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三十九章 出战(二)

第八百三十九章 出战(二)

从魔獐岭到天罗谷的荒原,地形上相对狭窄,两边都是风暴狂乱的荒漠,但过了天罗谷往北,地势渐渐开阔起来,一直到四五万里之外的天呈山,皆是灌木藤草疯狂生长的荒原。

传说荒古时神魔曾在这片地域恶战不休,将高耸入云的崇山峻岭,打得粉碎,才留下大片的荒原跟沙漠;也由于这片荒原受神魔之血的灌溉,使得荒原深处到处都是能吞噬人兽的凶险之地,也到处蔓延生长毒草魔藤。

即便上万年以前,极盛一时的流阳帝国曾将天呈山以北的地域都占据过来,但人族从来都没能真正大规模的成功开垦过这片荒原,然而这片荒原此时却是魔物栖息繁衍的乐园。

虽说魔族以这片荒原所栖息的杂魔为食粮,但孽境殿少君率八九万精锐魔兵龟缩在天罗谷里,还要源源不断支持血云荒地对燕州的攻势,还需要从天呈山源源不断的运输物资南下。

而在这四五万里纵深的荒原里,分布有二百余座简陋魔寨,像一长串的魔链,将天呈山与天罗谷连接起来——有些重要的魔寨,可能会有上千魔兵驻防,有些魔寨可能就十数魔兵。

即便不是跟符少群的赌约,为了切断天呈山对血云荒域的支持,陈海也会出兵骚扰甚至想尽办法切断魔族的这条补给线。

此时在天罗谷以北的四千里外,陈海率七千兵马,正潜伏一座山峡的深处。

为避免被天罗谷的魔族精锐盯上,陈海先率部潜入沙天河当年的老巢,从横七竖八的地下岩洞,先进入天罗谷西翼的深峡穿过去,然后一路借着深邃峡山、茂密的森林掩藏行踪抵达此地。

明明仅有六千里的直线距离,陈海他们足足走了一个多月,才成功潜伏到魔族控制的腹心之地。

通过流云照影镜,陈海能清晰看到五千魔兵,正从三百里外缓缓南下,只是在他的神识感知之下,这五千魔兵出乎想象的强大,看着应该是某位魔君的近卫精锐,仅明面上就有三樽魔侯级魔族强者统领着这支精锐战力南下。

虽然还隔着三百里,陈海不借助流云照影镜,也不借助他那能延伸到三百里外感知到微弱气息变化的强悍神识,便是直接往北望去,也能看到北方的天空隐隐有魔煞血云冲天而起。

人族精锐能凝聚杀伐兵气,魔族心里的杀戮意志更暴烈、强烈,当足够多的魔兵精锐汇聚到一起,又或者说魔兵的杀戮意志足够强,也会凝聚类似杀伐兵气的杀戮血云。

之前黑风军的斥侯,主要是通过驭兽术,控制荒原里灵智低下、极容易控制的杂魔接近这队魔兵,但能侦察到情报很有限,也没有侦察到这支魔兵这么强,极可能是某樽魔君级存在的近卫战力,都让人担心这位魔君是否就隐藏在这群魔兵里。

魔君级存在要是刻意收敛气息,陈海此时相距这么距,自然还是无法能感知出来;毕竟从道胎境到天位境,是一个巨大的跨越。

要不然麾下拥有好几百道胎境的万仙山,此时也不会仅有十数天位境真君坐镇了。

而在魔兵那长长的队伍当中,还簇拥着四五十辆巨大的骨车南下。

这些骨车由高大无比、同时又力大无穷的魔蹄兽拖拽着,看着那些骨车过去之后,在荒原深处留下深深的印辙,陈海估计里面藏有不少好东西,要不然也犯不着跨越几万里运送一些破铜烂铁到天罗谷,也不需要动用这么精锐的魔兵护送。

那股魔兵已经距离陈海已经不到三百里了,但黑风军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如同陈海一般淡定,陈海这会儿能听到很多将卒这时候呼吸都已经紧了,摆弄兵甲的小动作也多了起来。

