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四十二章 出战(五)

第八百四十二章 出战(五)

束越魔君踏入天魔境还不三百年,但是大道触类相通,他踏入天魔境所承受的天魔雷劫,实际也是大道雷劫的一种,只是称谓不同而已,作为触及大道本源的存在,自然能更深入的认识这个世界运行的规则。

之前陈海和沙天河联手,接住他的一招攻势,他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意外,毕竟他也只是在二三百里外仓促出手,要不是那么愚蠢的墨蛟没有防备,也不会受他重创,但陈海竟然正面接住他这一斩,却实在让束越魔君大吃一惊。

而在陈海横戟而立的那一刹那,束越魔君也感知陈海与身后数千人族精锐,气息浑如一体,实际是杀伐兵气的加持,令陈海在瞬时间实力倍增,接下他这一斩。

眼前这青甲人族将领,难道是玄元上殿的弟子?

对此束越魔君也不觉得有任何的意外。

玄元上殿叛变,令如日中天的流阳帝国旦夕间崩溃,而流阳帝国的旧太子商缺,在不灭邪域、玄yīn谷、轮回殿等三家魔族势力的围攻下,经天罗谷逃入血云荒地这事,虽然已经过去上万年,但这事不要说玄元上殿、万仙山等宗门了,即便更次一级的人族宗门势力,也都是记忆犹新的事情。

这些愚蠢的人族,定然认定龙鼎、玉虚琉璃灯等重宝遗宝血云荒地,再有七八十年,天罗谷进入血云荒地的天域通道将彻底的打开,愚蠢的人族啊,玄元上殿作为崇国的领袖宗门,怎么可能没有动作?

这时候看到玄元上殿的弟子率人族精锐越过天罗谷,渗透过来,束越魔君也没有觉得多意外,只是眼下却令他大感棘手。

硬接束越魔君这一斩,虽然陈海直觉他周身骨骸似被千山万壑碾压过一般,五脏六腑都被打得移位,但总算是借助杀伐兵气,以一个人的力量,将束越魔君的这一斩接了下来……

而且就是在如此暴烈能斩灭天地的攻势,陈海才能更深刻的感受到杀伐兵气的强悍之所在。

对道丹境、道胎境武修而言,与强敌近身搏杀,仅仅是依赖于自身的灵元法力,绝难持久,有时候更多还是利用所悟道之真意与相应天地元煞之间所存的直接感应,牵引天地元煞化入武道绝学之中,动静之间皆威力非凡。

高层次的武修出手,皆是雷光风刃玄霜冰暴流炎烈焰相伴,这多为天地元煞所化,但又由于高层次武修近身搏杀,进退攻守的速度太快,每一次斩击常常在几分之一瞬间完成,所能化借的天地元煞就变得极有限。

这时候要提升近身搏杀的战斗力,主要还是要提升对道之真意的参悟,所参悟的道之真意越强,层次、境界越深,对天地元煞的感应也就越强,举手投足间自然有大威力。

即便不提灵元法力的精锐程度,不提战斗经验,不提身上的玄兵战甲的差异,这也是同为道丹境或道胎境武修,参悟上三品道之真意者,永远能碾压中下真意的根本所在。

而杀伐兵气乃精锐将卒杀伐意志所凝聚,可以说是类似精神念力一类的存在,一旦融入道之真意外放的气息之中,陈海感知刚才那一瞬,道之真意感应、牵引天地元煞的效率竟然提升十倍不已,也使得他刚才那一式铁锁横江身相,威力比平时强出一倍有余。

虽然陈海也被这一斩打得脏肺错位,但这点伤势对他这种层次的强者,实在算不了什么,举起手中的战戟,怒吼起来,激励将卒燃起更旺盛的斗志,结阵往魔兵阵列进逼!

