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四十五章 回程(三)

第八百四十五章 回程(三)

/p>

看着风门谷上方凝聚出六面不断变化方位的雾盾,受束越重创才稍稍缓过劲来的墨翟、沙天河以及朱明巍、魏汉等人皆是一脸的凝重。

自有史以来,星衡域的人魔两族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场血腥厮杀,谁都没能将谁最终灭绝,彼此也可以称得上知根知底了,即便此时风门谷已经被黑sè的魔雾笼罩住,朱明巍、魏汉、孙岱他们也不难想象在风门谷的内侧,必然有成千上万的杂魔聚集在那里,构筑成将他们封挡在天罗谷以北、威力不比殛天玄雷阵稍差的血炼魔阵。

事实上也恰是朱明巍、魏汉、孙岱所能想象的一样,在风门谷内侧,上万头灵智彻底被剥夺的杂魔聚集在一座岔谷的深处。

在这些杂魔之中,数十头巫魔以特定的方位站定,吟唱法咒,张口吐出一缕缕黑sè气息,这时候就见四周杂魔体内的气血精华形成一道道血sè煞芒,往黑sè气息里汇聚过来,使得这一缕缕黑sè气息不断的滋长壮大,最终在岔谷的上空汇聚成一片里许方圆的血黑sèyīn云。

yīn云涌动着,带着一股庞大无匹的吸力,又仿佛无形的巨手,将数十里外天罗谷内的腐蚀魔雾吸卷过来,在凝聚风门谷的北口凝聚成几面黑sè的雾盾,随时防备殛天玄雷阵所凝聚的金光雷球轰劈过来。

虽然风门谷过去,天罗谷仅有三十余里宽,但天罗谷深处常年滋生腐蚀性极强的魔雾毒瘴,倘若不能从数千米高的高空飞过,不要说普通人了,即便是修炼出护体罡元的辟灵境中后期弟子,凭自身的真元法力,进入魔雾之中都未必能支撑住一炷香的时间。

也就是说,在泰官、束越等魔族强者看来,陈海他们选择从风门谷突围,唯一的选择就是先抢占风门谷,然后在风门谷站稳阵脚,利用玄雷战舰将数千人马以及战车兵械,分批运到天罗谷南侧去;当然,黑风军在风门谷的阵脚足够稳健,等北陵塞及魔獐岭那里派援兵,都赶得及。

束越不知道五六千黑风军疲卒,有什么自信能从数倍于己的魔兵精锐手里夺下风门谷,但他在陈海手里吃过一次大亏,即便泰官有十足的信心,束越仍然不敢再有轻视之心。

血魔尸对尽快攻陷燕州意义重大,而只要攻陷燕州,即便一时无法将玉虚琉璃宝等重宝夺回,但仅凭燕州数以万亿计的生灵血肉所能造就的血池,也足以将天呈山魔族的实力提升一大截。

这时候陈海摧动凝聚成形的金光雷球,往束越魔君身后的翼魔集群轰来。

现在以及将来,对玄雷战舰威胁最大的,还是这些在空中凭借利爪就凶悍无端的翼魔,有机会陈立绝对愿意多杀伤一些翼魔。

也是由于大群翼魔的存在,使得魔獐岭三镇军中,都无法编制大规模的战禽营。

并非西北域柱国将军府不知道大规模使用战禽的重要性,只是翼魔在空中近身搏杀的优势太强,万仙山、元阳宗、玄皇殿都不舍得好不容易花费上百年、数百年甚至上千年培养的灵禽,这么无谓的消耗。

眼见着那金sè雷球越来越近,束越却没有想到血炼魔阵凝聚的雾盾过来封挡,他狠狠瞪了远处的泰官一眼,发出一声嘶吼,就见他背后腾地张牙舞爪浮现出一头四臂邪魔的虚影,与此同时,他张口一喷,那柄黑sè邪刃犹如黑sè闪电一般,向数里外的金光雷球刺了过去,其速度要比金光神雷快上十倍不止。

只见那黑sè邪刃飞快地在雷球之中往来穿刺,每一次都让陈海对雷球的掌控弱上几分,几息过后,金光雷球在抵达山坡之前,终于提前炸裂出来。

罡风及金sè雷光,将束越魔君身前冲击得山崩石裂、树残草碎,但没有伤亡束越魔君身后那些翼魔、青鳞近卫精锐分毫;这一幕令沙天河、朱明巍等人看了都暗感可惜。

陈海也不着忙下令攻击,而是再一次汲取天地间的雷煞罡元。

眼见着万幽玄雷战舰的下方,恐怖的雷意又在聚集,束越魔君传念怒斥泰官:“大敌当前,莫非少君非要让人族来看我们的笑话不成?你要知道,黑风军最忌惮的还是我的存在,要不然他们凭借这雷霆大阵与数十具战弩,随便往东还是往西突围,你需要付出多大的伤亡,才有可能将他们尽数诛杀?”

