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十八章说一不二

第十八章说一不二

  迟宴苦笑,他非常清楚师兄最厌恶的是哪种人,当年就算提到小师叔,也不会有半点好颜sè,赶紧转了话题,说道:“我本以为今日诸峰会问起碧湖峰的事情。”

  元骑鲸冷笑说道:“掌门师弟不让问,谁人敢问?”

  迟宴有些不安说道:“就算不问,总还是要给个答案。”

  元骑鲸说道:“就说雷师弟在朝歌城被不老林与冥部联手偷袭,受了些伤,正在调养。”

  迟宴沉默着点了点头。

  他自然知道这并非真实情况。

  碧湖峰峰主雷破云疯了。

  当他从天光峰送到上德峰来的时候,就已经疯了。

  元骑鲸走到洞府最深处,来到井前。

  上德峰顶距离地面不知几千丈,就算山壁里蕴着些水,也不可能抽起。

  这里居然有口井,真是极怪异的事情。

  井口很黑,不知道究竟有多深。

  整座青山宗,只有真正的大人物们才知道,这口深井直接通往地底的剑狱。

  那座剑狱里关押着谁都不愿意面对的妖魔,还有那些背叛者。

  一道极其凄厉的声音从黑暗的井底响了起来。

  声音起处应该极为遥远,听着有些含混,但其间隐藏着的怨毒与疯狂之意却是无比清楚。

  “就算没有一,那二呢!”

  那喊声幽怨至极,如鬼泣一般,令闻者心生畏怯。

  迟宴晋入游野境界多年,可称剑仙,但听着这道喊声,脸sè依然变得有些苍白。

  也可能是因为,不久之前剑狱最深处的这个疯子,还是青山宗地位极高的碧湖峰峰主?

  他问道:“到底该怎么办?总不能一直把雷师叔关着,他总是喊着那句话,也不明白是何意思,如何去查?”

  “为什么不能一直关着?不管他为什么会发疯,也不管他当时出手的时候是不是真的疯了,但敢对掌门不敬,便有被关的道理。”

  元骑鲸看着井底,听着那道凄厉的喊声,脸sè很难看。

  “没有一,二呢!”

  “没有一,二呢!”

  迟宴听不懂这句话。

  整座青山宗都没有几个人能听懂这句话。

  他听得懂。

  他甚至知道,可能就是因为这句话,雷破云才会发疯。

  可如果是掌门让他发疯,为何不干脆让他去死?死人才永远不会说话,不管是真话还是疯话。

  掌门为什么还要把他送到上德峰?难道真是因为上天有好生之德?还是……

  你想用这个疯子来试探我什么?

  ……

  ……

  井九摸了摸微微发热的手镯,走进了那座幽静的小楼。

  这座小楼在南松亭后,由山路行七里,忽然出现在眼前,仿佛一道屏障,隔绝了两个世界。

  他知道手镯为何会发热,因为它前几代主人的画像,如今便在这座小楼里。

  这座小楼供奉着青山宗历代掌门以及重要人物的画像。

  两忘峰代表青山宗对外征战,是抛洒热血最多的一座山峰,历代峰主自然有资格被称为重要人物。

  不过修道者寿数绵长,就算两忘峰主大部分的结局都是战死,小楼里拢共也只有七幅画像。

  依照手镯的意愿,井九把那七幅画像都看了遍,至于更显眼处的那些历代祖师像,他却没有去看。

  长廊走到最后,他停在了一幅画像前,那幅画像看着还有些新,应该挂上去没有什么年头。

  是景阳真人的画像。

  井九静静看着画像里那张似真如幻的脸,看了很长时间,说道:“我都快忘了你长什么样。”

