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五十三章 大师兄

第八百五十三章 大师兄

姜明传卸任镇守将军,就得从镇守将军府后宅搬出来,而他新入住的宅子拙道园,与陈海私邸同在一条街上,只是规模要大得多。

拙道园大小二百间屋舍鳞次栉比形成的建筑群,亭台殿阁造得美仑美奂,院子内假山流榭,格调在关城内也就比镇守将军府稍差一些而已。

最初是吴云湖受创回到万仙山潜修,由姜明传暂摄镇守将军之职,而就算吴族卷入盗胎案,连同吴族子弟都被驱逐回蒙城山,姜明传他都没有奢望镇守将军真会成为他的囊中之物,因此他刚到燕台关就任,就着手为自己修造这座私邸。

只是姜明传没有想到吴之洞的赴任会如此的雷厉风行,仅给了他不到三天的时间搬家,一切都手忙脚乱。

参拜过新任镇守将军吴之洞后,陈海就被姜明传邀到拙道园来谈话,这时候就见拙道园内上上下下三四百名仆役,正忙得焦头烂额,好些家俱藏品等,都还摆在院子里,等着逐一摆进屋子里。

好在姜明传会见宾客的别院,已经收拾整饬。

姜明传yīn沉着脸,请陈海、姜赫、姜涵以及其他姜氏一系在工匠司、典牧司以及诸营担任典史参军、总管、都尉等要职的将领,进入小厅说话。

燕台关以镇守将军为主将,之下有都监使、军司马、长史、参军等各司其职、分掌军政事务。

此外,燕台关二十余万精锐,分设十二营,诸营都尉又皆为燕台关的副将,依照所在大营的序列,称燕台关第一、第二……第十二将。

一一列算出来,燕台关除镇守将军吴之洞、长史秦谦、第十二将符少群外,其他的关键职位都由万仙山弟子担任,而这些人里面,又有六成都是玉皇峰一脉的子弟;而到底下的杂佐史、营尉、小校,玉皇峰内门出身的弟子,更是占到七成还多。

此时玉皇峰与姜氏互为表里,燕台关此前差不多都可以说是受姜族直接掌握的一支精锐战力。

而等魔獐岭防线稳固之后,人族迟早会大规模经营魔獐岭到屏马山南北仅八九千里、东西却有七八万里纵深的广阔地域;姜氏能将燕台关牵控制手里,对将来掌握从魔障岭西麓往到屏马山,往西到东都的广袤地域,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陈师弟,吴之洞今天对你示好,实怀挑拔离间之心计,你心里可是明白?”姜明传请大家入座后,就迫不及待的提醒陈海说道。

“……”陈立从娇美如花、脸容雏嫩的婢女手里接过沏泡得热气腾腾的灵茶,打开琥珀sè的瓷盅,看着一缕雾汽蒸腾而起,在眼前凝聚成三寸大小的青鸾,栩栩如生,似随时都将发出悦耳的清鸣,不动声sè的说道,“明传师兄所言,陈海心里自然明白。”

“你心里明白就好,等到夜宴时,你就直接谢绝吴之洞的好意,明着告诉他这种雕虫小技还不要想能离间我们玉皇峰师兄弟之间的感情。”姜涵听陈海这么说,脸sè稍缓一些。

烈王秦冉起用吴之洞非常突然,玉皇峰知道这事也不比燕台关接到令函早多少,担心元阳宗全面渗透控制燕台关,姜晋知道消息后就传书过来,要姜涵、姜明传他们小心戒备吴之洞、符少群他们的手段,断不可使燕台关的军政大权旁落元阳宗的控制。

姜明传还以为吴之洞过来,第一个就要打压他,没想到吴之洞下车伊始竟然会用此恶计,他与姜涵都担心陈海这人狼子野心,有可能会被吴之洞小恩小惠拉拢过去。

“……”

听姜涵如此说,陈海心里只是冷冷一笑,没想到他竟然能将以往的恩怨当作不存在似的,又或者说他内心认为,只有他这样的世阀贵子才有资格憎恨别人,而他稍假颜sè别人就应该对他感恩戴德?

陈海饮了一口茶,说道,

“陈海虽然明白镇守将军用心未必良善,但镇守将军乃燕台关主将,他执意如此,我不过小小的军司马,焉敢公然违背他的军令?再者,过去数月北陵塞将卒缩衣节食,日子过得艰难,下面将卒就很有些怨言,镇守将军突然要给大家增加粮饷,不管镇守将军用心如何,我要是拒绝了,回北陵塞怎么面对下面的将卒?又或者,姜涵师兄、明传师兄,你们从其他地方补足我们这些,我也好对下面的将卒有个交待。”

“陈海,你这话是何意?”姜涵没想到陈海刚才说他心里的明白,压根就是晃点他跟姜明传,质问道,“难不成你真想从其他大营手里,挖走两成的军资,去北陵塞的欲壑不成?”

陈海抬头迎向其他人神sè各异、凝望过来的眼神。

燕台关能从柱国将军府得到的物资、军饷,是照人头供应的,平时也会分派到诸营手里,现在吴之洞要大幅提升北陵塞、雁行塞的供给,黑风军得到好处倒也罢了,更关键的是黑风军所得到的额外供给,是从其他十大营头上克扣过来的。

此时在场的就有七名大营都尉主将,虽然跟陈海都是玉皇峰的师兄弟,但他们怎么也不可能甘心手里的利益直接硬生生就被挖走一大块!

