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七章第一堂课

第七章第一堂课

  吕师走上前去,敲了敲桌子。

  那位灰袍男子醒来,揉了揉发涩的眼睛,看着是吕师,很是高兴,待看到他前襟与鞋上的湿泥,却是一惊。

  “吕师兄,出了何事?”

  就像小孩子学会走以后,绝对不会再想着爬,学会驭剑飞行的修道者,谁还愿意走路?

  吕师说道:“只是想小心些,不然让那三边知道消息过来抢人怎么办?”

  那位灰袍男子说道:“都是同门,不至于。”

  吕师说道:“那若是别的宗派来抢人又如何?”

  灰袍男子笑道:“师兄这话好生夸张,我倒要瞧瞧,你到底觅了一个怎样的天才,竟是如此紧张。”

  吕师示意井九与柳十岁上前,说道:“这是我派南门登录仙师明国兴,入内门之前,你们要称师叔。”

  柳十岁赶紧喊道:“明师叔。”

  吕师看到井九,怔了怔才醒过神来,赞叹不已:“好一个冰雕玉琢的美娃娃,吕师兄你今朝果然际遇不凡。”

  “是不是空有皮囊另说,我挑的是小的。”

  吕师叹了口气,说话也没有避着井九。

  行路短短三日,他对井九的观感越来越差,甚至有些后悔。

  他从未见过这般懒的人。

  当然,真正令他感到不悦的是,柳十岁这个他眼中的天才被别人那般使唤着。

  那位明师叔依言望向柳十岁,只见那孩子气息清新,眼神平稳,不由点头,心想确实不错。

  待他用剑识一观,不由大惊,紧张到声音都颤抖起来。

  “天生道种?!”

  吕师笑着说道:“不错。”

  明国兴着急喊道:“那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进来!”

  吕师带着井九与柳十岁走进石门。

  明国兴轻抚胸口,与他对视一笑,终于放心。

  进了山门,便是青山宗弟子,谁也别想再抢走。

  不要说是那些修行宗派,朝歌城来人也没用,就连不老林与卷帘人也不敢踏进这里一步。

  无数年来,谁敢在青山宗放肆?

  明国兴拾起毛笔,在砚里蘸了蘸,摊开书页,看着柳十岁问道:“姓名?”

  柳十岁有些紧张应道:“柳十岁。”

  明国兴微怔,说道:“姓名,不是年龄。”

  柳十岁睁大眼睛,说道:“我就叫这个名字,不可以吗?”

  当初他也不满意这个名字,但现在早就已经习惯,甚至有些喜欢。

  “别说十岁,你就算想叫万岁也行。”

  明国兴眉开眼笑说道。

  待登记完柳十岁的资料,他望向井九问道:“你呢?”

  虽然已有心理准备,但看着那张美的不像话的脸,他还是忍不住眯了眯眼,心里啧啧了两声。

  “井九,朝歌人。”

  少年看着远处的一座孤峰,随意回答道。

  明国兴正在兴奋里,没有在意他的无礼,还温言劝勉了几句,然后转身望向柳十岁,准备与这位天生道种交流一番。

  不料柳十岁竟是看都没看他一眼,便往山门里走去,因为井九已经动了。

  山道上,白衣少年当先而行,小男孩背着行李在后面亦步亦趋。

  看着这画面,明兴国很是吃惊,说道:“这是什么情况?”

  “他们是主仆。”

  吕师想着那夜柳父对自己说的话,皱了皱眉。

  “天生道种居然与人为仆?”明兴国无比震惊,看着吕师说道:“不管他们以前是何等关系,但一入山门,凡间事便再无意义,难道你没对他们说过?”

  吕师有些无奈,第一日他便把这件事情说得清清楚,井九没有说什么,柳十岁却怎么说也说不听。

  ……

  ……

  云雾早散,风里却带着足够的湿意,山道也很平缓,行走其间,颇为惬意。

  柳十岁打量着四周的崖峰,小脸上满是好奇,心情又是紧张又是兴奋。

  或者是受到他的影响,又或是引动了更久远的回忆,井九的视线在周遭景物上停留的时间也多了些。

  带着这样的情绪,很快便走出十余里的山路,来到半山的一片崖坪间。

  崖间到处都是参天大树,其间散落着数十间草屋。

  云雾再起,草屋若隐若现,仔细看去,能看到每间草屋都有院墙相隔。

  来到崖坪间,分道渐多,柳十岁不知该如何行走,望向井九。

  崖后有水声,清鸣悦耳,应该是道泉水,又有一道乐声渐起,与水声相合,更显飘渺。

  井九抬步向那处走去,柳十岁赶紧跟上。

  遁着声音,二人行过青树,看见雾里隐约有座建筑。

  阳光忽然落下,驱散雾气,建筑的真实模样显露出来,那是一座黑檐青墙的楼宇,颇有肃杀之意,

  这里便是青山宗南松亭的剑堂,新入门派的弟子要在这里生活学习很长时间。

  数十名少年少女站在剑堂前的平地上,都穿着相同样式的青sè衣衫。

  吕师站在石阶上,说道:“就等你们二人了,赶紧入列。”