见黑风军将卒结阵,如山岳移来,巫青、乌额图等魔侯魔将也是连连叱喝,骨矛如雨掷出,往黑风军阵覆盖过去。

两组诛魔战车凝聚巨盾,横在阵前,挡住那一支支势大力沉的掷矛,沙天河虽然不像陈海那般直接站到前阵,与普通将座一起往前冲锋陷阵,但也祭出血灵刀,与陈海联手御敌。

虽然陈海接手束越魔君那一斩,将将卒胸臆间的斗志彻底的点燃,消除掉将领对魔君级存在的恐怖,但他也清楚此时的陈海,跟魔君级的存在还是有差距的。

而他只要与陈海联手,将束越魔君的强悍战斗力压制住,最终的胜利,必然是属于他们的。

束越魔君当然也没有蠢到专找陈海下手,他始终是人身站在魔阵之中,斩出一道道带着邪魅力量的刀芒,以极其凌厉的速度,往人族两翼的战阵削斩而去。

陈海无法以这么快的速度在阵中腾挪转折去封挡这一道道能碎山裂地的刀芒,而两组四柱诛魔阵所凝聚的灵盾要想发挥作用,也不能摊大饼似的铺开三四里方圆,将六七千人马都遮闭起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战阵每过一瞬,侧翼总被束越魔君斩开一道缺口。

而这又常常意味着数名甚至十数名将卒丧命黄泉。

魔君级的存在,永远都不容忽视。

特别是重膛弩怒吼起来,四柱诛魔阵所凝聚的灵盾,必然要让出射击空档来,这就更让束越魔君有机可趁。

通常说来,集中装载重膛弩的战车都有一组玄修持备大量的防御道符跟随,防止强敌往重膛弩所在的战车聚集攻势,但一张张地阶防御道符甚至天阶防御盾符,加上手持重盾的精锐战座,能将重膛弩所在守护的水泄不通。

只是这样的小组防御体系,在魔君级存在面前,就显得有些弱不禁风了。

虽然一枚天阶防御道符或十张地阶防御道符叠加使用,能挡住束越魔君斩出一道刀芒,但黑风军能有多少地阶、天阶防御道符消耗?

而束越魔君出手之际,口诵邪音,六七千将卒所凝聚的杀伐兵气也不能彻底压制这种邪音侵入阵中,普通将卒心神一旦失守,受到冲击,出了错漏更多。

陈海他们与魔兵战阵距离拉近到两千步之内,重膛弩还没有咆哮多久,就被束越魔君摧毁了十具!

这情形,令魔兵魔将神情大振,魔瞳皆露出凶残的血芒,咆哮吼嚎起来,更多的骨盾叠到前阵来,将金属风暴似的箭雨封挡住,就等着束越魔君再继续斩毁十具八具重膛弩,它们就展开疯狂的反攻,将这些可恶的人族虫子撕成粉碎吞噬一尽!

沙天河脸崩得紧紧的,墨翟挣扎着从一辆诛魔战车站起来,取出纯钧战戟,准备强撑着再到阵前应战。

看到这情形,陈海心里轻轻一叹,在魔君级数的存在面前,他还想着将最后底牌藏住不出,显然是没有可能了,当时祭出殛天塔。

殛天塔完全展开也只有三米高,重逾三万斤,陈海单手掣起,没有直接祭出去攻击束越魔君。

而殛天塔看上去颇为古朴拙然,但作为道器级数的存在,透漏出来的气息,自然非普通的玄兵法宝能及,而且能直接化用雷煞罡元施展种种雷霆神通,威力也非普通的天阶法宝能及。

陈海祭出的殛天塔的一瞬时,束越魔君的魔瞳再次一敛。

道胎境的人族弟子竟然能祭炼道器,这虽然绝无先例,但这在星衡域也绝对不会多见,至少在魔族他所知道的,也就三五个而已。

道器内部的阵法禁制,远非普通法宝能及,修为不到那个层次,对道器内部的阵法禁制以及道器所掌握的力量都理解不了,又如何去祭炼?

