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四十六章 回程(四)

第八百四十六章 回程(四)

重膛弩咆哮着,肆虐的箭雨就像金属风暴,往成千上万猛扑过来的狂化杂魔笼罩过去,将它们的鳞皮撕裂,将它们的筋骨血肉撕碎,天地间仿佛陷入彻底疯狂的杀戮之中。

只是杂魔血脉中的杀戮狂性,被巫魔用秘法彻底的激发出来,不知道疼痛、不畏惧生死,胸臆间只充塞着一个念头,就是杀戮,即便它们的脸颊、胸膛被箭雨撕开,胳膊大腿被箭雨射断,但只要它们最后一口气没有咽下,它们就还在拼命的往前冲锋。

杂魔太密集了,为了消耗黑风军的弩箭储备,一次就驱赶四五千头杂魔,像黑sè潮水般冲击过来,激起漫天的飞尘,仅靠四十具重膛弩,根本就不可能在短短四五十秒的冲锋时间,将这些多的杂魔都扫射掉。

看到这一幕,那些刚刚编入营伍不到半年,之前才经历过一场血战的新卒,心口发紧、手脚出汗,实在难以想象他们这一仗有活着杀出去的希望。

束越魔君这时候也将九yīn邪刃紧紧的握在手里,哪怕只要有千余杂魔冲开人族的弩阵,杀入人族战阵之中制造足够的混乱,那接下来,两千青鳞近卫、两千精锐翼魔以及部署在风门谷西北侧的四千魔骑,在下一波攻势中,就能将这些跟他们纠缠了有十多天的数千黑风军人马全部歼灭掉,不留任何的后患。

然而这一刻,黑风军五六千人马,突然往东推进起来!

怎么可能,黑风军毫无防备的将侧翼让出来,任何他们这边冲击?

很快束越魔君看到突然往东推进的,并非是全部的黑风军,那十数辆装载重膛弩的黑sè战车并没有往东撤,而是将重膛弩收入车厢之中、射击口都要用铁板封堵起来后,与千余铁甲精骑继续还留在原地,等待着支撑到最后都没有倒下的千余杂魔冲过最后不到一百步的距离。

这些黑sè战车不用驼马灵兽拖拽而行,听泰官说是用一种天机战械驱动,但除此之外,与人族的精铜战车、玄铁战车的车厢,没有多大的区别,

第一波所剩的千余杂魔,也都被重膛弩扫射得肢残骨断,束越魔君不指望能重创人族千余铁甲精骑,但只要从侧面将那些装载重膛弩的黑sè战车拱翻,他就能率身后两千精锐翼魔扑上去,从半空俯冲下来,将人族千余铁甲骑兵撕成粉碎,令人族兵马彻底失去快速机动反击的能力。

“砰!”

在束越魔君有所动作之前,已经有一头杂魔撞上去。

是一头看似笨重的魔猿,高逾六米的万斤魔躯,看上去就像是一樽铁塔,身上坚韧鳞皮早不知道被玄阳箭雨撕成什么样子,血淋淋的像炮弹猛|撞一辆黑sè战车的正面,束越魔君心里想,就算是一只铁疙瘩也会被撞瘪进去。

不错,黑sè战车是微微被撞瘪进去一层,也往后侧滑移出一尺,但距离束越魔君所期待的拱翻,则差以千里。

“好重的铁疙瘩!”束越魔君有信心将黑sè战车一刀斩断,但他没有想到狂化后的魔猿,那么快的冲击速度,竟然没能将一辆黑sè战车撞翻出去?

这辆黑sè战车要有多少重?

