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十章公子只是怕麻烦

第十章公子只是怕麻烦

  第二天清晨,柳十岁又来了,洒扫庭院,领取早食,收拢树叶,堆的很好看。

  井九静静看着他。

  昨夜吕师与柳十岁的谈话,他都听在耳里。

  就算他听不到,吕师也会故意让他听到。

  吕师希望他有自知之明,或者因为觉得羞辱主动把柳十岁赶走。

  井九很理解吕师,换作是他也会如此做。

  修道之人怎能把时间用在这些事情上。

  如果柳十岁听了吕师的意见,他也会很理解,换作他也会这样做。

  大道之前,当无天地,更何况什么公子。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柳十岁辗转反侧一夜,今天还是来了,还是在做那些事,甚至比以往显得更加有干劲。

  井九忽然想知道,这个小男孩究竟是怎么想的。

  不过既然柳十岁没有听从吕师的意见,他自然也不会因为尊严这种莫名其妙的事物就把柳十岁赶走。

  有个熟悉自己生活习惯的人帮助着打理日常,并不容易,以前的漫漫岁月里他就不曾有过。

  柳十岁做完了晨间的劳作,泡了壶茶搁在桌上,然后从洞室里搬出那张竹躺椅。

  井九躺到竹椅上,迎着初生的阳光,微微眯眼,手指在椅扶手上轻轻地敲着,并无节奏。

  柳十岁今天没有去剑堂,留在小院里,箭步而立,双臂看似随意而出,却快若闪电。

  如果换作以前,他对井九敲击竹椅的声音不会有任何反应,但通过前些天的印证,他很自然地开始认真倾听。

  没有节奏也是一种节奏,依然代表着呼吸的长短与间隔。

  当日头越过群峰的时候,柳十岁终于结束了炼体,小脸是满是汗珠,身体隐隐酸痛。

  他并不觉得辛苦,反而觉得很痛快。

  他回首望向竹躺椅上闭着眼睛仿佛熟睡的井九,忍不住咧开嘴笑了起来。

  相处一年,他知道很多时候井九看似在睡觉,其实并没有。

  “公子……”

  柳十岁有些犹豫,他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但想着昨天夜里吕师那张肃然的脸,他终于还是鼓起了勇气,小声说道:“……您能不能不要这么懒了?”

  柳十岁知道公子很懒,这时候他身下的那张竹躺椅便是证明,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从家里搬过来的。

  他也知道公子是个极聪明的人,而且很有本事,但是好不容易来到青山宗,有机会接触仙法剑道,怎么能继续这么懒下去呢?

  如果公子再这么懒下去,怎么通过内门考核?万一真被仙师赶走怎么办?

  再是天生道种,小孩子也不会掩饰自己的真实情绪。

  看着柳十岁小脸上的愁sè,井九怔了怔,然后笑了起来。

  ……

  ……

  当天夜里,井九站在小院里,背着双手看着星空下的群峰,静默不语。

  他没有听从柳十岁的劝说去跨箭步出弓拳,炼体通内外,追求有仪境界圆满,为将来的修行打好基础。

  他不需要。

  如果按照普通修行者的程度来划分,他早就已经过了有仪境,进入了抱神境界。

  更准确地说,当他踏进山洞里那条小溪的时候,就已经是抱神境界。

  回望青山数万年,他应该是最快进入抱神境界的那一个。

  他不觉得骄傲,因为他能够如此完全是因为现在的身体特殊。

  其中奥妙,吕师这种境界的修行者自然无法看透。

  世间万物,有得必有失。

  他摸出一颗淡青sè的丹药,扔进嘴里,嚼了几下,咽入腹中。

  他喝了口凉茶,摇了摇头,觉得味道很一般。

  这画面如果落在吕师或者别的青山宗仙师眼里,只怕会震的他们剑心失守。

  那颗淡青sè的丹药叫做紫玄丹,乃是修行者在初境里能够服用的最好的丹药。

  对于抱神境界的弟子们来说,一颗紫玄丹等若一年苦修。

  可以想象这种丹药何等珍贵,只有那些最具潜质天赋的弟子才会有这种待遇。

  青山九峰里的那些承剑弟子们当年在初境都没几个服用过这种丹药。

  井九却把这种珍贵的丹药当作炒豆在吃。

  以他服用紫玄丹的数量与频率,如果是普通的外门弟子,或者只需要一个时辰便能抱神境界圆满。

  当然更大的可能是,半个时辰前,那位外门弟子便已经因为真元数量暴涨而死。

  井九没有死,甚至没有什么反应。

  还是那个原因,他的身体很特殊,能够无比顺畅地吸纳天地元气,同时也能承受更多的天地元气。

  问题在于……太多。

  他的灵海仿佛是真正的大海,还是深不见底的大海,想要用天地元气填满这片大海,不知道要多长时间,就算他不停服用紫玄丹,依然很慢,而且药力终究有时尽。

  灵海不满,道种孤长,便无法转为剑果、进入下一个阶段的修行,他能怎么办?

  如果传闻是真的,禅地有那种能够改变时间的异宝,或者他能节省一些时间,但他知道那种异宝并不存在,所以现在只有等待。

  他已经推算清楚,再过三日,紫玄丹对自己便再无任何帮助,更不用说那些普通的丹药。

  就算他不停吸纳天地元气,至少还需要一年多时间才能填满灵海。

  居然还要那么多日子,真麻烦。

  如果他不想太引人注意,惹来麻烦,也可以像别的那些外门弟子一样,每天勤奋修行,把这一年多时间熬过去。

  但他不会这样做,除了最隐秘的那个原因,也是因为他觉得这样做很麻烦。

  是的,他只是怕麻烦,并不是真的懒。

  山村一年,他很多时候都在睡觉,是因为他要了解和熟悉这具身体。

  最初那九天他只是完成了初步的融合,要对身躯内部那些最细微处完全掌握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他也没有骗十岁,在那些睡梦里,除了进一步融合,他也确实做了很多思考、推演、计算。

  他需要思考自己为何会在这里。

  他需要推演从前与将来。

  他需要计算得失与局面。

  直到完成这两个步骤,他才回到青山宗,然后发现自己除了等待,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了。

  这真是他从未有过的经历。

  “这就是无聊?”

  井九感知着这种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情绪,有些不确定地想着:“像我这样的人,居然也会无聊?”

看网友对 第十章公子只是怕麻烦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