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五十七章 恩威并施

第八百五十七章 恩威并施

山中不知岁月长,陈海闭关潜修之后,北陵塞针对天罗谷魔族的出兵,就化整为零,主要以小队兵马装备轻重型天机战车、重膛弩,清剿天罗谷外围的杂魔,与魔兵派出来的精锐斥侯兵马作战,不再迂回到天罗谷北面的魔域深处,进行更冒险的作战。

除此之外,北陵塞主要是通过在东都山北麓新建的天营城制造重膛弩,也是应吴之洞的要求,天营城每月所新造供给燕台关的重膛弩从最初承诺的三十具,陆续提高到五十具,而这部分天机战械主要用以加强牯牛岭及雁行塞的兵备。

此外,吴之洞在燕台关责任匠工师,自行组织玄阳重锋箭的铸制,这也是省去路途跋涉、长途贩运的麻烦。

除了重膛弩外,超级重膛弩、暴炎重锋箭、轻重型天机战械以及风焰飞艇等,天营城那边都开始制造供应燕台关,用以加强前阵三塞的兵备,加强与前阵三塞的联系。

这时候燕台关对天罗谷的战事,则主要由牯牛岭姜涵所部及雁行塞符少群所部承担。

而吴澄思率十数万精锐在厉牙山新建军镇之后,急于在烈王秦冉面前立功,对天罗谷的出兵也最为积极,战绩缴获也是颇丰。

每逢厉牙山、雁行塞或牯牛岭兵马出动,趁魔族主力被吸引住,北陵塞就会派出小股精锐,身穿血魔甲往天罗谷深处渗透,寻找战机,这也使得前期北陵塞还能获得不小的战绩。

这个情况差不多维持了有两年多时间,但渐渐魔兵阵列推出越来越多的战车压制重膛弩的攒射——魔族所铸造的战车,没有风阵匣驱动,更没有风焰动力匣驱动,甚至可能说是重型化的手推车,精锐魔兵力大无穷,四五头精锐魔兵就能推着两三万斤重的战车在丘陵间行走如飞,他们需要风焰动力匣作什么?

而这些战车,四壁用天罗谷内部所特产的一种寒纹铁所铸,不比玄阳精铁稍差,侧车厢壁厚达两寸,重膛弩攒射都难以穿透、撕裂,而大量编入这种战车的魔兵,战法也更灵活多变,这使得吴澄思、姜涵、符少群再想收获战功,就渐渐变得艰难起来,还要付出更多、更惨重的代价。

人魔两族在这片苍茫大地拉锯厮杀了数十万年,魔族甚至在绝大多数时间占据优势,并非没有其独特的地方。

陈海除吴之洞或者柱国将军府什么要员巡视前阵时,会露个脸之外,他更多的时间还是在灵穴石室内潜修,他一方面是要参悟修炼收罗过来更多的基础武道绝学,将武道秘形凑足五百之数,一方面是要与炎魔首领一起炼化上古精魄,将七十道火鸦精魄都提到元神巅峰级别;更重要的一方面也是同时研究玄金傀儡内部的结构以及他此时能理解的那一小部分天机禁制。

魔族在天呈山的主力兵马一直都没有大的动作,虽然对天罗谷有所增援,但累计增援天罗谷的魔兵不足十万,然而天罗谷这三四年来,被吴澄思、符少群、姜涵联手歼灭已经不下十万魔兵。

此时,吴澄思在厉牙山所统率的精锐兵马,在玄元上殿大量精英弟子填补进去充当基层武将之后,三四年就从最初的十数万人,扩编到三十万以上;犄牛岭与雁行所聚集的兵力也都各自陆续扩编到五万之上;就是北陵塞这几年兵马没有得到加强,但不计算魔獐岭三镇五十万人族精锐,在北陵塞、牯牛岭、厉牙山一线,聚集的人族精锐已经超过四十万。

而这时候天罗谷内的魔兵却越战越强,数量及规模也是在增强,而且应对天机战械的战法越来越熟悉,同时也造出很多相应克制的战械,陈海有理由相信血云荒域内的魔族,非但没有从星衡域获得援兵,还不得不派大量的精锐魔兵通过天域通道进入天罗谷,确保天罗谷不会在束越魔君及孽境殿少君泰官手里失陷。

