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四章九天

第四章九天

  三刻后,少年再次睁开眼睛,从树枝上取下已经干透的衣服穿好,看了眼远方重新消失在云雾里的某座山峰,转身向溪河下游走去。

  与从湖里走出来时相比,他的脚步变得稳定很多,就像是学会了走路,又或者是习惯了这具身体。

  溪岸有雾,好在没有什么乱石,行走起来并不困难,没用多长时间,他便顺着溪水走出了这片山,来到了一座村庄前。

  在田里松土的农夫,拖着大车拉干草的老汉,往半山送饭的妇人,村口大树下玩耍的孩童,都渐渐地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站在原地。

  白衣少年向村里走去。

  农夫手里的锄头落在地上,险些砸着自己的脚。

  老汉嘴里的烟斗落了下来,烫的拉车的驴痛叫了一声。

  妇人紧紧抱着怀里的饭瓮,嘴却张的比瓮口还大。

  那些孩童们忽然散开,喊叫着向村子四处跑去,其中有个小女孩竟是哇哇的哭了起来。

  白衣少年停下脚步,不明白这是怎么了。

  密集的脚步声响起,山村里的人们都汇集到了村口,脸上带着敬畏与紧张的情绪。

  在一位老者的带领下,村民们有些笨拙地跪到地上,参差不齐地喊着:“拜见仙师大人。”

  白衣少年神情不变,很多年前他偶尔会在凡间行走,这样的场景遇到过很多次。

  但他很快便发现异常,这些普通村民为何能够认出自己的真实身份?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因为他没有问,村民们自然不会回答。

  村民们无比热情地看着他,神情又有些畏怯,就像看着县城官衙上面的那块匾。

  被这样的数十道视线盯着看,少年并不慌张,想了想后说道:“你们好。”

  “仙师好!”

  依然是那位老者带头,村民们七嘴八舌地回应道。

  一来一回间仿佛某种仪式。

  村民们再次行礼,有些反应不及的小孩子更是被父母抽打了两下屁股。

  偏生那些小孩子也不哭,只是盯着少年的脸看,瞪圆了眼睛,像是看着世间最稀罕的糖果。

  一片安静,大树在微风里轻摇,发出哗哗的声音。

  没有任何村民敢说话,保持着最恭敬的姿式,微躬而立。

  不知道过了多久,白衣少年忽然说道:“我要在这里住一年。”

  那位老人很吃惊,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村民们也是神情呆愣,心想仙师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众人反应,白衣少年在记忆里寻找,再次想起一些东西,似乎银钱是凡间很重要的东西。

  他把手伸到那名老者面前,掌心是数十片金叶。

  如果放在平时,这些村民看到这些金叶,只怕会兴奋激动地昏过去,但这时候他们只是看了一眼,便又望向了白衣少年。

  在他们眼里,白衣少年要比这些金叶好看的多,而且这些金叶怎么能拿呢?

  “仙师肯留下来便是我们的福气。”

  那位老者有些不安地说道:“只是寒村贫苦,实在找不到能让仙师清修的住所啊。”

  白衣少年不知道老者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想了多少事情,村民们又在想什么。

  当然,他也并不在意,只知道对方应该是答应了自己的要求,视线在村民里扫过,最后落在了一个小男孩的身上。

  那个小男孩生的有些黑,很结实,神情老实,给人一种很憨厚的感觉。

  “你住哪里?”

  白衣少年望着那名小男孩说道。

  那名小男孩愣了愣,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被身旁的父亲重重地拍了一巴掌。

  “根娃,还不赶紧给仙师带路!”

  那名老者急声喊道。

  ……

  ……

  山村西边的一个院子里,房间有些幽暗。

  那名小男孩按照父亲路上的警告,恭恭敬敬向白衣少年行礼,便准备退出。

  白衣少年忽然问道:“姓名?”

  小男孩停下脚步,说道:“柳宝根。”

  白衣少年沉默了会儿,又问道:“年龄?”

