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二十五章要有剑

第二十五章要有剑

  柳十岁一直随顾寒学剑,但没有资格进入两忘峰,还是在洗剑溪畔练剑。

  井九知道那个地方,只不过他连洞府都没出过,自然也没有去过。

  沿着洗剑溪向上游而去,水面渐宽,直至尽处,迎面便是一道约数百丈高的光滑石壁。

  清水从石壁上漫淌而下,经过那些密密麻麻的剑洞时生出涟漪,看着很是美丽。

  溪面上隔着数丈便有一排圆石露出水面,光滑湿漉,难以站稳。

  十余名弟子站在石上练剑。

  剑意森然,偶有风破之声,白光一闪即逝,不时有剑飞出。

  有的飞剑深入石壁,然后飞回,弟子神情平静而自信。

  有的飞剑距离石壁还有数丈距离,便落到水中,弟子跳入水中去取回,显得有些狼狈,神情亦是羞愧。

  有些弟子站在稍远些的岸边,羡慕地看着这幕幕画面。

  他们还没能从剑峰取剑,这些同门却已经能够隔着十余丈的距离飞剑破壁,进入守一境界。

  井九看到柳十岁也站在溪间的石头上,走了过去。

  看着他的身影,弟子们很是吃惊,纷纷议论起来。

  就像当初他在南松亭第一次走出小院时那般。

  柳十岁收回飞剑,看着石壁上那道清晰的剑洞,有些满意于自己的进度,然后便看到了井九。

  他很是惊喜,紧接便流露出了强烈的不安,因为不便说话,对着井九摇头,用眼神示意他先回去,自己一会儿去找他。

  来不及了。

  顾寒已经注意到了身后的动静,转身望向井九,神情冷漠说道:“有事?”

  数十道视线落在了井九的身上。

  井九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不是所有人都看到了井九的眼神,但众人很清楚地感知到了他的意思。

  ——如果没事,我来这里做什么?

  既然如此,你的这句问话自然是废话。

  溪畔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不安。

  顾寒出乎意料地没有动怒,而是问道:“何事?”

  井九说道:“不关你事。”

  溪畔一片哗然,无论是那些弟子还是教习,都震惊异常。

  一个普通弟子,居然敢对两忘峰的顾寒师兄用这种态度说话!

  井九没有刻意羞辱顾寒的意思,他甚至不是很明白众人的眼神为何会变得如此震惊。

  他只是在回答顾寒的问题。

  他要做的事情,确实与顾寒无关。

  但他没有想到,在众人听来,他的回答意味着什么。

  柳十岁紧张无比,赶紧从溪里跑了回来。

  他想要替井九解释两句,却被顾寒止住。

  “已经半年了,你的境界依然毫无进展,剑果的影子都看不到。”

  顾寒看着井九面无表情说道:“听说你要用莫师叔的剑,你觉得自己有这个资格吗?”

  井九说道:“有。”

  ……

  ……

  溪畔一片安静。

  噗的一声,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人们想过井九可能会怎样应对顾寒的训斥,但没有人想到,他用了一个字便终结了对话。

  在说出有字的时候,他想都没想一下。

  顾寒的脸sè变得有些沉郁,冷声说道:“凭丹药,永远也不可能踏上真正的通天大道,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这一次,给出回答的不是井九,而是一道温婉却又充满威严的声音。

  “大道朝天,谁能判定哪种方法是正确的呢?”

  人们纷纷散开,顾寒也微微躬身。

  来人是清容峰的梅里师叔,容颜有若雪中寒梅,美而不艳,自有一股冷冽之意。

  她看着顾寒说道:“不管是谁领进门,修行都在各人,井九如何修行,确实与你无关,你不应该管他。”

  顾寒面无表情说道:“我自不管他的死活,只想管管他这张嘴。”

  人群再分,玉山师妹与那位来自乐浪郡的元姓少年带着林无知赶了过来。

  林无知看着顾寒微笑说道:“顾师弟,井九是我课上的人,就算想管,也轮不到你。”

  顾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深深地看了井九一眼,转身向外走去。

  “你自己决定今后如何走。”

  这句话他自然不是对井九说的,是对柳十岁说的,意思非常清楚。

  如果柳十岁这时候不跟着他走,而是留下与井九在一起,那么以后就不用再试图走上两忘峰了。

  柳十岁看了眼井九,又转头望向远处顾寒的身影,小脸上满是犹豫与挣扎的神情。

  井九转身往另外的方向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那位清容峰的梅里师叔脸上流露出欣赏之sè。

  “井九,你还是要努力一些,早些把剑拿到手再说。”

  她对着远去的井九说道。

  井九没有回头,也没有停下脚步。

  “喔……好吧。”

  ……

  ……

  看着消失在溪弯处的井九身影,梅里师叔微微眯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无知走到她身边,微笑说道:“师叔,清容峰也对井九感兴趣?”

  梅里师叔看了他一眼,说道:“如果你这是掌门的意思,那我们自然不争。”

  林无知说道:“是墨师叔的意思,他想看看井九有没有希望。”

  梅里师叔冷笑一声,说道:“那你们就不要想了,只要井九能承剑,必然进我们清容峰,你看看那孩子生的,不进我们这儿还能进哪儿?”

  二人对视一眼,便自分开。

  对青山宗来说,承剑大会对诸峰的传承与底蕴影响实在太大。

  如果能够得到一名真正优秀的弟子,数十年乃至数百年之后,峰间便可能多出一位破海境的绝世强者。

  如果错过那位优秀的弟子,那么你便等于把这位绝世强者双手送给别的剑峰。

  井九明显是个不寻常的弟子,谁会不加以关注?如果最后证明他真的是个废物,那便罢了,但现在离承剑大会还有半年,再不济还有下一次承剑大会,谁会提前就断了所有希望?

  也就是两忘峰这种不需要传承、不缺少天才的地方,才会出现顾寒这样的人吧。

  ……

  ……

  清容峰的梅里以及林无知为何会出来替自己解围,井九非常清楚,但他并不在意。

  到现在为止,他自己都还不确定自己想去哪座峰。

  回到洞府里,他摊开手掌,看着掌心那颗淡蓝sè的丹药,沉默了会儿。

  这颗丹药叫做玄济丹,对守一境界弟子的剑丸稳定有极大帮助作用,自然也非常珍稀。

  昨天玉山师妹对他说了承剑大会的事情,他想着十岁可能需要,才有了今天之行,然后遇着了今天之事。

  想着顾寒临走前看自己的那一眼,井九微微挑眉,绝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自言自语说道:“有点意思。”

  对井九来说,无聊是一种很罕见的情绪,有点意思同样如此。

  顾寒临走前深深看了他一眼,用剑识把他身体内外都查看了一遍。

  霸道而且凌厉,毫不讲理而且居高临下。

  井九已经很多年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了。

  这让他有些不习惯,也有些不喜。

  如果当年,遇着这种事情,生出不喜,自己会如何做?

  井九静静地回想着。

  如果不喜,自然一剑杀了。

  当然,现在不行。

  顾寒罪不至死。

  他不是个好杀之人。

  更关键的是,要把对方一剑杀了……

  首先,你得有把剑。

  他现在没剑。

  而且没有剑,自然无法参加承剑大会。

  看来自己真的需要一把剑了。

  他手腕上的镯子微微震动了一下。

  “总不能用你。”

  井九说道:“而且我答应了小莫。”

  ……

  ……

  要有剑。

  剑在剑峰上。

  井九便去了剑峰。

看网友对 第二十五章要有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