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五十五章 安排

第八百五十五章 安排

/p>

夜宴过来,陈海连夜带墨翟冒雪赶回北陵塞,时值深夜,姜雨薇还在大厅里处理日常事务。姜震、杨隐已经返回东都山了,现在大量的匠工、战俘、奴仆都集中到东都山北麓,姜雨薇一时半会回不云,但姜震、杨隐却没有办法在北陵塞多作停留。

看到陈海冒雪赶回来,姜雨薇站起来问道:“新来的镇守将军脾气如何,姜明传、姜涵他们没有跟镇守将军起冲突,我怎么听说大师兄也到魔獐岭了?”

姜沛不仅是姜寅的大弟子,也是玉皇峰的首席真传,因此陈海、姜赫、姜雨薇、姜璇都要唤他大师兄。

姜雨薇为了专心在东都山坐镇,经营后方,已经辞去将职,她原本是要跟姜震、杨隐一起回东都山的,但听到燕台关发生那么多事情,知道燕台关那边不会平静,才决定先等陈海回北陵塞再说。

见姜雨薇这么问,陈海苦笑一下,将燕台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和她讲了一遍,说道:“姜明传、姜涵他们倒是想搞事情,却都不是吴之洞的对手,叫吴之洞三言两语就被打下阵来了……”

“……”姜雨薇预料到燕台关不会平静,但也没有想到短短三天时间,竟然发生这么多事情,而大师兄姜沛赶到魔獐岭,也仅仅是老祖姜晋为保住姜族在燕台关的利益,她秀眉深蹙,跟陈海说道,“那雨薇明天就回东都山……”

姜雨薇原本还在北陵塞多留两天,但姜沛、姜明传他们对陈海施压不成,会不会想到去东都山搞事,现在就难说了。

换作以往,只要姜雨薇等人站到陈海的这一边,姜震不会有其他选择,但要是老祖姜晋亲自出面,对姜震及东都姜氏的其他族老施压并加以利诱呢?

更关键的,姜璇、姜泽并不知道陈海是曾经对他们有过救命大恩的青鳞魔,倘若姜晋策动、姜震及东都姜氏的其他族老想着将陈海在东都山北麓的谋局谋夺过去,姜璇、姜泽等一批受惠过陈海的人,都未必会坚定的站在他们这边。

而一旦姜震做出选择,姜寅都未必能说什么。

一方面姜晋维护的是姜氏一族的利益,另一方面东都姜氏有自主决定的权力。

要不是已经是深夜,姜雨薇就想连夜赶回东都山,防止东都山有变,不管怎么说,她回去要正修建的天营城以及分布东都山北麓的诸多矿场、冶炼场控制在手里,不能让东都姜氏的几个族老再在那里管事了。

“……”陈海点点头,说道,“姜涵率兵进牯牛岭筑塞,雁行塞也会扩编兵,加上吴澄思一个月内也会率规模更为庞大的族兵北进成立厉牙山军镇,北陵塞这边所面临的直接军事压力就减轻了。而吴之洞也承诺双倍供给北陵塞军需物资,那天营城那里倒是可以编一支乡营,以防寇匪,你明天点八千人退出北陵塞,从九郡国送来的战俘里,调换一批新卒过来……”

黑风军之前是姜明传默许之下的北陵塞私自扩编,有私兵的性质,燕台关之前也就承认北陵塞五千正式兵员,供给五千将卒的钱粮军饷,所以将卒调进调出都较为自由,但吴之洞之后加倍供应北陵塞钱粮军资之后,那除了陈海身边的亲兵扈卫营,其他将卒就都要登记造册,或进或退,都要有遵照章法,非陈海一人能决定了。

陈海让姜雨薇这次直接率八千人回东都山,一方面是姜雨薇真要掌控住局面,手里一定要有精锐战力,精锐战力的存在不是为了撕破脸皮、不为大打出手,而恰恰是为了避免撕破脸皮,避免大打出手;另一方面就是等所有将卒都登记造册之后,陈海想要再换一批新卒过来轮训,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而陈海计划这次让姜雨薇带去东都山天营城的精锐,都是随他从扶桑海杀回来的绝对忠诚于他的将卒,出身东都山、有可能会动摇的将卒,都留在北陵塞。

陈海同时还考虑让魏汉、孙岱、沈复他们也随姜雨薇去东都山,让他们不需要再为紧张的战略军事劳心,或能借最后几年或者十几年的平静期,提升一下修为。

而朱明巍更精通于军务,陈海需要留他下来与黄沾一起掌握玄雷战舰、统领亲兵扈卫营。

至于沙天河、墨翟,陈海还不能指望他们会有心思去处理日常繁沉的事务性工作。

次日,陈海把诸将召集过来,将吴之洞赴任以及吴之洞将加强前阵军备等人说给诸将知道,接着就安排将卒轮替之事。

送走姜雨薇之后,沙天河、墨翟都各自清修去,陈立将北陵塞军政事务,交给朱明巍、黄沾、姜泽、周桐他们去处理,后续北陵塞对天罗谷的压力,主要也是以不断的骚扰为主,他回到后宅,循着石道往地底的灵穴石室走去。

