷电未能触着峰顶,便被斩成了碎片,化作了青烟。

  因为孤峰里生出一道剑光。

  没有人知道这一剑与先前的承天剑究竟谁更强。

  不要说这位孟师,就是三千里外的那些大物也看不出来。

  孤峰上出现的那道剑光看起来没有任何威力。

  那就是一道剑,简单极了,很随意地斩向天空。

  天雷却遇之而灭。

  剑光继续向上。

  嘶的一声轻响。

  湛蓝的天空上多出了一道极细的裂口。

  无数似金似玉的光浆,从那道裂口里流淌下来,遇风而散,化作无数光点,照亮了整个大陆。

  一剑斩天?

  典籍之上的那些大修行者飞升时,都是靠自身修为与天雷苦苦相抗,直至最后通过考验,天雷停歇,光浆如天女散花般落下,方能看到那条通天大道。

  今日景阳师叔祖却是根本不待第二轮天雷来临,便主动出剑。

  难道他要用自己的剑,强行斩开一条通天之路?

  这是何等样的气魄!又是何等样的自信!

  孟师震惊无比,脸sè苍白,嘴唇微颤。

  西海上的那道剑光之主,还有在青山宗里观礼的强者们,看着这幕画面,也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孤峰之上,那道剑光依然在向天而去。

  罡风呼啸而至,天雷轰隆不停。

  那道剑毫不理会,只是一意向上。

  如果说这是天地给予将要飞升的修行者的最后考验,这道剑光的回应可以说是完全无礼。

  天地之威与那道剑意的交战,早已驱散群山间的云雾,青山宗九峰终于首次同时出现在世人眼中,却无人注意,因为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那道剑光上。

  那道剑光离天空的距离越来越近。

  天穹裂口越来越大,淌落的光浆越来越浓,令天地间变得越来越明亮。

  无论是镇上的民宅还是峰间的崖洞,都镀上了一层金光,仿佛真实的仙境,或者神国。

看网友对 第二章 斩天一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