  走出小楼,便离开了凡世,来到了青山宗内门。

  井九抬头望去,只见青山诸峰皆隐,只剩下九座山峰立在天穹之下。

  云层在峰间并不流动,静悬如伞亦如盖,最薄处仿佛一张纸,景物美丽至极。

  吕师在楼外等着他,见他若有所思的模样,不由微笑,心想终于看见这少年有些反应了。

  然后他想起自己当年初入内门见到九峰时,也是如此怔然,不禁心生感慨。

  这些年他始终无法进入游野境,寿元有限,前景无明,只好离开九峰去外门做了个授业仙师。

  若不是机缘巧合听到那段话,在云集镇周边耐心寻找,终于在那个小山村里看到柳十岁和井九,或者他今后的生命便会一直在南松亭里度过。哪会像现在,他因为立下功劳被赐上等丹药,更能回到上德峰继续修行,说不得还真有突破游野境的那天。

  “井师弟,你在想什么?”吕师微笑说道。

  只要进入内门,便会以师兄弟相称,因为都是第三代弟子,至于具体师承,则是承剑大会之后的事情,当然,你也需要被某座峰上的师长看中才行。

  吕师出身上德峰,自然希望井九以后能够去上德峰修行。

  井九说道:“景阳真人是飞升,又不是死,为何他的画像也会被挂在楼里?”

  吕师呆住了,哪里想到他会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心想井师弟果然与俗辈不同,不知有多少弟子曾经在那座小楼里瞻仰历代祖师像,谁会想到这处去?

  这个问题他回答不了,只好回以苦笑,然后正sè说道:“我将回峰静修闭关,此一别不知何时再见,师弟保重。”

  井九看着他说道:“我觉得你不会有问题。”

  吕师再次苦笑,心想井师弟真是位妙人。

  ……

  ……

  九峰之间有条溪河,河畔散落着各式各样的建筑,小院或者高楼,崖壁间还有很多洞府。

  三年一次的承剑大会前,被招入内门的年轻弟子们都会在这里学习剑道。

  不知道是因为弟子们经常会在溪畔洗剑,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条溪河有了一个名字:洗剑溪。

  而青山弟子的这个修行阶段则被称为洗剑。

  在这里弟子们需要接连突破知通与守一两个境界,直至触到第三层大境,才有资格参加承剑大会。

  如果在承剑大会上被某座峰上的师长选中,那名弟子便能成为亲传弟子,接触到青山宗真正的剑诀。

  当然,那名弟子也可以报名进入两忘峰——如果两忘峰上那些眼高于顶的师兄能看得上你的话。

  两忘峰在青山宗里的位置非常特殊。

  这座山峰没有传承,也没有师长,但峰上的弟子可以接受所有九峰师长最耐心与最严格的教育。

  因为两忘峰便是青山宗的剑。

  除了修行,两忘峰弟子最重要的事情便是代表青山宗与外界对战,与那些恐怖的妖魔、冥部强者厮杀。

  成为两忘峰弟子当然极为凶险,但在不停地战斗里进益也会很大。

  更重要的是,这本来就是极大的荣耀。

  如果不管在洗剑溪畔如何苦修,都无法突破那两个境界,不能参加承剑大会,更无法被诸峰选为亲传弟子,那怎么办?

  这种情况很少发生,但不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井九来到溪畔,面对那位来自昔来峰的师叔时,听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个。

  他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说道:“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他是真的从来没有想过,但落在别人耳中,这话便显得有些骄傲。

  那位适越峰的师叔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不愧是井九,这真是最完美的答案。”

  ……

  ……

  (存稿之所以快没了,是因为在北京的酒店里躺了五天……病了,其中发烧了三天,床单湿的一套一套的,相当彻底,现在已经回家,感觉应该是快好了吧,摊手,希望如此。之所以说这是个很漫长的故事,是因为有起因,有转折,有背锅者,但因为太过复杂,所以懒得向大家汇报了。大道朝天开书已经一周,相信大家已经看出来了我的追求,得到的反馈现在也是相当的好,被称赞的太多,我都有点……不会的,我不会不好意思的,请大家尽情地赞美我,最后就是,请不吝投出您手中的推荐票,这算是大道朝天的第一次拉票吧?请投免费的推荐票咯,摸摸哒。)

看网友对 第十八章说一不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