眼前这人族青甲战将,不仅掌握大破灭魔意,能借杀伐兵气接下他的攻势,这时候还能祭炼道器层次的法宝,还真令人惊喜啊!

束越魔君舔了舔腥红的嘴角,心想今天哪怕是将所剩的三千青鳞近卫都消耗掉,只能将这人族青甲战将抓过来,炼魂煎魄,炼成玩宠,倒也是值得了。

束越魔君并不觉得陈海祭出殛天塔,能抵什么用,甚至还不如老老实实借用杀伐兵气跟他对抗呢,但下一刻陈海身后百余里的山腹深处传一阵轻鸣起来的震动,则令束越魔君瞬时间神sè崩变,咆哮道:“可恶,你这小小的人虫打到这一步竟然还有后招!”

陈海嘴角浮出一丝冷笑,孽境殿少君泰罗在天罗谷有近十万精锐魔兵可以调用,而此时在北陵塞左近的符少君又心机叵测,不仅巴不得他们丧命魔手,甚至还可能会暗布杀招,他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布置,就率一支孤军绕过天罗谷,潜入魔族的腹地?

这一刻就见陈海所祭出的殛天塔与身后百余里外的山峰间,雷煞罡元都疯狂的扰动起来,极瞬间就凝聚出一道百里长的雷光。

“收!”

这道雷光看似细弱,比小拇指粗不到哪里去,但随着陈海一声大喝,殛天塔光芒大作,这道百里长的雷光往殛天塔这边猛然收缩过来,下一刻就凝聚一道千丈长、粗如水桶的金光雷霆之鞭,往前方的魔兵战阵怒抽而去!

束越魔君飞身而去,魔元狂涌,手中的黑刃瞬时间滋长出百丈煞芒,往雷霆之鞭怒斩而去。

天地在这瞬时都为之一颤,劲风如刃,直接将四柱诛魔阵所凝聚、刚才已经被消耗差不多的一面灵罩给压碎掉。

然而束越魔君还是以人形举重若轻的屹立在半空中,也不知道他身上所穿的紫袍是何种法宝,竟然在如此暴烈的对攻中夷然无损。

不过束越魔君即便硬生生扛住这一道雷霆之鞭的怒抽,但以他的神勇,也不能将这道雷霆之鞭所蕴藏的雷霆之力完全消去。

他是将雷霆之鞭击碎了,但雷霆之鞭破碎所化的数道紫霄雷柱、上百道金光雷柱,将数十精锐魔兵轰灭成渣!

沙天河看到这一幕,也是目瞪口呆,他都不知道陈海还有这样的部署,回头看见,就见身后百余外的山峰崖壁在这时候裂开,石崩砂飞,露出里面一座巨大的山洞,玄雷战舰从中浮空飞出!

玄雷战舰竟然就部署在战场后,甚至还与殛天塔组成完整的殛天玄雷大阵出手?

沙天河他都难以想象眼睛看到一切?

借和谈之际偷袭雷阳子时,虽然殛天塔作为道器级存在,扛住了冲击,没有怎么受损,但其他几件主阵器受损都比较严重,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恢复好能够使用了?

而且为经营东都山、曲岩谷以及北陵塞,陈海将手里不多的精兵强将都派出去,这时候又用谁驾驭玄雷战舰?

殛天玄雷阵,除了主阵器殛天不是谁随便都能祭炼外,其他次一级的核心阵器,也天阶雷系法阵,差不多需要道丹中后期甚至道胎境阵法师主持,才能发挥足够强的威力。

而浮空禁制更是至少需要六名道丹境阵法师主持,才能让重逾百万斤的战舰浮空飞行。

这些人手,陈海是从哪里调用来的?