而般度在血云荒地拥有如此强悍的精锐魔兵,却还需要额外从天呈山寻求增援,陈海就知道苍遗、舅父陈烈以及董良他们在燕州组织兵马御魔,打得还相当不错,相信在他所推动形成的天机学宫体系内,郭泓判、赵如晦他们应该将天机傀儡术发展到一个更高的水准了。

陈海想着,要是能将玄金傀儡带入燕州,在已经形成体系的天机学宫里,应该能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陈海也曾想过,要以青鳞魔的身份,再度混入魔族,然后找机会进入血云荒地,再经血云荒地找机会云燕州,跟董宁、宁婵儿她们会合,但想到天罗谷内部有魔君级的存在坐镇,他能蒙混过关的可能不高,暂时也就没有去冒这个险。

而针对魔族战法的转变,人族应对之后,就是制造更强悍的重型天机战车、射速更快、射程更远的重膛弩以及穿透性更强、体型更小、初速度更大的破甲箭。

五年多的时间,陈海对玄金傀儡内部结构及天机阵法禁制的研究,依旧远谈不上深入,但他有自己独特的思维角度去改良现有的箭阵匣、风焰动力匣等一系列天机战械视为基础的东西,也有独特的思维角度,去建立更复杂的传改机械系统,让六膛弩以及速度及推进力更强劲的重型天机战车成为现实。

这五年时间里,炎魔首领通过融炼上古精魄,所修炼的四枚火鸦精魄,都达到元神的极限。作为神魂本体,炎魔首领的元神是有极限的,再往上得修成道胎或者说妖胎、魔胎,才可能有进一步的提升空间,这也决定了作为元神分体的火鸦精魄的极限。

虽说理论上炎魔首领没有肉身,也能去修道胎,但这只是停留在理论上,真正想另僻蹊径,绝非一件简单的事情。

不过,就算难以进一步突破,炎魔修成四道都达到元神极限的元神分体后,神魂相当于是提升了五六倍,而且又掌握玄金傀儡的四个次级控制中枢,玄金傀儡仿佛就成了他的肉身,战力之强,也差不多达到准天位境水准。

陈海将四枚上古精魄都炼化过后,七十二枚火鸦精魄都达到元神级别,而四枚上古精魄的精神本源力量,被陈海与炎魔首领炼化掉之后,最本质的内核,也维持上古精魄不知道多少万年都没有崩灭的存在露了出来,是四式亘古不灭的战戟图录,是类似八臂魔神法相的存在。

陈海将这四式战戟图录封印在识海之中,他基本差不多已经掌握那逆天一刺的精髓,这是如此差点引发大道天劫,他没有做好十足的准备之前,哪里敢去参悟这四式战戟图录?

这五年多时间里,东都山也发生深刻的变化。

东都山背靠着黑毛大漠,又偏离从万仙山西麓到望海城的主商路,说是偏远之地也不为过,但过去五六年时间里,所有从扶桑海过来的物资,都到东都山北麓集散,这直接促进西北域的大小行商往东都山北麓聚集,以东都山北麓的天营城为核心,开辟出与西北域境内主要城池联通的商路。

九郡国此时已经剿灭掉境内萧氏叛变,前后大约有近四十万的战俘以及流放的萧氏等族子弟家着,被黑风军以重金赎买过来,填入天营城及东都山北麓大小百余座城寨,加上东都姜氏子弟的北迁,以及对山民的编户,从其他地方吸引流民,东都山北麓丁口也达到一百三四十万,不比东都姜氏控制的中麓人口稍少。