束越看似轻松的将殛天玄雷大阵化解掉,但消耗还是极剧。

更为令他心痛的是,他所祭用的九yīn魔刃,每与如此强悍的纯阳雷霆对抗一次,都会受少许的伤害,他今日真要硬扛下眼前这座雷霆大阵的所有攻势,就算他能支撑住,九yīn魔刃也会彻底废掉。

面对束越魔君的满腔愤怒,泰官只是传念说道:“血炼魔阵并非缺陷,我需要先确认黑风军这座雷霆大阵的威力,才能安排接下来部署,束越魔君稍安勿躁!”

这会儿又见玄雷战舰凝聚出一枚金光雷球,这次不用束越魔君再说,只见一面数十丈方圆的黑sè雾盾从风门谷内旋转而出,向金光雷球迎了上去。

雷球和雾盾很快相撞在了一起,说来也怪,其中并没有疯狂的爆发、冲击,只是听到一阵嗤嗤的微微响动,雷球和雾盾飞快地消融,不多时,雾盾稀薄了许多,而金光雷球却也被消融个干净。

这时候就见风门谷深处,形成一道黑sè气息,往被削弱的雾盾之中,很快就令那面雾盾再度凝实起来。

看到这一情形,分布风门谷内外的魔兵皆疯狂的嘶吼起来。

魔物天生畏惧雷霆,看到己方的血炼魔阵能够克制住殛天玄雷大阵,无数魔兵嘶吼着,抓起战矛、战锤敲打铁盾、骨盾,魔瞳的喷射出血芒凶焰,恨不得立即冲出去,将人族兵马撕成粉碎吞入腹中,好好的美餐一顿。

战事未开,浓郁的血腥杀戮气息在风门谷的上空弥漫开来,一樽樽魔将、魔侯,就觉胸臆间杀戮之意沸腾,浑身涌动着比平时强出一倍有余的气力来。

十数头魔蛟也腾空而起,狰狞咆哮着随时加入战团。

相比魔族的兵势,此时在风门谷北面三十里外集的黑风军,孱弱得就像随时会被狂风撕碎的枯叶一般。

黑风军已经抵达风门谷北口三十里,泰官掌握绝对优势的兵力,也不可能真就守在风门谷防线后坐等黑风军拼死攻来——要是黑风军突然折向,往东或往西突围,他再率部杀出风门谷在后面追赶,场面就有些滑稽了。

泰官下令擂动令魔血沸腾的战鼓,驱赶一队队杂魔出谷口,主动往黑风军已经集结的攻击阵列抢攻过来。

泰官这几年吃过北陵塞好几次亏,以致近年来彻底放弃对北陵塞的扰袭,但针对重膛弩还是琢磨出一些战法来。

驱赶来源极多的杂魔冲阵,一方面能极大消耗黑风军的玄阳重锋箭,另一方面大量被射杀的杂魔尸骸,会在相对开阔的战场上,形成更多的遮挡,以便精锐魔兵再行冲锋,借且车、盾,能进一步限制重膛弩的威力。

这样精锐魔兵就能以最少的伤亡,冲入黑风军战阵之中,从而将魔族近战优势最大限度的发挥出来。

看到泰官安排颇有章法,束越也就耐着性子观战,同时时刻关注着黑风军那艘浮空战舰的动向。

只要那艘浮空战舰有加速脱离战场的迹象,他就会不计伤亡地带着两千精锐翼魔围攻上去。

虽然明知道魔族统帅最先驱赶杂魔上来,是为了消耗他们手里的玄阳重锋箭储备,但部署在前阵的二十具重膛弩还是照旧咆哮起来,毕竟这时候过多的消耗普通将卒的体力,是更不明智的行为。

虽然陈海也不想过于频繁的动用殛天玄雷大阵,以免过度消耗自己及其他阵法师的精神念力,但此时魔族血炼魔阵在风门谷北口上方所凝聚、不断变化方位的雾盾,这时候凝聚成八支闪烁金属光泽的巨型雾矛,正蓄势要往这边怒攻过来,他不得不凝聚数百道金sè雷柱组成的雷狱牢狱,准备封堵那八支雾矛。

血炼魔阵,虽然要消耗大量的杂魔血肉,但论及威力绝不在殛天玄雷阵之下,更非两座四柱诛魔阵能抵挡,这时候也只能再次动用殛天玄雷阵抵挡。

虽说陈海计划在风门谷北口先与魔族血战一场,但看到魔兵一上来就将攻势淋漓尽致的都铺陈开来,为避免伤亡过于惨重,陈海准备提前往东转移,将最终的决战地放到风门谷以东六十里外的山岭之中……

(本章完)

看网友对 第八百四十五章 回程(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