而且仅仅凹进去那么一点,玄阳精铁所筹的车厢板,得有多厚。

泰官魔瞳也是瞪得溜圆。

陈海最初到北陵塞立足,就助姜雨薇造天机战车加强战车,但受限玄阳精铁的紧缺,主要是造两三万斤重的轻型天机战车配合北陵塞的防御,一直到近年才着手造重型天机战车,而近年泰官龟缩在天罗谷内不敢出战,对北陵塞最新的天机战械发展,就有所不知了。

陈海知道,他们进入魔域,与魔族精锐遇上,重膛弩所在一定会成为魔族精锐集中进攻的对象,所以他将重膛弩装载在重型天机战车上。

之前没有动用重型天机战车,是弩阵要集中扫射两翼的青鳞魔近卫,而此时他们要以最快的速度将杂魔清理掉,然后整体东撤,所以趁魔兵精锐主力未力,他将十二辆重型天机战车与铁甲精骑留下来殿兵。

十二辆重型天机战车咆哮着冲撞起来,瞬时间就将第一波最后千余狂化杂魔冲得四散八落,将这些狂化杂魔的冲势挡下来,搅乱掉,铁甲精锐分队迂回穿插,诛杀杂魔的速度就快多了。

在魔兵精锐主力从各地阵地杀出来之时,殿后兵马就将狂化杂魔清理得差不多,然后也以防备阵型徐徐往东撤去。

就算三十六具血魔尸不在玄雷战舰之上,泰官、束越魔君也绝不可能看着五六千人族精锐从眼皮底下撤走。

泰官一方面派出信使,赶到东翼一千三百里外的青松岭,传令负责在那里堵截的魔兵,立刻将四千魔骑、四百翼魔以最快的速度,从东面夹击过来,一方面将风门谷的两万精锐悉数调出,同时驱赶大量的杂魔往东追赶,以便随时能充当精锐魔兵的肉盾。

束越魔君还是担心陈海等黑风军头目有可能会乘那艘浮空战舰,突然间就强行往南突围。

他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从泰官手里将血炼巫魔都借了过去,让它们骑到翼魔的后背上紧追上去。

在束越魔君看来,倘若陈海等黑风军头目试图乘浮空战舰往南强渡天罗谷,他亲率两千精锐翼魔,都未必有十足的把握将它们拦截住,但真到那时候,血炼巫魔哪怕是从精锐魔兵甚至他的青鳞近卫或精锐翼魔身上汲取气血精华,也要用血炼魔阵,将那艘浮空战舰拦截下来。

在风门谷投伏的魔兵,这一刻完全可以说是倾巢而出,铺天盖地的翼魔和汹涌肆意的魔潮,跟在魔族的前锋部队后面,将与黑风军的距离缩短到二十里以内,死死咬住不放。

魔兵数量的优势还是太多,这使得魔兵追击时,可以绕到北侧,甚至迂回绕到东面,夹击快速东撤的黑风军,最终黑风军被迫退入风门谷以东六十里外的一座断谷之中。

断谷有四五十里纵深,但到断谷的尽头,还要越过上百里的险峻山峰,才能抵达天罗谷的北部边缘。

沙天河、墨翟、朱明巍他们脸sè都很难看,之前他们还有突围一丝突围的机会,但现在他们被逼入绝谷,左右以及身后都是两三千丈高的绝岭,难道他们也要学姜定、姜涵这些宗阀子弟,将普通将卒以及大量的战械都丢弃在这里,他们自己分散着逃命?

虽说装载重膛弩的天机战车与铁甲精骑都安然撤回来,两组诛魔战车也是各据方位,将四柱诛魔战阵展开,盾戟兵、破锋重矛兵结阵就位,一面面巨盾环环相扣、用短戟撑住,结成盾墙。

一些受伤严重的兵卒,这时候也不甘被包围在后方,而拼命气力,搬运石块,协助辎重营的匠工,将抛石弩的配件拿出来,然而迅速的砍伐巨木,将六架抛石弩组装起来,与超级重膛弩一同架设在阵中……

然而看着像黑潮涌进来的魔兵,沙天河并不觉得六架抛石弩,多砸死三五十头杂魔或精锐魔兵,能管什么用;普通将卒可能还被蒙在鼓里,但他与朱明巍这一层的将领心里都清楚,之前消耗太巨,他们手里就剩不到十万枚玄阳重锋箭。

一旦玄阳重锋箭消耗一尽,失去最大消耗魔兵有生力量的利器,他们最终还能依赖殛天玄雷大阵及两座四柱诛魔阵能支撑多久?