沙天河却不知道,周晚晴重创雷阳子将缴获的殛天玄雷战舰送给陈海,当时玄雷战舰受损严重,是没有办法派上用处,最终不得已左耳才将受损最轻微的主阵器殛天塔交给陈海单独祭炼使用。

要是左耳一一去修复剩下那几件受损严重的天阶阵器,即便有庚阳雷火相助,少说也需要三五十年才成,但他最终是从庚阳金雷阵拆下来一些附属阵器,直接替换掉受损严重的阵器,送回大陆来。

而此时驾驭玄雷战舰的,不是别人,是受周晚晴指派,援助北陵塞的黄沾所部五百精锐。

陈海让黄沾所部驾驭的玄雷战舰也绕过天罗谷北上,对谁都没有说,平时也只是通过翼魔赤军传递命令,就是想当成这次北进的最后筹码使用,没想到绕过天罗谷北进第一仗,就被迫将这张底牌给用了出来。

看着雷光缭绕的玄雷战舰,浮空飞行,搅动风云,紫鳞魔侯巫青那张紫鳞覆盖的丑脸,更加的狰狞,梗着脖子对束越魔君说道:“束越魔君,人族一向贪婪,我们将血魔尸丢给他们,他们绝对不肯轻易放弃。三十六具血魔尸会严重拖慢他们的,我们只能能盯住他们,等少君率部过来跟我们会合,还怕他们能逃出我们的手掌心吗?”

束越魔君心里大恨,谁想到这次出山,竟然被小小的人族虫子杀得落荒而逃,要是传回天呈山云,还不得让其他魔君笑掉大牙?

而要是他将血魔尸都丢掉,最后还要等少君泰官来援,才能将血魔尸重新夺回来,他凭什么去掌控天罗谷的局面,叫少君泰官对他言听计从?

束越魔君自然不甘心就这么逃走,然而看到那艘雷光缭绕的黑sè浮空战舰,从下面的舰壁伸出五六十只黑黢黢的弩膛,再看看人族战阵中那能疯狂吐出箭雨般的战弩,束越魔君知道他现在就算将手下都耗尽,也不可能扳回劣势了。

“走!”

束越魔君咬牙说道。

虽然山谷北侧的谷口让被撼地符摧垮的残峰给阻隔,但也只能将一些伤残魔兵跟骨车挡在山谷里无法退出,两翼崎岖的悬崖峭壁,对最为精锐的青鳞近卫,也就比如履平地稍微麻烦些。

看到魔君级的存在竟然都落荒而逃,经过浴血奋战夺得最后胜利的将卒,心情激动之下,一个个都振臂欢呼起来。

这边伤亡也是惨重,绝大多数消耗都极大,也无法分散开去追杀这些精锐魔,只是看着给他们带来胜机的玄雷战舰,往山谷这边缓缓降来。

暮sè四合,山野间烧起堆堆篝火,这时候将斥侯哨岗放出去,百里之内令魔族化身虫蚁都没有办法钻进来,黄沾才出玄雷战舰,参见陈海,与众人相见。

黄沾也不清楚玄雷战舰为何能这么快修复,他只是接到周晚晴指令率部接管玄雷战舰,然后再渡海过来接受陈海的指挥——黄沾手里没有足够的高级阵法师,还是周晚晴另外调了九名道丹境阵法师,才完全掌控这艘玄雷战舰。

沙天河听到这一切,还以为漱玉宫主念及旧情,得知这边形势紧缺,才特意派黄沾驾驭玄雷战舰赶来助阵,也不枉他们之前全力助周氏复国。至于玄雷战舰为什么能这么快修复好,也只能理解为漱玉宫比他想象的底蕴更深一些,怎么都不可能想到漱玉宫跟群仙门的牵涉,怎么都不可能想到渚碧礁的万丈海底,藏有一个通往雪原异域的通道,而在这雪原异域里藏有一座比万仙山护山大阵只强不弱的庚阳金雷大阵。

