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四十一章 出战(四)

第八百四十一章 出战(四)

残阳斜照,血肉横飞的战场更添几分悲壮。

没想到紫袍青年竟然是天呈山孽境殿所剩五大魔君之一的束越魔君,看到墨翟猝不及防间受到重创,陈海与沙天河联手护住墨翟撤回来的同时,也勒令兵马都暂时先收缩回来,稳住己方的阵脚再说。

他们此时深入魔域深处,从天罗谷还往北跑了四千多里,这一战已经损失近千将卒,玄阳重锋箭也损耗近半,陈海必须要保证有充足的战力,才能将主力兵力安然带回北陵塞。

束越魔君看着血肉横飞的战场,看到巫青、乌额图垂头丧气走过来,他一双紫sè魔瞳,像刀子似的要从他们身上挖一块肉下来,他都难以想象当中他就离开一天,交给他们巫达统领的五千青鳞近卫,就被打得这么惨,竟然被打得损伤逾半。

而巫达更是在他眼鼻子底下,被眼前这身穿青甲的人族将领一戟刺爆心脏,连魔胎都没能及时从躯壳里逃出来,彻彻底底的魂飞魄灭!

身穿青sè战甲的人族将领,竟然掌握大破灭魔意,也同时叫束越魔君难以置信。

换作其他时刻,束越魔君必是第一时间,将眼前这青甲人族将领除掉,避免天罗谷南边的人族再冒出一个像姜寅这样的存在,但眼下己部惨重的伤亡,却叫束越魔君颇感棘手。

他当下也只是下令魔兵收缩回来,在酒店里相对开阔的地方重整阵形,希望自己能借魔君之威,将眼前这撮人族震慑住,这样他就能更方便将这些人族兵马缠住,等到他从其他地方抽调更多的精锐魔兵过来,再一举将眼前这一支人族精锐吃掉。

这一刻,荒原深处出奇的变得宁静起来,要不是谷中大摊的血迹跟横七竖八的尸骸,都难以想象就在刚才一刻,战斗是那样的残酷。

墨翟飞回阵中,身形急剧变化,最终化成人形,虽说腋下伤口也不见了,但陈海知道他伤及脏器的伤势,却远没有那么容易痊愈,而短时间内无论是真身,还是化变人形,都无法再到前阵,与强敌近身搏杀了。

陈海让墨翟不要再随意出手,就留在阵中坐镇,又将魏汉、周桐、孙岱他们召集过来商议下一步作战计划。魏汉、周桐、孙岱、姜泽等人没有想到,他们第一次绕到天罗谷北部,就遭遇到魔君级的存在,心里承受着极大的压力,都是一副心事忡忡的样子,对这次能否安然返回北陵塞,已经没有太多的信心。

翼魔赤军敛翼降落下来,他看到那个叫夏寒的魔族刺客,此时正绕过崇山峻谷往天罗谷方向而去,速度竟然比他振翼飞行还要略快一线,极可能是赶往天罗谷去搬援兵的。

“所谓魔君,也不是如此,竟然要从天罗谷搬救兵过来,才敢跟我们一战,他也不想想,孽境殿少君泰官就算愿意派出援兵,从天罗谷里杀过来,需要多少时间?”陈海冷哼一声说道。

陈海倒不是真敢轻视魔君级的存在,不过是看魏汉这几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汉子,气势为束越魔君所夺,他要再没有一点自信,这一仗就没法打了。

杀伐兵气,是跟将卒士气、斗志直接相关的,将卒胸臆间充塞的战意、杀戮意志越澎湃、越激烈,所凝聚的杀伐兵气也就越强,这也将是他们能不能挺过这一关的关键。

“那几十辆骨车里到底装了什么东西?”周桐凑过来问道。

周桐虽然还没有修成道丹,修为要差魏汉他们一截,但作为最早追随陈海的人,遇事冷静又有急智,颇得陈海的依重。

其他人的视野都被束越魔君的出现所吸引住,周桐却还在琢磨那几十辆巨型骨车到底装运的是什么东西——这些年土生土长,他甚至要比魏汉、孙岱等人,对陈海有着更深入骨髓的信任,并不觉得此战会一败涂地。

现在他们已经确认眼前的这些魔兵,都应该是束越魔君的近卫精锐,考虑要是骨车里所装运的是普通物资,只需要用普通魔兵押运即可,根本不可能动用魔君的近卫精锐,以致将魔君级存在的行程都完全拖延耽搁下来。

“打下来,就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的?”陈海笑道。

“主子爷,您不会真想不开要继续强攻吧?束越魔君虽然才修成天魔第一境,但好歹也是魔君啊!”翼魔赤军都快要呻吟出来,没想到陈海率五六千人的疲兵,竟然敢对身边还有三四千近卫精锐簇拥的魔君级存在出手。

陈海没好气的瞪了翼魔赤军一眼,喝斥道:“你等会儿随我一起打头阵!”他刚才装腔作势提振士气,让赤军这没志气的胡言乱语一通,就直接戳没了一半。

翼魔赤军吓得狰狞深陷的脸颊有些发白,又怕挨陈海训斥,磨磨蹭蹭半天才凑到陈海跟前耳语道:“老赤我修为太差,主子爷不怕老赤碍手碍脚?要不我继续往南侦察敌情,万一附近聚集三五千巡哨魔兵,我也能提前赶回来,给主子爷您报信啊!”

陈海也没有指望翼魔赤军能在残酷的冲锋陷阵中发展多大的战斗力,还不如让他更大范围的盯住魔兵的动向,这边等将卒歇过气后,就毫不犹豫的结阵,继续往魔兵阵列进逼而去。

************************

束越魔君收拢魔兵,在近卫精锐伤亡如此惨重的前提下,他是暂时没有奢望能将眼前这支人族精锐吃掉,但也不意味着他就怕了,也更没有想到这支人族精锐,竟然反过来敢对他主动发动攻势。

束越魔君张口吐出一柄似剑非剑、似刀非刀的四尺黑sè狭刃,没用魔元摧动,就吞吐着青黑sè的刀芒,竟然是一件颇为不错的道宝灵刀。

魔族虽然不擅长冶炼、铸造跟炼器,但人魔两族既然数十万年来都纠缠不休,即便是通过历年历次战事,被魔族缴获或抢夺过去的道宝,已然不少了。

相隔数千步,束越魔君看到人族将卒结阵逼来,冷冷一笑,黑sè狭刃灵刀当即就斩出一道青黑sè的百米刀芒,朝身形看上去袖珍得多的陈海碾压过去。

陈海也没有机会检验他一次到底能借用多少杀伐兵气,看到青黑sè刀芒瞬息斩来,想也没有想,将逆雷戟举起一横,就朝半空架去。

硬接刀芒的那一瞬间,陈海直觉他周身的骨骸似被千山万壑碾压过一般,五脏六腑都被打移位,更是他张口就吐出一团带器脏碎片的鲜血,但总算是借助杀伐兵气,以一个人的力量,将束越魔君的凌厉一击接了下来……

这一刻,沙天河都觉得难以置信。

他追随陈海身边有四五年了,对陈海的修为境界、实力最为了解,据他所说,陈海再强也绝无可能如此轻松接下束越魔君如此的凌厉一击。

看网友对 第八百四十一章 出战(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