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圣墟 > 第七百一十五章 严肃表态负责

第七百一十五章 严肃表态负责

这群黑暗狩猎者在被猎杀,这是一面倒的屠杀,林中血腥气味刺鼻,尸体一条又一条的倒下去。

楚风像是一道雷霆在移动,所过之处,这些杀手如同庄稼般成片的被收割,轮回刀下无活魂,闪电拳前无完尸。

“啊……”

惨叫声此起彼伏,一声接着一声,楚风的杀人手段太可怕,就这么一路横推过去。

刺天穹地球分部,在这一刻遭遇毁灭性打击。

“楚风……楚魔头!”后方,那个披头散发的老者拼命追赶,但是跟不上楚风的速度,只能看到他的残影,楚风在这片地带纵横,不断横掠,四处斩杀。

哪怕这些人是杀手,常年行走在黑暗中,也都胆寒,就没有见过这么魔性的人,一口暗红sè长刀迸发的刀光,盛烈无匹,通天彻地,横扫而过,必有人断为两截,横飞出去。

而那魔头的拳头更是可怕,能量雄浑,一拳之下,那些所谓的年轻精英,哪怕是晋升到餐霞境界的佼佼者,也被震的大口吐血,手臂折断,而后身体更是龟裂,浑身都是血痕。

砰!

闪电拳下,又一位年轻的高手四分五裂,飞向四面八方,带起大片的血雨。

明月高挂,银辉洒落,整片山地很柔和,像是披着一层薄烟,但是,血腥味太刺鼻了,破坏了素淡朦的美景与意境。

“楚风,你会为此付出血的代价,死亡不是你的终点,你将在黑暗中沉沦,承受无边的痛苦,在岁月的煎熬中挣扎!”

一位中年杀手诅咒,因为,他彻底绝望了,被楚风一刀削断手臂时,他虽然自救,将肩膀都自斩下去,结果又被楚风一拳贯穿胸膛,身体如同瓷器在龟裂,即将瓦解。

果然,他怒吼过后,噗的一声,不复存在!

月光下,山川中银瀑、青松、小溪,原本和谐宁静,优美而富有圣洁气息,但是现在全变了。

哪怕是杀手,常年行走在黑暗中,可是看到楚风这么的霸道,如同一尊大魔神般,染着他们的血液,不断收割性命,这些人也恐惧了,害怕了,有人在颤栗。

到底是谁是黑暗狩猎者,谁是精通刺杀手段的族群?!

现在一切都反过来了,他们已经接到命令,了解到最新情况,这个要被他们刺杀与枭首的人在当夜就杀了过来,犁庭扫穴,横杀他们,简直不可想象。

年老的金牌教头共有三人,结果一上来就被楚风干掉两个,要知道,他们都接近金身层次了!

至于其他人根本就不是对手,那些中年教头,已经死了六人,近乎灭绝。

至于年轻的精英,被认为非常有潜力与天赋的弟子,这么短暂的瞬间,死了六十多人,几乎一照面就被楚风屠掉,猛烈的击毙!

楚风此时成为真正的魔神,身上猩红点点,都是敌人的血,但凡出手就索命,横扫这个杀手组织的分部。

“啊……”

有少年杀手崩溃,十六七岁,潜力巨大,天赋惊人,不然也不会被送到这颗正在复苏的星球。

在这个夜晚,他看到了煞气滔天的楚风,看到了他眼神中的冷漠与无情,更见证了他的铁血手段。

这一刻,有几名少年丢下兵器,转身就逃,口中嚎叫着,信念崩塌。

他们曾经自豪为狩猎者,可是今日他们竟然沦为牛羊,被人随意屠戮,毫无抗争之力,让几名少年绝望。

其他人面sè变了,从开始到现在,哪怕不敌楚风,这些人也都在潜伏,找机会刺杀,可是现在,他们中的一些人胆寒,做出的反应实在又违平日的培训。

“楚风,纳命来!”

