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三章 再次踏进那条河的白衣少年

第三章 再次踏进那条河的白衣少年

  赵腊月提着yīn三的尸体向着镇外走去,脚步踩在青青的草上,很是轻快。

  来自天空的明亮光线把她娇小的身躯在地面映出了一道极长的影子,然后渐渐被更加明亮的光线变淡。

  整个大陆最重要的事情正在发生,她却没有回头去看,只是看着身前的影子浓浅变化,似乎这比天地异象还要更加有意思。

  没有人注意到她,自然也没有人看到她的神情终于有了变化。

  她唇角微扬,在笑。

  群峰间渐有喝彩声起。

  镇里似乎有欢呼声。

  随着天地越来越明亮,欢呼声越来越响亮,她的笑容越来越盛,直至露出颊上浅浅的酒窝,有些可爱。

  她真的很开心,也有些遗憾。

  如果能与师叔祖这样的天才处于同一时代,那该多好。

  无论求学问道,或是别的什么。

  群峰间的欢呼声忽然消失。

  没有什么意外。

  此时的安静代表着美好的祝愿。

  就像照亮世间的光线一般。

  当然,终究还是会有些怅然。

  景阳师叔祖飞升了。

  赵腊月终于转身,望向天空。

  看着那道逐渐消失的裂口,还有那道已经快要看不见的剑光,不知为何,双眉微挑。

  她望向手里提着的那具尸体,笑容渐渐敛没,有些疑惑与不确定。

  ……

  ……

  云雾里有不尽湿意,溪涧往往与之相伴。

  离云集镇不远便有一道溪水,那道溪水带着薄雾,绕着高崖与低丘流淌,前行数十里,重新进入另一座山峰的山壁。

  溪入山壁不知多远,水道渐宽,光线渐亮,竟有一间石室,壁上镶着世间难得一见的明玉。

  石室很简单,只一张与山壁相连的石床,床前有两张已经烂掉的蒲团。

  一名少年背着双手,偏头看着石床,偶有风起,掀起白衣。

  石床上躺着一个人,浑身是血,到处都是伤口,或窄或宽,或深或浅,根本无法分辩究竟是何种兵器所伤,衣服也破烂不堪,哪里还认得出是天蚕丝所织的布料,那条腰带还很完整,有股极淡的煞气时隐时现,竟是冥蛟筋所做,上面系着一块腰牌,却似乎是普通黑木雕刻而成。

  此人气息全无,早已死去,诡异的是,脸上始终笼着一层雾气,无比幽深,无法看清楚容颜。

  少年站在石床前,看着那人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终于说话了。

  “真……烦。”

  他的声音很干净,却有些发涩,语速非常缓慢,似乎很少说话。

  光线落在他的眼睛里。

  他的眼睛就像一片大海,看似平静澄清,却无比深广,藏着无数风暴与浪涛。

  有不解,有愤怒,有遗憾,有些疲惫,还有些与年龄完全不符的沧桑。

  片刻后,他眼里的所有情绪尽数消失,只剩下一片平静。

  就像是云雾消失在九峰间,又像是那些自天而落的光浆最终化为虚无。

  “有些羡慕你,可以好好休息,我却还要再忙这多年。”

  白衣少年对石床上的死者说道。

  死者的腰带微微一动,那块木牌忽然消失。

  一道寒光离开石床,绕着他的身体疾飞,把石室照耀的光彩不停,片刻后才在他的眼前停下。

  那是一道飞剑,长约两尺,两指粗细,剑身光滑如镜,除此再无奇处,却给人一种极不普通的感觉。

  白衣少年抬起右手,飞剑自行落下,啪的一声轻响,卷在他的手腕上,渐渐变暗,就像一根普通的镯子。

  转身走到溪边,白衣少年忽然想起当年那人对自己说的那句话。

  ——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里。

  真的如此吗?

  想着这个问题,他走进了小溪。

  ……

  ……

  溪流在山腹里穿行不知多少里,在山峰另一边穿出,成一条十余丈高的细瀑,很是好看。

  白衣少年顺着溪水从崖壁间落下,准备踏水而行,双脚却已经踩破了水面,落进了湖里。

  直至飘到湖水深处,双脚触着湖底,他才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些错愕。

  但他似乎不知道应该用怎样的表情描述错愕这种情绪,所以看着有些呆呆的。

  微寒的湖水对他没有什么影响,他睁着眼睛向四周望去,看到了湖底的一块石头。

  他把那块石头从湖底抱了起来,顺地势向前走去,离水面越来越近,直至走出湖水,来到岸上。

  一声闷响,地面震动,岸边的水微生波澜,那是他放下了怀里的石头,可以想见这石头多么沉重。

  他浑身湿透,觉得有些不舒服,动念准备用剑火把身体弄干,却发现什么都没有出现。

  还在滴水的头发与紧贴着身体的湿衣,提醒他这时候应该生堆火,他接着想到,自己从来没有生过火。

  他偏着头,回想很多年前看过的那些书,用干涩的声音复述说道:“需要干草与粗细不等的树枝。”

  确认左耳里的水已经全部流出,他向右偏头,继续翻找着那些久远的记忆,说道:“如果没有火石,就需要水晶,或者钻木。”

  岸边便是一片树林,他走到林间,伸手抚去,落木簌簌而下,很快便堆成了一座小山。

  他从里面挑拣了一块最平滑的木片,垫上树皮下的几根絮丝,心念微动,腕间的银镯重新变成那把小剑,悬停其上。

  锋利的剑锋隔着絮丝抵着木片,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旋转起来,很快便有了火星,然后是青烟,接着便有焰起。

  衣物搁在树枝上,冒出蒸气。

  看着那些蒸气的浓淡与升起的速度,少年很轻易地计算出还需要三刻时间,衣服才能全干。

  这段时间用来做什么,对他来说是不需要思考的事情。

  所有时间对他来说都只有一个用途。

  他盘膝坐下,闭眼开始静思修行,显得特别自然。

  但下一刻他便睁开了眼睛,茫然想道,入门口诀是什么来着?

看网友对 第三章 再次踏进那条河的白衣少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