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五十章 势变

第八百五十章 势变

燕台关之前是吴氏、姜氏共掌,但盗胎案时,牵涉其中的吴澄率吴氏子弟欲逃出燕台关撤回吴族本宗所在的蒙城山观望形势,却在半道被姜明传以诛叛平反的名义剿灭,从此之后姜氏在燕台关就一家独大。

虽说长史之位落在元阳宗弟子秦谦的手里是个意外,但秦谦一人在这燕台关,也根本翻不出什么大的浪花啊,但现在元阳宗真君级强者吴之洞过来,直接顶替姜明传担任镇守将军,那燕台关的局势就完全不一样了。

从姜明传的语气之中,陈海能听出姜明传内心对大权旁落的不甘,这次召集他与姜赫、桓温过来,大概也是想统一思想,好紧守住姜氏一族在燕台关的利益。

陈海心里微微一叹。

虽然大多数燕台关镇守将军府的主要职位,都由姜氏子弟占据,但吴之洞毕竟是正而八经的天位境真君,又是名正义顺的镇守将军,兼之有秦谦配合,掌握燕台关的军政大权,并非难事。

而姜寅此前都将西北柱国将军府的蟠龙大印交了出去,也就是不愿意再插手边关军镇内部的争权夺势。

姜明传担忧他在燕台关的权柄旁落,陈海却担心厉牙山新设军镇对北陵塞可能会有威胁。

吴之洞虽然姓吴,却非吴澄思、吴云湖所在的吴氏一族,跟吴氏一族没有什么牵连,而吴澄思、吴云湖所在的吴氏一族落得今日的境况,实则是陈海一手促成的。

这几年吴氏一族退守蒙城山,与外界联系甚少,陈海也不清楚他们心里对自己的仇恨到底有多深,他此时不能两面树敌,也不会去理会姜明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姜明传絮絮叨叨,将所有的事情都交代完毕,大家也就都先行散了。

吴之洞三天之后就会赶赴燕台关上任,魔族在天罗谷遭受重挫,短时间内也不可能会有什么动作,北陵塞这段时间会相当平静,陈海也暂时随姜赫、桓温在燕台关住下。

他身为燕台关镇守将军的主要副职之一——姜明传要是不离开燕台关,也只能留下来协助吴之洞处理军政事务,到时候陈海与姜明传则是平起平坐的——新的镇守将军赴任,他总是要留下来迎接的。

虽然陈海没有燕台关任过几天职,就直接以军司马的身份到北陵塞督军,但在燕台关镇守将军府的后街,也留有他的府邸,平时有几名老卒打理照看。

陈海带着墨翟等在黑夜之中冒着鹅毛大雪,赶到对他来说来相当陌生的府邸。

陈海抬眼向北望去,此时百余甲骑正踏雪往燕台台驰来,他摇了摇头,吴之洞这么一来,连符少群也要回来参见的。

陈海在燕台关的宅子不大,由三组三进纵深的院子,当中的院子是主宅,是陈立居住以及接见客人以及在家里署理公务的所在;两侧是偏院,由扈卫、仆役居住。

回来后,墨翟就直接到偏院潜修疗伤去了,陈海走到书房里,点燃一盏铜灯,坐在灯下细想当前的局面,不知不觉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雪下了整整一夜,四处全都是白茫茫的,室外滴水成冰,寒煞入骨,对陈海这种修为来说,毫无感觉,但普通将卒除了加厚衣袍外,还要服用御寒的丹药,才能抵御酷寒。

燕台关这边没有北陵塞严格,在这种天气之下,镇守燕台关的士兵没有开始训练。

陈海呼吸了几口冷冽的空气,九元归神真解周身运起,不多时就神气完足,待他要去镇守将军府了解当前燕台关更详细的兵备情况,昨夜入城的符少群,大清早却直接登门拜会。

“陈师兄,昨日才分了手,今日又在这燕台关见面,还真是有缘分。”符少群若不上战场,永远都是锦袍加身,温文尔雅,一副浊世佳公子的模样。

只是昨日还一口一个陈大人,今天就又变成了陈师兄,他却不嫌转变的太快。

陈海笑着拱手迎了上去道:“我等粗人,日夜奔波习惯了,算不得什么。倒是符师兄乃千金之体,连夜赶回燕台关,还能这等精神,实在是我辈楷模。”

二人在这里假惺惺地寒暄,丝毫不觉得肉麻。

将符少群让入书房之后,陈海也不习惯有人伺候,亲自给符少群沏上灵茶,说道:“我主要在北陵塞督军,这边的宅子也没有人打理,还望符师兄莫要怪我怠慢。”

