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二十章问剑于黑衣老者

第二十章问剑于黑衣老者

  直到很久以后,井九才收回视线,抬起头来。

  便在这时,他刚好听到了林无知在这堂课上的最后一句话。

  “要做到这些,首先你们要找到一把属于自己的剑。”

  ……

  ……

  林无知带着十余名弟子离开洗剑阁,沿着洗剑溪向上游走去,不多时便来到了一座山峰之前。

  与别的山峰比起来,这座山峰上的植被很少,更没有茂密的森林,放眼望去只能看到嶙峋崖石,显得很荒凉。

  山峰下方的崖壁间有很多小洞,洞口很小,边缘处极为光滑,似乎是被什么事物刺出来一般。

  山峰上半截笼罩在厚重的云雾里,根本无法看清。

  这里就是青山第四峰,云行峰。

  青山宗弟子更习惯称这座山峰为剑峰,因为在这座山峰里藏着无数剑,等待着被它们的主人发现。

  云行峰非常特殊,终年云雾不散,峰间很是潮湿,加上崖间隐藏着无数剑意,生活在里面很是辛苦,所以云行峰的师徒们都在峰下修行起居,峰主则是在天光峰议事。

  当青山宗强者寿元将尽时,往往便会来到这座峰前,将自己的飞剑还赠予这座山峰。

  当然,如果那位强者想要带着自己的飞剑陪葬,也没有人会强行要求他。

  但青山宗开派以来,归剑于峰的强者数量再多,也不可能比后辈弟子取的剑数量更多。

  为什么剑峰里有这么多剑?最开始的那些剑是从哪里来的?没有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

  有人说这座剑峰乃是一座天地自成的剑炉,有人说这座剑峰是前代文明强者对战,一起陨落后形成的大墓,但这些年来青山宗无数次仔细地查探,都没有找到相关的证据。

  弟子们站在山脚下,望着云雾里的山峰,听着林无知的讲解,眼睛渐酸,有几个人甚至哭了出来。

  他们自然不是在发思古之幽情,也不是感怀前辈师长的风范,而是被剑意刺伤了眼睛。

  这座山峰里不知藏着几千几万把剑,剑意合在一起,即便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也不是他们这些刚入内门的弟子能够承受。

  这座剑峰如何上去?或者说就在下面这些崖壁间找找有没有剑?

  有些弟子暗自想着。

  林无知知道弟子们在想什么,也不生气,笑着说道:“你们能想到的事情,自然前代弟子也会想到,不妨告诉你们,这些山底崖壁上的洞便是剑洞,不知道被找了多少年,如果你们还能找出一把剑来,那算你们本事,运气也算本事不是?”

  弟子们好生无语,心想只是站在山脚下便已经这般难熬,难道还真要上到剑峰上面,甚至还要去到峰顶?

  林无知提醒说道:“莫要忘记,越往峰顶去,飞剑品质便会越高。”

  有名弟子忽然想到一件事情,问道:“听说赵师姐一直在剑峰上修行练剑?”

  林无知点头说道:“不错,她这时候便应该在云里。”

  弟子们很是震惊,议论纷纷。

  他们站在山下便已经能够感觉到剑峰上那些云里散发出来的森然感觉,如果走进那些云雾那该是怎样的恐怖的感受?

  要知道就连云行峰一脉的师长都不愿在峰间停留太长时间,赵腊月却一直在峰顶?

  “剑峰取剑,也是考验你们的心志与智慧。”

  这句话里的智慧明显有深意,但林无知没有做更多解释。

  “赵腊月意志之坚毅,堪为三代弟子典范,你们要向她学习。”

  说完这句话,他不着痕迹地看了井九一眼。

  井九明白他的意思,没有转身避开,也没有给予回应,看着峰上的那片云,心想着:“剑意焠体?”

  剑意焠体是一种非常苦且凶险的法门,一般而言,除了那些寿元将尽的剑修,没有人会用,因为风险太大。

  赵腊月是青山宗重点培养的弟子,前途无限光明,而且才十余岁,还有大把时光可以用来修行,她却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这条最艰险的道路。

  这让井九对她生出了几分欣赏。

  林无知说话的时候,云行峰一脉的几名执事从山脚下的楼里迎了出来,开始为井九等人登录名册,同时发放剑牌。

  他们很有耐心地告诉这些刚入内门的弟子,剑牌应该如何使用,怎样判断自己已经无法支撑,遇着危险又应该如何。

  那些弟子有些吃惊,听着这话,神sè更加凝重,有的弟子忍不住说道:“难道今天就要登峰取剑?”

  今天,是包括井九在内的很多弟子进入内门的第一天,结果就需要面临这样的挑战?

  林无知看着他们微笑说道:“难道你们才知道,登峰取剑乃是我大青山的第一课?”

  ……

  ……

  忽然,那些正在登录名册的云行峰执事停下动作,望向某处。

  待看到向剑峰走来的那人,执事们神情骤肃,赶紧走了出去分侍道旁,躬身行礼,无比恭敬。

  弟子们有些吃惊,心想来了什么大人物,也随之向来路看去。

  那是一位黑衣老人,满头白发,容颜枯槁,不知多大年纪,也看不出来有何出奇之处。

  林无知的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双手揖于身前,微微弯腰,缓声说道:“恭送莫师叔。”

  黑衣老人停下脚步,看见是他,拱了拱手,又看了看井九等人,问道:“这就是这一期的内门弟子?”

  “陆续还会有些进来。”林无知应道。

  黑衣老人打量了这些年轻弟子一番,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说道:“不错不错,好好好,比我们那时候可要强不少。”

  只是扫了两眼,黑衣老人便用剑识把这些弟子的境界看的清清楚楚。

  黑衣老人与弟子们说了几句话,问了问从哪里来,又是哪里进行的外门修行,神情温和,言语间颇多勉励。弟子们不知道这位老人是谁,只是见林无知与那些云行峰执事的态度,猜想应该是位了不起的大人物,哪里敢不耐烦,小心翼翼地应答。

  林无知静静站在旁边听着,不插话,也不催促。

  井九觉着有些奇怪,青山九峰,没有哪座峰上的剑师会着黑衣。

  他现在看不出来这位黑衣老人的境界,但能明确的感觉到,对方神衰体虚,应该不如林无知。

  为何林无知对此人会这般尊敬?

  他忽然想到了一事。

  便在这时,那位黑衣老人正好望向了他,微微一怔,说道:“这孩子生的真好看。”

  林无知笑着说道:“所有人都知道他好看,也就是师叔您天天在适越峰上抄书,从不理会这些。”

  黑衣老人笑了笑,望向井九认真说道:“今后多努力。”

  井九没有回答他的话,静静看着他。

  黑衣老人觉得有些奇怪。

  场间的气氛也有些奇怪。

  几名弟子拼命地给井九使眼sè,井九却仿佛无所察觉,依然静静地看着那位黑衣老人。

  林无知微微眯眼,正准备训斥井九几句,那位黑衣老人摆手阻止,自嘲一笑,转身向剑峰走去。

  “走了?”

  林无知问道。

  “走了。”

  黑衣老人说道。

  忽然,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你的剑现在怎么样?”

  井九看着黑衣老人的背影说道。

看网友对 第二十章问剑于黑衣老者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