他们原本是指望姜明传、姜赫能劝陈海拒绝掉吴之洞的拉拢,但没想到陈海竟然是这样的态度。

姜赫这时候坐在一旁,看陈海触了众怒,也没有办法替陈海出头说什么话。

“要我直接违背镇守将军的命令,我难以办到,但姜涵师兄、明传师兄你们要是能劝镇守将军收回成命,陈海是乐见其成的。”陈海也不理睬姜涵说话的语气,只是慢条理丝的将球踢回给他们。

陈海这话,也叫姜涵难以继续质问下去,当下只是冷着脸坐在一旁。

姜明传岔开话题说道:“陈师弟,玄阳重膛弩屡创魔兵,此时已广为人知。你三天前跟符少群谈妥交易重膛弩之事,到今天就已经传得沸沸腾腾,想必你也知道符少群跟吴之洞一样,居心不良,断不可将此等利器轻易交到他们手里?”

“消息是谁传出去的,陈海也不关心,因为陈海就没有想法这事要瞒着明传师弟你们,”陈海说道,“而玄阳重膛弩的造法,此时已非北陵塞所独有,我不出卖,符少群一样能从震火堂获得重膛弩,大概也不存在明传师兄您所说的‘断不可’吧?”

“你可知我玉皇峰的道兵,都没有装备二百具重膛弩?”陈海毕竟不是姜氏之人,姜明传也只能拿玉皇峰的帽子去压陈海。

“……”陈海从袖口里拿出一封图册,递到姜明传的桌前,说道,“此乃玄阳重膛弩的制法图录,明传师兄可将图录送给玉皇峰,宗主真觉得重膛弩堪用,大可让炼器院铸造一批,装备道兵……”

姜明传极力压制着,才没有让胸臆间的怒火冲涌出来,他还以为特意将陈海请过来摆事实、讲道理,能让他明白当前燕台关对姜族、对玉皇峰一脉的恶劣形势,但没想到陈海竟然像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竟然咬住吴之洞所给的这点好处不松口!

“玄元上殿为夺流阳宫遗宝,不惜大动干戈,三宗不能拒绝雍京出兵西北,但也是约好守关自保,不干涉雍京出兵控制天罗谷。吴之洞受烈王蛊惑,得授燕台关镇守一职,此时加强对北陵塞、雁行塞的供应,意图还是要用燕台关的兵马,对盘踞天罗谷的魔族制造压力,实际上吴之洞意图用三宗的兵马、资源,去讨好烈王!这是有违三宗精神的!”这时候就见一名青袍道人从姜明传的里面走出来,盯着陈海的眼睛侃侃说道,“我回万华虚境,听师尊夸师弟聪慧,想必不会不知道这层道理吧?”

“……”陈海都没有察觉到这人一直都站在小厅里侧的房间里,看他修为虽然没有踏入天位境,但予人云山雾海、难窥其底之感,不用姜赫帮忙介绍,也知道他就是姜寅的大弟子,也同时是他跟姜赫的大师兄、半步踏入天位境的姜沛。

姜沛不仅修炼到道胎后期,还触摸到大道本源,此时正四处云游,寻找几件关键的灵物,以便能提升自己的本命法宝,顺利渡过大道雷劫。

陈海没想到姜沛这时候会突然跑到燕台关来,还跟姜明传、姜涵他们一起,对他进行施压。

“陈海见过大师兄!”陈海与姜赫站起来,给姜沛行礼,“大师兄怎么到燕台关来了?”

“我这些年闲去野鹤惯了,这段时间才回宗门,宗主大概也是看不惯我游手好闲,三天前特地从掌教真人那里帮我讨好一个差事,令我过来执掌魔獐岭道院!”姜沛盯着陈海的眼瞳说道。

陈海心里暗暗一叹,听姜沛张口一个宗主、闭口一个宗主,心想姜晋虽然没有露面,但针对吴之洞的部署却是缜密,竟然派出准天位境的姜沛过来执掌魔獐岭道院。

而跟姜明传一样,姜沛虽然是姜寅门下修行,但他从根本上还是一心维护姜族的利益,一心将姜族的嫡支子弟利益放在第一位,因此也是跟姜晋走得更近。

这恰恰也是姜寅最悲哀的地方,他身为姜族二祖,在宗门不得不主要从姜族嫡支挑选子弟教导,在军中也不得不大量使用姜氏子弟为将,然而他能传授玄法、统兵征伐,却不能强拗着令门下的弟子、麾下的战将跟他一样有着超越宗阀利益的胸襟跟庇护人族山河的大宏愿!

陈海给姜沛行过礼后,坐回到原处,照样是以眼观鼻、以鼻观心,丝毫不为他们的话所动摇,姜沛以大师兄的名义上施压也是不行,最后闹得不欢而散,陈海先回私邸。

坐到夜宴时间到来,陈海让墨翟在宅子里潜修,他打算孤身一人去镇守将军府赴宴,推开而出,看到姜赫站在雪下等他,传念笑道:“你现在还跟我凑到一起,就不怕得罪大师兄?”

“我眼里只有师父,师父没有写信过来,想必也不赞同他们的做法,”姜赫笑道,“只是人各有志,师父大概也不愿一定要去约束大师兄吧……”

看网友对 第八百五十三章 大师兄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