很快就有一批狂化杂魔,从断谷北口的缓坡攻上来。

那处缓坡两侧有高耸的石崖矗立,将谷口收缩得只有五六百步宽,狂化杂魔有没有阵型可言,就这么拥挤成一团,往断谷里冲来。

在它们的身后,两千余罗刹魔骑根本无视落在后面的杂散魔物的死活,就这么奋马扬蹄,往断谷里侧冲过来,踩得糜烂一片。

朱明巍、魏汉等人此时都死死的盯住那两千魔骑,勒令操纵重膛弩的将士,不要去管那些狂化杂魔,将不到千头狂化杂魔交给盾戟兵以及破锋重矛阵封堵,重膛弩则重点遏制精锐魔骑有可能从侧翼发动冲锋。

断谷除了谷口相当狭窄外,内部地形则相当开阔,泰官也不清楚黑风军怎么不坚守谷口,猜想黑风军可能已经放弃挣扎,陈海等头目很可能随时会放弃普通将卒,分散逃走或集中乘坐那艘浮空战舰逃走,那在谷口组织防御则毫无意义。

一队队魔兵像潮水似的进入断谷,束越魔君也率两千精锐翼魔、十数魔蛟、数十血炼巫魔,停在断谷南侧三四十里外的雪岭之上,直接堵住陈海等黑风军头目乘浮空战舰往南突围的可能。

准备好一切,泰官才开始发动攻势,驱赶着一队队狂化杂魔,间杂少量的精锐魔兵,往黑风军防线冲击过来,血战再次暴发。

在前阵举着坚盾、孔武有力的士卒一个个齐身发喊,脖子上青筋暴露,最终还是将这第一波冲击给挡了下来国而手持特制长矛的战兵将两三百斤重的破锋重矛拼命地向前攒刺。

而主持诛魔战阵的阵器师也已经摒弃了防护,操控着由天地灵气所凝聚巨刃,向魔兵阵中疯狂地斩去。

巨大的血花在战场上迸现、蔓延,朱明巍、魏汉、墨翟等人已经彻底放弃灵元法力消耗巨大的灵剑法宝御敌,而是手持战戟、战矛,与普通将卒一起,确保前阵不被魔兵轻易突围、冲溃。

巫青、乌额图二魔,没有跟随在束越魔君的身边,青鳞近卫不能再消耗了,但束越魔君不能不为此战贡献,他们二魔就浑身缭绕着黑气,直接随少量的精锐魔兵,混杂在大量的狂化杂魔之中,在人族阵前徘徊不已,只要寻到空隙,那数丈长的魔戟横扫,动不动就将数面玄阳精铁所铸的重盾连同重盾之后的将卒轰成粉碎、肉渣。

魔兵在数量上的优势太大了,同时断谷内部的地形又太开阔了一些,盾戟兵与两座破锋重矛阵,只能在重膛弩阵之前,构筑千步宽的防线,但两翼犹有两千余步的空间,能让魔族更多的兵马直接穿插进来,顶着重膛弩直接冲击后面的中军战阵。

魔兵以及狂乱杂魔的数量太多,断谷内地势开阔,又不足够开阔,所剩一千四五百铁甲精骑难以发挥来往穿插的作用,但就算地形足够开阔,而魔族的精锐魔骑数量更多,到时候只会加速这边的战阵崩溃。