那个金牌老教头嘶吼,怒发冲冠,他是杀手,原本应该隐伏的暗中,给予敌人致命一击。

可是他现在却无法冷静,他的孙儿死于楚风的刀下,他一直在后面追赶,却赶不上对方的速度。

“杀人者,人恒杀之!”这是楚风的回应,既然这群冷血的杀手接到命令,要针对他与他的朋友,那没什么好说的,必须要屠掉,斩杀个干净。

轰!

一道刀光腾起,宛如雷霆般,声音恐怖,光芒刺目,像是劈开了苍穹!

此时,楚风迎向那名老者,一路杀过去。

而在此过程中,又有一些人毙命,有的人头颅飞起,有的人被剖为两片,带着大片的血水倒在地上,而后又消融。

事实上,刺天穹的人马超出楚风的预料,不是七八十人,竟从地宫中有杀出一股人马,加起来足有一百五十人以上。

刀与细刺剑同时杀向对方,楚风跟这老者遭遇,附近的人杀的差不多了,他盯上最后这个还有威胁的金牌老教头。

哧哧哧!

老者出手刁钻,剑气激荡,如一条毒蛇在出击,不时就会给予致命的一吻。

而且,他不断消失,隐匿虚空中,许多刺杀手段,层出不穷,这是一个非常难缠的狠角sè!

毫无疑问,在杀道领域中,这个人经验太丰富了,这是专为杀生而或活着的刽子手!

如果他在战场上,在万军中,或许表现一般,但是单对单,在这种境地下,他释放的能量是危险级的,恐怖无比。

可惜,他遇上了楚风,无论是独战,还是群战,楚风现在都实力可怕的惊人。

锵!

他削断对方的细刺剑,人如蛟龙,横空而起,接连劈出数十刀,将那老者逼的快速躲避,数次消失在虚空中。

“死!”

然而,伴着楚风最后一声轻叱,他一口气劈出数百刀后,这个老者眉心淌血,出现裂痕,身体上更是如同蛛网般密密麻麻,全是血sè细线。

最后,鲜血溢出,从所有的红sè细痕中蔓延,这一次老者中刀数十次,整个人忽然间解体,坠落下去。

楚风轻叱过后,都没有再看他一眼,直接转身就走,杀入人群中!

这是一个流血的夜晚!

此役,刺天穹一百五十多名狩猎者全部伏尸,半数人尸骨无存,死于轮回刀下,半数人断臂残肢,血淋淋,伏尸地上,被闪电拳轰爆!

要知道,这当中可是有些狠角sè,属于金牌教头以及种子级人物,但是,都被灭了!

这个黑暗组织在地球设立的分部,在并不是很长的时间内被楚风扫平!

主要也是因为,跟他布下的场域有关,这些人逃不走。

不远处,银翼族胆寒,身体都在发抖,他们属于外围组织,不算嫡系,亲眼目睹这一战,从头凉到脚。

楚风提刀,在月光下一步一步走了过去,披头散发,浑身湿漉漉,血迹斑斑,全是敌血。

轰!

闪电拳横空,他再次大开杀戒!

这片地带,他也布下场域,拦住了银翼族逃离的可能,这些人全被困在这片山林中。

最终,这群跟随刺天穹、为他们打掩护的银翼族人马也被斩首!

天上繁星点点,明月皎洁,这片山林死一般的安静,所有的飞禽走兽都在颤栗,蛰伏起来,连蚊虫都不敢再鸣叫。

楚风站在瀑布下,冲洗身体,换上干净的衣物,背起长刀,转身离开。

他数万里奔袭,灭掉刺天穹在地球的分部并没有花去很长的时间,最后,他驾驭绿竹舟没入东方的夜空,直冲大海而去。

当楚风回来时,拍卖会还在进行中,并未结束,而且高潮迭起,一些稀珍的宝物,还有那些圣子圣女,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拍卖中。

