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十七章非一日之寒

第十七章非一日之寒

  “太荒唐了,难道内门考核也能乱来吗?”

  薛咏歌开头,有些弟子也嚷了起来。

  玉山师妹今日发现有人抢先参加内门考核,本也有些失望,但待她看到那个人是井九后,所有的失望都变成了惊喜。

  “怎么不可能?井师弟的水平南松亭里谁不清楚?我看你们只不过是嫉妒罢了。”她看着薛咏歌为首的那些弟子,冷笑说道:“是不是觉得平日里嘲讽师弟的次数太多,这时候觉得有些害臊?”

  在南松亭的两年里,井九偶尔会帮这些同门答疑解惑,虽然次数不多,对这些从来没有接触过修行的年轻人们来说却是非常重要的帮助。有的弟子会选择忘记这些帮助,把井九当成陌路人,有的弟子甚至会因为受到恩惠,反而对井九颇多嘲讽,但终究还是会有更多的人在心里留着那份感激。他们站在玉山师妹这边把薛咏歌与那些弟子说的无言以对,又为已经进入剑堂的井九助威,呐喊起来。

  ……

  ……

  “我原以为他的人缘很差。”

  听着剑堂外传来的吵闹声,明兴国有些意外。

  那位来自昔来峰的仙师笑了笑,说道:“毕竟也是个名人。”

  说完这句话,二人望向紧闭的房门。

  他们很好奇井九究竟能不能通过内门考核,这种关心甚至超过了一年前柳十岁那次。

  南松亭这一期的外门弟子在九峰里很有名。

  最出名的自然是天生道种柳十岁,接下来便是井九。谁都知道,青山门来了位俊美无双的白衣少年,清容峰有些女弟子甚至寻缘由来过南松亭几次,就是想看看他究竟长什么模样。

  只不过井九向来只呆在自己的小院里,那些清容峰的女弟子只好失望而归。

  如果只是生的极美,也不至于让井九有这么大的名气,关键是他还特别懒……

  这种反差,实在很适合成为议论的内容。

  就像明兴国说的那样,很多人都以为井九的人缘应该很糟糕,也正是因为这两点。

  ——不求上进自然令人不耻,生的极美却容易引来嫉妒。

  谁能想到,如今井九不但已经抱神境圆满,而且还有这么多同门站在他一边。

  忽然间,一道清冽的剑鸣从紧闭的房门里响起,向着崖坪四周散开。

  明兴国与那位昔来峰仙师对视一眼,露出笑容。

  这声剑鸣要比柳十岁引发的那声剑鸣差的很远,但也算通透。

  在剑堂正门处,吕师也听到了这声剑鸣,身体骤然放松,露出感慨的神情。

  安静的房间里,井九收回落在黑sè剑胎上的视线,转身向外走去。

  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他根本没有把手放到剑胎上,更没有调动全部的真元。

  如果他像普通弟子参加内门考核那样做,可能会直接把剑胎融成一块铁团。

  从头至尾,他只是看了剑胎一眼。

  ……

  ……

  剑堂门启,吕师带着井九走了出来,看着神情各异的弟子们笑了笑。

  欢呼声响起,隐约还能听到里面夹杂着几声晦气与吐唾沫的声音。

  看着那些上前祝贺的同门,井九平静致意,却有些奇怪。

  他不记得和这些人打过太多交道,更不觉得有什么情谊,便是对方的名字也只记得两三个。

  那个梳着回梅髻的小姑娘叫玉山还是金山来着?

  回到小院,环视四周,沉默片刻,他就此离去,无甚留恋。

  那把竹椅与沙盘也消失了。

  ……

  ……

  青山群峰,终年在云雾中,来到传说中的九峰之间,云雾才会淡不少。

  天光峰顶云层却是终年不散,只是比云行峰处的滚云要薄很多。

  峰顶前崖的地面缓缓流淌着白雾,仿佛云海,古老的石门与楼阁在远处若隐若现,近乎仙境。

  嗖嗖嗖嗖,破空之声响起,剑光照亮崖顶,云海生起波澜,片刻后才渐渐平息。

  五把飞剑,静静地悬立在云海之上,这些飞剑的样式或者古朴幽冷,或者锋芒四散,散发着难以形容的威压感。

  三尺剑!

  皆空剑!

  锦瑟剑!

  回日剑!

  如岁剑!

  青山宗的诸峰主剑,九至其五。

  天光峰的承天剑乃是掌门之剑,轻易不得现身。

  神末峰的弗思剑,已经随景阳师叔祖飞升去了异界。

  至于两忘峰的不二剑已经消失多年,而且那座山峰乃是年轻弟子修炼剑心之所在,惯常不会参加青山宗议事。

  可为什么碧湖峰的潮来剑没有出现?这座排行第七的山峰难道出了什么事?