虽说北陵塞的黑风军这几年来一直维持两万人的规模,但黑风军在天营城以及苍莽山曲岩谷的兵力,也陆续扩编到两万人规模。

当然了,黑风军论及兵马规模,还是无法跟牯牛岭以及雁行塞此时所积聚的精锐兵力比,更不要说三宗所控制西北域三十六镇逾四百万精锐兵马了。

二十三年深秋,多年来在万仙山玉皇峰潜修的姜晋,代表万仙山巡视三宗在屏马山到东都山西麓的二线防线建设,一路往西北而行,抵达东都山东北麓。

东都姜氏始终自视为姜氏的旁系,姜晋作为姜氏的老祖,又是万仙山玉皇峰的宗主,他的到来早就让东都山东北麓新造的新嘉城上下整饬一新,就等着他的大驾光临。

在姜晋的护卫车队距离新嘉城还有数百里时,姜震早早就带着姜雨薇、姜泽、姜璇、姜彻等东都姜氏最为核心的族老、子弟,西城门外的十里长亭相迎。

说实话,姜震最初是担心陈海与姜明传、姜沛、姜涵之间的矛盾激化后,令他难以自处。

姜寅这些年对寒庶子弟太过照顾,早年炼制一枚枢神丹,竟然先助余苍渡劫,却要姜沛自己去寻突破的机缘,这已经令姜族出身的很多将领甚至就连姜寅自己这一脉的子孙以及他门下的亲传弟子都对他不满了。

而这一两百年来,姜震所一直努力做的,一是努力保持姜氏旁支的地位不失去,保持跟姜族本宗的联系,这就使得他更倾向姜晋、姜沛、姜明传等一系列更彻底代表姜族自身利益的人物。

不过,东都姜氏跟姜族本宗的联系,是通过姜寅、余苍真君完成的,这也意味着,他需要跟陈海站到一起。

更何况,也是在陈海的直接促使之下,东都山垄断与九郡国的贸易,给东都姜氏带来巨大的利益,令他难以割舍。

这种种异常复杂的势态,令姜震纠结无比,就生怕有朝一天要做出选择,但好在五年多时间过去,陈海跟姜沛、姜明传、姜涵他们矛盾没有激化,大量的重膛弩等天机战弩,源源不断的通过燕台关,供应到牯牛岭军中,令姜涵这几年在牯牛岭治军斩获颇丰。

要不是烈王秦冉要求魔獐岭三镇的主将,必须要有天位境修为以上的大将坐镇,以姜涵的军功加上他身为姜晋嫡子的身份,都比姜明传更有资格出任镇守将军了。

这种四五年都相安无事的情形,也令姜震紧张的心思放松下来。

也的确,姜寅即便胳膊肘有些外拐,但也是姜族二祖,而且修为之高,还在姜晋之上。

姜晋要不能有所突破,数百年后就将坐化,到时候就算姜沛等人能有一两个突破、踏入天位境,但早已踏入天位中三境、成为西北域第一人的姜寅,却依旧会成为姜族绝对的核心。

而陈海即便是又一个受姜寅额外照顾的寒庶子弟,他的存在会跟余苍真君一样,令姜族的嫡支子弟心里不爽,但陈海与姜明传、姜涵之间的小矛盾,又怎么可能激化到令姜族分裂的地步?

姜晋这次巡视,计划到新嘉城落脚,姜震也没有多想什么,甚至就连姜雨薇也觉得姜晋此行只是寻常的巡视而已。

姜震凝聚神识向西边延伸过去,感应到老祖姜晋的车队已经距离新嘉城不到两百里了。

看到姜震雀跃的神sè,场中诸人聊天的声音都小了许多,又过了一个多时辰,就见以数十头金毛狻猊为首的车队终于缓缓停在长亭前。

姜震紧张的轻咳了两声,下意识地整了整衣冠,带着东都姜氏的核心子弟、族老,朝姜晋所在的车辇走过去。

姜晋的车驾是由四头金鳞蛟马拖拽,金鳞蛟马是金鳞灵蛟与万仙山天马杂交所生的异种,马身蛟首,金鳞覆体,头生玉角,能御雷霆,体形要比金鳞蛟小许多,仅两丈长短,奔跑起来,蹄生雷光,腾云驾雾,日行万里不在话长,可以说是西北域最顶级的御车灵骑了。

而且蛟马脾气凶悍,进入战场以爪牙撕杀,修成妖丹,战力就不比普通的道胎境强者稍弱,此时透漏出来的气息,就已经令姜晋身后修为稍弱的子弟打寒颤了。

大概不习惯这么多人接近车辇,为首的那头蛟马暴怒的咆哮起来,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喷出一道雷霆,将姜震他们击退,这时候在车驾前的御者挥动那闪着青光的长鞭,重重地抽打了下去。

那头蛟马吃痛颤了一颤,然而却硬生生忍着没敢发出什么声音。

姜震目不斜视,牢牢站定,朝车辇上长拜道:“姜震携东都姜氏诸子弟,恭迎老祖。”

车驾上的帘子一掀,姜晋从中走了出来。

他在车辕处定了定,淡淡地对御者先说道:“这玄阳金壁车虽然沉重,三头蛟马也能拉动,这头蛟马凶性未去,斩了吧!”

