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四十七章 回程(五)

第八百四十七章 回程(五)

在重膛弩疯狂的横扫之下,无论是狂化杂魔还是精锐魔兵,就像是秋后被收割的庄稼一般,快速的被割倒,肢残骨断、血肉横飞。

泰官这些年针对重膛弩也做了很多的准备,在尝试在天罗谷内部开采矿脉,冶炼铜铁,铸造重盾,以便替代稀缺的骨盾,能普遍装备所有的精锐魔兵,能在战时压制重膛弩箭雨的覆盖,甚至考虑学人族铸造坚固的战车、车盾等战械进入战场。

虽然魔族还没有掌握铸造天机战械的秘密,但哪怕是用魔兵将一辆辆玄铁所铸的巨型战车、重型车盾推入战场,也绝对不会再出现被重膛弩疯狂收割的场面。

然而泰官进入天罗谷是想有一番作为,以便将来他能真正的接掌孽境殿的大权,但这些年陆续进入天罗谷投奔他的其他魔侯、魔将,实际上仅仅是天呈山高层担心引起人族的警觉,名义上受他节制而已。

这种种因素,叫他在天罗谷所进行的一切努力,进展缓慢之余,还常常受到其他魔侯的嘲笑跟抵制。

这一战,他是在前阵尽可能多的安排坚盾,也想着利用大量的狂化杂魔加强冲击黑风军战阵的力度,但是一切的战术安排,都是在黑风军前阵部署四十具重膛弩、每息最多扫射五百支玄阳重锋箭的基础之上。

然而这一刻,黑风军前阵所填入的重膛弩多达三百四十六具,重锋箭雨的密度一下子提高了七八倍,泰官望眼看去,就见一面面坚盾,或能承受数十支重锋箭的扫射,但同时上百支甚至数百支重锋箭暴烈的攒射过来,纷纷崩裂破碎。

同时也因为泰山这一次将精锐魔兵跟狂化杂魔掺杂在一起,冲击黑风军的战阵,使得魔兵手里即便持有重盾,但左右都是拥挤混乱的杂魔,根本结不成密不透风的盾阵,只要稍有破绽露出来,就会被箭雨在眨眼间射成马蜂窝。

即便有小群的精锐魔兵反应过来,将重盾重叠起来,构造坚固的盾墙,但十六辆重型天机战车直接碾压冲撞过来,同时四柱诛魔阵凝聚六柄十数米长的诛魔巨剑横扫斩劈过来,简陋的盾墙根本没有办法封堵这么强烈的冲击。

虽然此时有十数战力绝强的魔将在最为混乱的战场中心,但它们的魔躯高大,动不动就有七八米高,更容易成为重膛弩集中射击的目标,自顾不暇,自然更无法去帮助下面的普通魔兵,去抵挡重型天机战车的横冲直撞。

一队队铁甲重骑,也是跟随在重型天机战车的身后或侧翼,不断的包抄斩杀被击溃的魔兵……

而表现最为突出的,则是随姜雨薇埋伏在断谷的玄金傀儡。

玄金傀儡,通体都是用精玄金所铸,即便是用庚阳雷火,左耳每天也只能从碧海宝船上熔炼百余斤下来——炎魔难以将玄金傀儡的威力都发挥出来,但玄金傀儡坚不可摧、力大无穷的特质,使得他进入战场之后,就顿时杀得魔兵哭爹喊娘,一杆战枪在混乱的魔兵之中,完全可以说是所向披靡。

很快黑风军阵前就被清理一片开阔的空场,那些曾经令人望而生畏的高大魔物,肢残骨断的倒在血泊之中,还有不少没有死绝,冷不丁还会抽搐一下。

眼见着如此情形,束越魔君睚眦欲裂,他现在后悔也来不及,恨不已,后悔当初就不应该听泰官,应该直接带着青鳞近卫及两千精锐翼魔冲上去,不给黑风军有机会将他们诱入这断谷之中,又怎么被会重膛弩扫射得这么凄凉?

等不及与两千精锐翼魔同行,束越魔躯的身形,就像鬼魅一般,从群岭上空,来到泰官身旁。

泰官此时正铁青着脸,下令所有的魔兵不成一切的撤出战场!

“为什么要撤?”束越魔君一把揪起泰官,怒吼道,“让这些人族将血魔尸劫走,你有何面目去见天呈山诸尊?”

泰官何尝想逃?