  崖顶很安静,对于潮来剑不至,没有人提出疑问。

  一道苍老的声音从三尺剑里响起。

  或者是因为这把上德峰主剑形状本来就很方的缘故,这声音也显得很方。

  这道声音的主人乃是青山宗剑律,上德峰峰主元骑鲸,以严厉冷酷闻名。

  “赏罚书日前已经飞剑传于诸峰,若无疑议,今日便定下。”

  掌门不出现,青山宗便以元骑鲸的地位最高,而且他手握重权,性情孤冷,很少有人会反对他的意见。

  今日也不例外,数道声音从那几道剑里响起:“无疑议。”

  锦瑟剑里响起一道温婉动听的声音,想来应该就是清容峰的峰主。

  “南松亭眼看便有多名弟子进入内门,更有柳十岁这样的人材,吕师侄可算立了大功,不妨再多些赏赐。”

  三尺剑里没有声音响起,元骑鲸默认了清容峰主的提议。

  这一点没有出乎诸峰意料,因为谁都知道,南松亭吕某是他的亲传弟子。

  云行峰主的声音从皆空剑里响起:“小师叔飞升之后,我派威名更盛往年,想来十余年里无人敢扰,然则总要寄望将来,每每想到日后在梅会上的那些朝歌俊彦、与冥部的交锋,那些食冰而生的怪物,我便忧心忡忡,好在卓师侄之后有腊月,如今又有十岁,我心甚慰。”

  清容峰主说道:“卓师侄在闭关,腊月在你峰间苦修,只是柳十岁终究太小,要不要提前召上峰来?”

  元骑鲸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依然还是那般冷漠:“我之所虑,在于柳十岁究竟是不是真的天生道种。赵腊月当初在朝歌出生的时候,我派便有人随侍在旁,非常清楚她的情况,但这个柳十岁呢?”

  清容峰峰主的声音变得冷淡了几分,说道:“师兄不需多疑,我亲自查看过柳十岁的情况,没有问题。”

  元骑鲸这才知道她竟然去看过柳十岁,沉默片刻后问道:“何时之事?”

  清容峰峰主说道:“一年前。”

  按道理来说,清容峰峰主亲自验看过,而且回护之意如此清楚,元骑鲸应该作罢,但他依然说道:“我也查过此子,他入门前便学过某种罕见的吐息之法,我怀疑他是奸细,应该严查。”

  清容峰主的声音却是丝毫不乱,淡然说道:“既然你查过,就应该知道他绝对不会是奸细。”

  其余三剑一直保持着沉默,但隐藏在剑后的、可能远在数十里之后的三位峰主却是把这番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听到清容峰这句话里的隐意,便知道今日便是如此了。

  果不其然,在清容峰主这句话后,元骑鲸不再说话。

  不过清容峰主也没有再坚持把柳十岁提前召进九峰。

  片刻后,五道飞剑各自散去,崖顶云海回复平静,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

  ……

  上德峰顶很冷,尤其是当那道剑光敛入石室之后,温度更是骤降数分,石壁上瞬间挂上了一层寒霜。

  这座负责监察整座青山宗的山峰,主剑名为三尺。

  这剑名的来历并非取自“举头三尺有神明”,而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洞府深处,一位老者看着墙上的雪霜,沉默不语。

  上德峰主元骑鲸,执掌剑律,在青山宗里的地位仅在掌门之下,性冷yīn冷,向来最为后辈弟子畏惧。

  “看来那名叫柳十岁的弟子,果然是某座峰提前选好的对象。”

  说话的中年剑师叫做迟宴,乃是元骑鲸的同峰师弟,看来是全程旁听了这一次的议事。

  元骑鲸深陷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冷厉的意味。

  这些年来青山宗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为了确保传承不断,更能被发扬光大,诸峰早就习惯提前布局,在世间寻找颇天赋的弟子施予恩惠,甚至暗中授予心法,有这份前缘,将来在承剑大会上才好抢人。

  如今在天光峰闭着的那位天才卓师侄,便是在六岁的时候已经得到了掌门赐下的玉佩。

  两忘峰上那些年轻人,又何尝不是在进入山门之前,便已经被诸峰联系过。赵腊月更是尚未出生,便已经被青山宗派人重点保护,直至十二岁时引入山门,只是唯一的问题在于,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知道赵腊月究竟是被哪座峰发现的,这个谜底或者只能等到一年后的承剑大会才能揭开。

  当然,碍于青山宗的规矩,就算提前做了这些准备,诸峰也不见得能抢到心仪的弟子,但总要比毫无准备强很多。

  迟宴说的那句话,便是基于这种判断,不过他还是很好奇,为何清容峰主说出那句话后,师兄便不再多言,难道师兄已经知道那个叫柳十岁的弟子提前修行的是何种吐息法?

  “玉门吐息法。”

  元骑鲸的声音非常寒冷,仿佛混着风雪一般。

  迟宴闻言微惊,心想原来柳十岁是掌门挑中的人,难怪清容峰主没有点明,而师兄也没有再继续。

  思及此,他有些遗憾,又有些隐隐的恼怒。

  看来一年后的承剑大会,无论师兄还是自己都没有办法抢到柳十岁了。

  上德峰在青山宗的地位再如何特殊,又如何能与掌门所在的天光峰相提并论。

  “已经有了卓师侄,两忘峰上一半弟子都是他的,现在还要柳十岁……”

  迟宴叹了口气,说道:“既然如此,另一位天生道种,我们无论如何不能错过了。”

  话虽如此,他却没有什么信心,放眼青山诸峰,谁不想要赵腊月承剑?

  他想着一件事情,说道:“这两年吕师侄在南松亭着实不错,听说又有一个人通过了内门考核,我要不要去观察一下?”

  元骑鲸面无表情说道:“何名?”

  迟宴说道:“井九。”

  元骑鲸冷哼一声,说道:“那个懒鬼?”

看网友对 第十七章非一日之寒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