庚阳金雷大阵,比殛天玄雷阵要高出三四个层次,又同属雷系大阵,拆几件阵器先将殛天玄雷阵补齐,甚至都不怎么影响自身的威力。

黑风军将卒这时候也开始收拾战场,将战死的同胞残骸收拢在一处,同时开始割除罗刹血魔的头颅,扒下他们身上的甲胄。

四五十辆骨车也费力的拖到相对开阔的山谷里。

谁都能猜到能劳烦魔君、魔侯级存在亲自护送的骨车,所装载的东西绝对非同小可。

这些骨车都有两三丈余高,车厢也是用玄阳精铁铸造,里里外外都密封住,打开之前,感知不到里面装有什么东西。

陈海拍出一掌,化作一道巨掌虚影,隔空就直接将封印车厢的禁制捏碎,一股极其浓重的yīn邪气息就从车厢里扑出来。

“血魔尸,难道这些骨车之上,都是血魔尸不成?”沙天河看清楚车厢里情形的,震惊的叫道。

陈海看骨车之中,一樽八九米长的紫鳞魔骸闭目负手,躺在其中。

与普通的紫鳞魔尸骸有所不同,这樽紫鳞魔不仅倍加巨大,浑身上下散发着金属般的光泽,完全没有半点干瘪的痕迹。

紫鳞魔虽然已经死去,但陈海犹豫能感知到魔骸体内还蕴藏着极其恐怖的暴发性力量,在那yīn邪的气息面前,若是闭上眼睛,仿佛眼前站着一樽择人而噬的上古魔将张牙舞爪一般,令人不寒而栗。

“这下发达了!”沙天河喃喃地道,“要是找到合适的傀儡师,每个血魔尸差不多都能发挥魔胎境中后期甚至巅峰的肉身战力。在万千军阵之中,这三四十具血魔尸坚不可摧,足抵得上两三万铁甲精骑了——难怪魔族费这么大的气力,运去天罗谷!”

陈海能猜到这些骨车里所装载的东西必定不凡,却也没有想到是三十六具如此强大的血魔尸。

陈海虽然进入星衡域的时间才十数年,但对血魔尸的存在绝不陌生。

血魔尸绝非普通的罗刹魔尸骸,也绝不同于万仙山等宗门子弟所炼制的普通血魔傀儡,实际上是那些渡天魔大劫失败后神魂破灭、但肉身未毁的罗刹魔留下来的完整魔躯!

这些血魔尸可以说是星衡域目前最顶级的炼制血魔傀儡或魔躯分身的材料了,比这更强的材料,那就只有踏入天魔境的魔君尸骸了。

陈海暗感一阵后怕,三十六具血魔尸,还无法对崇国的西北域边军形成多严重的威胁,而同时天呈山也没有派遣相应的魔族傀儡师同行——陈海也是庆幸这点,要是他们一开始就面对三十六具血魔尸参与的混杀,真不知道他们能有几个人能活下来——这些说明这三十六具血魔尸是送往血云荒地的。

血魔尸太强大了,肉身经过秘密炼制,都堪比人族天位第二境的金刚肉身不坏,玄阳重锋箭肯定撕不开其鳞甲,要是这么三十六具血魔尸出现在燕州战场上,燕州要死多少人马,才有可能将这三十具血魔尸摧毁掉?

要知道陈海离开燕州时,燕州道胎境以上的强者加起来,也就三四十人而已。

沙天河他们不知道陈海的侥幸,看到如此重大的收获,都喜形于sè,昏黄的天空中一个黑影飞向陈海,还没有落下赤军的声音就后发先至:“主子爷真是越来越厉害了,一个魔君居然硬生生被你打得远远遁逃,不过我看那魔君走的时候颇不甘心,我们还是……”

话没有说完,赤军收敛魔翼落了下来,看到陈海几人的表情,又往骨车之中定睛一看,口水差点儿就直接流了下来,竟然是血魔尸!

……

看网友对 第八百四十二章 出战(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