然而今天他将手里最后不多的精锐都拼光,获胜可能性也不会超过两成,然而就算最后能夺回血魔尸,是对天呈山诸尊的交待了,但他将手里真正忠于他的嫡系拼光了,谁会认他这个孽境殿少君?

面对束越怒火中烧的血瞳,泰官反倒恢复平静,沉声说道:“我已经受挫败好些回了,也不在乎再败一次,丢失血魔尸的责任,我一并承担下来就是,还请但束越魔君出手,尽可能多撤出一些精锐出来,令人族战后不敢立即去谋天罗谷。要不然害天罗谷弃守,我才真正没有面目去见天呈山诸尊!”

这时候越来越多的重膛弩,也随着诛魔战车,往战场纵深快速推进,横扫狂乱杂魔之余,也压迫着魔兵不断的往后撤退,将兵方魔兵的阵列压缩更拥挤、混乱。

姜雨薇这次带来的两百剑修,这时候也将灵剑纷纷祭起,往溃败的魔群杀去,二百支灵剑光华熠熠,仿佛一头由灵剑组成的蛟龙,在魔群内外翻涌着,带着一蓬蓬炽热浓稠的魔血。

正在这时,几道恐怖的魔息从北面的谷口冲天而起,随后就见九yīn邪刃仿佛一道仿佛黑sè闪电似,直接往剑阵暴斩而来。

“束越魔君!”

陈海不需要看,也知道是束越魔君此时出手了。

也只有魔君级的存在,才敢同时对抗二百剑修。

剑修营是姜雨薇带过来的,还没有跟束越魔君交过手,看到魔族强者竟然敢单独祭御一柄魔剑妄图想对抗他们两百支灵剑,即便这时候已经陈海出声提前,但大多数剑修都是下意识摧动灵剑,朝九yīn邪刃齐斩而去。

陈海眼睁睁看着他们这边,眨眼里就被斩断十数支灵剑,才将九yīn邪刃击退。

姜雨薇也是当机立断,喝斥所有的剑修,将灵剑都收回来,与殛天玄雷大阵一起,保护本阵的安全,防备被魔族强者率精锐强行直接攻入本阵,那战局就随时有可能被翻盘。

束越魔君终究是不想牺牲,直接冲入黑风军防守最严密的弩阵肆虐一把,然而看到每时每刻都有数以十计的魔兵被扫翻在地,他胸臆间充满着愤怒及滔滔恨意,他再也按捺不住,一樽四臂邪魔从他眉心钻出,浑身缭绕着黑sè气息,张牙舞爪地向半空中的九yīn魔刃渡去一缕黑煞。

下一刻,战场之间弥漫的死亡跟血腥气息,疯狂的融入九yīn魔刃的刀锋之中,还不断发出一阵阵蛊惑人心的的颤鸣。

黑风军士气极盛,也凝聚出足够强的杀伐兵气,仿佛淡淡的青sè云霭横在半空中,将九yīn魔刃震颤所发的邪音挡在兵阵之外。

然而看到九yīn邪刃的气息越来越盛,陈海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神识从殛天塔延伸出去,延伸到玄雷战舰的玄雷大阵之中,确保殛天玄雷大阵在他的直接掌控之中,防备束越魔君接下来有惊天动地之威的杀手锏,直接对本阵造成惨重的伤亡。

不仅如此,阵中将官也纷纷祭出防御道符,形成层层叠叠的灵盾、灵罩……

九yīn邪刃气息提到极致,仿佛一柄百米长的巨大邪刃横亘在天地之间,没有往黑风军斩来,而随着大地的一阵震颤,在黑风军阵前斩开一条深逾数百米、横跨整个断谷的大裂谷……

四辆重型天机战车、上百铁甲重骑与三四百魔兵,来不及避开,被九yīn邪刃斩成两截。

当年在燕州的时候,董良三剑劈开了铁壁山,但每斩一剑都需要用大半个时辰汲取天地元气,束越魔君这一斩动静看上去是要小许多,却是在须臾成型。

可见魔君级存在的实力,永远都不是他所能小窥的。

这时候魔兵溃势已成,而束越魔君出手,也仅仅是拖延黑风军战阵继续推进的步伐,同时也杜绝魔兵突袭反攻的可能。

而看到束越魔君出一次手,消耗也是不小,除了将更多的重膛弩直接推进到裂谷边缘,疯狂的覆盖两千步方圆内的魔兵、杂魔外,陈海也摧动殛天玄雷塔,将一波波金光神雷,像金光雷暴一般,往八九里外的谷口狂|泄而去……

待最后一头杂魔逃入山岭深处,陈海直觉头颅深处针扎似的剧痛不已,识海也是一片晦暗,这是精神念力过度透支的表现。

沙天河、黑翟、朱明巍、魏汉、周桐、姜泽一个个都难以想象,这一仗他们能赢,竟然还是赢得如此的彻底!