  柳十岁很是惊讶,向井九问道:“公子,仙师是怎么来的?路上没见他超过我们啊。”

  进了山门,不再担心暴露痕迹后被别的宗派来抢弟子,吕师只需要驭起飞剑,片刻时间便能来到这里。

  井九明白这个道理,柳十岁则是完全想不到。

  听着吕师的话,数十名弟子转身向井九二人望去,满脸好奇。

  剑堂之前充溢着一种“终于来了”的气氛。

  这些弟子们来自大陆各处,到南松亭已经有段时间,却一直不得传授仙法与剑术,早就等的有些焦虑。

  听闻原因是授业仙师在等一位弟子。

  为了一名弟子竟然让这么多人等着、浪费时间,自然知道仙师对其非常看重。

  这些弟子都是由青山宗仙师亲自择选的佳材,自信一定能踏上通天大道,面对这种情况,对那名新弟子自然很好奇,同时难免有些抵触的心理。

  都是刚入青山的外门弟子,他们无法通过剑识察觉柳十岁的天赋,视线自然落在前方的井九身上。

  一阵没有控制住的低声惊呼,在人群里响了起来,然后变成兴奋的议论声,嗡嗡的就像是蜂群的声音。

  “这人怎么这般好看?”

  “那张脸是怎么生的?”

  “气度也自不凡,说不得是朝歌来的贵族子弟。”

  尤其是那些女弟子,看着那张俊美的脸,不知为何觉得有些面热,转过身去,抬起手在颊畔轻轻扇着。

  一名男弟子忽然说道:“你们不觉得他的耳朵很怪吗?”

  众人闻言望去,才发现那名白衣少年竟是有对招风耳,看着……

  “好可爱啊。”

  一名少女看着井九痴痴说道。

  吕师咳了两声。

  愿意入山修道的少年们自然一心向道,得师长提醒,静守道心,不再打量井九,也不再议论。

  剑堂前变得非常安静。

  在吕师的眼光提醒下,井九与柳十岁走到队伍后方站好。

  “这里是入门口诀,你们要好好研习。”

  吕师轻挥衣袖,数十本薄册从剑堂里飞了出来,如落叶一般散开,非常准确地落在每个弟子的手里。

  这画面真的很神奇,无论柳十岁还是那些年轻弟子们都好生惊叹。

  “世间修道者众,各派功法各殊,境界划分不一,本质并无区别,你们现在要学的是初境法门。”

  吕师示意弟子们翻开那本薄册,说道:“我青山宗大道至简,初境只分两个阶段,一为有仪。”

  终于听到真正的修行法门,年轻弟子们的神情变得无比认真,视线看着薄册上的文字记述,亦不会错过师长的每一句话。

  “何谓有仪?南华道藏有云:形体保神,各有仪则,谓之性。”

  “你们需要做的事情,便是熟练入门功法,强身健体,锤炼意志,端正仪姿,如此才能做到二者相通,自有始终。”

  “由外而返内,待有仪境界圆满之时,你们体内的道种才足够稳定,能够熬过心罡之乱,茁壮成长,进入第二境界抱神。”

  听到这里时,有些弟子抬起头来,脸上露出希冀与向往的神sè。

  “何谓抱神?槐纪有云:抱神以静,形将自正。”

  “此一阶段可以说是有仪境界的延伸,也可以说修道者的第一次飞跃,因为到了这个阶段,修道者的意志将会变得无比坚定,自然感应到天地中的灵气,道种渐长,经脉渐生,可以吸取天地间的灵气,化作真元,这便是以天之灵养人之灵,直至灵海充实,便可以说境界初成,至于如何算圆满,那要看你们的剑胆……”

  吕师的声音并不大,却清清楚楚地落在每个弟子的耳中。

  太阳已经升至中天,云雾早已散尽,光线炽烈,颇有些热。

  但没有一名弟子喊热,无比专心地听着仙师的教导,甚至像是感觉不到一般。

  一位来自乐浪郡的年轻弟子,正对仙师说的那些境界心驰神往之时,忽然听着身边传了些杂音。

  他转头望去,看到一幕画面,不禁呆住了。

  柳十岁在给井九倒茶喝。

  从壶里倒出来的茶早就凉了,没有溢出什么热雾。

  但茶水落在杯子里的声音还是那样清晰,如泉水一般。

  井九接过茶杯饮尽,递了回去。

  柳十岁把茶壶与茶杯收好,又从包裹里取出一把圆扇,开始替井九扇风。

  圆扇带起的风声,在安静的剑堂前很是清楚。

看网友对 第七章第一堂课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