不到战时,玄金傀儡都会留在灵穴石室之中,主要还是炎魔首领的元神偏弱,玄金傀儡每动用一次,炎魔元神消耗极大,需要潜修好久才能恢复过来。

陈海看到站在灵穴石室氤氲灵气里、通体由精玄金所铸的玄金傀儡,心中就赞叹不已。

肉身傀儡炼制要容易一些,傀儡师借助傀儡精魄控制之,而不同层次的机关傀儡区别大了,低级的像机关兽、机关牛等等,只是天机禁制连接一系列的驱动部件,重复的进行一些简单、可循环的动作。

天机学宫此时所能造的天机战械,都是基础低级的机关傀儡发展而来。

而且说到高层次的机关傀儡,就如眼前的玄金傀儡,当真可以说是鬼斧神工之作,不仅全身的主要构造都是金铁所铸,而且还能通过傀儡精魄驱御,甚至还能将道之真意融入战技之中,当初在熔湖神塔的第二层杀出近乎于道的一刺来。

这说明除了特殊的天机阵法外,玄金傀儡内部已经精细近乎堪比神魔肉体的程度了。

余苍真君曾将玄金傀儡借过去一段时间,但他也完全窥不透玄金傀儡内部的结构,甚至可以说这是“造物”之作。

陈海不知道焰湖神塔跟当前流阳宫获得玉虚琉璃灯、龙鼎的上古遗迹,有没有牵连,但上古时能造出焰湖神塔、玄金傀儡这种存在的宗门,也必然强悍得难以想象。

玄金傀儡毕竟是机关傀儡的一种,陈海还是希望能通过研究玄金傀儡,对促进天机战械的发展能有所帮助;此外,陈海也想借助最后平静的数年或者十数年时间,将他从魔獐岭道院拓印来的典藏修习一遍,看有没有可能参悟武道秘形凑足五百之数。

察觉到有人过来,玄金傀儡那空洞的眼瞳骤然亮起了一团红光,不得不说,作为秉承火煞罡元而生的炎魔首领,对于气息的敏感度要远远超过人族。

陈海将禁制炎魔首领元神的锁魂印搁到一旁的石桌上,叫炎魔首领知道此时受他掌握,继而将神识延伸到玄金傀儡的内部。

要不是陈海在燕州为研究机关傀儡、发展天机战械做了大量的基础性工作,玄金傀儡内部的结构将远远超乎他的想象跟理解层次,即便是如此,陈海能在玄金傀儡内部找到他所能理解的结构,还是少之又少。

而玄金傀儡内部的天机阵法禁制,也远远超过陈海的想象。

这时候炎魔首领发一声怒吼直接冲入陈海的识海之中:“你就是当年在血练场中暗算我的魔族!”

“暗算你?要不是我助你一臂之力,你早就魂飞魄散、不存于世了,”陈海笑了笑,又问道,“你是怎么看出破绽来了,我自以为气息上完全没有破绽才是?”

“你的气息是没有破绽,但你探索玄金傀儡的次序、方式,与那头青鳞魔一模一样,我一试便知!”炎魔首领说道。

“哈,原本你也没有办法肯定,只是拿话讹我。”陈海忍不住要笑起来。

炎魔首领虽然元神被困在玄金傀儡体内,但他被陈海从血炼场带出来,实是挣脱开另一个更束缚他的桎梏,灵智也同时开了许多,以一种陈海都没有意识到的方式,窥破陈海由魔变人的破绽,甚至都知道要诈陈海的话出来。

黑翟也是如此,从环境单一的碧海胜景出来之后,成长得特别快,修行也是日益精深。

陈海懒得跟炎魔首领废太多话,淡淡地道:“我此来不是为了和你争论以往的是是非非。我们初到北陵塞的时候,你应当那辆火鸦战车颇为熟稔——除了那战车之外,还有一套与之匹配的玄法,叫作火鸦阵书及玄火蕴丹真解。你要是愿意真正诚服于我,我倒可以将火鸦阵书及玄火蕴丹真解传授你修炼……”

炎魔首领冷哼了一声道:“我眼下身躯已失,只剩元神寄存在这金铁之躯里,没有灵脉、灵海秘宫,如何修习玄法?”

陈海耸了耸肩道:“你都修成元神了,接天地元煞以纵烈焰焚海,还需要动用自身的真元法力吗?”

炎魔首领的修为相比较玄金傀儡所需要的,是稍低了一些,需要提高,另一方面陈海需要炎魔首领修炼火鸦精魄,从内部进入其他次级傀儡精魄所在的次级控制核心中枢,以致他有可能从玄金傀儡体内破绎出更多有用的东西来……

(本章完)

看网友对 第八百五十五章 安排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