“楚兄,你刚才去了哪里?”始魔族太子元世成问道,他带着异sè,因为以他强大的神觉,他确信刚才楚风曾经离开,不在船上。

“身体血气不畅,去活动了一下筋骨。”楚风答道。

这时,大黑牛、黄牛、老驴等人都看到楚风,见他平静的归来,顿时明白,事情顺利,已经落幕。

他们都露出喜sè,彻底放下心来。

“楚风,你对不起我们,在昆仑山时,为什么偷袭我们并洗劫。”

这时,元媛兴师问罪,可大眼却有些妩媚,而朱雀仙子也站在她的身边,红sè战衣跳动明灭不定的火焰,逼视楚风。

楚风站在甲板上,手持酒杯,向她们示意,然后,态度诚恳,认真解释,说当时认错人了,以为她们与天神族有关,最后因为不确定她们的身份,所以只是洗劫,而没有害命。

元媛斜睨,这种鬼话怎么能相信,不过她倒也不想翻脸,原本还想拉拢楚风呢,现在不过藉此交谈,找个切入口。

始魔族,想要拉龙楚风!

银发小萝莉映晓晓神出鬼没,跑过来拆台,道:“大骗子,那你敲晕我姐姐作甚,难道她也像天神族的人吗,没看到我们一头银发吗?!”

“我以为你们是西林族的人,那个族群的发丝颜sè很杂!”楚风脸不红心不跳的答道。

正在走来的映谪仙、映无敌闻言,都是一阵无语,这还真是张口就来!

拍卖会在进行中,随着时间推移而进入深夜,两个时辰过去了,宇宙中刺天穹组织无法平静了。

因为,他们当夜就在调兵遣将,要派出最有经验的王牌狩猎者,来银河系,进入地球杀楚风!

然而,当他们在跟地球分部联系、想要了解一些情况时,毫无动静,那里死气沉沉,没有任何人回应。

接着,他们跟外围成员联系,结果银翼族也毫无反应。

地球分部失联!

这绝对是大事件,他们心中当时就是一沉,派往地球的人居然全部失联,实在滑稽而可笑。

到头来,他们只能联系星际探险者,花费重金,向这些组织买消息,让他们去探寻。

星际探险者有很多组织,自然有些成员在地球上,这种人平日间偶尔跟刺天穹有业务上的往来,此刻直接接单。

因为这种任务太容易了,只要赶往目的地看一看就是了。

当夜,一则震惊星空的消息传出,以爆炸般的速度在星海中扩散,让许多道统震撼,瞠目结舌!

星际探险者他们平日探险、挖掘宝藏,也帮人探寻消息,这些都是有偿的,且买家不是唯一性。

他们可没有义务保密。

当他们赶到王屋山深处时,立刻闻到刺鼻的血腥味,然后,他们看到满地的尸体,以及许多人形灰烬,残留的战衣袖子上有刺天穹的标记,他们意识到,这是黑暗狩猎者的老巢,是他们在地球的分部!

这些人全都死了!

当他们将这些消息告诉给刺天穹后,这个黑暗中的庞然大物的高层震怒!

同时,其他一些道统也得到消息,引发滔天**。

“天啊,这是谁做的?黑暗狩猎者反倒被人猎杀了,全灭,一个都没有能够逃走!”

大地震,消息在星空中扩散。

“不久前,他们不是在官方平台行发布消息,说要开始狩猎楚风吗,结果……自己先出事了!”

“这……是在地球发生的?该不会是……”一些人眸光闪烁,有了惊人的联想。

很快,东海拍卖会现场,许多竞拍者也得到消息,都惊呆了,许多人起身,而后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楚风,这该不会是你做的吧?!”此时,就是映无敌都带着惊容,看向对面的楚大魔头。

楚风摇动红酒,很平静走上高台,对所有人开口,道:“临时开个发布会。”

然后,他很简短,也很认真的表态,道:“我对王屋山的这起事件表示负责!”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一十五章 严肃表态负责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