泰官自重身份,一直在后督战,这时候看到黑风军的防阵崩溃在即,心情也是畅快无比。

沙天河收起血灵刀,走到陈海的身边,他充满血丝的眼睛盯着陈海,传念说道:“要是战到最后一卒,有可能胜,我沙天河即便今日战死沙场,也绝不会缩一下头,但是大当家,再拼下去没有意义了,想办法突围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谁说没有意义了?!”陈海今日全场凝重的脸,这时候陡然一笑,令沙天河神情微微恍惚了一下,下一刻就听见身后不远处的崖壁哗啦啦垮塌下来,露出一座黑黢黢的洞口,就见一大队血鳞魔族矗立的岩洞里。

沙天河吓了一跳,摧动血灵刀就要往岩洞里斩去,陈海哂然一笑,说道:“沙爷,你不问青红皂白,怎么就对咱们的援兵出手了?”

沙天河定睛才看清楚岩洞里哪里是血鳞魔族,明明都是全身连头脸都覆盖在血鳞甲之下的人族精锐。

“大当家竟然在这里早有部署!”沙天河追随陈海之后,也爱惜羽翼起来,要不是山穷水尽,他也不会劝陈海弃下普通将座逃走,没想到所谓的断谷绝境,竟然一切都是陈海的部署,狂喜的问道,“大当家,你是怎么瞒过魔族的眼线,就在他们眼皮底下部署伏兵的!”

令他狂喜不是千余援兵,而是千余援兵正扛在肩头的近三百具重膛弩,随时就会填入阵地。

然而沙天河同时又陷入巨大的震惊跟困惑之中。

这里距离天罗谷的核心太近了,不要说天上飞的翼魔,山岭间都不知道暗藏多少魔族的眼线,不要上千兵马了,就是几十名辟灵境低微修为的人族,都根本没有可能从北侧绕到断谷里埋伏起来。

沙天河这一刻唯一能想到的可能,就是这千余兵马,是从天罗谷南面野桃林附近,借助他当年立足的在地底绵延有四五百里长的地底岩洞,先进入天罗谷内,然后从天罗谷内进入断谷之中埋伏起来。

因为魔族绝对不会想到,伏兵是从天罗谷内部出来。

只是从天罗谷内部穿过时,千余兵马是怎么抵挡住毒瘴魔雾的侵蚀,又不被魔族发现的?

沙天河这时候看到洞口里囤积着大量的装玄阳重锋箭的木箱子,他都怀疑这千余兵马来回跑了不只一两趟。

这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跟他们身上用血魔鳞皮制成的铠甲有关系?

在沙天河抓破脑袋又惊又喜之余,姜雨薇将面甲摘下来,指挥每四名将卒扛着一具重膛弩,迅速进入阵地!

上万年来,是在姜寅手里第一次收复天罗谷,当时西北域二三百万兵马北进,大小法阵无数,姜寅直接用大量的法阵将天罗谷内的毒瘴魔雾压制住,自然就将将藏匿到天罗谷内的魔兵残部歼灭。

之后姜寅被勒令放弃天罗谷,仅留一部分兵马在魔獐岭驻守。

由于上万年来,人族仅有一次应对天罗谷特殊毒瘴魔雾的经验,大家都以为除了有罡元护体的精英子弟,普通将卒只能依赖法阵或防御道符所形成的灵罩,才能进入天罗谷之中。

而无论是精英子弟罡元护体,又或者是普通将卒借法阵或道符护体,他们只要进入天罗谷,截然不同的异样气息,将很难瞒过魔族强者的感知。

事实上,无数人都没有想到血魔鳞甲缝制的铠甲,只要密封性足够好,而修成灵脉、踏入内呼吸境界的通玄境中后期弟子,就只能穿着全密闭性的血魔甲进入天罗谷之中。

陈海在燕州时,最初就是大量制造血鳞甲,率精锐进入血雾魔渊清剿魔族的先驱兵马,将魔劫暴发的时间足足往后拖延了好些年!