符少群之前是忌惮姜寅对燕台关的控制,不容他在燕台关有所作为,而姜寅想要钳制玄元上殿对燕台关的渗透,必然也是借陈海、姜明传、姜赫等人之手,所以符少群对陈海也不可能友善。

现在烈王秦冉直接调吴之洞过来担任燕台关镇守将军,意在让元阳宗执掌燕台关军镇,斩断姜寅对燕台关的控制,他这时候赶过来,就是要看陈海到底是什么态度。

要是陈海对这样的安排没有什么抵触情绪,那就如云师所言,北陵塞往后就有可能成为雁行塞强大的友军——要不然,他绝对愿意看到吴族出手,将黑风军给灭了,省得滋生什么意外是非来——现在仔细想想,若是在自己的身侧有这么一个战力强悍的友军,对他来说并算不得坏事。

符少群端起灵茶抿了一口,虽然比不上自己惯常喝的三阳还春,但也算能入口,他点了点头,对陈海道:“我本来打算的是三日之后再回燕台关参见新的镇守将军,但昨日陈师兄说那玄阳重膛弩可以大量供应于我部,我急着赶过来,就想问问这个大量,能到什么程度。”

见符少群这么迫切的登门,陈海也不难猜测他的意图。

他这时候要是拒绝跟符少群的交易,无非是表明他将与姜明传、姜赫等人一起,对燕台关新的镇守将军任命,采取抵触姿态,那样的话,他不仅不会将天机战械交易给符少群,以后后也会用尽手段限制吴之洞、秦谦等元阳宗一系的人手接管燕台关的权柄,会想尽办法令元阳宗的弟子在燕台关难有作为,最终确保镇守将军一职尽快落回到秦氏一族的手里。

昨天姜明传虽然没有挑明了说,但无非也是这个意思。

陈海这时候却不会去理睬姜明传的小心思,皱着眉跟符少群说道:“半年之内,我可以交付两百具重膛弩给符师兄。”

此时在东都山聚集七千匠工,辟灵境以上的匠师也突破千人,只要原料充足,重膛弩的年产量会逐渐提升到五百具。

考虑到魔獐岭的形势变化,北陵塞后续会尽可能减少主动出去的次数,对重膛弩的需求就会减降,半年之内提供两百具重膛弩给符少群没有什么可能,他也会尽量创造机会,让符少群主动率部去进攻天罗谷。

听陈海这么一说,符少群眼睛也是一亮,甚至都没有难以相信。

百闻不如一见,之前他虽然听说过玄阳重膛弩乃战场利器,重视程度依旧远远不够,直到看到云师用水镜术带来的画面,内心深处是深深被那三四百具重膛弩齐射的场面所震撼。

两百具重膛弩,足足可以使他所部精锐的战力提升五成。

见陈海这么大方,完全没有制衡他们的意图,符少群心里是存有一些困惑的,但当下也没有办法不满意,问道:“那少群在这里就多谢陈师兄了,只是不知道价位如何?”

陈海笑了笑道:“不多,一具重膛弩折算一千点战绩便可。”

“这么便宜?”符少群也算是有城府的人,但万万没想到陈海的要求只有这么低,要知道雷震的震火堂出售的重膛弩是这个七八倍的价格。

陈海点了点头,说道:“不过,这玄阳重膛弩也不单卖,若是购买我的玄阳重膛弩,所配套的玄阳重锋箭也需要从我这里采购——不过,符师兄也不用担心我会狮子大开口,每一支玄阳重锋箭,我只多收两成的原铁作为加工费便成,毕竟要养活那么多人,还请符师兄理解……”

玄阳重锋箭的铸造虽然没有什么难度,但陈海额外多收两成的原料作为加工费,也绝对谈不上心黑,符少群即便想到陈海是防止雁行塞建立自己的生产体系,眼下也没有理由拒绝,笑道:“既然如此,那就成交。”

一切定了下来,二人各自得偿所愿,陈海又不经意地道:“我听说吴氏一族这一次要在厉牙山开镇,想那吴氏一族做出了那等伤天害理的事情,却还能东山再起,真是叫人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符少群摇了摇头说:“此事我也有听闻,只是眼下正是用人之际,任由两位天位真君在大后方闲着,也不是办法。烈王殿下此次着令他们出人出力,也想着让他们戴罪立功吧。”

陈海敛起眼瞳里的精芒,说道:“我相信符师兄御魔之心真切,才将重膛弩等利器交易给符师兄,但绝不希望看到重膛弩流入厉牙山,还望符师兄能够理解。”

“这个当然,说实话我对烈王殿下的这个决定,也有些不理解。”符少群心想陈海要是担心吴族找他复仇,那就再好不过了……

看网友对 第八百五十章 势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