虽说统领这次魔兵的三樽魔侯级存在,魏汉连踹带抽的喝斥一通,让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兵卒都藏到岩洞里去,又不耐性的跟陈海抱怨道:“这一次带了四千新兵蛋|子,都没有怎么见过血,乱糟糟一团,能打仗才叫见鬼了,只希望不要误了将爷的大事。”

陈海笑道:“不妨事的,总是要有第一次的,多打几仗就好了。”

“这一仗怕是不好打……”沙天河凑过来说道。

沙天河不像陈海能“看到”杀戮血云,但三百里外的五千精锐魔兵,都是清一sè的青鳞魔,哪怕最普通的青鳞魔兵,都有人族辟灵境武修弟子的战力,而且罕见的都装备各种魔甲。

而除了战矛跟巨大的骨盾外,每头魔兵还背负数支到十数支不等的投掷骨矛。

如此精锐的魔兵,在姜寅率西北边军主力收复魔瘴岭之后,沙天河在这一片的荒原里,就没有见过,何况他们现在还不知道那两百辆巨大的骨车里,所装的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有没有魔君级存在潜藏在这支魔兵队伍里,他们没有发觉。

“不好打也要打!”陈海斩金截铁的说道。

他感知不到那四五十辆骨车内部有什么异常的气息透漏出来,有可能是最为寻常的金铁之物,自然不会有什么异常的气息泄漏出来,但真要如此,却犯不着动用如此精锐的魔兵押运。

而且每一辆骨车都有七八丈长,看车辙深浅,每辆骨车装载的东西都差不多有七八万斤甚至十数万斤重,用十数匹力大无穷的魔蹄兽拖拽着而行。

看得出每一辆骨车里应该都装着一件大型物件,要不然完全可能分摊到更多小型骨车运输,实际能让这队魔兵移动的速度更快一些。

因此,陈海更怀疑魔族是用某种特殊的手段,将骨车完全封禁起来,不让外人有机会察觉到骨车里运送的东西。

这队魔兵是往天罗谷而去的,这么多辆骨车里运送的东西,要么用来针对北陵塞的,要么是运入血云荒地针对燕州的。

是让这队魔兵将这些东西运入天罗谷更容易对付,还是此时打这队魔兵一个措手不及更容易对付,这显然是陈海不用考虑就知道的选择。当然,眼前这队魔兵是出乎想象的精锐,但围绕天罗谷的人魔战事一旦展开,北陵塞随时有可能会被碾灭掉,陈海还能说畏惧眼下打一两场硬仗?

陈海当即将沙天河、墨翟、魏汉、魏廷、周桐、姜泽、孙岱等人都召集过来,商议接下来的战术安排……

*********************

渐渐的,日头已经偏西,在寒冷的冬季,式微的阳光已经无力再用光热去驱逐荒原上的酷寒。

逶迤了三四里的魔兵来到了一处山谷之中,这山谷葫芦形状,有二三十里长,两侧的山崖笔直如刀削,数千米高耸,悬崖上稀稀疏疏地有几颗枯木,疮夷得很。

一头身骑三丈多高血蹄巨兽的紫鳞魔侯无聊地打了个呵欠,咒骂了一声这滴水成冰的天气。

紫鳞魔巫达,乃魔胎后期的修为,也是孽境殿的一员魔侯老将。

四千里路,对巫达来说,是三四个时辰就能跨越的距离,但为了押送身后这些骨车所装载的东西,率领五千精锐魔兵,却还要走上半个月才能到达天罗谷,这也令巫达心情烦躁不爽。

他也不知道早就失势的少君泰官怎么就突然得到大魔君的青睐,除了之前派兵派将外,这次竟然将这么紧要的物什,都给他送过去。

巫达回身呵斥了几下,刚要让巫青、乌额图从两翼督促队伍速度再加快一些,突然间两声巨响从身后七八里外的高崖半山腰响起,回头就见队伍后方有数道人族身影掠起。

这些人族飞到半空中双手怒掷,数道流光射向半山腰,掀起惊天动地的巨大动静,紧接着就见石壁出现蛛网状的裂痕,很快一堵竹笋状的孤峰就往谷道折断过来。

“撼地符!”