那御者沉声一应,也不见如何作势,就见到一道光华从袖中飞出,绕着那蛟马的蛟首就滚落下来……

对于这些,姜晋看都不看一眼,只是和姜震应了一声,踏步往新嘉城走云。

看着轰然倒地的金鳞蛟马,姜震一颗心一沉到底。

姜雨薇的心神也是猛然一悸,都过去五年,北陵塞跟牯牛岭之间一直都相安无事,她以为就不会有什么事了,没想到还是她将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这一刻,姜晋身上散发出一团朦胧的气息,直接将姜震笼罩进去,这使得他身后的众人在看他和姜震二人的时候,都模糊了起来,更不要说听到本宗的老祖跟姜震在说些什么了。

“你这一脉在东都山繁衍这么多年,到姜雨薇、姜璇这一辈,可以说是人才辈出啊,对了,你是我几世孙来着?”姜晋问道。

“震儿是老祖十一世孙,而开辟东都姜氏一脉的姜晦老祖,是老祖您的第七子。”姜震说道。

“你说晦儿啊,他虽然是庶出,却最受我宠爱,没想到他都辞世有三千年了,久远到我都快忘了他在东都山留下一脉子孙,也没想到到你这一代,都十一代了,”姜晋感慨说道,“以东都姜氏的成就,你有资格成为本宗的族老,另外我上次到燕台关看到姜泽资质不差——姜泽是你的亲侄孙吧——他目前就卡在最后一道门槛没能修成道丹,挺可惜的,但想着将他收入门下亲自教导他修行……”

姜震心里微微发紧,虽然他一两百年来都想得到老祖姜晋的承认,都想着有机会回归本宗,但这一刻,他宁可姜晋不说这番话,也不用介入两位老祖中间难做人。

只是姜晋说这番话,却压根不给他拒绝的余地。

姜震能拒绝什么?

他成为本宗的族老,东都姜氏以后自然就是本宗的一脉,而姜泽原本没有机会成为真传弟子,现在不仅成为真传弟子,还能得到姜晋的师传言授——而撇开这些诱人条件不说,东都姜氏本来就是姜族的一脉旁系,姜晋亲自过来,要他们回归本宗,他凭什么拒绝?

二祖姜寅那边,对此也必然不能有什么意见。

“谢老祖恩赐!”姜震回道。

“我这次过来,就是认认亲,你紧张什么劲?”姜晋瞥了姜震一眼,说道,“听说重膛弩等天机战械的造法,是雨薇那丫头意外所得的一部天机残卷所载,不知道我能否一观?”

“是!我这就安排人抄录一份,献给老祖观阅。”姜震说道,心想天机残卷本就是东都姜氏意外所得之物,他献给本宗,倒不担心谁能有意见,细想想老祖或许此行就是为天机残卷而来,毕竟陈海还是二祖姜寅的亲传弟子,就算是桀骜不驯了些,老祖也没有必要针对陈海做什么……

“我姜氏一族,原本有机会将燕台关的军政大权牢牢控制在手里的,不容元阳宗的那些人插手,但就是有人野心勃勃,不顾大局,将大好局面搞成一盘散沙——这事,震儿你怎么看?”姜晋又声音飘忽的问道。

姜震额头的冷汗都快冒出来了,没想到老祖对燕台关之事一直都耿耿于怀,当下只能硬着头皮说道:“确实不应该。”

“你能明白这个道理就好,”姜晋欣赏的看了姜震一眼,从怀里取出一只丹匣递过来,说道,“这枚天枢地元丹或许不能助你突破,但多少能延续你一两百年寿元……”

看网友对 第八百五十七章 恩威并施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