  小男孩说道:“十岁。”

  “宝根不好听。”

  白衣少年说道:“今后叫十岁。”

  小男孩摸了摸后脑。

  从此,他便是柳十岁了。

  ……

  ……

  出了院子,柳十岁顿时被满村的人围住。

  那名老者关切问道:“仙师有甚吩咐呢?”

  柳十岁有些浑浑噩噩说道:“他问我年龄呢……还给我取了个名字。”

  老者闻言微惊,小男孩的父母则是大喜过望,不停地搓着手。

  柳十岁对于新名字却有些不喜欢,有些委屈地说道:“哪有这种怪名字。”

  父亲抬起手便准备打下去,忽想起屋里的仙师,强行忍了下来。

  老者教训道:“仙师赐名,那是何等样的福气,普通人求都求不来,可不能瞎说。”

  柳十岁忽然想到在屋子里最后说的那几句话,赶紧说道:“但他说自己不是仙师。”

  村民们有些不解,心想那位不是仙师还能是什么?

  “我看着他有些像傻子。”

  柳十岁很老实地说道:“他还要我教他呢。”

  老者犹豫问道:“仙……师要你教他什么?”

  柳十岁说道:“铺床叠被,洗衣做饭,砍柴种田,嗯,就是这些,我没记错一个字。”

  村民们很是吃惊,心想连这些事情都不会做,莫非屋里那位不是仙师,真是个傻子?”

  老者却笑了起来,说道:“在大青山里,仙师自有剑童服侍,饮浆露,食仙果,哪里会做这些事情。”

  ……

  ……

  随后数日,住在柳家的那位仙师成为了整座小山村所有注意力与议论的中心。

  村民们非常自然地接受了老者的说法,对仙师的身份坚信不疑。

  他们唯一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仙师不回大青山,却要留在这个小山村,还要柳家那个积了八辈子福的小家伙教他做这些事情。

  被村民们羡慕甚至嫉妒的柳十岁,不明白的却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也有人不会?

  那天夜里,他便开始教对方如何铺床,因为对方需要睡觉。

  第二天清晨,他还要教对方如何叠被。

  然后他发现对方竟然是真的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

  当他发现对方别的那些事情也都不会做的时候,真的傻了。

  “倒水的时候别把米倒出来!”

  “别把柴砍的太细,那样不经烧!”

  “鱼鳞不能要,鱼腮也不能要,那些黑的……也不能要。”

  “左边一刀,右边一刀,别切断,蓑衣就出来了,对对对。”

  “那不是地薯,是凉瓜……赶紧放下,姆妈最不喜欢吃那个。”

  “别插的太深!”

  ……

  ……

  柳十岁以前见书上说五谷不分,四体不勤,一直不相信世间真有这样的人。

  直到他遇到了白衣少年。

  但九天后,他又开始怀疑自己的想法。

  因为白衣少年只用了九天时间便学会了他教的所有事情。

  第一天,白衣少年学会了最简单的铺床叠被、砍柴烧水。

  第二天,白衣少年学会了更复杂的一些家务,柳家的小院被打扫的窗明几净,仿佛新生。

  第三天,白衣少年开始下厨,看了两眼,便学会了如何杀鸡剖鱼,切葱剥蒜。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

  第九天,太阳照常升起,白衣少年砍了一些竹子,做了一把躺椅,比老篾匠的手艺还要好。

  ……

  ……

  现在,白衣少年切出来的蓑衣黄瓜可以拉到两尺长,每片的厚薄完全一致,至于砍出来的柴,更是漂亮的无法形容。

  明明是同样的溪水,同样的稻米,里面掺着同样的薯块,用着同样的灶与铁锅,但白衣少年煮出来的饭,要比柳十岁吃过的所有饭都香。

  白衣少年甚至把小院里的院墙重新砌了一遍,失修很久的檐角都补的齐齐整整,仿佛新的一般。

  柳十岁发现自己很难再怀疑对方的身份。

  除了仙师,谁能做到这样的事情?

  而且他没见白衣少年洗过衣裳。

  他不明白,为何做了这么多事后,那件白衣还是这般白,就像最好的大米。

  ……

  ……

  (忽然想到咱大东北穿白貂的剥蒜小妹……)

看网友对 第四章九天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