巫达刚要出手,就见那几名人族玄修就往两翼的山岭里遁逃,他以为少君泰官在天罗谷从拥有近十万精锐,一定能令人族不敢越过天罗谷,所以他一路南下,也没有放出斥侯,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人族的埋伏。

一时间巫达也不知道人族在这里有多少伏兵,这时候只感知到前面山腹岩洞里有大量繁杂的气息传出,他这时也不管后路被断峰截断,只是带着兵马往前更开阔的谷地推进,他就想看看,到底有多少人族瞒过泰官那蠢货的眼线潜伏过来,竟然妄图伏击他们!

三个道胎,几个道丹,七千孱弱的人族战士。

久经战阵的巫达看着陈海率部从前方的岩洞里鱼贯而出,封堵前面的谷口,忍不住要咧嘴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一刻,他不再觉得这次只是无聊的任务,最起码有人族鲜嫩可口的血肉可以供其品尝!

自打从天罗谷撤兵之后,他已经十几年没有品尝到这些美味了——再说,对他这一级数的魔族强者,想要通过血炼吞噬提升实力,也必需要同修为境界的美味才行。

巫达仰天发起嘶吼,扬起手中数千斤重的陨铁巨锤,让巫青、乌额图各率一部精锐守住侧翼,小心狡猾奸诈的人族从侧翼骚扰,他则亲率主力精锐,将数十辆骨车簇拥到中间,整顿好进攻阵型,往谷口徐徐逼去。

五千车步兵在两千铁甲精骑的簇拥下,居然敢直面他们的冲阵,巫达都怀疑这伙人族是不是脑袋坏掉了。

看到距离人族战阵剩不到三千步,巫达拳头大小的鼻孔重重呼出了一团团白雾般的寒气,勒住跨下的血蹄魔狡,随即他身后一千青鳞魔兵从两翼走出,取下身后的骨矛,带着摄魂夺魄的啸声,如蝗群一般朝人族阵中狠狠的投掷过去。

陈海都不用下令,就见天地之间微微一震,两个数十丈大小的巨盾迎风而起,横档在阵前,在上千骨矛的怒掷,激烈一团团精芒,但最终还是将上千骨矛都挡了下来。

眼前这队孱弱的人族兵马竟然拥有两座四柱诛魔阵,看来还是不容小窥啊,巫成敛起巨大的血sè魔瞳,盯着人族兵马将十数辆要比寻常诛魔战车更加巨大、厢甲更加厚重的战车,推到阵前,战车上架设三四十具巨弩。

这些就是令少君泰官只敢龟缩在天罗谷内不敢动弹的重膛弩?

巫达虽然渴望痛饮眼前这些人族的鲜血,但他不是莽夫。

泰官龟缩天罗谷内不出,在天呈山很受质疑,虽然泰官的辩解也令很多魔侯、魔君不屑一顾,但巫达今天遇上了,却不会不多加一分小心,这时候则是让持有坚固骨盾的魔兵往前组成密集阵形,形成三道坚不可摧的盾阵,掩护后续的魔兵往前冲锋。