由于魔族在天罗谷内聚集太多的杂魔,姜雨薇带着人,化整为零身穿血鳞甲进出天罗谷运送物资到预定的埋伏地点,都成功的瞒过魔族的视线。

而陈立在击溃束越魔君所部之后,直奔风门口而来,因为他知道唯有如此,泰罗才有可能率精锐魔兵在这里以逸待劳、守株待逸,而不会率精锐魔兵进入荒原深处追杀他们。

而陈海之所以选择断谷内部作为预设的决战场地,就是因为断谷内阔口窄的特殊地形,方便大量的魔兵都涌进来布阵,实际是踏入他设的陷阱,同时又能限制魔兵往外溃逃的速度,就能用重膛弩尽可能多的射杀魔兵!

那一具具崭新的重膛弩,在阳光的照射下,在寒冷的冬日中,散发出冷耀的光芒,仿佛如冰锥一般,插入泰官的胸口。

黑风军这里藏下千余伏兵,以及三百具重膛弩,他们怎么可能全无察觉?

要说物资可以早些年就分批藏下,但这千余伏兵总不可能早就在这里藏了数年,他们是怎么瞒过他们的警戒,毫无声息的藏入这山洞中的?

这一刻,泰官恨不得将他的总哨官撕成粉碎!

泰官如何感受,黑风军自然不会在意,此时在整个阵地之上,虽然没有大片的欢呼,陈海能通过杀伐兵气的强弱程度,直接感受到黑风军此时将要沸腾起来的高昂士气。

三百具重膛弩填入战阵,使得中军战阵重膛弩的攻击密集,直接提升了十倍。

这是什么概念?

当年吴氏两万精锐私兵,有数组诛魔战车的庇护下,又拥有不知道多少玄宝道符助阵,也都没能在曲岩谷突破黑风军借三百具重膛弩所布设的防线!

随着一只只装满玄阳重锋箭的木箱搬运上来,黑风军的前阵被越来越暴烈的金属洪流所充塞。

巫青和乌额图不甘心退出,夹杂在数千狂化杂魔及精锐魔兵冲了两波,但玄阳箭雨骤然间密集起来,而且是一下子密集七八倍,巫青、乌额图坚持过十息,还是被迫退了下来。

巫青退到脸sè铁青的泰官身边,浑身那虬结的肌肉连连扭动,噗噗几声,挤出了十六七支玄阳重锋箭出来,伤势虽然谈不上多少,但也破开鳞皮了。

而前阵,狂乱杂魔、魔兵以及从两翼突进去的精锐魔骑,在每息四五千支重锋箭的攒射下,像割稻子似的载倒在地。这时候不仅十六辆重型战车,带着三四十具重膛弩直接推进到魔兵乱阵之中碾压冲突乱扫狂|射,两组四柱诛魔阵也化灵盾为诛魔巨剑,纵横斩劈过来,每一剑都要带走数头甚至十数魔兵的性命……

“走!”泰官血瞳这一刻几乎要瞪爆掉,不甘的朝天怒吼起来。

“蠢货,为什么要撤?将所有的兵力都押上去打!”束越通过魔念,直接对泰官传音呐喊,在他看来泰官跟他,将手头所有的精锐兵力都不计伤亡的押上去,未必不能胜。

此时撤,断谷的谷口那么狭窄,已经进入断谷的两万多魔兵以及万余狂化杂魔,最终能逃出多少去?

泰官冷冷看了四十里外的束越一眼,两千翼魔从四十里外的雪峰飞过来加入战团,虽然可能都不需要半炷香的工夫,但问题在于他们这么多的魔兵以及狂化杂魔都拥堵在谷口内侧,才支撑半炷香而不崩溃吗?

泰官这些年在北陵塞吃过不少亏,他清楚的知道半炷香的时间,足够三百具重膛弩射出一百万支玄阳重锋箭。

这一刻除非束越魔君能牺牲自己,不惜以性命为代价,承受住黑风军所有强者的攻势,直接突入重膛弩阵之中,泰官还有获胜的信心,要不然此时撤退,虽然损失严重,但还能保证不伤元气……

看网友对 第八百四十六章 回程(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