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五十八章 匠工司丞

第八百五十八章 匠工司丞

/p>

北陵塞早在如金线般的阳光洒满之前就已经苏醒了过来,甚至在有些时候,滚滚黄黑sè的浓烟和叮当作响的铁器锤打声会彻夜不息。

这五年来,虽然主要生产基地放在东都山北麓的天营城,但黑风军很少参与对天罗谷的大规模战事,也重心加强匠工营的建设——此时的北陵塞,与其说是一座防塞,不如说更像是一座大型冶炼工坊,主要铸制重膛弩、轻重型天机战车易损部件以及玄兵战甲。

随着战事的加剧,牯牛岭、雁行塞等军塞,这几年所装备的重膛弩已经超过两千具,而每年需要更换的仅膛管就需要四五万支甚至更多。

膛管以及其他的易损部件,虽然震火堂等很多地方,拿到重膛弩的实样之后都能照原样复制,只是废品率太高,怎么都拼不过北陵塞跟天营城的匠工。

关键北陵塞、天营城出售易损部件还特别的物美价廉,所以各家此时都有尝试铸制重膛弩,但易损部件还是主要选择从北陵塞、天营城购买。

这一点黑风军的很多将领都觉得北陵塞很亏,哪里想到陈海的目的,实际就是用低价打压竞争对手、进而垄断住市场;同时也是因为如此,黑风军在这近五年里不怎么参与对天罗谷的大规模战事依旧能享受双倍军需物资的供应,也令燕台关的其他将领,难对此时更像是冶炼工坊的北陵塞提什么意见。

北陵塞清晨的纷扰,还穿透不了数百米深的岩层。

在氤氲的地下灵穴石室之中,陈海盘坐在玄金傀儡的脚下,他的体形跟玄金傀儡比起来,坐着也就能到玄金傀儡的膝盖,但天地灵气结成了两团差不多规模的巨大旋涡,向双方体内涌了进去。

双方的身上各自涌现着古拙而悠远的气息,细细地品味,竟然有些相似,这自然是因为陈海和玄金傀儡共同炼化上古精魄所带来的变化。

一晃五年过去,陈海在疯狂的提升自己的实力,他的修为境界很难从现行的分级标准进行衡量,在与人交手之前,陈海也不知道在道胎这个神魂本源之外,七十二道元神级巅峰的火鸦精魄,对他的战力提升到底有多恐怖,但是有一点是能够肯定的。

炼化上古精魄、推演天机阵法禁制、参悟武道秘形,对巩固他的道基底蕴,作用实在太大了。

此时在陈海的识海当中,数百个淡淡的人影在不断的迷离变幻,看似简单明了,却透漏玄之又玄的道韵。

陈海这五年以来,将万仙山外门弟子所能修行的武道典藏修行过一遍,将这些武道典藏里所蕴藏的七八十绝学战技都修炼拆解过一遍,总算是将武道秘形补足五百之数。

大道三千,化繁为简,五百武道秘形就单独来说,可能任何一势都比不上万仙山传授给外门弟子的绝学战技,但也恰是返璞归真,才能暗合大道本源,而在五百武道秘形之上,则能源源不断组合出难以想象的绝学战技。

这一天,陈海也是稍作休息,正要将从玄金傀儡体内新拓印出来的一小部分天机阵法禁制推演一遍时,神念微微一动,沙天河竟然有事需要他出去露一下面。

他睁开双眼,但见一道紫芒破瞳而出,将昏暗的地下洞窟照射的光怪陆离。他眨了眨眼睛,几息之后,才将这神华敛了起来。

高大的玄金傀儡仿佛没有察觉,若非瞳孔中那两团幽幽的红sè光芒,恍若死物一般。陈海知道炎魔首领此时也沉浸在玄奥的状态当中,轻声笑了笑,身形微微一闪,就此离开。

重新出现在议事殿中,陈海看到沙天河正陪着秦谦坐在那里聊天。

二人见到陈海过来,都站起身来向陈海拱手施礼。

陈海洒然一笑,举步向台上走去,坐在了虎踞之上,淡淡地问道:“秦长史今日怎么有空跑到北陵塞来?”

又是近两年没有了,秦谦见陈海行走坐卧间,气息更加浑如天成,心中涌现出一阵酸楚。

当年在万华虚境和陈海捉对厮杀的时候,秦谦自信就算不依靠玄兵之利,也有胜陈海的可能,但这几年的时间过去,他虽然也尽可能的一心精进,但是毕竟在前线战事越来越频繁的当上,琐事无处不在,牵扯他太多的精力,他此时隐隐感觉到论实际战力,陈海可能已经在他之上。