看此情形,陈海从乾坤宝袋里取出逆雷戟、青煞剑。

沙天河看此情形也祭出血灵刀,他心里都清楚,陈海要不能亲率精锐正面将魔兵的盾阵撕开或者压制在缓坡下,重膛弩就很难发挥应有的作用。

魔兵的这些骨盾,比玄阳精铁所铸的两寸厚重盾还要坚不可摧。

重膛弩不是不能撕裂、摧毁这些骨盾,但要摧毁一面骨盾,少说需要重膛弩怒射上百支玄阳重锋箭才成。

然而眼前这队魔兵装备太精锐,结成梯阶式的三重盾阵,共有两千余面巨型骨盾,可以轮替着上前封挡箭雨。

理论上来说,需要在魔兵冲入己方阵列之前,发射十万支以上的玄阳重锋箭,才能将魔兵的三重盾阵撕得七零八散。

而他们所携的四十六具重膛弩,即便中间不出一点卡壳或磨损过热的问题,发射十万支玄阳重锋箭都需要接近四分钟的时间;而魔兵冲过两千步的箭雨封锁区,则仅需要一分半钟的时间。

这意味着陈海要不能亲率精锐,将魔兵的冲锋压制住,让魔兵精锐杀入阵中,他们将难逃全军覆盖的惨淡结局。

魏汉、姜泽、周桐等人,都颇为紧张的抓住手里的战戟、灵剑,也将储物戒里的道符分门别类的又整了一遍。

陈海传授他们兵术,最主要的一点就是让他们学会计算、推演敌我战阵此消彼涨的种种变化,此时他们看到魔兵战阵变化,也都知道眼前有硬仗要打,前面不能扛住,仅凭阵后四架超级重膛弩,根本不可能将敌阵搅乱掉,而等魔兵集群冲上来,那等待他们的就将是全军覆灭的下场。

“昂!”墨翟怒吼一声,缓缓变回墨蛟真身,上百米长的庞然妖躯,横陈在人族阵列的上空,巨大而狰狞的鼻孔里,喷吐出寒霜之气,令左右的温度陡然间就下降了几度。

陈海轻轻拍了拍跨下的金毛狻猊兽,从前阵诛魔战车的空隙前走出。

五百打头阵的铁甲精骑也在魏汉、孙岱的统领下,也从两翼往陈海身后的阵前中央场地集结,将两翼的空间留下来,留给重膛弩集中扫射。

这时候魔兵前阵已经进抵到两千步外,四架超级重膛弩最先发动起来,将四枚暴炎重锋箭往魔兵阵列后方射去。

四枚暴炎重锋箭刚抵达魔兵阵列上方,就被魔将斩出凌厉的刀气当空斩断,化作一蓬蓬烈焰流炎,往下方的魔兵覆盖过去。

四枚暴炎重锋箭自然难以扰乱魔兵后阵,主要目的也是希望能不断的对魔兵造成一些干扰。

魔兵前阵的冲锋猝然间开始加速,重膛弩的机括发动声,像是密集起的雨点轰打下来,玄阳重锋箭在两翼形成两道金属洪流弹奏出死亡乐章。

只是这一次的魔兵前阵防御严重的强固,所以朱明魏在阵中指挥,是尽可能将重膛弩的射击点集中在左右两个点上,以更快的速度将一面面骨盾撕成粉碎。

虽然这么做,能使得撕裂、摧毁骨盾的效率更有效、更快,但魔兵的伤亡实在是相当有限。即便每过一息短时,就能将一头精壮的青鳞魔兵,连同骨盾以及它们身上的魔甲或铁甲撕成粉碎,但这点伤亡,对眼前五千精锐魔兵,根本算不上什么。

那三樽魔侯应该会完全愿意付出一二百精锐魔兵的伤亡,杀入他们这边的阵中。

这时候两组诛魔战车也凝聚两柄诛魔巨剑,往魔兵前列的盾阵横扫而去。

三樽魔侯级的存在,这时候自然不会看到己方的盾阵被扰乱掉,也动了起来,二十多米高的魔躯,各持巨大的战锤、战矛、魔刀,迎着诛魔巨剑怒斩过来。

陈海此次出兵,虽然没有将精锐尽调出来,但两组诛魔战车所用的阵法师,却是黑风阵目前最精锐的两组,他们主持四柱诛魔阵,所凝聚的诛魔巨剑,虽然不能跟天位境强者出手相提并论,但也超乎寻常道胎境强者所能抵挡的水准。