“……我要休息一下,剩下来你来负责负责吧?魔兵没敢杀回马枪,不要唤醒我!”陈海吩咐过姜雨薇一声,就直接钻到玄雷舰中睡大觉去了——没有比美美睡上一觉,更能恢复精神念力了。

由于魔族在天罗谷还是占据绝对的优势,即便孽境殿少君、束越魔君率残部逃天罗谷的魔瘴之中,沙天河、姜雨薇他们还是不敢大意,稍作休整之后,一边收割魔兵的头颅,一边先将重膛弩运往天罗谷南翼建立阵地,然后前后分二十次,将数以千计的人马、战械以及不计其数的缴获,都运过天罗谷,然而再集结往北陵塞撤去。

陈海醒过来时,玄雷战舰已经回到北陵塞了,停在内城之中,只是谁都没有要打扰他大睡一觉的意思,也没有将他从玄雷战舰里喊下来。

走下玄雷战舰,陈海看到北陵塞还是旧样,感知道姜雨薇她们都在北面的议事殿里,就带着守候在他身边的墨翟、赤军,往议事殿飞去。

议事殿中灯火通明,不仅姜雨薇、沙天河、黄沾、朱明巍、魏汉他们都在,就连杨隐、姜震、姜赫、桓温他们也从东都山、曲岩谷、燕台关赶回来。

眼见着陈海的脚步踏入殿中,众人齐刷刷地站起身来,姜赫嚷嚷道:“师兄,这一仗你们杀得如此的痛快,怎么就没有知会我与恒温一声?”

“我们此次北上,也没有想到能遭遇魔君级的存在,等决定要在风门谷诱魔兵决战,时间也极为仓促,担心从燕台关借兵会惊扰到魔族,反而使计谋难成,这次也就没有找你们帮忙,下次一定会跟你们提前打招呼。”陈海与恒温、姜赫笑着说道,又与姜震行过礼,才到中央长案后坐下来,到这时才有暇询问此战的伤亡及战果。

朱明巍点了点头,将这次战斗的结果汇报了一下。

此次黑风军出塞作战将近两个月,斩杀魔兵头颅一万六千有余,杂魔无数,而在激战中损毁诛魔战车、重型天机战车共计十七乘,损毁玄阳重膛弩七十二具,消耗玄阳重锋箭近二百万支、暴炎重锋箭六百余枚,战死及致残将卒近三千人。

这在人魔两族的局部战场上,已经可以算是难得辉煌的辉煌战绩了。

只是想到那么阵亡的将士,陈海长长出了口气,意兴阑珊的道:“此次多赖诸将用命,这才能有如此多的斩获,却不知道符少群会不会兑现赌约,拿八百万斤玄阳精铁,换取我们手里一万六千颗魔兵头颅!要是符少君是信守诺约之人,倒也能稍解我们燃眉之急。战死及致残将士,除了镇守府应有的抚恤之外,东都山也要再拿出一份来,确保其家人无生计之忧。”

要不为专为这一战返回北陵谷,姜雨薇此时还在东都山北麓主持建设,将卒家小的安置,也都归她负责,这时候点了点头,将这事记在心上。

这两个月来,战事极为辛苦,商议过事情后,陈海也没有特意安排宴席,跟姜赫、桓温、姜震他们说了一会儿话,特地邀请姜赫、恒温他们两人明天一起去符少群的驻营,兑现赌约。

大胜后的北陵寨,在凌晨天sè还未泛青的时候,将卒依旧顶着凌冽的寒风,开始了一天的训练。

年关将至,陈海推开房门,看天sè略微有些yīn暗,北陵塞的士兵刚刚结束晨训,队列整齐地前去用饭,一路上陈海连连点头示意,与姜赫、桓温会合,一起向西城门走去。

此时的西城门前,早早地有三十多辆铜车停在那里,沙天河、魏汉已经点齐一队铁甲精骑,在车队前方等候。

见陈海到来,迎了上去,魏汉瓮声说道:“大人,我们现在可是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符少群的那张脸,想必是精彩到极点啊。”

陈海耸了耸肩帮道:“我们在天罗谷打得天翻地覆,这么大的动静,符少群不可能没有察觉,他有什么心情,应该已经平静下来了,看到我们过来,除了一张黑脸,我猜不到还有其他精彩的可能。”