秦谦强行按捺住自己内心中的妒意,正sè说道:“牯牛岭、厉马山和雁行塞在前些日子向天罗谷又进行了一次扫荡,可惜那魔兵在不敌之下,再次龟缩在天罗谷之中,而我军暂时还不具备大举攻入天罗谷的条件。而据斥候侦察,天呈山方向也有了异动,此时大规模聚集于天呈山南麓的魔兵,差不多已有百万左右,随时都有可能南下增援天罗谷。在这种情况下,我部所积蓄的天机战械,已经不足以应付一场大规模的惨烈战事……”

“……而此时匠工司依旧造不好小小的膛管,而其他所需要的战械兵甲,虽说匠工是北陵塞的数倍,但所出却如北陵塞相当,镇守将军多次督促都不见效果,只能剥夺匠工司姜磐的职司,此时希望陈大人兼领匠工司丞一职,同时将匠工司迁入北陵塞。”

由于有牯牛岭和厉马山顶在最前方,北陵塞其实已经算是魔獐岭二线防线,安全问题已经不用去过多的考虑。

虽说匠工司并入北陵塞,会令姜明传、姜涵等人心生忌惮,但北陵塞在燕台关甚至整个魔獐岭大都护将军府体系里的地位将日益重要,这事还是令沙天河等人眼睛为之一亮。

虽然魔獐岭三镇之上的大都护将军府,一直都是虚置的,但随着雍京从各地调集来的精锐越来越多,围绕天罗谷的争夺,人魔两族对峙的势态越来越严峻,虚置多年的魔獐岭大都护将军府,应该很快就会正式的组建。

这事不要说沙天河了,下面的中层将官也都在议论纷纷。

而且匠工司之前是受秦谦统辖的,所并入北陵塞之后,陈立以军司马兼领第十大营黑风军都尉及匠工司丞,地位实际也就在秦谦之上。唯一的问题在于,匠工司迁入北陵塞之后,之前北陵塞独立的匠工营要何去何从?

要是两者并存,难保诸将会讥议北陵塞这边损工肥私,但是匠工营乃陈海这几年倾力打造培养出来,核心匠师都不入军籍,是作为陈海的幕僚领授私俸,此时自然也不能随便就并入匠工司,难道要迁往天营城?

沙天河正迟疑间,却见陈海已经点头答应下来:“镇守将军有命,陈海自然应从!”

见陈海这么果断的决定,心想他心里自有权衡,也就看着陈海与秦谦三言两语间,将匠工司北迁之事定了下来。

为了接纳即将到来的一万匠师、匠工,北陵塞还要再进行一次扩建,在此情况下,陈海自然没有心思去招待秦谦。

送走了秦谦,陈海就将朱明巍等人召集过来,商议北陵塞的扩建一事,但大家刚坐定,陈海扬了扬眉毛,透过门窗,往远外的天际看过去,与众人笑道:“秦谦刚刚走,姜雨薇就过来了,今天到底是什么好日子?”

沙天河蹙着眉头说道:“东都山北麓事务繁重,姜仙子没有事情,应该这时候不会回北陵塞……”

陈海笑着说道:“瞎猜无疑,见面之后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这些年北陵塞和曲岩谷、东都山北麓的往来,主要通过风焰飞艇转运人及物资,北陵塞北依的山崖上,也早已经被削平成一个方圆数百丈的降落平台,供风焰飞艇停靠。

陈海和沙天河、黑翟、朱明巍等飞在山崖,眯着眼睛看着两艘风焰飞艇破空而来。

待风焰飞艇吊舱落稳,一袭青sè道衣的姜雨薇率先迈了下来,秀眉中带着些山峦,向陈海走去。

一队队早已经候着的辎重兵,飞快而有序地从风焰飞艇上卸载货物,陈海见姜雨薇的模样,笑了笑道:“天又没有塌掉,愁眉苦脸作甚,先回北陵塞再说?”

陈海让沙天河、墨翟留在议事殿里,听姜雨薇将姜晋巡视东都山一事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沙天河倒吸一口凉气,蹙眉说道:“姜晋这软刀子捅得没办法招架啊!”

姜晋让东都姜氏认祖归宗,将姜泽收到门下,又将姜震提拔到姜族本宗族老的位置上,他这一切都做得顺理成章,令姜震、姜泽他们无法拒绝,他们这边又能说叨什么?

“天罗谷兵势汹汹,战事很快就会进一步扩大规模,姜晋此行不会单纯就让东都姜氏认祖归宗这么简单的。”陈海倒不觉得有意外,也是知道姜晋迟早会有一天,所以才安排姜雨薇退回东都山北麓坐镇,但没有想到姜晋这软刀子捅得还相当不错。

“东都城里有三百余族人,这次随本宗老祖一起去了万仙山,据说是本宗老祖在东都山给东都城这三百多族人安排了一座玄阶洞府,供其一脉所用。之后姜老祖又找我说,希望东都姜氏在东都山北麓培养了五六年的三千多熟炼匠师、匠工全部调走,说是本宗老祖要借用这些人手……”姜雨薇说道。

(本章完)

看网友对 第八百五十八章 匠工司丞 的精彩评论