然而在三樽魔侯出手时,陈海感受到它们要比刚才未动时,气息及实力更强出数筹,甚至浑身也透漏出有别于魔煞的隐隐血芒。

特别是为首那头紫鳞魔侯,这一刻,力道打得出奇,一锤竟然就将一柄诛魔巨剑给轰成一团碎光流影,仿佛真正的上古魔神降临,令沙天河看到心惊胆颤,他之前也有机会跟魔族打打杀杀,只是没有想到,即便是同为魔侯级的存在,在魔族内部竟然存在如此巨大的差异,就跟人族普通道胎境强者与青鸾榜中人物相比一样。

然而陈海这一刻更震惊,他没想到这些魔侯级的存在,竟然也能借用类似杀伐兵气存在的杀戮血云,在战阵之前提升自身的肉身战力!

除了三樽魔侯级存在外,那些修成血丹、魔丹的魔将级存在,这一刻借用杀戮血云,实力竟然也有些不同程度的提升。

陈海祭出殛天塔,释出一道紫霄神雷,往那紫鳞魔侯当头轰去,未曾想紫霄神雷竟然没能将那紫鳞魔侯身上的血芒撕开,伤及其肉身!

陈海细想下来,也按捺住心里的震惊,心想武道与神魔炼体同出一源,武道淬体,更本质上就是神魔炼体,听左耳说天武之道最早也是脱胎于神魔,最终经人族之后发扬光扬。

陈海猜想借用杀伐兵气、杀戮血云,魔族应该才是老祖宗,要不然魔族仅仅凭借肉身,怎么可能跟擅长炼器的人族缠斗几十万年而不落下风?

看到紫鳞魔侯已经一骑当先,杀突出来,陈海当即轻轻一跃,踩到金毛狻猊兽的后背上往前而行,相距百余丈,逆雷戟反手翻出,在半空凝聚一道百丈长的戟芒,朝紫鳞魔侯当头怒抽过去!

“小小人族,敢在本尊面前争锋,今日叫你死无葬身之地!”巫达咆哮着,巨臂挥动一对陨铁巨锤将戟芒击碎后,又猛然在胸前对撞,就见他身前形成一道黑sè的冲刺煞芒,往陈海当头射去。

“昂!”墨翟咆哮着喷吐出一道玄霜之气,仿佛霜雾巨龙往紫鳞魔侯巫达席卷而去,与陈海一起,将眼前这强悍得过分的紫鳞魔侯压制住。

这一刻魏汉等人率五百铁甲精骑,跟魔兵前阵撞到一起。

魔兵精锐无比,普通青鳞魔兵都差不多有四米高,而铁甲精骑跨下皆是披甲的黑狡马,虽然在相撞的一瞬间,无数战骑就被直接撞得肢断骨残,但瞬时间的冲击力,还是人族的铁甲精骑略强一筹,将一批持盾魔兵撞翻在地。

这也是养一头黑狡马靡费极巨,陈海仍然要在北陵塞不断扩大战骑规模的关键因素。

人族辟灵境精英武修弟子,单打独斗或许不比精英级的魔兵稍差,但冲锋陷阵时,没有什么腾挪的空间,甚至道符、法宝在近距离接战时都不怎么管用,而纯粹是力量的较量,人骑合一高速所形成的冲击力,绝对要比一名族辟灵境精英武修强出数倍,也唯有如此,才能跟精英级、肉身强大无比的魔兵抗衡。

陈海率五百铁甲精骑,像磐石一般,不计伤亡的将魔兵前阵阻拦在千步以外,这时候随着时间的拖延,重膛弩的威力才能一点点的发挥出去。

当然,要做到这一步,铁甲精骑的牺牲是巨大的,后续还要不断分出小队的铁甲精骑冲上去;而两个三百人组成的长矛方阵,也坚持不移的从前阵诛魔战阵的空隙间,踏入血肉横飞的战场,更多的长矛方阵在后方准备着轮番上阵……

看网友对 第八百三十九章 出战(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