沙天河、姜赫、桓温他们都是哈哈大笑。

陈海跨上金毛狻猊兽,与姜赫、桓温他们一起,在骑队的簇拥下,押运着几十辆铜车逶迤驰出北陵塞,往符少群驻营而去。

当最后一辆马车出门的时候,鹅毛大的雪花开始飘起,这可能是建兴十七年的最一场大雪了。

车队不急不缓,在中午时分才赶到了两百里外符少群的营寨。

符少群五千精锐驻扎在这里,短短几个月,营寨修建得比经营数年的北陵塞还要坚固雄伟。

沙天河、姜赫他们眼尖,老远就看到营寨的西城墙顶端有一处丈余方圆的缺口,那茬口一刀剁成,在整齐的城墙上显得分外惹眼。

看到这一幕,大家都是哈哈一笑,浑无顾忌的公开讨论符少群知道黑风军斩获大捷的消息后被气成什么样子,也不顾这么近,符少群绝对能将他们的话听进耳朵。

此时雪已经大了起来,铜车碾过去,留下深深的印辙。

符少群的近卫早就得知了陈海到来,打开了城门。

一个黄瘦的修士迎了上来,对陈海一拱手道:“我家将军在议事殿等候陈大人你们过来……”

陈海让魏汉率兵马驻扎在城外,让符少群的人将装满魔兵头颅的铜车拖进城清点,然后他与沙天河、桓温、姜赫一起去议事殿见符少群。

营寨内部没有什么民户,风格粗诳甚至可以说是粗糙,但是议事殿中却整饬得奢华无比。

一炉异香,入鼻有静心养神之效;大殿的正中央,竟然是用一张长四五十米的青蛟皮铺为地毯。

三十六盏青铜古灯分布四周,随着灯焰的光芒散发出淡淡的苍古气息。

每一盏古灯下站着一名明窍境的持灯侍者,陈海暗感这些青铜古灯看上去都仅仅是地阶下品法宝,但经三十六名持灯侍者结阵祭灯,恐怕他与沙天河都没有办法硬扛三五下。

大殿的上方,还还悬挂这一只几近透明的玉瓶,瓶中不停地向外散发着热量,将这北国的酷寒驱逐的一丝不能进入议事殿中。

虽说大家早就寒暑不侵了,但能在北国酷塞中感到春暖之意,这就是奢华之感。

陈海定睛看去,才发现玉瓶中封印着一枚炎魔精魄,果然是玄元上殿出身的世家子弟,比起姜涵的排场都要大。

符少群一袭锦袍,坐在大殿正中的软塌之上,锦榻的下手,两个千娇百媚的道丹境宠姬站在他的身后,给他揉捏着肩膀,见到陈海他们进来,懒洋洋地招呼陈海坐下,笑着说道:“陈大人真是好手段,此战不仅获得大捷,竟然拥有浮空战舰助阵——我听说万仙山都未必有十艘浮空战舰吧?”

见符少群说起玄雷战舰,陈海也轻笑了一声说道:“海外雷阳宗意图吞并九郡国,我适逢其会,同时也是与九郡国漱玉宫的周宫主有缘,立了一些功绩,九国郡将从雷阳宗手里所缴获的玄雷舰赠给我,也是侥幸得很啊!”

对陈海的底细,符少群这段时间自以为已经查得一清二楚,判断不出他是在说谎。

对陈海能得到那九郡国周晚晴的青睐,符少群他心里也是艳羡不已。

不过自己一天不踏入天位境,一天就不要想着这等好事,他挥手让两个宠姬退下,笑眯眯地问道:“我听说那玄雷战舰飞了好几个来回,想来陈大人这次收获不小。”

陈海点了点头,将斩获一五一十地报给了符少群,符少群一边听心中一边在滴血。

八百万斤玄阳铁,足足要近百万点宗门功绩才能兑换出来,就算是家族中能给一些补贴,符少群这些年统兵在外,也立下不少功绩,但凭空损失这么一大笔,也是令他心痛不已。

陈海也是看到在他报出那一串数字的时候,符少群的脸上一阵抽搐,心里只是一笑,说道:“我本打算每月送来两千具,可是你我两处路途毕竟遥远,怕每次都要劳动到符将军,我索性就一次性运了过来。只是不知道符将军的玄阳精铁,什么时候可以兑现?”

看网友对 第八百四十七章 回程(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