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二十三章重逢夜话

第二十三章重逢夜话

  顾寒知道柳十岁驭剑去了何处。

  当年他在剑峰初次驭剑成功后,同样是去了云层的上方。

  驭剑飞行,是修行者最美妙的想象,当成功之后,便是最美妙的体会,谁不想去看看这天到底有多高?

  下方隐隐传来欢呼声,顾寒望向峰顶,心想青山宗并不是只有你一个天生道种。

  看着他的视线,胖子知道他在想什么,劝说道:“师妹不愿意进两忘峰,想必有她自己的安排,师兄你不要生气。”

  顾寒没有接话,说道:“十岁正在修行的关键阶段,不要让他与那个废物见面,受了影响。”

  胖子怔了怔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井九。

  ……

  ……

  井九回到了自己的洞府。

  与南松亭那些前院后石室的格局不同,现在的洞府是真的。

  洞府在洗剑溪两畔的崖壁上,很是清静,无人相扰,风景也很美。

  每日清晨会有一盘珍果与一壶清水出现在洞府前,这盘珍果当然要比在外门的时候强很多,负责分发事宜的也不再是执事,而是剑匣。

  做为大陆第一剑派,青山宗的底蕴与积累真是难以想象。

  这样的作派井九看的太多,自然不会生出什么感慨,挑了个好看的果子吃了,把剩的果子扔给洞后树林里的猿猴,便又躺到了竹椅上。

  他从怀中取出剑经看了两眼,便不再看。

  与在南松亭时的情形差不多,他的灵海太过深广,想要完全转成道种的养分,直至结成剑果,除了时间还是时间。

  好在这一次需要的时间会短很多,而且他如果想要去峰间取剑,并不需要结成剑丸。

  他拈起一粒白沙,想要放在瓷盘上,却发现今天的心有些不静。

  对他来说这很少见,所以他把瓷盘与沙粒都收了回去,闭着眼睛开始静思养心。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重新睁开眼睛。

  日已落,星正明。

  十岁站在竹椅前。

  仿佛还是三年前的池塘边。

  “公子。”

  柳十岁高兴地向他行礼,想着白天发生的那些事情,解释道:“你不要怪顾师兄,他是好人,就是有些严格。”

  井九听着这话,发现了一个问题,挑眉问道:“师兄?”

  柳十岁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应该叫顾师,他觉得我还可以,说会在承剑大会上取我,允许我私下称他为师兄。”

  他没有骄傲、得意这些情绪,只是很开心。

  井九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柳十岁以为他是在笑自己,不禁脸有些发热,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于是站起身来,去替井九铺床,整理榻上的东西。

  青山宗最重视的天生道种,两忘峰极想得到的天才弟子,为一个刚入内门的弟子铺床叠被,还做的如此自然。

  如果有人看到这个画面,必然会震惊的无法言语。

  更令人吃惊的是,井九也没有拦的意思。

  铺完床,把洞府前的空地洒扫完毕,他开始对井九讲述自己这一年里做了些什么事,遇着了什么人。

  井九安安静静地听着,偶尔笑笑,偶尔回一句话。

  他没有不耐烦,没有闭眼,更没有睡觉,和当初在山村里并不一样。

  柳十岁有些郁闷,因为都是他在说。

  他其实很想知道,这一年井九在南松亭是怎么过的,怎么忽然就变得勤奋起来了呢?怎么就能抱神境圆满,考进内门了呢?

  井九似乎没有说这些事情的兴趣。

  是因为一年不见,所以觉得有些陌生吗?

  柳十岁想到一种可能,兴奋地站了起来,对井九说道:“公子,我介绍你与顾师兄认识吧!以你的天赋悟性一定可以得到他的欣赏,就算他不肯承诺在承剑大会上召你入峰,但肯定会很愿意带着你学剑,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修行了。”

  井九想都没想,摇头说道:“不用。”

  柳十岁怔了怔,说道:“公子你可能不知道,两忘峰是我们大青山最了不起的地方,峰上全部是年轻的三代弟子,没有峰主长辈,但每座峰上的师长都会择日去两忘峰上授课,这也就是说,只要是两忘峰弟子便可以学习九峰的所有剑诀……”

  他的声音越来越轻,直至没有。

  因为井九依然表现的毫无兴趣。

  柳十岁有些失望。

  井九看着他小脸上的神情,解释了两句。

  “我确实不感兴趣,因为我不喜欢两忘峰,嗯,还有你那位顾师兄。”

  柳十岁很震惊,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人居然会不喜欢两忘峰!

  “两忘峰乃是青山之剑,峰上弟子负责四处巡查防范不老林与冥部妖人潜入,还要代表大青山参加十年一次的梅会,可以说修行就是在不停地战斗,每年都会有很多流血牺牲,但从来没有一个弟子退缩,青山弟子怎么可能不喜欢这里?”

  他看着井九认真地劝说道:“还有顾师兄,他真的是个好人。”

  “怎么可以不喜欢,这句话就是错的。”

  井九说道:“比如你那位顾师兄,他是不是好人我不在乎,就算他是个圣人,我也可以不喜欢。”

  柳十岁怔了怔,觉得这话虽然听着没道理,却找不到哪里是错的。

  “反正我说不过你。”

  柳十岁有些委屈,因为他是真的想不明白,像顾师兄这么好的人,为何井九不喜欢。

  是因为白天的时候,顾师兄用峰规惩罚自己吗?

  那两忘峰呢?

  柳十岁越想越觉得只有一种可能,沉默不语。

  ……

  ……

  离开崖畔洞府,沿着山路走出半里地,柳十岁才踏剑而起。

  他不愿意井九看到这画面,因为担心会刺激到对方。

  飞剑顺崖壁而上,很快便撞破几团散云,来到了极高的夜空里。

  寒风扑面,柳十岁没用剑元护体,却不觉得冷,反而有些热。

  驭剑飞行对现在的他来说,毫无疑问是最兴奋的事情。

  看着星空下的云层,看着下方的洗剑溪,看着不远处的群峰,他忍不住叫了一声,然后醒过神来,赶紧捂住嘴,望向四周。

  ……

  ……

  井九抬头向夜空里望去。

  那声喊来自极高远的夜空,溪畔的内门弟子应该没有谁能听到,对耳力远超同侪的他来说,却清晰地像是就在耳边。

  他听出那是十岁的声音,更能听出声音里的兴奋。

  柳十岁境界提升如此迅速,只用一年时间便能驭剑飞行,他并不觉得意外。

  天生道种的优势在进入内门之后会得到真正的发挥。

  两忘峰提前开始布局,想要在承剑大会上得到柳十岁,也算那些家伙有些眼光。

  只是现在的两忘峰的味道,着实是让他有些不喜欢。

  他摸了摸左手腕上的镯子,心想,好吧,从一开始他就没喜欢过两忘峰,这就是证明。

  “师兄?好人?什么啊……”

  ……

  ……

  (前面那些章有两句话容易引发误会,被认为是恶趣味,比如插秧还有井九进内门,我认为不妥,当然是我不妥,虽然我写的时候确实没想这些,所以我直接删掉了,向大家汇报一下。)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三章重逢夜话 的精彩评论

1 条评论

  1.  沙发# 井九 : 2017年10月26日 回复

    我很懒很爱装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